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六十五,秃噜了一层皮

九百六十五,秃噜了一层皮

  闹中取静,一直是华夏人追求的高境界,想要达到,不容易。

  先是心境,考量人的思想高度,主要是追寻为么要静。

  其次是意志,古人中,很多流传下来的故事,如果是真的,那么他们所达到的程度令人惊叹!

  最后是身家,人或者有很多物质因素,没有必要的支撑,绝对达不到,千万不要幻想什么自给自足,大自然已经不堪索取。

  查芷蕊跟李璐眼下很有取静的意思。

  港岛和南岛,都是旅游热点,常年游客如织,她们却能安然的过每一天,思想境界就不提了,关键还是财力上难不倒她们。

  查芷蕊在港岛的日子很悠闲,她过得还挺充实。

  社区是每一座城市的基础,经济越达的城市,社区文化就越丰富。

  在查妞儿所住的社区里,就有很多极具人文色彩的活动,可参与度很好。

  查芷蕊挺着肚子,也不能天天待在家里,所以,王老实很支持她适度的外出,融入到社区里。

  她买的房子,在港岛就算是级豪宅,能住到那里的,都是港岛有名望的人,说白了,就是有钱人。

  能来参与社区活动的,都是太太们,又或者是老夫人,顶不济也得是某某小姐搁在内地叫三姐,每一个人格调装的都很有范儿。

  查芷蕊参与进去前,曾经偷偷去看过,当时她还差点误会了。

  社区活动,也是可以是高雅的,那么这些夫人太太们也讲究,打扮入时,珠光宝气,还得带着佣人、司机、保镖之类的,排场相当大。

  比如插花,可不是一般的玩法儿,人家得照比欧洲贵族的艺术成就来,甚至说是欧洲皇室的风采。

  高档的很吓人。

  还有下午茶,社区里,专门有地方,聚在一起,大家各自带东西,满满英伦风格下午茶。

  反正吸引查妞儿的就是这些人过的日子是她完全不了解的,很好奇。

  她参与进去,跟多的是为了近距离观察,她们这种生活的意义何在。

  高深些呢,就是查芷蕊准备研究人类文明进程中,贵妇是如何帮助人类进步的。

  勉强起来说,是科学研究,现实点呢,就是查妞儿无聊,找一帮同样无聊的人打时间。

  管家警告查妞儿英语。”

  “为什么要说英语?”查妞儿有些不明白。

  管家无奈的摇头说,“如果您用普通话跟她们交流,会被孤立的。”

  查妞儿很意外,怀疑的看着管家同志,“孤立?那么严重?”

  管家点头,同时解释说,“很久一来,港岛这边儿很瞧不起华夏人的。”

  “哈哈。”查妞儿觉得好神奇,不禁问,“难道她们不是华夏人?”

  “基本上来说,她们认为自己是融入西方世界的上等人,应该算英国人。”

  查芷蕊追问,“那她们为什么不去英国,留在这儿干吗?特区也是华夏的特区啊!”

  问题有些深度,管家同志可能答不上来,又或者是不想回答。

  王大老板没那么多顾忌,“我以为你能理解的,没多复杂吧?”

  “我想听你说,这种事儿,你看得明白。”查妞儿其实也会撒娇的。

  “很简单,离开华夏大环境,她们什么都拥有不了,另外,英国佬也不会要她们这样的,可以善待她们,前提是她们留在港岛。”

  王老实不想再讨论,华夏之大,神马傻鸟都有。

  “那你还去吗?”

