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六十六,你的动静太大

九百六十六,你的动静太大

  人活一世,得悟出点道理来,华夏几千年历史也不是瞎吹出来的,其中有一句,不怕怒目金刚,只怕眯眼Щщш..lā

  这句话要表达的意思很讲道理。

  还有一句话类似,咬人的狗不叫。

  刘成君,王老实的姐夫,官拜书记,有宫二带着,号称鲁东的火箭干部。

  去的时候,副书记、副区长、代理区长。

  没多久,副书记、区长。

  再后来,书记没了,又加上代理书记。

  代理了好久之后,终于在王老实大婚前,把代理二字去掉。

  较真点说,不符合组织原则,却又没有特别明确说不行的规定,不该提拔也是潜规则。

  好多人早就心里有谱儿,没多意外,人家有宫二撑着,加上政绩确实没得说。

  王老实为了姐夫,也算没少往那里扔钱,不光自己投,还拉着一帮没原则的货们一起,硬生生把刘成君同志给推了上去。

  人这命也很奇特,运气真心挡不住,天上掉馅饼,砸到头上了。

  赶上了组织调整。

  不是瀛城自己的,也不是鲁东的,全国性的,据说酝酿了好久的。

  主要区县一把手进常委班子。

  刘成君级别得提,副厅,摇身成市领导。

  那一部分平时不叫唤的人终于等到了机会,开始折腾。

  第一步,匿名举报,内容估计是抄来的,略加改动,没什么新意,虽然数量巨大,却没有太实际的作用。

  这类的主要是从财色入手,属于编造的内容,再加上如今气候转变很大,除非证据链特别严密、言之有物的,基本上就是归档,等到了年限,直接销毁。

  站在更高的角度看,人家恐怕也没打算靠这个成事儿,无外乎就是造势而已,古往今来,都是一个套路。

  第二步,就厉害了,声东击西,利用其他的事儿,跟目标人物扯上关系。

  举个例子,刘成君曾经有个秘书,现在是某街道的主任,只要找个由头拿下他,或者秘书同志出点事儿,七拐八拐的就到了刘成君脑袋上。

  事实上呢,那位秘书同志也确实德行有亏,跟某个女同志不清不楚的,除了养老婆,在外边儿勾搭,头一个需要的就是钱,工资哪里够?

  第三步,老同志反映情况。

  都老同志了,说话顾忌少,份量还重,说错了也不怕,退休了,再差还能咋地?

  再说,人家反映的也是事实,你提拔的忒快了,随说组织程序没问题,可组织也是由人组成的,同样会犯错误,更进一步,谁指使的?

  目标一下对准了两个人,刘承俊,宫亦绍。

  事情还控制在瀛城,可老宫同志嗅到了不同味道,立即找到王老实。

  听完介绍,王老实问他,“是自上而下还是单纯的没掌控住瀛城?”

  “我觉得两者皆有。”

  很难相信,王老实不认为宫二会顶不住,也不会认为自己姐夫会犯什么致命的错误,直接问他,“你顶不住?”

  听上去,套路熟练,声势不小,王老实倒觉得对方实在没有什么实在的东西。

  他之所以问宫二是否顶得住,主要是担心这货管不住下半身,到了他那个位置,诱惑实在太多,宫二自身又不是啥坚韧的主儿。

  钱恐怕对宫二没用。

  人、特别是女人,英雄难过没人关呢。

  宫二支支吾吾说不上来,王老实当然明白,这货心里发虚。

  “算了,我来瀛城一趟吧。”王老实忍不住叹口气说。

  放下电话,身旁的唐唯放下手里铅笔问,“出事儿啦?”

  冲着媳妇笑了笑,他挥了下手说,“小风浪,没事儿,咱继续。”

  俩人正在规划艺术社区,王老实得把他和唐唯的想法落在纸上,然后按照这个规划去折腾。

  反正唐唯认为就是有些太过,却说不过王老实,还被王老实给忽悠的上了心,热忱的厉害。

  临睡前,宫二再次打来电话。

  “落实,你别过来了,过两天我回京城见面谈。”

  王老实问,“又有变动?”

