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七十,他不会害我

九百七十,他不会害我

  温瑾这个人还是挺重要的,宫二身上找点毛病还真不大容易。

  首先,人家不缺钱,想用这东西腐蚀宫二哥不易。

  再者,宫二不缺政绩,犯不上为了某些数据铤而走险。

  最后,有京城家里帮忙,宫二也不缺拥护者。

  所以,女人就成了宫二的死穴。

  事情有些麻烦,人家媳妇力挺,没闹出足够捧腹的事儿来。

  温和的办法达不到目的,就得赤膊上阵,硬上。

  结果温瑾突然消失了。

  首先得找到人,把人控制住,只要温瑾在手,某些人就立于不败之地,更可以拿温瑾当筹码跟宫二甚至宫家谈谈。

  你死我活是事实,可还有一个方式,妥协。

  妥协也是一门艺术,玩儿得够好,同样利益巨大。

  谈不拢也没关系,只要攻破温瑾的心理防线,要什么证据没有?

  就算宫二手段高,都消灭了,还可以创造嘛。

  他们判断温瑾可能要外逃。

  堵住温瑾出国的路不容易,那得需要很多条件,毕竟,他们现在抓人没有足够的理由,顶多就是一个协助调查,请人家来谈谈。

  强制措施,得靠人脉,请各地方的同行帮忙。

  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儿。

  处境需要手续,官方出面很好查。

  温瑾要从滨城离境。

  鲁东方面秘密跟滨城的同行联系,希望滨城截住温瑾,把人扣下,然后鲁东过来把人接走。

  很多时候,华夏都会说一个词儿,特事特办。

  什么叫特?

  温瑾这个事儿就叫特。

  捉拿温瑾是私下的事儿,根本不能拿到台面儿上说,人家宫二还是书记,一把手,更加上宫家在鲁东也是有实力的,明着去,打草惊蛇,还容易闹出一些意外来。

  主流的套路就是秘密把人抓了,把证据链创造完美,那时就可以挺起腰杆子说话。

  没手续怎么抓人?

  特事特办啊,咱都这么玩儿,今儿滨城帮鲁东办,说不准儿,哪天就求到鲁东头上,大家互相关照呗。

  至于一些细节,那不重要,没人知道,也没办法知道,报警什么的根本没用,顶多了就是把工作证一亮,全妥了。

  后遗症更不担心,每一个环节都是可以设计的,有大家都遵守的规则。

  滨城方面开始是答应的,不是多大的事儿。

  可不到半个小时,鲁东方面就接到滨城的电话,询问有没有正式的手续。

  这特么不是扯,跟咱玩儿腔调?

  要是有手续,至于这么绕圈子,是故意恶心人,还是真脑子进水啦?

  滨城方面的也有说不出的苦衷。

  人倒是查到了,可一看航班号,有些犯嘀咕。

  那可是人家王落实王董的私人飞机,在滨城,不知道王董的人真心不多。

  他们没敢直接找上门儿去要人,就打电话探口风。

  滨城警方都没跟王老实直接通上话,就被打发了回来。

  回复很官方:要人没问题,只要按照法律程序来,王董一定会大力支持的。

  王落实?

  鲁东都知道,宫二跟王落实关系有多铁,他们更清楚,王落实在滨城有多畅通,也明白了一件事儿,让滨城扣人不现实。

  手段这玩意儿,很复杂,困难出来后,解决的办法可以想,温瑾的事儿缺没得空间。

  找王落实根本行不通,还是那句话,没有利益基础。

  最关键一点,世间没有了。

  鲁东一些人,必须眼睁睁看着温瑾坐着世界级豪华私人飞机呼啸离开。

  大飞机就是有好处,多远的道儿,基本不用经停,直达的。

  此番前去新西兰,王老实的飞机做了不少改动,一些装饰性的东西被拆了下去,总的来说,素净了不少。

  曾经,王老实说要改成灵车那样儿的,虽说是玩笑话,可老邱打心眼里记着这个事儿,还有机组人员。

  他们都是从大航空公司出来的,待遇啥得就不说了,光工作强度跟环境就没得比。

  以前在公司里工作,也确实不少挣,工作强度呢?

  累死狗是必须的。

  再说以前的破飞机,跟现在的怎么比?

