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六十九,多吃多占是本能

九百六十九,多吃多占是本能

  美联中心,五楼。

  唐唯先给自己弄了个简易办公室,这地儿千万别谈什么条件,跟工地没啥两样儿。

  招商中心那边儿富丽堂皇,宣传画也漂亮,那是将来,眼下,任嘛儿没有。

  商业楼,挑高没问题,把板房搭起来,铺上毛毡,摆上点办公家具,将就是可以的。

  唐唯的事业里,重点是思想。

  她每天的工作就是见来自不同公司的业务经理和设计师。

  业务经理吹嘘他们公司的能力和优势。

  设计师拿出过去的设计作品当案例给唐唯讲。

  唐唯则拿出自己的想法来,说她想要的效果是什么。

  然后就是商讨,如何才能达到最符合要求。

  当然,负责人的业务经理会与设计师一起,针对唐唯的想法,提出一些经验性的意见。

  有些听进去了,唐唯的想法就有了微调,同时也是完善。

  大部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于是,每一家来跟唐唯见面的设计公司,听到的设想都不尽相同。

  王老实来过几次,目的就是看看自己媳妇状态如何,唐唯很专注,他也就没多嘴。

  人的方面,王老实开始打算给她调几个能干的来,结果人家唐唯没同意。

  她在附近大学的一个中介那里,收了几个希望做兼职的学生。

  王老实同样也没反对,经验并不是万能的,人家唐唯未必就不行,凭什么让她按照自己的路走。

  撒开了,让媳妇去玩儿,王大老板绝对舍得。

  他就嘱咐了李铁军,加强唐唯的安保,还特意让林之清找了个能力不错的女保健医生过来,加入到安保小组,专门负责唐唯的身体健康。

  玩累了,可以,别整出毛病来。

  这天晚上,两人吃完饭,例行遛弯儿结束,回到屋里,才坐下,他跟媳妇说,“我要去一趟新西兰,把子琪的骨灰接回来。”

  唐唯本来已经拿起电视遥控器,没按,扭头看着王老实,“需要我去吗?”

  王老实摇摇头,这种事儿,还是免了吧。

  唐唯问,“大概多久?”

  想了想,王老实回答说,“我也说不好,尽快吧。”

  唐唯又问,“什么时候走?”

  “等老邱申请好航线就走。”

  她没再问,打开电视,漫无目的的换台,好一会儿说,“那你自己多小心,明天我给你收拾行李。”

  这一晚,两人出奇的安静,说话都不多,大多数时候,就是唐唯坐着看电视,王老实躺在她腿上,不过两人的手一致握着。

  转天,王老实去了邵大妈那里,说了这事儿。

  自然,邵大妈又抹泪儿了,王老实好一阵安慰。

  出来后,他没心思去别的地方,直接回了家。

  王大老板躺在书房里闭目养神,没多久,被宫二打断。

  老宫同志神情有些憔悴。

  那件事儿后果开始显现,宫二终于也开始接受现实。

  “温瑾那边儿你有决定了没有?”王老实没问其他的事儿,都已经这样了,再说也是那样,至少这几年恐怕是。

  宫二低着头说,“我跟她见了面。”

  “糊涂!”王老实头一次这么生气,宫二这货连烂泥都比不上,本来还算挺不坏的局面,很可能因为这他这次冲动,导致不可预料的后果。

  相识多年,宫二知道王老实是真心实意为他好,说话时感情丰富了许多,“小西跟我一块儿见的她。”

  尼玛!

  王大老板突然佩服宫二了,这丫命真特么的好,蒋小西这样的媳妇都能碰上,他突然懒得问细节了,“跟我说结果吧。”

  宫二了无生气的说,“温瑾想出国,决定了,小西说让你办,别人她不放心。”

  他没说钱的事儿,王老实也没提,宫二在王老实这里藏着的股份值老了钱,处理温瑾那点,根本都算不上什么。

  看宫二这个精神状态,王老实特明白,这货正处于占有欲被打碎的悲恸阶段,属于可以随便抽,就别讲道理的时候。

  生物学家、人类进化论的支持者救火匠表示,人类的进化充分说明了一个道理,动物性坚定的存在于人本身,特别是对交配对象的态度,极度符合。

  对男人来说,女人就是生存资源,多吃所占几乎就是本能。

  也许他已经不喜欢了,可当真的要失去时,那种酸酸的,不讲道理的情绪,总是影响一个人很长世间,若没有强力的约束,指不定做出什么傻事儿来。

  尤其像宫二这种属于强者的一类,他更难放手。

  不说宫二,就是王老实自己,也没办法逃脱此规律,毕竟是科学的东西,谁也左右不了。

  只有世间才能抚平。

  什么都不用说了,王老实猜测大概温瑾也想通了,想来她敢见蒋小西,就是彻底放开了,这种情况下,最危险。

  说起来,蒋小西其实比宫二更有智慧,她分得清,在温瑾失去倚仗的时候,做出了王老实认为最正确的选择。

  至少,王老实认为,蒋小西升华了境界,办事儿大气上档次,搁谁也得服。

  王老实问,“条件是什么?”

  宫二特欠揍的说,“还是你上次说的,不变。”

  这得对蒋小西嫂子肃然起敬了,比大气还高端。

  略斟酌了下,王老实问宫二,“你自己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没有?”

  迟疑,宫二抬头看了一眼王老实,又低下头说,“落实,不管你信不信,我跟她也是有感情的,到最后,她也没做对不起我的,美帝那边儿你有门路就多照看着点吧。”

  唉,这货就该直接打死,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思想那么远。

  再说了,宫二这态度简直就是谁都对不住,本性难移啊。

  忍住没骂人,王老实沉着脸点头答应,“行,这事儿我安排人办。”

  本来还打算说点正经事儿,关于宫二未来的,还有自己姐夫的,甚至宫二在瀛城的根基,就这货的状态,还是别了,等过些日子再说了。

  温瑾的事儿,大原则有了,那就是趁热打铁,肯定有人开惦记拿她点火,绝不能大意,你死我活的斗争,稍有不慎,就容易满盘皆输。

  王老实办事儿从来不幻想什么,与其盼着敌人自己犯错,还不如自己把事情做圆满。

  李铁军安排了安保,还特意把温瑾接到滨城来,跳出鲁东,大本营就该有大本营的样******二给王老实打来电话,告诉他,温瑾刚走,荷城的人就到了瀛城,正到处找人。

  “手续办了没有?我怕他们动用某些手段。”

  才想起来害怕啊,王老实心里鄙视了宫二,真想不明白,这货过去怎么在瀛城站住脚的。

  “放心吧,今天晚上就走,先跟我到新西兰,然后我安排人送她到纽约。”

  宫二还是不放心,说,“落实,有没有备选的路线?”

  他担心一旦正式通缉,温瑾没办法登机。

  王老实才不担心,温瑾又没有犯刑事案件,就算背着宫二收了些钱和东西,但还没人捅出来,想扣人,等那帮人把手续做好,早晚三春了。

  话却不能如实说,得讲究点,王大老板努力做出傲然的口气说,“别忘了,这儿可是滨城,你们鲁东还是歇菜吧。”

  昨天一整天,都在实地考察高速免费停车,结果很乐观,我大华夏的高速完全具备有序停车的条件,极大缓解了停车难问题,我深感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