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99章 五百九十九,回来就好

第599章 五百九十九,回来就好

  热门推荐:

  走出闸口,王老实见到了来接自己的邱宏伟。

  离开机场前,王老实深呼一口气说,“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老邱没接话,他肯定知道,老板绝不是那么简单的意思。

  其实就没多复杂。

  在亨德利,王老实习惯那里新鲜自然的空气,到了京城,自然差别极大,为了经济发展,牺牲环境,王老实除了吐槽之外,却也只能无奈。

  还是两辆车,直接驶出,奔京城而去。

  王老实舒缓了下心情问,“别人不知道我回来吧?”

  邱宏伟说,“没告诉任何人。”

  王老实点点头说,“那就好,暂时先别透露出去。”

  在京城,王老实停留时间不长,就是到邵丽那里看望一下,饭都没吃,直接回滨城。

  远行一年多,若搁在古代,王老实这样的得送官,打死都白打。

  一个不孝就足够了。

  一年多,老爸老妈为自己担心多少,王老实心里自己明白,也心存感恩和愧疚,若非老爸和老妈的理解,他真的坚持不下来。

  越是距离家近,王老实心里越发的自责,差点忍不住。

  因为他的事儿,老爸和老妈都回到了前苏村里住,王老实也直接回前苏。

  进了门,还没放下行李,李梅就扑过来,抱住王老实,眼圈当时就红了,哭了个痛快。

  老爸王嘉起就说了一句,“回来就好。”

  王老实纵有千言万语,也都堵在胸口,说不出来。

  爷俩也没拦着李梅同志,她这一年多不知道为了王老实这事儿偷摸哭了多少,可算拨云见日,怎么也得痛快透喽。

  好半天,李梅擦干泪珠,一阵风似地往外走,“儿子你等着,我去给你包饺子。”

  王老实想拦着,老爸挥挥手说,“让你妈去吧。”

  王老实挠挠头说,“爸,我------”

  “什么也不用说,我能理解,子琪是个好姑娘,你做的对错不说,别让人家寒了心。”

  王老实心里叹口气,老爸是真有胸襟。

  王嘉起又说,“去看看你大伯吧。”

  “哦,那我先过去。”王老实把行李放屋里,转身就去大伯家。

  自打上次在京城住院之后,大伯的身体好了不少,特别是家里注意了保养后,现在看上去很不错。

  见到王老实回来,大伯也高兴,拉着王老实的手,说了好多,自然也少不了为林子琪叹惜,住院期间,林子琪给大伯留下的印象很好。

  晚饭的规模被扩大,一大家子一起吃了饺子,不过,也没人再提王老实的伤心事儿。

  主题就是一个,王家男儿远游归来。

  吃饭的时候,李梅几次欲张嘴说什么,都被王嘉起用眼神制止。

  晚上,回到卧房,李梅一边儿铺被褥,一边儿不满的说,“干吗不让我说话?”

  王嘉起正在换睡衣,摘下眼镜问,“你是不是想说让落实赶紧找个对象,又或者是你看中了谁,让落实去见面儿?”

  李梅赌气的把手里被子扔到炕上,被猜中了大半儿,心里不服气,嘟囔着嘴说,“就你明白!”

  老婆子闹小脾气,王嘉起也不以为意,自己动手铺好被子,钻进被窝,“儿子既然回来了,那你还着什么急,头一天就说这个,当着那么多人,不怕他脸上搁不住?”

  李梅忍不住说,“他是我儿子!!我还不能说。”

  王嘉起说,“能说,不过,最好不是那样说,还有,你那些个好朋友的闺女啥的,就别动心思。”

  “咋?还配不上?”

  李梅还真有几个人选,都是觉得当儿媳妇上好的材料,王嘉起猜得一点都没错儿,她就想趁着王老实在家,安排儿子去见一个。

  对林子琪,李梅也不是狠心无情,过去一年了都,也该差不多了,能一辈子这样儿?

  老王家里,王嘉起这一支可就王老实一个,若不抓紧时间,将来可咋办?

  偌大家业将来没有个人继承,老话都白听啦?

  李梅不服,也不甘心。

  王嘉起不是不认可,只不过他比自己的妻子更了解自己儿子创造了什么样的奇迹,倒不是说他嫌贫爱富,也不是讲究什么门户,就感觉王老实经历了林子琪之殇,未必能在心里接受,总要有个缓冲期。

  更深里说,王嘉起不相信自己儿子除了林子琪就没有其他姑娘在。

  “这种事儿还是让落实自己拿主意吧。”

  李梅愣了半天,才不情不愿的躺进被子里,小声自言自语的说,“其实唯唯多好,可惜两个孩子就对不上,唉。”

  结果没躺一会儿,王嘉起都快睡着了,李梅突然掀开毛巾被,做起来说,“不行,我得看看儿子去,刚才喝了那么多酒,我不放心。”

  王嘉起忍了忍没说话,心说就那点酒还有啥不放心的,得,谁让人家是当娘的呢。

  李梅出了屋子,瞅见花房灯还亮着,心知是王老实在那儿,蹑手蹑脚的过去,发现王落实正坐在板凳上愣神儿。

  不由的心理泛酸,千言万语都没办法说了,心里叹口气,回了自己屋,躺下一句也不说了。

  ※※※

  第二天一大早,王老实就跟自己几个堂哥说起了事儿。

  攘外先需安内。

  根据程志翔的说法,前苏村里意见非常不统一,若是后院被人家占了,王老实这人丢大啦。

  果然,大哥的想法就让王老实害怕,“上市有什么不好?我怎么听说好些个企业都拼了命要去上市?”

  王老实其实也不认为上市有什么不好,这一段时间里,他也在思考自己的问题,在某些方面,很有小家子气,比如对企业的控制问题,为了满足自己,他一直把上市和融资视为洪水猛兽。

  如今他也想开了不少,既然是地球上公认的游戏规则,自己没必要躲着。

  问题是这一次的上市,和普通意义上的不大一样,是人家包藏祸心的。

  王老实费了不少口舌,掰开揉碎的给三个堂哥讲,事情的由来不是多复杂,但惊心动魄。

  眼前利益与长久相比,哪个更值得保护,无须讲太多道理。

  大哥沉默了半天,最后说,“既然是这样,那老四,村里就交给我们,保准儿出不了岔子,谁来都没用。”

  王老实安了心,也笑着问,“最近没少有领导来吧。”

  几个哥都点头默认。

  王老实说,“再来就跟他们说,前苏食品正酝酿海外上市,看他们还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