  没得比。

  所以,人之常情就是,拿谁的钱,就得惦记着谁。

  老板此行目的明确,就是迎接故去老板娘。机组人员必须适当有个态度出来。

  不光是飞机里边儿的变化,还有穿着打扮上。

  飞行员还好,黑西装、白衬衣,基本上不用咋地。

  几个空乘就不必须大改,以前是怎么鲜亮怎么弄,现在都变了,庄严肃穆是必须的,浓妆艳抹更不行。

  王老实登机的时候,也看到了,还特意跟机长说,“你们有心了,谢谢。”

  不光是机组人员,蹭飞机的温瑾在得知了情况后,也麻利儿跑到飞机的后边儿舱室里,换了衣服,洗了脸。

  可见,这丫头情商还是可以的,脑子也灵活,不然她很难在宫二那里获得地位。

  飞机按照规定时间起飞,一直揪着心的温瑾总算放了心。

  她的座位在王老实后边儿,飞机平稳后,她来到王老实这边儿表达谢意。

  真得感谢,宫二这货还算讲良心,应该是跟她透了底,能有今天的结果,她该去烧香的。

  路途遥远,王老实指了指对面儿,语气清淡的说,“坐吧,随便聊聊。”

  温瑾依言坐下。“他跟我说了,对亏有您,要不我就------”

  结局会有多悲惨,温瑾详细的说不出来,只知道会很惨。

  王老实摆摆手说,“不用谢,我是冲着宫二哥,不是你。”

  太直接,一般人还真接受不了这样的话,温瑾最近心神锻炼的不赖,没啥激烈反应。

  “对将来有什么想法没?”

  温瑾摇摇头,事发突然,她根本无暇顾及。

  若不是宫二那没羞没臊的,王老实真没必要说这么多,“给你个建议,听不听在你。”

  温瑾抬头看着王老实,人家什么台面儿的,能给出主意,太不容易了。

  魏小冬从乘务员舱室里端着茶出来,她得跟着温瑾到美帝去,把人安顿好,她其实真不大想去,心理尤其看不上温瑾这样的,若不是王大老板,哼!

  给建议,就是怕这娘们儿还不死心,到了国外还接茬儿作,祸祸她自己也就算了,万一哪儿根筋不对,再整出点乱子来给大伙儿添堵,还不如就直接做了她好。

  放下茶杯,魏小冬坐到温瑾旁边儿,不是她不懂规矩,实在是她得听清楚大老板的意思,说是建议,其实就是命令,她魏大姐要确保温瑾听话。

  “美帝并不是适合你的国家,纽约也不是天堂,想过舒心的日子,还是换个地方的好,比如加拿大就不错,当然,如果你自己能适应,随便你。”

  温瑾以前不是没出去过,走马观花而已,哪儿知道多少,她只能点头说,“我会认真考虑的。”

  魏小冬嘴一撇,明显不屑。

  人家怎么想,王大老板才不在乎,是不是认真考虑没关系,他只是建议,继续,“投资有风险,干什么都得谨慎,国外不比美帝,洋鬼子专门欺负咱华夏人,坑蒙拐骗抢,哪一个都不含糊,说句你可能不信的话,歪果仁比咱国人还不够揍,等时间长了,你自然就明白。”

  听到这话,温瑾已经有些懵,王大老板说的跟她印象里的完全不同啊。

  可能是温瑾的表情吧,王老实解释了一句,“大道理就不说了,这是民族特性,华夏民族要重新崛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就明白一点,我没必要糊弄你就得了。”

  扭头看了一眼魏小冬,发现人家理所当然的模样,温瑾赶紧点头表示同意。

  几句话,王老实彻底把温瑾原有想法给废了。

  王老实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让温瑾找个适合生活的地方,最好是小地方,老实住着,不缺吃不缺喝,还有点闲钱得瑟,过了这段时间,几年后,爱咋地咋地。

  讲道理,王老实确实不是忽悠,国外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至少对华夏人来说,生存环境其实也算是恶劣的。

  否则,王老实也不至于变着法让查芷蕊回国来。

  言尽于此,王老实满对得起宫二和他这小情人了。

  飞机抵达目的地后,王老实没别的话,扔下温瑾和魏小冬等人,自顾自的离开。

  魏小冬则安排温瑾转机先到美帝去。

  等航班的时间里,魏小冬把准备好的东西递给温瑾。

  第一个是温瑾申请美帝绿卡的一些材料,要拿美帝绿卡不是那么容易,有时候光有钱也不行,综合因素很多。

  第二个是准备在纽约买房的文件,目前有了几个目标供选择,还需要温瑾自己决定,眼下长岛这边儿的房价折算后,大约每平米6000美刀左右,跟国内的一线差不多,还便宜些。

  最后一个,简单,就是钱,用温瑾身份办的,王老实承诺了一千万,绝不食言。

  要是搁在上飞机前,温瑾肯定没说的,直接收下,顺顺当当去做她的歪果仁。

  现在不成,她可是满腹心思。

  温瑾是聪明人,听得出好赖话。

  怎么说,她也就一弱女子,出了国,离开原有的生存环境,去重新适应,确实不容易。

  犹豫了半天,还拿不定主意,她先接过来东西,做最后决定前,她还有点时间。

  机场是个服务周到的地方,打电话也方便。

  考虑了好一会儿,温瑾还是偷偷给宫二打了电话。

  听完温瑾的话,宫二没有半点犹豫,说,“你就听落实的,他不会害我。”

  ‘害我’这个词儿,让温瑾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