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29章 五百二十九,神马兼职

第529章 五百二十九,神马兼职

  唐唯这死丫头,不知道为啥,老是躲着,王老实也顾不上她,最近他自己活得不怎么顺,什么事儿都觉得麻烦。

  接通电话,唐唯也没啥事儿,就是告诉王老实,借出去的钱还回来啦。

  王老实有些好奇,“她怎么有钱还?”

  不说看人有多准,万晓静学习可能真好,学习好未必挣钱多,再说了,现在她还没毕业吧,哪儿来的钱?

  他不愿意把人都想的那么不堪,不过,不少钱呢,就算真去卖,未必卖得到那么多钱。

  唐唯语气中似乎也有落寂,叹口气说,“我问她了,她不肯说。”

  嘬了一会儿牙花子,王老实才说,“这是她的事儿,不管什么路,都是她自己选的,也要自己走,你就别跟着伤神了。”

  “我听说、听说————”

  王老实不想让唐唯说下去了,“你听说的未必真,没听过的不一定就不真,不听、不信、不传。”

  唐唯半响吐出一个字儿,“嗯。”

  “钱我转给你吧。”

  “放你那儿吧。”

  “我要这么多钱干吗?”

  “替我存着,回头利息也得给我啊。”

  “小气!”

  “你要想用,自己写好借条再用,那可是我的血汗钱。”

  “知道啦!”

  “好归好,钱是钱,得分得清。”

  “我又不用,还是给你吧。我要用钱,可以找我妈要,再说了,我自己也挣钱了。”

  王老实乐了,“什么工作?月薪多少?”

  这么一问,唐唯似乎泄气了,她那份工作实在算不上好工作,赚钱倒是不少,就是怕家里人知道,早知道当初就不答应了。

  支支吾吾的,唐唯没说什么工作。

  王老实开始没往心里去,挂断电话,一琢磨,似乎有些不大对啊,唐唯工作了,怎么这么大事儿自己不知道?派去的人干什么吃的?

  不能忍。

  “铁军,唐唯那里多久没报告了?”

  “报告了,都发老板邮箱里啦?不是您要求的吗?”

  王老实一拍脑袋,忘了。

  出国之前,他特意叮嘱李铁军,自己在外,联络不方便,让他整理发到自己邮箱里,可特么的,那个邮箱自己就没打开过。

  “哦,我忘啦,这事儿不说了,有这么个事儿,京城那边儿的力量该撤的撤过来吧。”

  李铁军回答很干脆,“明白,马上安排。”

  王老实没再说什么,转头就去开电脑,好半天,才联上网,他还有点小自得,没找别人,就办成了,虽然成就不大,可舒坦。

  邮件不老少的,基本上都是垃圾邮件,王老实辨识能力不少,直接跳过,关于唐唯的邮件有好几个,报告的事儿不多,鸡毛蒜皮的没有,主要是谁谁哪天利用啥手段向女神发起了表白进攻,大败亏输,又哪个脑子进水的利用什么方式去吸引唐唯的注意力,被当傻子看————

  对这些,王老实也就笑笑,就算看个段子吧,他关心的是唐唯到底找了个什么工作,当着辅导员还要去兼职,王老实就想不明白。

  端起茶杯,王老实再点开一个邮件,没看几眼,嘴里的茶水直接喷了出来,有点颠覆性,以唐唯的性格,去做这个工作?

  记者。

  凤凰电视的记者,还是临时工,对着摄像机到处采访。

  这到没什么,记者也是社会认同很高的职业,王老实想不通的就是唐唯做的是娱乐记者。

  再往下看,王老实似乎觉得唐唯的工作性质非常像著名的狗仔记者。

  哟!

  王老实来兴趣了,他闭上眼睛,努力去想象,唐唯面对那些明星们会是啥模样?可惜他想象能力不行。

  他拿着手机犹豫了好半天,没有拨过去,唐唯这丫头,外柔内刚,有些原则性的问题还是不说的好,看她那边儿的情况,工作中还算顺利,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

  到时候,唐唯一句话,‘你是怎么知道的?’王老实就没话说。

  ——————

  双光出事儿了,宫亦绍电话里气急败坏。

  程志翔也来了脾气,怒火中烧,撕破脸破口大骂。

  王老实慢条斯理的看着材料,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儿。

  双光县那边儿又被群众给闹的不轻,也不冤人家老百姓不干,辛辛苦苦种菜的钱没了。

  前苏食品做事儿厚道。

  所有的签约农户都是先拿钱的,宫亦绍混得风光,就是前苏拿钱堵了先前的窟窿,安抚了菜农。

  本年度,程志翔还是按照宫亦绍的想法,提前支付了菜钱,不过和去年有了点变化。

  钱没有直接发放到菜农手中,而是在菜农代表的见证下,存到了农村信用合作社里,专款专用,按照交付的菜结算拿钱。

  本来挺合理的事儿,中间出了岔子。

  双光信用社的一个出纳伙同他人,违规操作,把钱转走,然后出逃成功,损失三千多万。

  这算刑事案件,打官司呗,可还有关键的,前苏存进去的钱可不止三千万,前面还有个整数呢。

  也就是说,还有两个亿不翼而飞。

  宫亦绍还有脸问,“落实,你说怎么办?”

  王老实没上赶着,直接告诉宫亦绍,“查呗!”

  宫亦绍说,“那眼下呢,你不得想想办法?”

  王老实差点气乐啦,我的钱没了,还惦记我,多二的人呐这是,“前苏可以不闹,但钱没有,做事儿得讲原则。”

  宫亦绍忍不住说,“那我怎么办?”

  王老实觉得这二哥真不争气,没好气的说,“别老想着捂盖子,谁也不得罪,该你亮刀了,人家不讲规矩了,你还死抱着破规矩有鸟用!”

  程志翔那边儿,王老实给出的指令是,做出撤出的姿态,“做得像一点,新闻发布会就别开了。”

  距离大领导视察没多少日子了,王老实才不信省里市里的那帮人坐得住,开新闻发布会添乱的事儿不能干。

  钱除了被盗取的,剩下的钱哪儿去啦?王老实用脚趾头都知道,双光那帮二货挪用了呗,至于规定神马的,在信用社那里就是个好看的画儿而已,捅破了再糊上,不算啥。

  事情怎么了结?

  宫亦绍发威要闹事,鲁东必须给个交代,少不得向前挪一个位置,给点甜头儿。

  菜农的钱怎么办?

  肯定是各级财政先承担起来,前苏其实屁损失都没有,钱没了,可是菜早就到手里了,倒霉的老百姓,可眼下谁倒霉,也不会让老百姓倒霉。

  最后板子打到谁身上,关前苏屁事儿。

  王老实用不着生气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