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636.第636章 六百三十六,我这人暴脾气

636.第636章 六百三十六,我这人暴脾气

  接完陆贞的电话,王老实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一家人奇葩到这程度,那么多年是怎么活下来的,陆贞那死丫头不懂事儿,家大人也跟着扯

  偏偏陆贞还死鸭子嘴硬。

  王老实问她,“你觉得有意思吗”

  陆贞自然不肯低头,“有。”

  王老实说,“弄成这样,与你有什么好处”

  是啊,有什么好处,陆贞自己都想不明白,可已然赶到这份上,咋办

  “反正我也没指望什么,随便找人嫁了吧,就当便宜你了。”

  这尼玛怎么听都不是人话,要是在跟前儿,王老实有心吊起来抽丫的。

  王老实闹心,说,“好好说话,我这人暴脾气。”

  陆贞说,“怎么个暴脾气。”

  王老实说,“你想试试”

  “想。”

  “好吧,如你所愿。”

  两人的电话拌嘴戛然而止,王老实直接挂了电话。

  王老实真气不过,也跟陆贞没话说,一说就惦记抽她,死丫头,就不会说人话。

  陆贞举着电话要砸,怕楼下听见,只能扔到床上,小小泄愤。

  还不成,她老妈还在等回话儿呢。

  下了楼,瞅见自己那爹,陆贞心里发虚,不言不语的溜边儿坐到远远的一把椅子上。

  陆父斜着眼瞅了她一眼,就明白怎么回事儿,哼了一声,说,“人家不来”

  陆母满脸的不高兴,自打这当爹的进来,就没说自己闺女一句好话,哪儿有这样的亲爹,“贞贞不是你亲闺女”

  陆贞硬着头皮说,“他他最近要在滨城那儿忙,过一段时间”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她自己都听不清。

  当爹的哪儿能听不出什么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陆母有些不高兴了,她脑子还没转过弯儿来,不满的说,“没多远,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

  陆贞赶紧撒谎说,“我再跟他说。”那幅虚假小媳妇的画面实在让人瞅着别扭。

  就不是时间的事儿,陆父也懒得跟这娘俩置气,挥手说,“你们啊”

  说不下去,气呼呼的起身上楼。

  书房里,陆恒同志气得不轻,夹着香烟的手不住的哆嗦,瞅了一眼茶杯,空荡荡的。

  平时不是这样的,自己只要一进这屋,老伴儿肯定热茶跟上,今儿没那待遇。

  本来呢,之前有人提给自己闺女说对象,是王落实,老陆就觉得不靠谱儿,不是贬低自己闺女,他真觉得人家够呛能看上自己女儿。

  后来自己老伴不乐意,说王落实是二婚,还有什么看得上看不上的,要不是知道那个所谓的结婚怎么回事儿,咱陆家还不乐意呢。

  陆恒没再管。

  果然,后来说不成,当然,老陆也不生气,人家说的特给脸,很客气,老陆家没丢人。

  今儿呢,出了趟差,回来一瞅,家里弄出这么一锅来,成心要把陆家给丢死人

  打死陆恒也不相信自己闺女让王落实欺负了,陆贞不难看,也谈不上多漂亮,王落实什么人,至于吗

  王落实要是敢对自己女儿做点什么,那么陆恒不信王老实能走到今天这个程度。

  楼下,陆大妈一点没给领导上茶的觉悟,哪天让人家休了,她都不知道,还在追问自己那二货闺女,叫的还亲切,“落实怎么说的真这么忙”

  陆贞想死的心都有,听自己老妈这意思,真有把那混蛋当女婿的劲头,落实这个名字叫的真够亲的,这会儿她后悔胡说八道啦,拉不下脸来,只能硬顶着胡说,“他真有事儿。”

  纠集了几个不靠谱儿的,王老实打算喝点酒,借机抒发一下糟糕的心情。

  碰上陆贞这样的二货,多聪明的脑瓜也转不起来,那死丫头就没考虑过别的,这是小事儿光中间人就圈了两位进去,说她二都算高抬。

  叫了一圈,来了一帮。

  老牛跟一边儿呵呵笑,他弄明白了咋回事儿,心里真佩服王老板,陆家那闺女,他是知道的,瞅人家王老板,明显就是看不上。

  王老实还不至于那么不懂事儿,不会满世界去嚷嚷,没说什么事儿,就是喝酒。

  钱四儿这货说必须到的,此獠心眼活泛,消息灵通,但也不知道陆贞那小丫头整出那么恶心的事儿,只当三哥晚上孤枕难眠,喝着酒,就心里琢磨着咋给三哥解忧。

  美誉国际倒是有不少签约的,模样啥的也没问题,但三哥曾经多次教导说,兔子不吃窝边草,钱四儿觉得三哥这话有道理。

  找外面的

  钱四儿怕三哥口味高,万一瞧不上,四爷跌份。

  看王老实有高的趋势,钱四儿也没想起哪个靠谱儿,懊恼了一下,只能举着杯冲王老实敬酒,还是把三哥喝躺下吧。

  王老实真躺下了。

  小哥几个把王三哥抬到房间里安顿好,这才回到酒桌前。

  除了王老实,其他几个都没事儿。

  “三哥这是不痛快啊。”几个人都聪明,看得出,王老实真心想喝醉,都自己抢酒喝了,神态间流露出的绝对不假。

  跟王老实走得近的是钱四儿,几个人都看着钱四儿,明显,四爷该知道咋回事儿吧

  钱四儿也努力想,可除了美誉国际这边儿,其他的他真不知道,美誉国际呢,现在正牛掰的不像话,一点羁绊的地方都没有。

  也许老牛知道点,钱四儿就问老牛,“我说老牛,三哥遇上坎儿啦”

  老牛哪儿能吐露,笑着摆手说,“没有的事儿,今天王董想起子琪来了,这不就”

  众人恍然大悟,难怪,三哥是真重情义。

  钱四儿心里念佛,我的老天哟,亏着今儿没安排,要不三哥还不滋一见我就得抽一顿,万幸

  他赶紧说,“我得去看看三哥,喝成这样,身边儿没个人可不成。”

  老牛拦住他,笑着说,“不用,有人在呢。”

  “谁啊”不光是钱四儿,其他人都好奇,王三哥不比以前,现在范儿十足,不可能任由随便的人靠前儿,不用别人,那几个保镖就厉害着呢。

  老牛摇头不肯说,“你们放心,肯定是保恳的人。”

  钱四儿眼珠一转,扯着嗓子喊,“行啦,老牛说了,还有啥不放心的,咱们也走着,后边儿哥们全程安排,走起”

  “老四牛掰,就等你这句话啦”

  “四哥靠谱儿”

  “呦西我们地开路”

  这一帮人都属于二货级别的,钱四儿也算对症下药。

  钱四儿走在最后,低声跟老牛说,“我把他们都弄走,省得回头三哥不痛快。”

  老牛憨厚的笑笑,钱四儿这手安排肯定对王老板心思,便点头说,“这样好、这样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