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610章 六百一十,缩头乌龟

第610章 六百一十,缩头乌龟

  在华夏,最难的就是一手遮天,各行各业都是。

  四爷有些心虚,知道鲁莽了些,这事儿似乎自己有些不够抗的。

  眼下呢,跟三哥混,但这事儿跟三哥还不能说,是个有人心的都知道,三哥不顺。

  添堵的事儿是自己兄弟该做的?

  钱四儿心里那个烦躁。

  冷言冷语的不敢当面儿说,毕竟四爷活动能力太强,真咬一口,不好受。

  文娱圈里还在正常运转,按照大家伙儿的理解,说完就算了,谁也别嘚瑟,撩拨起来真火,倒霉的还是自己个儿。

  至于四爷,丢脸的事儿也不是没做过,忍忍就过去。

  连续好多天,赵宏进都在给四爷宽心,说的理由让钱四儿也张不开嘴,人家赵总说得对啊,三哥这是在国外呢,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不能干,说啥都得拿个主意出来,可咱知道啊,三哥进来身体不好,要调养,四哥就当为三哥想,忍了吧。

  再说了,四爷什么身份,跟那帮货较劲,凭白掉了自己价码。

  赵宏进说些贴心话,四爷总算好受点。

  钱四儿也不是全混蛋,也跟不少哥们儿说过这事儿,大都不赞成他死磕谁,第一,不见得能出气,牵扯面儿太广;第二,不划算,搭人情多了还不上;第三,以后这个圈子还得混呢,把人都得罪死,咋玩儿?

  老四又被他姨叫家里去,臭数落一顿,‘都这么大啦,咋就不长心呢,还跟小屁孩儿一样?’

  钱四儿在他姨父眼里就是一小屁孩儿,平时打着旗号办点小气不言的事儿,睁一眼闭一眼不算啥,要真是像四儿喊得,他姨父也得跪,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动一个试试,头一个先滚蛋的就是他这个当姨父的。

  四爷真耷拉脑袋啦,没言声,自己心里琢磨着是不是找个地方先躲躲,等风头过去再说。

  一看四爷没了动静,大多数人都觉得就该这样,老四这人还是靠谱儿,虽说说话操蛋了些,却没办更恶心的人的事儿,说点浑话还叫个事儿?

  天不还是晴朗的天嘛!

  钱四儿这次真得罪了不少人,美誉国际的业务也受到了影响,虽然不大,可明显。

  赵宏进也知道,这大概就是行业内对美誉国际的惩罚,还是略施薄惩,没来真格的。

  当然,谁也不敢轻易玩儿真的,趁着还站在理儿上,下点手,说出去不用低头。

  要是动了狠的,轮到人家美誉国际占理儿,说不好就翻转。

  混这个行业,心思得鬼精,差了就特么的倒霉,没跑儿。

  淡着、躲着、拖着是个好办法,谁都能用,赵宏进用尽手段,哄着钱四爷按照这个法儿过,总算没白折腾,四爷老实了很多。

  世家子弟里,玩儿文娱圈的真不多,进这圈儿的都是不入流的狗烂儿,为啥,这个圈子忒招眼,但凡有理想有报复的人家都躲得远远的。

  钱四儿在里面都算尊贵人儿,他能吃得这么开,就是那么个道理。

  死不死的,有个傻货没憋住,做了件招恨的事儿。

  名单里有几个大牌,其中一人叫钟健,还是国视那头儿的。

  这厮也是牌儿大,丢了这么大人,也没见有谁收拾他,照样还美滋滋的过自己小日子。

  正好儿他手里有个计划来着,其实都进行了一半儿,拉投资、排计划都成了,就报审。

  不是什么猥琐的戏,审批也快。

  这货就一样不好,喝点猫尿儿就特么的管不住自己那张臭嘴。

  审批大章一盖,钟健拿到手后,投资方自然开心,邀请剧组一起吃喝一顿,算是壮行。

  钟健在圈里也是有能量的,剧组在审批过程中就已然组建完毕,连演员都找好,就等着开机。

  投资方也是圈里的老人,喝酒的时候比较豪放,钟健大了。

  “----别的我不多说,封杀之类的呢?丫的真以为自己是条龙?有本事封一个我瞅瞅,说话当放屁啊,现在呢,缩头乌龟王八蛋?”

  这话忒损,怎么看都是成心拱火。

  投资方的人可是知道四爷,一听不是话,赶紧拦着钟健不让说,还专门叮嘱人,千万不能传出去,让人家听见,怎么都是一场风波。

  愿意投资这行业,就是奔着赚钱,和气生财嘛,犯不着因为一些不着边儿的事儿惹麻烦,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钱都花了不少,要是出了变故,损失的可是他自己。

  问题就在于文娱行业没多少懂事儿严谨的,勾心斗角瞅谁都不痛快,别看表面儿上钟导叫着,恭敬的像个亲孙子,心里怎么着想弄死你的人海了去。

  整个剧组人百十号人,啥样儿心思没有?

  不传出去对得起自己混这口饭?

  钱四儿转天就听见了,一个字儿都不带差的,语气还惟妙惟肖,甚至还带上当时钟导那挥洒自如的动作,不愧都是混演艺圈的,专业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放之前,四爷这炮仗肯定是被成功点燃,不响都对不住他的名字。

  一天、两天,好几天,四爷都没说一句话。

  好多人心里那个纳闷儿啊!

  也有人感叹,钟健特么的运气真好,四爷转了性,懒得搭理你。

  其实钟健第二天也知道自己说了多特么不够揍的话,着实捏了一把汗,忐忑着心等了好几天,阿弥陀佛,总算没出事儿。

  四爷呢?

  压根就没在京城,钟健说完那话第三天,就让王老实给叫到美帝这边儿。

  钱四儿在京城那一番豪言壮语,王老实早就知道了,他不置可否,从人伦大义上说,钱四儿说的没毛病,那帮货真就欠收拾,但从社会现实上讲,钱四儿这话太满,根本就没啥实际意义。

  王老实觉得钱四儿这小子行事有些狂,正好借着这事儿吃个亏,锤炼下性子,对他未来发展未尝不是件好事儿。

  他觉得人要成大事儿,第一要管住自己的嘴儿,说三分做七分;第二要有颗大心脏,经得起事儿。钱四儿明显不够。

  原先的打算是等他回国,把钱四儿叫到跟前儿,好好教训一顿,让他张张记性,然后再找个不长眼的办啦,不能说出去的话都当是放屁,得让外边儿那帮货知道,美誉国际不是没本事,实在是懒得搭理他们。

  赵宏进一说钟健这事儿,王老实哪儿还淡定的了,直接给钱四儿打电话,“赶明儿出现在我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