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642.第642章 六百四十二,图个乐呵

642.第642章 六百四十二,图个乐呵

  组建滨城滨湾投资公司,这个想法根本不像临时起意。

  王老实的方案很详实,操作性也不差。

  不能差,想当初,王老实经受过无数这样的方案,每一个都极为相似。

  难点不过就是国有资产的评估问题。

  很多人若有这样的机会,必然每天回去拜佛求菩萨,逮到机会了,发财的日子终于到啦,菩萨佛祖都保佑吧。

  转过身,这类人就会扔掉那豪无节操的虔诚,红着眼珠子,毫不顾死后下十八层地狱的威胁,大口大口的啃了上去,撑死拉倒

  于是,本来不难的简单事儿,变得无比复杂,目的只有一个,让外人根本看不明白,进来一看,就必须把人绕进去,弄得跟迷宫一样,以达到掩盖真相的龌龊。

  然后呢,就是皆大欢喜,暗地里,国家吃了亏。

  王老实不是这么办的,没有到处上蹿下跳的到处想办法。

  吕建成倒是提出了疑问。

  王老实不屑的说,“那点玩意儿,哥至于吗钱不过是个数目字儿,我只要这一张皮。”

  未来的滨城滨湾投资公司,在王老实眼里,就是一张皮,能做成一件锦袍,背后画了个圈,圈里写了一个无比帅气的字儿:国

  有了这个字儿,王老实才有资格参与进去。

  到目前为止,王老实体系里的人中,真正知道王老实要玩什么的就吕建成一个人,他是真担心,尤其是过去那么老长时间里,他看到了太多毛骨悚然的事儿,起纯洁的心灵被严重污染,看什么都觉得特黑。

  吕建成心里不大赞成王老实的想法,真犯不上,弄不好,又得伤心欲绝一次,这已经不是完全的经济行为,妥妥是对制度和规则的挑战,他不看好王老实成功概率,经过吕建成几天几夜的计算,概率极低。

  所以,吕建成问王老实,“三哥,咱图个啥”

  王老实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一想起来,心里就痒痒,就如同有了新地图,该打怪了,那种欲罢不能的撕心裂肺实在不能忍,吕建成问起,王老实只能这样回答,“图个乐呵吧。”

  吕建成麻利儿跪,三哥,咱就不能说点容易理解的你这么一忽悠,我心里更颤悠。

  吕建成只好说,“那边儿动作不小,怕是来不及。”

  这也是实际情况,岛航为了完成那件事儿,已经使上了全部力气,在港岛已然铺天盖地的准备上,就等万事齐备,再招呼东风袭来,大局落定。

  而王老实这头儿,那张皮还仅仅是个动议,能不能成还未可知。

  gs那头儿,还有好多事儿要做,光是资产剥离就不是一两个月能做完的。

  怎么想,这事儿都不那么靠谱儿,真不知道王三哥这信心满满是打哪儿蹦出来的。

  王老实丝毫不在意吕建成的担忧,伸出手指,摇了摇,“他们想的太天真,不会成的,红筹哈哈,好盘算,可惜,不是好主意。”

  吕建成瞪圆了双眼,张大了嘴,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真不是小事儿,都忽悠了那么多钱进去,也惹得无数私募云涌,不能成事儿那得坑死多少人

  季景程,中年男,颇帅气,戴了一副金丝眼镜,有儒雅之气。

  虽然是至亲,但他在张书俞面前很恭谨,面带微笑,彬彬有礼,跟他那二货老婆相比,档次高了不止一点。

  若不是知道,这三个人站一块儿,任谁想象力再丰富都猜不到他们是一家人。

  季总办事儿讲究,如果不是一家人,他绝对不会单独上大舅哥这儿来,多难受的事儿,也不自己说。

  这一次,在滨城他真是挪动不开,迫不得已,让留在京城的老婆孩子紧急驰援。

  吃饭的时候,季总跟张书记都一样,几乎不怎么说话,他老婆也只是跟嫂子说点家长里短,他那宝贝儿子,闷头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去玩儿电脑。

  按照以往的惯例,张书俞和季景程去喝茶聊天,其他人爱干啥干啥去。

  季景程有一手绝活儿,那就是玩茶道,手法很有艺术范儿,跟王老实那二把刀不是一个层次,拥有秒杀王老实的功力。

  张书俞觉得有必要敲打一番自己这个不简单的妹夫,若没猜出季景程今天这一出,他真白混到这个位置,“铭铭这孩子有些偏执了,舒云只有溺爱,你得多关注点。”

  季景程手略微抖了下,脸上的惊骇还没来得及展现,就硬憋了回去,笑着说,“大哥说的是,铭铭这孩子让我们给惯得不像话,过一段时间,我想跟舒云商量下,送他到国外去,那边儿环境毕竟好些,也锻炼他的自立能力。”

  张书俞微微摇头,口气舒缓的说,“国外未必就好,关键还是当父母的,给孩子灌输正确的人伦之道,底子不大好,到哪儿都一样。”

  “嗯,我听大哥的。”

  茶终于拾抖好,季景程依然恭谨,递给张书俞。

  俞不免点个赞,确实不错,放下茶杯说,“今天舒云和铭铭在高速上的事儿你知道吗”

  季景程再次给张书俞续上,低着头说,“听舒云说了,有些说不过去,我打算请人攒个局,跟人家王董赔个礼,该赔多少钱赔多少钱,不能让人说咱家仗势欺人。再说了,咱确实理亏。”

  张书俞肯定知道季景程绝不是真这样想,不过能这样说就说明他也还是个聪明的,点头说,“你能这样想就好。没有什么事儿不能说开的,合作总是大潮流,我想人家今天让了,就足够说明气度到了。”

  这就是季景程识趣儿的地方,他真实的想法可以让张书俞猜出来,却不从他自己嘴里说出来。

  尤其是张书俞那句合作总是大潮流让他心里确定,今天还算满意,大舅哥也给了话儿,后边儿就看自己怎么运作。

  若那个王落实会做人,那就得拿出必要的态度来,合作嘛,那就得合作的基础。

  不会做人

  他觉得自己可以教教那个王落实怎么做人。

  季景程也不会单纯认为王老实这么容易就范,该有的手段他有的是,希望不要闹得太僵,大家都是场面人。

  相通这一节,季景程茶道功力瞬间突破瓶颈,都有点让张书俞眼花缭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