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69章 五百六十九,一阵子一辈子

第569章 五百六十九,一阵子一辈子

  前苏变了,变得王老实自己都有点不大认识,以前还是个村,如今更像一个镇子。【】

  踏进老院子后,王老实除了到大伯和几个长辈那儿,基本上没挪窝。

  尤其是躺在老爷子的花房里,晒得整个人懒洋洋的不想动。

  后来是被老妈一脚给踹了出去,“去看看你大伯,没心没肺的玩意儿。”

  王老实捂住屁股纳闷儿,这又咋啦,“我大伯不是挺好么,那天我还跟他说了半天话儿。”

  老妈剜了他一眼说,“这好多天了,不得劲儿,一直吃中药,不见好。”

  “我去看看。”王老实拔腿就走。

  没几步,李梅就追了出来,拿着羽绒服喊,“穿上点,外边儿冷。”

  王老实头也不回,“不用,我不冷————”

  王老实家与大伯家隔着不远,没有多少功夫,王老实就进了大伯家,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子中药味儿,上次来似乎也有,不过看大伯气色不错,没注意。

  屋里,大伯在炕头上坐着,正和人说话,王老实特意细看,大伯脸上的气色确实不大正常。

  几个堂哥都不在,几个嫂子正在外间屋忙活,过年了么,该准备的东西不少。

  常年在外,见人无数,王老实看得出,那人应该是个医生,正在写方子。

  “小四儿来啦。”大伯一眼搭上了王老实。

  王老实面露傻笑,“嗯,来扒扒头,听我妈说大伯不爽利,咋了?”

  大伯摆摆手说,“没啥大毛病,就是岁数大了,搁我说都不用吃药,你哥他们不干,还麻烦人家大夫往家跑,这大年下的————”

  没多久,那大夫告辞,王老实送了出去。

  “大夫,我大伯什么毛病?”

  大夫犹豫了下才说,“就是老年病,肺心病。”

  咯噔,王老实心里一颤,这病几乎就算是绝症,根本就没办法治,尤其是老年人,最好的办法也就是养,尽量延长生命。

  王老实问,“现在严重吗?”

  大夫总算露出点笑容来,“还好吧,算早期,积极治疗还是能改善的。”

  送走了大夫,王老实返身回了屋,没谈病的事儿,他也在观察,大伯气色不算很差,大夫说早期应该靠谱儿。

  在大伯家吃了中午饭,王老实直接去了大哥办公室。

  别看大哥只是村里干部,他的办公室可比吴楠悦那儿气派的多,里面儿还有休息间,王老实没心思跟大哥说超标的事儿,下边儿的事儿,谁闲得蛋疼来问这个。

  “大伯得去医院,到京城吧。”

  大哥听了一愣,他没想到王老实这么说,“怎么啦,刚才我还问了大夫,说没大碍————”

  懂了,刚才那个大夫也是个二把刀,王老实耐着性子给大哥解释了什么叫肺心病,其实他也不大懂,但是比更迷糊的大哥要强,至少知道严重性。

  听王老实说这么厉害,大哥也严肃起来,他想了下说,“我知道鸿海那边儿有个老中医,过了年吧,我带你大伯去看————”

  王老实摆手说,“先去大医院吧,中医未必管用。”

  大哥似乎不爱听了,瞪着王老实看。

  王老实只好解释,“我不是对中医有偏见,也不是不信,客观原因造成的,现在中医疗效被环境和科技给毁的太厉害。西医先治标,咱再找中医治本,这样对大伯最好。”

  不是王老实不相信中医,老祖宗留下的那些方子肯定是好的,那时候都是采药,如今是种药材,各种化肥大量使用,药性早就变了,还有一个就是很少有人注意到,那就是计量单位的转换,导致很多药的剂量都乱了,别看现在很多中医按照古方开药,其实药效几乎没多少,自然病就好不了,中医不强,西医横行,是有原因的,华夏需要有组织的重新整理,那才是华夏中医发扬光大的时候。

  大哥不说话了,好半天才说,“我回家跟你二哥他们商量一下吧,你也联系下医院,最好跟老伯说,老伯不说话,你大伯怕不会去。”

  这倒是,大伯那脾气,一般人还真说不得,必须老爷子出马。

  王嘉起不负众望,仅用了五分钟不到,就说服了大伯。

  王老实也联系了医院,这一次,他没让老邱去办,老邱有能力办好,但这种事儿还是求人的好。

  也不是外人,邵丽大妈一口答应,“哪天来提前告诉我,这边儿安排好。”

  上一次林子琪爷爷去世,王老实找人借车,这次他没打算借,直接让唐建兴去买。

  唐建兴好奇,“你怎么自己不买?”

  买一辆车对王老实来说根本不算事儿,转一圈干嘛呢。

  王老实说,“平时我用不上,搁我这儿糟践东西。”

  唐建兴乐了,“就跟我用得上一样。”

  “没有就不说了,只要有肯定用得上,找你借车的人多得是。”

  聪明人就是聪明人,唐建兴痛快的说,“好,办好了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林子琪初四的时候来了前苏,本来按照王老实老妈的想法,今年就结婚,过年要把林子琪带家里来过,没成想林老头走得不凑巧。

  若不是因为大伯要进京治病,估计林子琪也不会来。

  王老实陪着林子琪去了植物园玩儿,从她脸上看不到多少快乐的样子。

  林妞儿心思很重,王老实也只是装作不知,其实要说哪件事儿也不至于,事儿赶事儿,就造成了今天。

  王老实牵着林妞儿的手走了好半天,停在一颗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树跟前问,“过了年你有什么打算?”

  林子琪很认真的看着树,摇摇头说,“不知道,不过,我想离开京城。”

  王老实问,“去哪儿?”

  “不知道呢,想问问你的意见。”

  王老实这货真没多想,也就以为林子琪打算散散心来着,特热情的给林子琪支招儿,从国内的到国外的,说得那叫一个热闹,满满就是人生必去之指南。

  他根本没注意到林子琪看他的眼神里有多不舍和复杂。

  后来这货终于停了下来,不能再说啦,没几年这些地方根本就转不过来,他还故意说,“你先选着,只要有时间,我跟你一块儿去。”

  这才是臭不要脸,王老实自己都不敢想,你能有多少时间陪着林妞儿游玩世界?

  林子琪满是开心的说,“好啊!”

  王老实今儿真二,真高兴和假开心没分辨出来,平时他可不是这么没深度。

  遛完植物园,回去的路上,王老实没听见林子琪对着一棵树念叨了几句话,问了,林妞儿推开他,“小秘密,别问。”

  林子琪的话是,‘人不会苦一辈子,但总会苦一阵子;许多人为了逃避苦一阵子,却苦了一辈子————’

  很长一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