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97章 五百九十七,树欲静

第597章 五百九十七,树欲静

  新西兰从严格意义上算农牧业国家,千万不要提起这个国家的工业,那样容易不愉快。【】

  因为农牧业是经济命脉,所以各级政府极为关注这些牧场的经营状况。

  王老实这个牧场更名为finejade,亨德利当地是不满的,可惜他们又毫无办法,因为王老实根本就没让这个牧场有任何产出,哪怕养了少许一些,也是为了满足自给自足。

  在王老实来这里之前,这儿可是亨德利真最棒的牧场,可不呗,不好的话,王老实也不会花大价钱买下来。

  finejade牧场给亨德利镇贡献的除了固定税之外,就是那几个员工的工作机会。

  当局心里恨得牙根痒痒,碰见王老实还得装笑脸,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没办法,前苏食品的大股东就是王老实,而前苏食品又是亨德利镇最大的投资商。

  好几个加工厂都建在亨德利镇,妥妥税收大户,也是出口的主力军。

  若把前苏食品刨除,亨德利镇立马回到原始时代,前苏食品做事儿很霸道,来了不是建新厂,而是直接把原有的几个加工厂给收购,整合到一起,实力庞大到亨德利镇没有其他企业的生存土壤。

  这还不是亨德利镇,就算在整个新西兰,前苏食品都算大企业,亨德利镇的头儿压根就不是对话的层面儿。

  当然,也不尽然是为了占有原料供应地,在新西兰,主要投资国里,可没有华夏,前苏食品的大举进入,不仅仅是商业行为,更被扯上了不少政治含义。

  当了大股东,王老实有资格趾高气扬,低调的生活还是他的性格不好张扬。

  要不然,换个纨绔街霸过来,还不知道把亨德利镇祸害成啥样儿。

  这样就是在新西兰这样的国家,整个新西兰就没多少人,也不是啥战略要地,出产那点玩意儿对地球旋转贡献也有限。

  所以,新西兰一般情况下就以英联邦国家自居,老老实实过自己的小日子,奉行谁也不得罪,嘛事儿都不掺乎的准则。

  想来主要是玩不起,不敢掺乎。

  投资新西兰,王老实就是因为他认为新西兰安全系数比其他国家高很多。

  王老实没打算在这儿一直待下去,他是对林子琪愧疚,可也明白生活就是在得到与失去的平衡中度过。

  林子琪没了,王老实希望能够多陪陪她,让林子琪在天之灵感受到自己对她的情义。

  说白了,王老实这货还是寻求对自己的宽恕,赎罪的心态隐含着还是有。

  除了陪伴林子琪,王老实也在闲暇时思考自己这些年的得与失,更在规划自己未来的路要怎么走。

  人这一辈子追求的是什么?

  除了生存,想来就是名与利,而名与利其实也就是为了让人活得更滋润些,至于什么伟大情操,王老实相信别人可能有,什么为国为民之类的跟王老实人生哲学贴不上边儿。

  邵丽好是准备了不少理由,基本上都没用上,王老实就告诉邵丽,他会回去,就是要过了林子琪的周年祭日。

  靳玉玲心里那个气,嘟囔着说,“你知道外边儿都说多难听啊!”

  王老实说,“内心平静,外面就没有风波,他们说了什么,有意义吗?”

  送走了邵丽跟靳玉玲,王老实又回归了往日的生活节奏。

  同时,他也开始安排自己离开后finejade的事儿。

  他希望自己不在这里常住,牧场依然保持目前的状态,就纯粹是一个让林子琪安息的地方,保持纯自然的状态。

  偌大的一个牧场,没有人收拾,用不了多久,大自然就会收复这里。

  王老实必须找能让他安心的人负责这里。

  从国内调人过来不现实,他自己能在这里寻求人性的升华,别人就不同,若非特例,放在这里比坐牢好不到哪儿去。

  几个工人好说,他们就是到点来,干完自己的活儿就回家。

  难的是住在这里,负责日夜维护的人选。

  王老实已经委托乔纳斯帮忙留意合适的人选,不过一直没有消息。

  新西兰毕竟是个小国家,满打满算也就四百万人,哪儿像大华夏,乌泱乌泱的到处都是人,想要找什么样的都容易,翻着跟头挑都没问题。

  日子一天天临近,天气也越发的渐冷,人选还是没消息。

  王老实也不急,回国的事儿,他没有给自己设定日子,觉得该回去就回去,对国内现在的情况,王老实心里明镜,表面繁荣,事实上暗流涌动,很多诡异事儿层出不穷,到了王老实这个层面儿,他得小心。

  八月十二日,是林子琪的忌日。

  随着临近,邵丽和林国栋先到。

  紧接着,王老实和林子琪亲密朋友中能来的也来了几个。

  王老实家也来了两个,是李梅和王馨,本来王老实让姐姐带着孩子来,可人家孩子奶奶舍不得,没让来。

  程志翔代表几个公司来的,新西兰实在跨越太远,把人都聚到这儿来也不大现实。

  事先,王老师也说过,都别来,子琪喜欢清静,他也没想搞什么,就是追忆一下,华夏人还是比较在意这个日子的。

  前苏食品在新西兰有投资,作为ceo程志翔必然要经常过来,于是,他就代表啦。

  牧场的房子还算够大,勉强住得下,王老实没留在厨房伺候人,他怕自己老妈受不了。

  晚上的时候,王老实跟程志翔去了镇上,直接进了一个酒吧。

  里面不大,也就容纳几十人,不过相较镇上的人口,也不算小了。

  两个人对酒都不大感兴趣,随便要了两大杯啤酒,找了个背静的地方坐下。

  程志翔是来牧场看王老实最多的一个,饶是如此,他也发现王老实真的变了太多,“人死不能复生,落实,你也该放下------”

  “没事儿,你说的我都懂,也像你这么劝过别人,事儿没摊到自己身上,是没办法理解的,你放心,我没那么脆弱,说说事儿吧,听说国内有人胃口很大?”

  程志翔本不想这个时候因为那些破事儿给王老实添堵,但这次有些麻烦,“嗯,对方很坚决,各级政府态度也明确,没办法,谁让人家是亲儿子呢。”

  王老实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若有所思的说,“上市恐怕不是目的,估计是第一步吧?”

  程志翔叹口气说,“明摆着的,不光有这个,最进西粮集团突然接洽,想要投资呢。”

  王老实两眼一眯,冷笑着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2015·扫黄打非·净网行动正在紧密进行中,阅文集团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提交资料。

  请作者们写作时务必警醒:不要出现违规违法内容,不要怀有侥幸心理。后果严重,请勿自误。(已有外站作者,判刑三年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