  宫二回答说,“你现在来一趟,动静太大,指不定多少人盯着呢。”

  王老实笑了,说,“我不怕。”

  宫二没好气的说,“我怕。”

  “行,听你的。”想想也是,王大老板正在慢慢适应自己的牛掰程度,笑呵呵的答应。

  ※※※

  港岛。

  查妞儿很可能是故意的,也有可能是肚子大了,孕妇装更舒服些,她没化妆,青春中带有母性,步入社区活动中心。

  她先去登记。

  服务人员讲的粤语,查妞儿基本不懂,就用英语说,对方也立即换了英语跟她交流。

  信息要的很全,查妞儿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过程很快。

  当对方拿出缴费价目表时,她才知道要收费。

  正常思维里,既然社区活动了,不该收费的,买房时各种费用没少交,物业费也贵的要死,查妞儿忍不住问,“这些费用是所有人都要交的?我是指每一个业主。”

  服务人员回答说,“只有参加这些自费活动的才要交,不参加就不需要。”

  查妞儿低头看了下,自己刚才填表时,勾选了好几项活动,那些要收费。

  拿出支票,给钱,查妞儿痛快儿的给,她在美帝待的时间比较长,大体上适应这种情况。

  人家给了一张活动信息卡,查妞儿直奔茶艺活动室。

  王老板喜好喝茶,查妞儿总觉得自己这方面知识不行,正好学习点。

  活动没有时间要求,有空就过来听,还可以互相交流,形式很不错。

  气氛还算轻松,查妞儿是新人,服务人员也给做了介绍,说这是查小姐,而不是什么夫人,因为查妞儿在登记婚姻状况时,填写的未婚。

  未婚先孕,和几十年前相比,不那么令人耻笑了,接受程度算是高的。

  听了一会儿茶道课,查妞儿纳闷儿啦!

  找到机会,她询问茶艺师,“为什么要讲倭国的茶道,华夏不是才正宗吗?”

  讲师很端正的坚持自己的理解,说,“倭国的才是正宗,这一点,没有争议,你可能被内地某些说法骗了。”

  没争辩,查芷蕊笑笑说,“好的,这里你说了算。”

  茶艺师的脑袋里只有松仁大小,当然没听出查妞儿很有知识性的讽刺来,还腆着脸点头表示赞赏。

  华夏的茶道其实跟倭国的没根本性的差异,倭国从华夏学了去,在装逼的方向上有了些创新,就满天下叫嚣他们是正宗。

  初学者,学一会儿就能做出点样子来,当然,意境上还差得远,就是手法上,也没得说,不过,比完全不会,要好一些。

  交了钱,就得有交钱的待遇,查妞儿面前也有桌子和一整套看上去不错的装备。

  她怀孕在身,为了孩子和她的安全,不可能跪坐,再说了,她实在不想学那一套倭国的玩意儿,这就是查妞儿没文化了,跪坐也是倭国鬼子从华夏学过去的。

  针对上等人的服务,港岛这边儿很到位,根据查妞儿的要求,人家给准备了桌椅版的。

  查妞儿自己动手演示,李小冉拿着摄像机记录,这是打算回头让王老实看的。

  满屋子人都愕然的看着,没见过这样儿的啊。她们大部分都带着人,可没像查妞儿把人直接带屋里来,应该去等待区候着啊。

  时间不是很长,查妞儿才起身,冲着那些人微笑致意,离开。

  怀着孩子,不能累着,查妞儿知道轻重。

  她一走,茶艺室里就有人小声议论起来。

  主要就是讨论这个是谁?

  跟狐狸精有得比,像查妞儿这么年轻的,茶艺室里真心没有,容貌上,自然招不待见。

  其次,就是服饰,查妞儿很随便,但在这帮夫人们眼里,就是不够层次,很有拉低这个活动高端的可能。

  议论归议论,她们无法确定,能进来的都是交过钱的,不便宜,穷人恐怕不行,而且肯定是这里的业主,租户都不行,必须是拥有产权的。

  另外,查妞儿带着两个随从,她本人气质也还不错,看不好。

  其中一个体重可以跟猪相比的人突然说,“不会是北边儿来的吧?”

