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503章 五百零三,他们有仇?

第503章 五百零三,他们有仇?

  服俊的办公地点其实就是居民楼,不为别的,就是便宜。,

  虽说折腾了些玩意儿,服俊的手头一直不大宽裕。

  头些日子,接到了京城一个朋友的推荐,著名的经济学专家司家瑞教授带队前来拜访,让服俊真有点受宠若惊。

  人的名树的影,司家瑞在王老实眼里不是多高大,甚至还有点那啥,也就是王老实运气好,连蒙带唬的,司家瑞算上了贼船,到了别人那儿就大不同了,妥妥光芒万丈。

  服俊也顺便打听清楚了,司家瑞眼下给那个王落实打工,那么可以确定,人家是带着旨意来的。

  gs投资名头在互联网圈里名头不小,都有点领头羊的味道了。

  人家来找自己干什么

  服俊心里全是惊疑,明摆着,大鱼吃小鱼的丛林原则在任何行业都是至理名言。

  从开始创业开始,服俊同志就一直艰难度日,他坚信自己的道路走得无比正确,甚至有绝对的信心。

  问题在于,技术和需求的发展滞后与思想,很多看来都是顺理成章的创意,要实现起来难于登天。

  gs在滨城搞的创意园区红红火火,服俊也去考察过,很多项目都非常棒。

  对王落实的眼光和理念,服俊都佩服,也完全赞同,就是觉得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

  除非王落实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养着,或许真有绽放的时候,但养到什么时候,服俊自己都不好判断。

  这时候,市场的需求还不到支撑新兴消费理念的时候,哪怕基础设施也差的太远。

  那么王落实找自己要谈什么

  服俊和王老实有一个同样的习惯,那就是找个安静的地方一支笔和几张稿纸,把自己想到的如同画鬼符一样写下来,然后翻过来再思考。

  他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把所有可能都想了一遍,也只能摇头,服俊无法猜出对方目的是什么。

  既然想不出,那就别浪费时间了,眼下他最重要的工作还是和那些吸血鬼们谈判,按照他的目标,04年最少应该再融资一轮,没有新的风投进来,他举步维艰。

  上一次融资的钱因为服务器和办公场所,基本上花得没多少了,如果不能继续吸引投资,就又要山穷水尽了。

  不过,服俊也有点习惯了,和那些人打交道多了之后,很多事儿服俊已经学会了麻木。

  到了等米下锅的时候,人家再狠,也得认。

  服俊起身打开门冲着外面喊,“晓晴过来一下。”

  助理蔡晓晴一流小跑儿来到服俊办公室,“服总。”

  服俊从凌乱的稿纸里挑出一张纸,说,“人家那么正规,咱也不能当杂牌军,通知这些人,明天都正装,另外把车子准备好。”

  蔡晓晴接过名单,瞅了一眼,点点头说,“明白了,我马上通知,还有其他注意的吗”

  服俊想了下摇头说,“暂时没有了。”

  本来司家瑞想要拜访服俊公司总部的。

  可是服俊知道自己这里什么成色,很委婉的拒绝了,提出直接在酒店的会议室里见面。

  司家瑞也没坚持,也婉言谢绝了服俊接风宴。

  双方都是十几个人,几乎同时抵达服俊预定的酒店停车场。

  服俊这人算心宽的,不在意一些东西,但他带来的人不成。

  要求的是正装,但是五花八门啥都有,各种款式参差不齐。

  车子也是,三辆车汇聚了三国演义。

  再看人家,连男带女都算上,清一水的黑色西装,女的也是黑色职业装,非常的整齐。

  车子也是三辆,都是一模一样的黑色奔驰商务。

  从装的角度,邱宏伟深得王老实真传,讲究个错位欺负人。

  邱宏伟为了今天的亮相也真是花了不少心思。

  司家瑞看在眼里,不管心里怎么想,一言不发,很坦然的接受了。

  还得说两个老大都有范儿。

  司家瑞向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服总,冒昧打扰,还请海涵。”

  服俊快步走过来,双手伸过来,一脸恭敬的说,“招待不周,让司教授见笑,晚上说什么也请司教授给个薄面,让服俊尽地主之谊。”

  一切都那么和谐自然,从停车场见面开始一直到中午休息,双方都在扯,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玩意儿。

  只有服俊向司家瑞请教了一些高深点的问题,司家瑞也会卖弄,说得高端华丽,宾主尽欢。

  实际上,服俊心里跟长了草一样,猜不透这个老货到底啥章程。

  回到美帝这头儿,吕建成私下报告王老实,目前还处于扯蛋的阶段,对方似乎也不大着急。

  王老实知道鬼畜们啥心思,淡淡的说,“那就慢慢交流呗。”打心里,王老实把那帮货当成磨刀石了,历练下自己的这帮菜鸟们,费用不高,也划算。

  查芷蕊领着王老实去了一家比较牛掰的餐厅,王老实从一进去就感觉到了,这里不是为了吃饭,就是为了迎合人家规矩来的,说白了,此餐厅就是给有钱人准备的装逼舞台,那些有钱的傻鸟还趋之若鹜。

  反正王老实觉得自己折腾了三个多小时,还是饥肠辘辘,跟特么的没吃差不多,还让那点玩意儿把饿劲儿勾了起来,虽说吃饭的程序和礼仪很讲究,可讲究的让王老实觉得是遭罪。

  吃饭的时候,查芷蕊尽显优雅,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不过还带着生疏的痕迹,她告诉王老实,去年年底的时候,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人

  王老实没想到还有这个事儿,好奇的问,“那算相亲吗”

  查芷蕊一直看着王老实的眼睛,问及时,她很肯定的点点头。

  没问对方是谁,也没问过程和结果,王老实小声说了一句,“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仇啊,这么狠。”

  查芷蕊根本不用多想,一下子就明白了王老实这话啥意思,怒目而视

  “得,我道歉,说话没没把门的,跑火车了”,王老实可知道这妞儿性子有多烈,闹不好,她真敢直接掀桌子。

  两人之间的气氛好半天才缓过来,还是王老实主动问她,“你原先那辆车呢现在这辆可不怎么样。”

  “借出去了,这辆是租来的。”

  王老实这才恍然,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这车实在和女孩子搭不上边儿,查芷蕊不是那么邋遢的人儿啊,原来如此。

  吃完了这别扭的饭,坐上车,王老实才说,“其实你何苦呢,省吃俭用的,都给美帝交了税,咱国家再不受你待见,也不至于资敌吧。”

  查芷蕊终于乐了出来,“你真贫,什么跟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