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11章 六百一十三,四儿是我兄弟

第611章 六百一十三,四儿是我兄弟

  沈佳凝拖了吴汉纸的后腿,她觉得这样不好,哪怕你吴楠悦再有势力,得讲理。

  甚至她心里已经彻底后悔,没看清这个吴楠悦的真面目,咋就跟她这样的成为朋友,更可怕的是,还引狼入室,让这样的人住到自己家里。

  吴楠悦一只脚都迈进门槛儿,扭头看沈佳凝没动地儿,又把脚缩了回来,瞅着沈佳凝说,“走啊,不饿啦”

  沈佳凝迟疑了一下,咬着嘴唇说,“咱换个地方吃吧。”

  吴楠悦不是傻子,虽不至于窥视到沈佳凝心里活动,也知道她不喜欢这样儿。

  没事儿,一会儿说明白就得,自己又不是在外面儿闹,这地方跟自己家一样,她是实在懒得换地方,两个人能占多大地儿

  沈佳凝很坚决,没有要跟着进去的意思,吴楠悦正打算过去拉她,门里面呼啦出来好几个人,大概是主事儿的。

  御宴在京城颇有位置,基本上没人在这地儿惹事儿,有能耐惹的也不会来。

  碰上吴楠悦这样的奇葩,也是少见。

  今天出来的是请客的主家。

  “哟,感情是姐啊,您瞧这事儿闹的,我说,赶紧的,把我姐车挪里边儿去,没事啦,没事啦,自己人。”

  吴楠悦也呆了下,钱四儿,这混球不是去美帝了这才多少日子就回来啦。

  她问钱四儿,“你请客”

  钱四儿伸手往里面让人,还陪着笑说,“可不呗,姐啊,您这电话咋了,我换了好几个手机都打不通,问谁都不知道。”

  吴楠悦翻了个白眼儿,手机关了,你换手机有什么用。

  大概是有人通知了里边儿,没大功夫,出来不少人,都是认识吴楠悦的。

  关海军还打趣,“楠悦,今儿是打算拆哥的店”

  吴楠悦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就该拆,我都没进去门儿,你说怎么办”

  魏云芳哈哈笑了,走过来搂着吴楠悦说,“你要是多来几次,都认识你,至于么,横是不能把你照片挂门口吧。”

  刚才的气氛随着几句玩笑,完全散去。

  以魏云芳为首,拉着吴楠悦就要进去,吴楠悦脚下用力,她算没糊涂,旁边儿还一位呢,“别介,我还带人来了呐,佳凝,赶紧过来,这是我姐家开的店,咱随便糟蹋”

  好多人都呛着啦,吴妞儿以前很厉害,眼下似乎又突破啦

  吴楠悦一把将沈佳凝拉到身边儿,不少人都有流哈喇子与吸气的声音,更有几个人在心里翻腾起来,甚至还有互相看一眼的,这妮儿似乎是那个谁啊

  钱四儿其实才回来,这是第三天。

  在美帝那儿,王老实教训开导完,四爷当时就要回国,被王老实给死死按在美帝半个月,原因也简单,当时钱四儿听了浑身发冷。

  王老实原话是说,“别啊,你现在回去算怎么一回事儿,再等等,咱现在占着理儿,还得让那孙子再折腾折腾,你现在回去就没意思了,让六儿他们先把要紧的事儿办了,你踏实在美帝这儿待着。”

  按照王老实的布置,钱四儿一回来,就高调的包下御宴这家店,广请宾客。

  很多人都纳闷儿,老四同志这是咋了嫌上次丢人不够

  钟大导演最近很高调,电视剧拍摄很顺利,一时风光无限,其中钱四儿功劳大大的。

  搁谁说,钱四儿应该消沉些日子,没成想吧,这货一回来就整出这么一出来。

  吴楠悦也是知道的,她瞅着钱四儿上下打量了半天,心里话还是憋住了,她想说,你脑子没病吧

  人太多,吴楠悦决定给钱四儿留脸。

  沈佳凝这顿饭吃得别扭,好吃的不少,菜的档次也很高,可认识的没几个,就一个吴楠悦,其他人就没有。

  更让沈佳凝不舒服的是,好几个人不时拿眼打量她,没完没了那种。

  若不是吴楠悦讲义气,一直陪着她,沈佳凝必跑无疑。

  钱四儿在期间表达了几个意思,让来参加酒宴的人顿时来了兴致。

  第一个意思最让人兴奋,四爷表示,上次的事儿还没完。

  第二个意思,美誉国际老板王老实表达了愤怒,他托钱四儿带话,钱四儿是我兄弟。

  第三个意思,后边儿有好戏看。

  今儿钱四儿宴请的宾客除了一些好朋友,更多是文娱圈儿的人物。

  显然,宴无好宴。

  在宴会开始二十分钟后,钱四儿姨父闪现了一下,来喝了一杯酒,然后匆忙离去。

  态度明显与之前的传言与做法不同。

  吴楠悦没打算掺乎,就想吃完走人,两个姑娘吃东西能有多少,菜还没上齐,她们就放下了筷子,只不过就这么走实在不礼貌。

  耐性上,吴妞儿不大好,忍不住了就招手喊钱四儿,打算说一身就先撤。

  钱四儿满脸堆笑,“姐,您别介啊,还有事儿求您办呢。”

  吴楠悦嘬牙花子啦,鄙视的瞅着钱四儿说,“我就吃你这么点,你好意思”

  沈佳凝瞪圆了眼睛,她算对自己未来的室友失去了全部希望,这丫头真野性十足

  钱四儿丝毫没有脸红,恭恭敬敬的陪笑说,“哎哟,我的姐欸,您这是怎么话儿说的,弟弟能请姐吃饭,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今儿弟弟把话放着,姐啥时候想吃,弟弟有一次办不妥,您照死里抽我”

  沈佳凝都笑抽啦,真没见过脸皮那么厚的。

  “你快拉倒吧,就你,除了拿话糊弄人,还有别的滚一边儿去吧。”

  吴楠悦说话损了点,但真给面儿,打发走钱四儿,也不提走了。

  她跟沈佳凝商量,“要不再等会儿,估计有果盘儿。”

  沈佳凝倒没什么,这饭大概也吃出点味道了,点头同意。

  人有三急,吴楠悦不免俗。

  在洗手间,被魏云芳拦住,“楠悦,你旁边儿那姑娘什么来头”

  吴楠悦说,“同学啊。”

  “同学你了解多少”魏云芳说话不像随便问的样子。

  吴楠悦顿时警惕起来,四下看了一圈,没人,压低声音问,“你知道”

  魏云芳迟疑了一下,还是略微摇下头说,“不是我,他们好几个说好像见过,就是不大确定。”

  吴楠悦心下一凛,“到底怎么回事儿”

  魏云芳一看就知道吴楠悦误会了,拉着吴妞儿往外走,“想多了不是,如果是她,也不算外人,要不是,就更简单,她就你同学。”

  “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