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65章 五百六十五,只许我点灯

第565章 五百六十五,只许我点灯

  王老实接上吴楠悦,这丫头一上车,他就问,“你那边儿是什么事儿?”

  吴楠悦装傻充愣,“什么什么事儿啊?”

  “不是你死活要见我吗?”

  吴楠悦一鼓嘴儿说,“没事儿就不能见你啦?”

  王老实顿时双手捂住脸,得嘞,这死丫头又要抽风。

  “这可是你说的,回头儿再说事儿别怪我。”

  吴楠悦来之前想得挺好,可一见王老实也不知道怎么就张不开嘴儿,没胆说了,她心里特鄙视自己,听王老实这么说,刚想说,可要命的是,一瞅王老实,心里就发虚,那股子绑人的劲儿早就喂了狗。

  吃饭的地儿是白老板负责。

  本来王老实打算去风景山庄,结果当时白老板也在,说什么要他办。

  原来这货也在京郊弄了个地方,很幽静的地方,不对外营业,就伺候他一人,招待客人神马的也来这儿。

  王老实一听就明白,这老家伙玩儿的什么花活,肯定是老白要招待某些人时,有些个见不得人的就带这地方来,又安全,还上档次。

  汇合了古司长,王老实上了古司长的那辆车,两个人光说高兴的,自然气氛和谐。

  吴楠悦就不同了,自己坐另一辆车,小嘴撅得都能拴驴。

  地方真不错,老白也会办事儿,自己站门口迎接,古司长在车上时跟王老实还推心置腹,可一看见白老板,小脸立即矜持了起来。

  可等他看见吴楠悦,脑子彻底乱啦,他真知道吴楠悦,不过,吴楠悦之前吹牛了,她压根就没喊过神马古叔叔。

  老古同志心里那个疑惑啊,他两眼不停的在王老实和吴楠悦之间轮换,怎么也琢磨不透这两位到底啥关系。

  浩宇的事儿,他多少知道些,不过从来没听说两人之间如何,再看吴楠悦脸上透着不高兴,古司长都不知道该咋应对。

  落座吧。

  老白办事儿还是靠谱儿的,房子不错,带点民族风,绿植上花了心思,吃饭就在二楼,厨房在一楼,菜选的也不错,很精致,没用那些大路货,几乎每道菜都能说道几句。

  酒拿上来,也看不出什么名头来。

  王老实眼一挑,老白立马明白,从服务员那里接过酒,给古司长倒上说,“这酒没名气,是鲁东一家小酒厂出的,87年就倒闭了,不过,他们酒窖里存了点酒,我知道后,托人买了过来,味道绝对实在。”

  那就对了,鲁东人好酒,几乎是个县就有酒厂,都是良心酿制的酒,用料很实在,和现在勾兑的酒完全是两回事儿,酒窖里存了那么多年,这酒比什么牌子都好。

  酒一倒出来,满屋酒香。

  古司长嗅了嗅,赞了一句,“好酒!”

  王老实也说,“老白真花心思啦。”

  吴楠悦想说句话,又想自己说了肯定不好听,忍住啦。

  还好她忍住啦,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王老实没说什么事儿,古司长也没问。

  吴楠悦憋不住话,不提不行,牛已然吹了出去。

  她把二套打算做节目邀请王老实的事儿说了,然后使劲儿给古司长眨巴眼睛,意思是您倒是帮衬一下啊。

  老古可不敢,他看不清这两位到底是怎么一回子事儿。

  老白更不敢,他也算娱乐圈的人啦,正使劲儿往自己身上抹文化味儿呢,别的不知道,王老板这里不能瞎说话。

  王老实开始给吴楠悦留着面子,没直接拒绝,只是说,“看吧。”

  本作者三番五次的强调过,‘看吧’这个词儿是华夏最不靠谱儿的话,基本上算拒绝。

  吴楠悦哪儿能不懂,可她装不懂,又追问,“别啊,我都答应人家啦。”

  这是撒娇?

  古司长和老白恨不得赶紧出去,生怕这两位闹出什么不好来,毁了一顿颇有意境的聚会。

  王老实心里想抽她,这是继服俊和李彦后第三位,他硬着头皮说,“行,我考虑下。”

  吴楠悦就是个没脑子的夯货,或者她故意看不出王老实处于暴走边缘,还不知道死的说,“别考虑了,就这么定啦,等我联系完通知你。”

  她也豁出去啦,今儿这事儿要不说定了,回头儿一准儿没戏。

  小丫头也有犯轴的时候。

  王老实盯着吴楠悦看了好多秒,心里掂量着,这死丫头到底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能让气氛给毁了,王老实轻声吐了一个字儿,“行。”

  算是把事儿给圆过去,吴楠悦大大松了一口气,另外两位自然也轻松。

  老白这房子很讲究,在后边弄了个小院,冬天还有玻璃暖房,里面花香四溢,在里面喝茶聊天,意境优雅。

  来了自然不能错过,王老实还没说事儿呢。

  趁着别人不注意,王老实拉了吴楠悦一下,压低声音叮嘱她,“一会儿老实坐着喝茶,千万别瞎说。”

  吴楠悦可不敢这会儿耍脾气,小脑袋瓜点了有点。

  刚才没入席的韩曦过来了,她带着一大摞资料,都是王老实整理出来的。

  几个人都没喝很多酒,基本上算品了品,再好的酒喝多了也吐。

  古司长看到东西,挺纳闷,真没想到王老实给弄了这么多东西,他疑惑的看着王老实。

  王老实笑笑说,“您先粗略看看,我也说着。”

  古司长说,“好,我先看。”

  时间不长,古司长大体看了一遍,王老实也把事儿说清楚啦,不过这货一向不会实话实说,总要歪楼的。

  本来是他求人办事儿,但是搁在他嘴里,变成古司长荣升,新官要点火,他给送火种呢。

  古司长心里翻了好半天才问,“这些材料都是真的?”

  王老实给老古续上水,一脸实诚的说,“不是我弄的,京大的李维安教授您知道吧?”

  老古点点头,华夏经济理论圈儿的名人,很有份量。

  “另外一个是司家瑞教授,您大概也知道。”

  老古当然知道,相对李维安,司家瑞名号叫得更响亮。

  王老实说,“这是他们两位组织的,本来他们打算自己办,我给截胡了,文化人的嘴仗还是他们去打,不过,我觉得还是需要上级部门来引导,古司长您最合适。”

  这特么的无耻,话说得那叫一漂亮,甭管真假,听着就那么舒坦。

  人家古司长是不是真的信了,不好妄自揣测,但老古很愉快的答应啦,还说回去就安排。

  他可是正管,管控媒体来引导正面舆论,营造有利于发展、改革、稳定的舆论环境,要命的是,他的职能中还包括监督媒体日常运作,掌控媒体生态,惩戒不听招呼的媒体。

  呵呵,还特么的打嘴仗,只许我王老实这头儿点灯,那帮二货都没开口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