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17章 五百一十七,欺负老实人

第517章 五百一十七,欺负老实人

  “我们就这样见面了。”

  就在机场,气势不在的警方大方的给了一间休息室,谈不上条件多好,有坐的地方,也有喝的,中央空调送着风,看着窗外繁忙的机场,再扭头欣赏一群律师的喋喋不休和警官满脸的尴尬与无奈,王老实和服俊都觉得这样很舒服。

  服俊也笑着说,“我也没想到会这样见面,我还得先谢谢你。”

  王老实笑了,很放松,端起咖啡说,“敬那些卖力气的律师!”

  服俊也乐得配合举起咖啡,喝了一口,说,“就是味道差了些。”

  “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服俊还是关心能不能出气,毕竟今天实在不痛快,可恶的美帝鬼子太欺负人了。

  王老实扭头看了一眼外面,玻璃隔音效果不错,只看到一帮人各自阐述自己的观点,说什么可听不见,他学鬼子的模样耸耸肩说,“还能怎么样,最多他们说一声抱歉,这是误会之类的,然后我们该干嘛干嘛去。”

  这样的回答出乎服俊的意料,他以为王老实会像在澳洲那样,再来一场吸引眼球的诉讼,“你不打算起诉他们?”

  王老实笑着摇头说,“我可没有傻到在人家地盘上挑战人家现行国策,若搁在以前或许会,现在吗,还是别给自己找别扭。”

  “对,见好就收。”服俊嘴里附和,心里却不这样想,他已经把王老实当作对手了,还研究过,他认为年轻气盛的王老实肯定会大闹一场,来个轰轰烈烈的,真没想到王老实会这么冷静的分析和处理,果然不是简单的人物。

  两个人谈话很轻松,中途韩曦进来询问王老实意见,王老实也没给具体意见,让律师自己决定。

  他们谈到了支付宝的合作问题。

  服俊也说了自己为什么拒绝合作,不过他又说了现在两个人可以谈一下合作的可能性。

  王老实这人不算实诚人,说瞎话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信,“微支付计划在多年前,我就已经有了详细的方案,只不过一直没有下决心去培育,主要是没有精力,也没有耐心。”

  精力好理解,服俊知道王老实产业多,个顶个的赚钱,当然没精力去开辟一个新玩意儿,可是耐心是什么意思?

  服俊很敏锐,问,“为什么是耐心?”

  装逼忽悠人的时候又到了,王老实努力让自己显得很神圣,说,“我承认,你的思路和我差不多,或许你将来能做更好,但是,就目前的经济模式和消费习惯,当然,还要顾忌金融规则,无论是微支付还是支付宝都要熬,很长一段时间里,它必须耐得住寂寞,一路上都是困难,披荆斩棘需要强大的神经承受,这个条件,我没有。”

  服俊点头承认,他很认可王老实说的话,又问,“王董认为这个培育过程会有多漫长?”

  瞌睡了送枕头,王老实觉得这服俊也是个妙人,这话问得那么可心,在装牛掰的道路上越走越顺,王老实都觉得自己应该适当表示下不好意思了。

  他伸出手来,“顺利的话,五年。”

  服俊追了一句,“不顺利呢?”

  “还是五年。”

  凭啥啊?服俊眼不大,盯着王老实等解释。

  王老实当然看得出服俊不理解,不过装逼的境界在这摆着,他不能把话都说了,“你有五分钟来理解,我相信服总不会让这五分钟虚度。”

  服俊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哈哈笑了起来。

  “我现在真有兴趣合作了,不如我们今天就谈谈?”

  王老实没发拒绝,“这个可以有。”

  说实话,王老实心虚,跟人家服俊相比,自己知道的那点东西经不住掏,用不了多久,就得现原形,像上次刘建那么来一遭,脸面还要不要啦?

  关于技术层面的,王老实的肚子里一碗干饭都没有,他也就在应用上能吓唬人,所以,他一直主动的突突,把服俊给说的心悦诚服,好多设想,他服俊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

  好几次,服俊都为王老实的奇思妙想鼓掌,哪怕被子里一滴咖啡都没有了,他也举起来要跟王老实碰一下。

  王老实这货东西都显摆完了,接下来该人家了,王老实可不敢,服俊只要稍微提出点啥来,妥妥秒杀自己这个伪专家,那就爆料吧,虽然不厚道,但为了自己,也不顾不得了,“我决定跟你合作了,你反对都不成了。”

  服俊笑着问,“凭什么?”

  王老实故意脸一寒,“服总,做人得厚道啊!”

  服俊站起身来,两手撑在沙发上,“做生意有厚道的吗?”

  实话,王老实肯定赞成,前提是,别跟自己不厚道,“严文雷那里,我已经拿下了,整个团队,你回去就该接到辞职信了。”

  晴天霹雳,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最恰当的形容词了,服俊有些不大相信,“这个玩笑不合适吧。”

  王老实摊开手说,“服总刚刚才说过,做生意有厚道的吗?”

  服俊坐了回去,显然这个消息打击很大,弄得王老实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不过,既然要谈合作,这个雷必须排掉,他说,“我佩服你,严文雷他们为了你才肯答应过来,这一点,我做不到。”

  “为了我?”服俊有些不明白。

  王老实没觉得自己那事儿办得多不要脸,就把刘美娟吓唬人的手段给服俊说了说。

  “我知道你会觉得我这事儿办得下作,卑鄙,不过,我不会后悔,也不道歉。”

  说完,王老实看着服俊。

  今儿他算豁出去了,把所有的底牌都打了出去,多没羞没臊的手段也用了,要是鸭子飞了,王老实真不好决定是不是把服俊灭了口,从*上的。

  服俊叹口气说,“王董,服了你啦,这样的招数都用上了,文雷这小子太实在。”

  王老实也点头说,“是啊,不欺负老实人,办不成事儿啊。”

  两个人都知道,那些个手段最后都没啥用,服俊这么多年下来,要说没有点倚仗,没有点底蕴,他也到不了今天。

  王老实也就顺着服俊说,沾了便宜,就该有觉悟让人家自己找台阶下。

  门开了,黑着脸的那个警官同志来表示歉意,王老实和服俊也知道见好就收,表示可以理解,事儿算完。

  王老实和服俊都决定离开这里,没有那个瘾搁这儿坐着。

  路上,吕建成问王老实,“要跟服俊合作?”

  王老实刚才真累坏了,闭着眼养神,有气无力的说,“能合作最好,不能———就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