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42章 五百四十二,人家根子硬

第542章 五百四十二,人家根子硬

  张亮回京城,志得意满,意气风发,也有壮志雄心,更有志在必得!

  他和王老实约定,前期工作他来做,后期,王老实派人介入,完成收购后,王老实没说,不过话漂亮,“有亮哥在,我没有必要考虑太多,我更多想的是走出去。”

  至于方振的事儿,王老实跟张亮说,“那屁事儿牵扯精力不值得。”

  张亮也觉得是,说,“也对,等咱稳当了,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王老实也配合着说,“可不就是这个理儿,我就知道亮哥明白轻重。”

  自始至终,王老实没提一句唐唯的名字,釜底抽薪,虽然绕了个圈子。

  收购美誉国际,本不在他的规划中,有了这个凑巧的机会,王老实倒觉得可以玩儿,美誉虽然不是庞然大物,但是运作了这么长时间,各种运营机制都算完备,收过来,稍加指点,结果不会差了,赚点钱不难。

  他给唐唯打了电话,“学校的事儿不用理会,工作的事儿也不用烦心,不会有人再闹腾了。”

  唐唯一听就有点泄气,“最后还是你来解决问题,我这么没用————”

  王老实赶紧说,“我说,咱俩关系好,也别硬给我脸上贴金好不?学校那头儿我可啥都没干,听说你硬挺着,赞一句而已,至于方振那头儿,人家公司要换老板,没功夫搭理咱,关我什么事儿?”

  唐唯问,“真的?没骗我?”

  王老实故意说,“我读书多,不会骗你。”

  “讨厌啊你。”

  “对啦,你认识刑莉?”

  王老实真不认识,他只是交代李铁军办事儿,问结果,过程不大清楚,“刑莉是谁?干吗的?欺负你了?”

  唐唯心里犹豫,她不是傻子,刑莉又不是专业演员,有些事儿表现的过于明显,唐唯早就觉得不大对劲儿,这次问出来,也是考虑了很久,没想到王老实否认的那么干脆,其实人家就没否认,这货真不认识刑莉。

  最近几天,唐唯小日子过得不难。

  学校那头儿,吴处长也不上蹿下跳了,跳了也没人支持,唐唯不搭理她,郑婕没去沪海给闺女站脚助威,不过,她打了电话给学生处,张处长接的电话,唐夫人很严肃的说,‘如果学校不能容忍,我女儿可以转学,沪海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好几个领导都对吴处长的无事生非表示无法理解,校长同志没有明确提出批评,不过,他专门在学校会议上倡导鼓励学生兼职,支持创业,在学习中认识社会,融入社会。

  傻子都听得出,校长是若有所指,吴处长也参加了会议,脸憋得跟紫茄子一样。

  学生处的张处长也会落井下石,同样是会议上,他汇报说,“最近联系了gs董事长、agl总裁、华夏教育集团董事长、华夏时代集团董事长、前苏食品集团董事长————美帝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我校优秀学生代表王落实先生,希望他能够回学校,王落实先生拒绝了,他委托我向学校表示歉意,对他妹妹的事儿,他会选择适当的机会来解释。”

  尼玛,吴处长心里怒了,紫茄子变红了,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这个张处长太不是东西啦,他故意把王老实一溜儿头衔都给说了出来,还特意说了唐唯的事儿,打不死人恶心死。

  其实他确实给王老实打了电话,压根就没提及此事,怪丢人的,不好意思张嘴说,他就是跟王老实探讨了名誉教授的事儿,王老实确实拒绝了。

  不是王老实装逼,而是国内名誉教授之类的名声在未来不是多好,太多不合格的职权人员混了进去,王老实不想因为这事儿毁自己清誉真的有么?。

  事情就这样了,没人说怎么办,就那么过去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张处长召见了唐唯,告诉她校长在会议上的讲话,让唐唯好好工作,顺便准备一下,给学弟学妹们讲讲在工作中的感触。

  唐唯都迷糊了,之前还喊打喊杀的,怎么又典型代表啦?

  报社那里,常志宽意志坚强,不过这么等着也没个消息,不好受,有时候,没有消息比坏消息更折磨人。

  也就是刑莉这人厚道,找了个机会,给常志宽递了话儿,‘不会再有人来问这件事儿。’

  常总总算可以睡个踏实觉了,也庆幸自己站稳了,没看错,人家办事儿也厚道,既然通知自己,那就是知道自己做了事儿。

  报社的人赫然发现,常总比平时抹了更多发蜡,心情看上去不错的不着调。

  关于唐唯得罪人的消息,报社里都传遍了,也知道是方振那货闹腾的,大家都不大看好唐唯,光方振或许闹不成什么,但是人家签约的公司牛叉,后来终于知道了上面打了招呼,要严办。

  唐唯是能干,人长得漂亮,还温柔懂事儿,是优势,同样也是罪过。

  人有欣赏美好的心,也有心底的妒忌因子。

  总有些货幸灾乐祸的等着看唐唯的笑话,满足他们阴暗的畅快追求。

  等待总是焦躁的情绪,没有看到预想中的效果,就有人忍不住把心里的臆想给说出来。

  刑莉听到了,她也没跟唐唯说,而是汇报到了上边儿。

  王老实又知道了。

  他就说了一句,“告诉常志宽,看他怎么办。”

  刑莉接到命令后,立即找了常志宽。

  常志宽皱了眉头,他问,“这话是谁说的?”

  刑莉摇头说,“我不知道。”

  常志宽追问,“不是王董?”

  刑莉说,“我都没见过。”

  见多识广的常总明白了,他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他是副总,不是一把手,这事儿不能任性,一整天,常总出入几个领导的办公室,谈了什么不得而知。

  到了周一例会的时候,社长谈了话,“现在社里有一股歪风邪气,谣言横行,有些人热衷的不像话。我们是新闻工作者,也请新闻工作者们耐心提高专业素质,不要在不该出丑的地方出丑。”

  常副总说话也有震动性,他补充说,“同时也请同志们记得,守护好自己的职业道德,再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谣言背后的东西,你是不是有苦衷,有难处,是不是情有可原,如果你能做到前面所说的,相信大家也会理解。只是不要把这份理解当成可以背弃职业道德的本钱。”

  社里的人明白了,方振没本事招惹唐唯,人家根子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