  整个社区里,来自北边儿的有,但不会参与到这样的活动中。

  听到北边儿,其余七八位都眼珠子提溜转,不知道起什么心思。

  回家的路上,李小冉撅着嘴说,“蕊蕊姐,我不喜欢这里,她们看人的眼神儿跟刀子一样。”

  查妞儿没正面回应,只是笑笑说,“我们就过来看看,随她们吧。”

  ※※※

  西北食品的成立和扩张态势让周兴甫同志更有无力感。

  他和他的几个智囊特正式也显得很二的开了个会,讨论其中的实质。

  结论很让老周沮丧。

  第一,王大老板实力超乎想象,这么大规模的投资,竟然没有贷款,西北几个省里,那些银行行长嘴里都在起泡,他们都有想跟西北食品合作的意向,却得不到回应。

  银行业不好混,其他地方没问题,西北经济不发达地区例外。

  有额度贷不出去,主要是令人放心的项目太少,好不容易有个肥的,人家不贷。

  从侧面就证明了王大老板财力如何,此消息,给周大老板的打击最大。

  第二,周兴甫的高级幕僚认为王老实在谋求换壳,重新打造一个食品集团,接下来,恐怕会把前苏食品的优质资产逐渐转移到西北食品来,废掉前苏食品,甩掉可能的负面。

  如果是真的,就说明人家已经有了对策,并开始实施。

  美帝公司跟前苏食品的合作一直不顺,双方在较劲,周兴甫早就确定,自己当初的谋划,恐怕已经被人家窥破。

  斗志全无,周兴甫同志跟自己较劲的过程很长,却毛也没得到,他好像有对手,但没一次在人家身上沾过便宜,越看自己越像个小丑。

  关键是,周兴甫在慢慢看清那货的能耐后,就越觉得没有赢得希望。

  跟冯金璞接触时,他说了几句话,等回过头来,老周同志都想抽自己一顿,丢人到家。

  就在昨天,部里那位一直挺照顾他的老朋友,突然调职,去了一个令人痛不欲生的地方履新。

  奥运过后,也到了会议前期,干部调整是必然的。

  可那位本来有希望扶正的,履历清晰,学历也高,更有年龄优势,突然来这么一手,等于是把仕途给断了,干脆利落,一点余地都没有。

  大好的前程啊,痛心?惋惜?疑惑?

  华夏很有意思,某个干部要动,一般都会提前传出来消息,无论好坏,总会给人一些活动的空间。

  像这位,毫无征兆,罕见,不是没有,跟他差不多的,都进去了。

  也是今天,总算有人给解析了一番,不是多确定,说是那位跟前苏食品有关。

  别人不信,周兴甫不敢不信。

  事儿是他撺掇着那位办的,送了不少好处呢。

  综合起来,这是王落实的反击?

  周兴甫不寒而栗,他是没着没落的,不敢想,也不敢动。

  ※※※

  王大老板出现在吕建成的办公室里,令很多人惊讶。

  美誉国际的人事调整让不少人都一头雾水,看不出门道儿来。

  钱总突然自立门户,吕建成火速接任,少有人看出其中深意。

  没人知道,王老实这样也是无奈的平衡。

  吴楠悦太冲,跟钱四儿犯相,死活捏不到一块儿,只能牺牲吕建成,让他暂时屈就。

  搁谁看,吕建成在美帝至少苦劳不少,回到国内,应该有更好的安排。

  看不懂,大多数人只能这样说。

  吕建成看到王三哥,心里是激动的,自打他回来,王三哥就没正经的跟他说过多少,没想法是不可能的。

  吴总的强势,有目共睹,吕建成曾经跟吴楠悦共过事,很了结她的风格,他若甩开膀子干,必然也要起冲突,毕竟他不再是当年的吕建成。

  王老实来,就是来让吕建成安心的,“先干着,等吴总折腾差不多了,我对你有安排。”

  吕建成赶紧表态,“三哥,我没问题,一定做好本职工作。”

  明白人就不说糊涂话,吕建成总算知道,自己的位置其实不在这里,来当这个副总,恐怕就是帮着稳定,还有就是他个人的过渡。

  又说了一会儿,王老实刚想走,吕建成似乎下定决心一样,说,“三哥,我在美帝见过赵宏进,有点落魄。”

  王老实整个人顿了一下,摆摆手说,“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