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54章 五百五十四,少嘚瑟!

第554章 五百五十四,少嘚瑟!

  林妞儿看王老实吃东西都看傻啦,从来没见王老实这么个吃相,跟饿死鬼投胎有得比。【】

  要不是刚才王老实自己说的还算明白,林子琪绝对有心拿着菜刀去个什么破宾馆,把后厨房挨个剁一遍。

  一个酱肘子、两猪蹄儿,就剩下点骨头,王老实满嘴都是油,似乎还意犹未尽,林子琪是真不敢让他再吃,不是省钱,撑坏了可咋办。

  冒热气的清茶,半躺在摇椅上,王老实挺着肚子,真吃多了。

  他也是心情好,满脸嘚瑟的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儿讲了一遍,特细那种说法。

  林子琪一边儿给王老实揉肚子消化食儿,顺带着满脸崇拜的听王老实说着牛掰的经历。

  事情还真是牛掰,林妞儿都听傻了,满脸崇拜的看着王老实,完全是百听不厌的架势。

  那就说吧,王老实也愿意多说几遍,心里激动着,不说出来,他自己都憋不住。

  要不是最后林子琪真困啦,打了好几个哈欠,王老实自己也精神不济,他指不定要说到什么时候。

  两人好多天没见面,愣是安静的睡了一宿,啥事儿都没干。

  清晨起来,王老实就拿着手机。

  奇怪啊?

  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照王老实对华夏人的理解,越是保密的消息,传出来的越快、越准确,嘿,奇了怪啦,不是没有电话,没人问这个事儿,就跟没发生一样。

  林子琪端着早餐进来,瞅见王老实还在发愣,过来推了他一把,“想什么呢?赶紧吃吧,不是还要回双光吗?”

  王老实回过头来,他才发现林子琪脸上带了写憔悴,虽然她化了妆,但掩饰不住,起身到餐桌前坐下问,“最近在忙什么?”

  问出来的话就没档次,作为一个男朋友,自己的妞儿在忙什么还得问,说出去真够丢人的。

  林子琪给王老实盛了一碗小米粥,平静的说,“没忙什么,自己学点英语,或者到玉玲姐那儿帮帮忙。”

  王老实夹起油条,好奇的问,“玉玲姐那儿很忙?”

  脏心烂肺啦这是,他给靳玉玲做了盘子,会有多忙,他王老实能不知道?

  林子琪很郑重的点点头,说,“手脚不沾地儿的忙。”

  “对啦,那个丫头呢?没跟你一块儿?”王老实不敢继续那个话题,亏心。

  “丫头?噢,你说汪菡啊,她上班啦,听她说工作还不错,待遇挺好的。”

  王老实撇撇嘴说,“就她?还待遇不错?”听这口气真心替那个单位担忧,弄这么一傻妞儿进去,多操心。

  “对啦,有件事儿问你,有人给送来好多票,什么电影的,演唱会的都有,我没看见人,都搁在外间了,你知道吗?”

  王老实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张亮办的,漫不经心的说,“想去就看看,不想送人也行,给就拿着。”

  林子琪点点头,没问为什么,低头吃东西。

  王老实夹起咸菜条说,“我收购了一家媒体公司,估计这算福利待遇。”

  两人吃好后,林子琪收拾东西,张阿姨进来接了过去,她问,“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王老实想了下说,“这样吧,你约一下玉玲姐,看看晚上一起吃饭,我坐晚上的航班走。明天一早赶到双光就行。”

  “哦,我去打电话。”

  “对啦,你要是没事儿,跟我一起去吧,那地方空气不错,吃的也新鲜。”王老实看着林子琪的背影忍不住说。

  林子琪身子一僵,扭过身来问,“我去合适吗?”

  王老实越发的有种怜惜在,瞪着眼说,“有什么不合适的。”

  ※※※

  天冷了,火锅似乎是最好的选择,其实王老实不大喜欢火锅,主要是在唐毅那儿做下的病,不是不好吃,容易引发不愉快的回忆。

  地方是靳玉玲选的,自从知道她家的事儿后,王老实一直刻意的回避,主要是不知道说啥好。

  京城地方大,各种风格的火锅店应有尽有,就算想吃最传统的,也不难找。

  靳玉玲选的这家店也是老字号,对老字号这东西,王老实心里不大在意,牌子是老的,东西未必就是,再说了,也未必就是传统的好。

  吃东西最主要还是得讲心境,讲究跟谁一块儿吃,三个人坐在大厅里,靳玉玲说这是图个热闹。

  确实够热闹的,没有一张桌子是空着的,门口还有排队等翻桌的。

  铜锅子冒着热气,吃得满头大汗,也算畅快。

  靳玉玲自打看见王老实,就数落王老实没良心,王老实真觉得自己理亏,没敢还嘴,好在靳玉玲也不是不着调的,说几句出了气就完,不至于没完没了。

  第一轮吃完,肚子里有食儿,就不急了,王老实殷勤的给两位女士倒上茶,若不喝酒,吃火锅最好还是喝茶,别用饮料对付,更别喝啤酒,容易痛风,王老实也开始注意健康啦。

  靳玉玲看着王老实给自己满上,才问,“几点的飞机,我送你们。”

  林子琪笑着说,“十一点十分的,不用玉玲姐,安排人啦。”

  靳玉玲用力挥了下手说,“就这么定了,我送你们。”

  林子琪看王老实,眼神是询问,王老实没客气,掏出电话来,“嗯,是我,你回去吧,有人送了,就这样。”

  突然,王老实对面儿的靳玉玲眼睛凝住了。

  王老实赶紧问,“怎么了这是?”

  靳玉玲抬手指着王老实后边,“是你,是你,是你落实————”

  王老实赶紧扭头瞅,是电视,扭过头来时,镜头已经在换,不过,王老实还是认出刚才是自己讲课时的情景。

  卧槽!咋还上电视啦!

  王老实自己都没想到会上电视,惊喜啊。

  “这小伙子牛~逼,看岁数该不大吧?”

  “二十多岁,老牛了。”

  “大拿啊这是。”

  “是叫王落实吧,没成想这丫真能混。”

  “什么叫混啊,人家那是真有本事。”

  “不知道吧,知道他爹是谁吗?”

  “谁啊?难不成还是大院里的?”

  “听说是那个谁,你想想,能不牛,可惜啊,要是从政,没准儿真有希望接班呢。”

  周围的人顿时议论起来,王老实给局委讲课,华夏从建国开始就没有的新鲜事儿。

  京城人聊起来天来也没啥顾忌,尤其是不了解的事儿,总是透着一股子神秘,还没边儿没沿儿。

  王老实真想过去抽丫挺的,让那货知道自己老子到底是谁。

  靳玉玲也就是隔着铜锅呢,她高兴的问,“你来京城就是来干这个的?”

  王老实心里有得意,不过还是矜持的点点头,貌似不在乎的说,“也没啥,就是抽空过来一趟,时间太紧,没时间准备————”

  靳玉玲白了王老实一眼,“少嘚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