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643.第643章 六百四十三,我真没招她

643.第643章 六百四十三,我真没招她

  张书俞很有政治智慧,也懂得自己应该怎么做,季景程的理解根本就不是他所想表达的。

  由此,得出结论,层次很高的人说话时,尽量简明扼要,千万别故作高深,或者把对方抬得过高。

  例子就是季景程这个货,喜滋滋的走了,张书俞莫名其妙的瞅着季总那无端喜悦,深深的自我剖析,自己到底哪句话说得不对。

  王老实第一个拜访的人是已经退居二线的陈书记,老陈同志也算劳苦功高,最后解决了正部待遇,也算满意。

  他说话的时候不像之前激烈,对王老实态度好转不少,总算把王老实当作自己小辈看待。

  为了见陈主席,王老实特意准备了一份比较组略的计划书来,不厚道的地方是他只描述了前半部,后面的没提。

  人家陈主席混迹政经界几十年,眼光毒辣,怎么看都不顺,他扫了一眼正襟危坐的王老实,放下那几篇纸、摘下眼镜问,“后边儿呢”

  王老实这货故作镇静说,“陈叔,前边儿都困难重重,我哪儿敢想后边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拿到身份再说。”

  老陈主席眼神儿有点不大对,瞅着王老实,老长时间,王老三心里真发虚,他也反复琢磨自己的说辞是不是合适,大抵问题不大吧

  “你打算朝哪儿动手”

  老陈是不信的,打死都不信,这么多年来,他早就认清王老实这货,就不是个好鸟儿,坏水搁在那儿都嘟嘟往外冒,手里这份东西,王老实特么的比雷锋都无私,陈主席虽然找不到破绽,就凭对王老实为人的了解,他认定,有花活儿。

  王老实手心里冒水,还在坚持,“陈叔,真没别的”

  老陈也不含糊,伸手就要去端茶,几个意思我都这么说了,你小丫的还犟嘴

  “海岛航空”王老实无比坚定的招认,脸上毫无愧色,如同他就没说瞎话一样。

  坐在上位的陈大领导心里佩服,这小子脸皮确实够厚,难怪这些年混得风生水起。

  伸向茶杯的手越过去,摸起烟盒,小王同志麻利儿的伺候着,老陈烟瘾不小,几口就干掉一根,语气沉重的说,“困难不小哟。”

  也就是海岛航空背负着当初实验的任务,再加上现在讲究跟国际接轨,要不然,陈大领导直接拍死王老实的想法算完,没机会的事儿,再怎么努力也是白费。

  “你打算做到什么程度”

  王老实轻声试探说,“说了算。”

  老陈摇头说,“不大可能。”

  王老实又说,“单指经营权。”

  老陈叹口气说,“得不偿失。”

  王老实说,“若非困难,还能轮得到我”

  陈主席这才又正眼看了王老实一眼,“轮到你又如何,你吃得下”

  “没打算自己吃。”

  “你以前稿的那一套行不通,小打小闹就算了,涉及到深层次的东西,你扛不住。”

  王老实想都没想说,“就是深层次的,又少了人去碰再说了,我这个也算深层次”

  陈主席默然,到了他这个层次,知道的东西不老少,知道王老实说的不是瞎话。

  老陈心里在盘算,怎么都不觉得这行业能赚钱,他担心的求教,“那东西真能赚钱”

  跟别人,王老实能装逼的说不为钱,不图利益,就为事业,搁在老狐狸面前,还是别玩虚套子,很诚实的说,“不赚钱,但是有现金流,能有资本平台,附属产业一本万利。”

  王老实又没说明白,附属产业一本万利夸张的厉害,实际上,附属产业才是大头,航空业实质只是一个平台,把手伸向各地的渠道而已。

  当初王老实说什么最赚钱时,用吃、穿、住、行来说服别人,事实上,如果他这次真的达到目的,他的触角就可能涵盖吃、住、行、玩等各个方面,哪怕是最不靠谱儿的穿都未必不能碰,那个行业纯粹的技术难度不大,戳穿了就是资本的玩意儿,王老实真想玩儿,其实难度颇低。

  老陈叔叔没说帮忙,也没说不行,端起茶喝了一口,茶早就凉了,端起来是个态度。

  王老实也懂事儿的起身告辞。

  万事开头难,这才第一步,王老实坐在车上,认定第一炮还不赖,至少陈老叔没暴起抽自己。

  跟大人物见面,王老实没带手机。

  艾碧菡把手机递给王老实,说,“刚才有个人打电话进来,说她叫陆贞,让王董给她回电话。”

  “哦,知道了。”

  王老实接过手机,扔到一边儿,没有回的意思。

  司机小郑问,“老板,回哪儿”

  王老实想了下说,“去前苏。”

  李梅同志,也就是王老实他妈,很闹心,整天都没个笑摸样。

  本来还乐呵着,一瞅王老实进了家门,立马扭过脸去,看都不看自己儿子一眼。

  王嘉起同志,带着老花镜,手里举着本书,很有退休老干部的范儿,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看书还是看电视。

  以前,王老实听见的第一句话是,你还知道回来

  今儿改了,老妈第一句话是,你还敢回来

  问题是再往前说,老早以前,老妈第一句话是,吃饭了没,想吃啥,妈给你做去。

  待遇一降再降。

  不能怪老妈,王老实明白儿的,自己作的。

  坐在最边儿上,王老实怎么都觉得像受审来着,俨然在对面墙上看到抗拒从严,坦白从宽几个大字烁烁放光。

  “你跟我说,那个陆贞是怎么档子事儿”

  老妈绝对不能忍,自己儿子这是要整几出这都多大了,人家跟王老实同龄的人力,孩子都会勾搭女同学了,自己这儿倒好,儿子还单着,不光是单着,乌七八糟的还不少。

  王老实赶紧举起三个手指,发誓说,“不是我招惹的。”

  李梅同志冷笑一声,逼问说,“不是你招惹的,那人家姑娘要死要活的”

  几个意思那死丫头又出幺蛾子

  不能够吧,王老实一想陆贞那妖孽的行事准则,底气又不给力,没准儿啊,她可是什么都敢说,还特么的啥都敢干

  谁传的话儿

  除了刘彬,王老实仔细挖掘了自己的关系网,好像能给老妈递消息的人群还算庞大,找出那个碎嘴似乎也不大容易。

  王老实悲愤的表示,“我真没招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