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93章 五百九十三,自我放逐

第593章 五百九十三,自我放逐

  时间是无声的锉刀,仔细看,王老实如同褪去了青春靓丽的外衣,更似一成熟男人。【】

  四月的新西兰气候宜人,尤其是碧蓝的天空更让心旷神怡。

  亨德利镇的一个牧场里,远远的看见王老实,他身穿一件薄衫,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看上去和周围的牧场牛仔差不多。

  王老实正捧着刚刚采摘的一束野花,林子琪非常喜欢花儿,她不挑,什么花儿都喜欢,上次在澳大利亚的时候,林子琪走在野外的时候不多,但是每次都要采摘一束野花跟王老实嘚瑟。

  走向房子后面的缓坡,站在坡上,能够看到不远处的大海。

  林子琪的墓就在这里。

  每天上午,忙活完牧场里的事儿,王老实都会到林子琪的墓前坐一会儿,对着林子琪绽放笑容的照片说几句话,正所谓每一次心跳都是对她的思念。

  京城军总医院保住了林子琪的命,王老实在她稍微稳定之后,带着林子琪直接去了美帝,那里有几个私人医院水平很高,都有高手坐镇。

  经过两个多月的诊治,几个专家都非常遗憾的告诉王老实,没有可能了,哪怕上帝都束手无策。

  到美帝,邵丽和林国栋都没有跟着,王老实通知了他们。

  下飞机之后,邵丽看着已经变了模样的闺女,失声痛哭,林国栋也没能忍住。

  当天,王老实很认真的与林国栋以及邵丽谈了小半天,开始的时候无论是林国栋还是邵丽都非常坚决的不同意。

  架不住王老实苦苦哀求,再回头看看自己那可怜的闺女,邵丽流着泪点头答应,林国栋四十五度角看天,最后点头。

  随同王老实留在美帝的还有吕建成,以及准备回国的赵宏进,他们负责忙活。

  期间,王老实办了一件事儿,把自己户口页上的婚姻状况变成了已婚。

  林子琪的户口迁入了王家的户口本。

  林妞儿最后的日子是跟王老实在亨德利度过的。

  离开人世后,王老实就把她葬在屋后的缓坡上。

  来参加葬礼的只有家人,没有其他任何人。

  所有人都走了,留下了王老实,邵丽倒是通情达理,劝王老实回国。

  王老实说,“我不放心子琪一个人留在这里,她太孤单,我得陪陪她。”

  李梅听见儿子的话,忍不住,捂着嘴转身走了,王嘉起叹口气也转身。

  按照王家的规矩,林子琪本要葬在王家祖坟的,可王老实坚持带林子琪到这个牧场,这是当初他承诺的。

  爱你,却不能与你长相厮守,这是一种痛苦;等你,却不知道结局,这是一种无奈。这是王老实在林子琪墓碑后面刻上的,亲手刻的,为了刻这些字,他练习了很久。

  “当时我就在想,这妹子咋这么憨呢,头一回瞅见这样儿的”

  “你不知道,我那个尴尬啊,怎么着都没想到你能那么说,妥妥是老天看我可怜,把天上最美丽的仙女扔下来给我,还不是脸着地”

  “你走的那么彻底,带走了所有,我努力找寻,却发现自己以前那么的混蛋,别拦着我,让我说吧,我努力的骗自己,你很幸福,其实我真的是在骗自己,我所做的一切,都特么的是虚伪,我竟然从来没有发现你的无助和委屈,还自以为是的认为你该如何如何做”

  “一个人醒来,给自己泡一杯茶,第一泡时苦涩,第二泡甘香,第三泡浓沉,第四泡清冽,第五泡清淡,就像人一样。我就想啊,要是对面坐着你,甜甜的笑着看着我,那该多好啊”

  “说了这么多,你也听烦了吧,明天我再来,听说乔纳斯家的牧场花开得很棒,明天我早点起,一定能偷到最好的给你”

  王老实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往复。

  也许只有失去了,才真的知道她的好,回忆起点点滴滴,王老实一直心存愧疚,自己对不起林子琪,虽然他可以迁怒别人,但王老实知道,林子琪的离开,自己才是最大的罪人。

  林妞儿自己一直承受着家人的不堪,王老实的不确定,身体的折磨,而从没有跟王老实说过一个字。

  从林子琪出车祸到今天,正好一年。

  自从来到这里,王老实就没有离开过,一直留在这里,哪怕过年,他也没有回去。

  王老实的牧场里,来了一位访客。

  过去一年里,三人领导小组做得非常出色,绝对比不着调的王老实要好。

  各个企业发展的有滋有味儿,可大老板从未现身。

  大家都知道林子琪出了事儿,没敢打扰悲恸中的老板。

  问题是,王老实似乎无法从其中走出,这就有问题啦,难道他要一辈子这样儿自我放逐?

  不光是这些高层这么想,王家也不淡定啦,尤其是李梅这个当妈的。

  有几个自认为还算靠谱儿的也曾尝试去劝劝王老实,人走如灯灭,这是自然规律,谁也逃不开,悲伤也要有个度。

  王老实每次都是安静的倾听,然后依然如故。

  人五人六的一帮二货又聚到一起,算是凑一块儿想主意,平时没觉得怎么着,冷不丁少了王老实这厮,还真是觉得哪儿不对劲,不能让王老三就这么着下去,林子琪的事儿大家都唏嘘,觉得可惜,不过老这样,也不是个事儿。

  挨着个的数,愣是没一个人合适。

  关海军一直没说话,他犹豫,那话说出来可能有用,但实在不是人能说的。

  斟酌了半天,关大爷吐了一句,“邵阿姨合适,可怎么张这个嘴啊”

  几个人听说,都默然,确实没法张嘴,得多没心没肺的才行。

  半天没人说话,这事儿真没法办。

  “我去吧。”声音有些嘶哑,却不掩饰她是谁。

  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一个短发文艺女青年身上靳玉玲。

  自从林子琪出事儿后,靳玉玲整个人都变啦,很少出来聚会,更多的把精力投入到爱无疆那里,她在用疯狂的工作来麻痹自己。

  一年过去,靳玉玲人显得更干练,也瘦了很多,头发也变成了板寸,应该不是追求所谓个性。

  今天她来参加这个聚会,从进来就没说过一句话,张嘴就让大家愕然。

  让她去?

  互相揭伤疤?

  宁小云也来了,她一般也不说话,作为一个妻子,她很会维护刘彬在外人的面子,回家跪搓板那另说,她伸手握住靳玉玲的手说,“玉玲姐,你就别去啦。”

  理由没说,但每一个人都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