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94章 五百九十四,子琪命苦,他也苦

第594章 五百九十四,子琪命苦,他也苦

  一年能发生多少事儿?

  可能是很多。【】

  也可能是什么都没有。

  王老实这一年过的安静,他身边儿的人发生了很多改变。

  第一,去年七月份,沪海发生震动,吴楠悦二叔抓住机遇,成为耀眼的一位,吴楠悦本人也越发低调,从国视离职,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不过身边的人知道,这丫头进入了校园,成为一名光荣的学生,但没人指望她这性子能踏实的学习。

  第二,宫二这货,半路出家,本不该有啥出息,可惜他开启了新模式,成为赢家,在瀛洲再次破格提拔,当上了二把手,以他的年纪和经历原本不够,可他在企业里的那些年反而成为了优势。

  关键时刻,前苏食品大规模投资帮助宫二撑起了懂经济有能力的印象。

  第三,刘彬这货也有了长进,进了学习班,一年脱产学习,据说他二叔会调离,临走前,应该可以给这货解决个副处,等于是扶着刘彬上路。

  第四,刘承君也获得提拔,路亮工到京城任职,临走前,落实了刘承君的正处,在发展委里主管一个处室,虽然是边缘的,可是级别到了,这非常关键。

  第五,韩曦没能挡住刘建这不正经货的攻势,在林子琪出事儿不久,韩曦和刘建正式陷入恋情,石锺入职后,刘建遗憾的去了滨城,他是打算让韩曦也到滨城工作,可他实在没好意思跟王老实提这个事儿,王老实也没安排韩曦其他工作,只能苦了刘建,挤出时间往京城跑。

  第六,李彦的度娘终于折腾出动静来,修成正果,在美帝上市,圈了一堆钱回来,王老实持有的股份也翻了跟头,只是王老实把那玩意儿都交代给丁震源去处理,至于弄了多少钱,还有多少股儿,王老实是没心思管。

  第七,------

  第八,------

  第------

  几乎都在向前大踏步前进,华夏的经济也在热闹中成为这个星球的热门话题。

  王老实传到外面的话不多,其中一句就是,“当自己失去时,才知道曾经拥有。”

  ※※※

  客人一共有两个,说客人有点不合适,其实就邵丽加靳玉玲俩人。

  大概也是好久没见过王老实,两人乍一看,都差点认不出。

  不是夸王老实,当初也是青春气息很浓的,现在脸上都是粗糙,说沧桑可能过,但水嫩的皮肤被黝黑取而代之。

  也有好处,人看着壮实了不少。

  邵丽心里一酸,原本心里的阴霾去了不少,说,“傻孩子,你这是何苦呢。”

  王老实咧开嘴,露出白牙说,“妈,您看我这不是挺好么。”

  和林子琪办了结婚证,王老实是改了口的。

  每次打电话,第一句肯定是叫妈,就是林国栋那儿没喊过。

  把人让进屋里,得赞一句,王老实真勤快,收拾的倍儿干净,一尘不染就说他这儿。

  王老实把两人行李给扛到楼上客房里,自己也换了一身衣服才下来。

  “你们先坐着,我去泡茶。”

  邵丽说,“不用了,我现在不渴。”

  靳玉玲看着王老实,又看了一眼墙上林子琪的大照片,眼睛蒙上了一层雾。

  王老实嘿嘿的一笑,转身进了厨房。

  没多大功夫,王老实端上来一个大盘子,各类水果都有,放下之后,他又蹿回厨房,来来回回好几趟。

  水果,茶,点心,都置办齐了。

  邵丽招招手说,“赶紧坐下,看你一头汗,快擦擦。”说着,掏出手绢递了过去。

  王老实也没含糊,憨笑着接过去,这一通忙活,还真出了汗。

  擦完,王老实又拿起刀子削苹果皮,还跟靳玉玲说,“玉玲姐,你吃那个猕猴桃,跟咱国内的不大一样,还有那个蓝莓也不错。”

  靳玉玲点点头,她觉得王老实这是强颜欢笑,顺从的拿起几颗蓝莓放到嘴里。

  邵丽端着茶杯,心里那叫一发酸,若不是想着自己来的目的,估计早就开哭了。

  不一会儿,邵丽接过王老实递过来的苹果,轻咬一口,真甜,不过吃不是她目的,“一会儿我们去看看子琪,你就别去了。”

  王老实眼神中闪现一丝黯然,点点头,然后强笑着说,“新西兰这地方吃得有些不开化,跟咱国内没得比,不过小羊羔的肉确实好,我这就准备下,中午尝尝我的手艺。”

  邵丽无奈的点头说,“好。”

  林子琪的墓前和客厅一样干净。

  墓的后面是一片森林,黑黝黝的透着一股子清凉。

  墓的周围一眼就能看出有人悉心的照料,草修剪的非常平整。

  而墓碑被擦拭的很干净,一束漂亮的野花还在,邵丽和靳玉玲都知道这是王老实刚摆上的。

  邵丽和靳玉玲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各自叹气。

  靳玉玲也准备了东西,是她在国内带来的,都是林子琪喜欢吃的零食,抚摸着墓碑,在心里跟林子琪说了几句话后,她就转身向坡下走去,留出地方给那个当妈的。

  走了没多远,靳玉玲就坐在草地上,俯瞰远处,她要好好看看林子琪长眠之地。

  从风水学的角度----当然,靳玉玲是不懂,她就看到这里寂静中不乏自然的美,林子琪葬在这里,也算是一个安慰。

  每每想起林子琪,靳玉玲就自责的无法自拔,别人没人埋怨她,可是她自己却原谅不了自己。

  如果------这是世界上最不靠谱儿的词就是如果,因为那玩意儿根本不可能出现,只能给找自我安慰的人一个发泄的渠道。

  靳玉玲自告奋勇的去找邵丽说王老实的事儿,真是为难她。

  也就碰上邵大妈做人大气,换一个,都有可能大嘴巴抽她,人家闺女都没了,还让人家来劝王老实,不腌心?

  邵丽下来时,靳玉玲看出邵大妈很是哭了一阵子,眼都有点肿了。

  她上前几步,挽住邵丽,“您别太伤心了,子琪在天之灵知道也会心疼的。”

  邵丽用手拍了一下靳玉玲的手说,“子琪命苦啊。”

  转头看看房子的方向,邵大妈通情达理的说,“他也苦。”

  靳玉玲点点头说,“是,要不我真没脸找您去。”

  邵丽摇摇头说,“陪我走走吧。”

  她没想着现在就回屋里去,不想让王老实看她这伤心的模样。

  天气这么好,风景如此优美,转转就当换心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