  “去啊,干吗不去。”

  “人家会喊你北妹的。”

  “我说英语呗。”

  大概是知道查妞儿交际圈儿太好不容易找到个兴趣,他也就没阻拦,反正也出不了啥事儿,就当过演戏的瘾呗。

  本是可有可无的事儿,让王老实这么一说,查妞儿反倒来了兴趣,说啥也得去瞧瞧,看看是不是那么回子事儿。

  眼下的港岛,还没混蛋到肆无忌惮,有些难听的话,基本上都憋在别人听不见的时候说。

  想来还是怕,没人撑腰,万一挨了揍,多冤枉。

  王老实大体知道些,不久的将来,美帝和英国佬,站过来得瑟,其实就是忽悠,一帮子傻货自以为是的开始闹腾,丢老祖宗的人,彻底失去了他们做人的底线。

  结果呢,呵呵。

  南岛的李璐,日子舒心多了,那里没有神马狼心狗肺的玩意儿。

  邻居全是来享受新鲜空气的度假者,或者是来养老的,没有利益纷争,气氛自然平和。

  这个度假村是当初老曹折腾的,销售不好,王老实给出的主意,自己经营。

  结果没两年,赶上南岛旅游热潮,度假村几乎成了整个南岛最好的去处。

  任何买卖都是越红火,越有活力。

  经营团队自然变着法子搞老少皆宜的活动,针对不同年龄段儿,有各自特色的娱乐项目。

  愿意住到这里的,就没缺钱的,不怕你花钱,只要好玩儿。

  在京城,李璐是在家闷着。

  黄边好一点,至少有几个邻居说得上话。

  她以为南岛会差劲。

  哪儿想到,这里完全有让她乐不思蜀的因素。

  好几次,玩儿得有些疯,把贴身的医生给吓够呛,不得不提醒她,你可怀着王董孩子呢。

  不提王董,李璐未必重视。

  王老板打电话的时候,李璐把自己的开心给展现的淋漓尽致。

  也好,王老实算是放心了,这都赶一块儿堆,实在累得慌。

  王老实蒙老娘召见,带着媳妇回了一趟前苏。

  一进屋儿,王老实就被扔到一边儿,婆婆跟儿媳妇说悄悄话儿去。

  老爷子戴着老花镜,正在看报纸,斜着眼儿扫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你妈想你们,有功夫就多回来看看。”

  这就尴尬了,王老实只能低头,表示自己不对,父母老了,希望儿女围绕膝前,传统如此,反省自己吧。

  没多大功夫娘俩儿出来了,王老实心虚,偷眼瞅了一眼,老妈正恶狠狠的瞪他,媳妇脸上有些红,估摸着是害臊了。

  晚饭吃得挺简单,贴饽饽熬小鱼,玉米山芋粥。

  这一口儿,王老实是喜欢的,唐唯似乎不大习惯,吃得不多。

  在老妈那里坐了好一会儿,也没哄高兴老太太,弄得王老实心里更没着没落。

  小两口回到自己院子里,唐唯脸上也难看起来,根本就不让王老实上床,推着他换个屋子睡。

  这不是急人吗,杀人不过头点地,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倒是跟我说呀,别让我猜闷儿好不?”

  唐唯赌着气说,“行,我说,咱妈说了,让我跟你去总医院生殖中心检查。”

  没猜错,老太太心里最大的就是这事儿,总医院生殖中心,恐怕也是找人打听来的。

  自己肯定没事儿啊,两个都怀着呢。

  至于唐唯,王老实觉得也应该没事儿,主要原因恐怕就是结婚日子太短,命中率怎么可能那么高,老太太实在太着急。

  死皮赖脸的又挤了过去,笑嘻嘻的说,“查什么啊,你放心,咱俩都没问题,以后努力就得了呗。”

  “还能要点脸吗,什么话都往外说,不嫌害臊。”每次王老实说话捎带火辣,肯定遭到唐唯义正言辞的驳斥。

  王老实没当回事儿,拉了媳妇一把,“赶紧睡吧,明儿咱还得去看咱妈去呢。”

  两碗水得端平,这是家庭和谐的硬道理,知道闺女跟女婿回来,郑婕明儿也要到前苏的家里住。

  自然,他们也得去蹭顿饭吃。

  唐唯再次推开王老实,严肃的说,“不行,明儿先去检查。”

  这丫头咋较真呢,王老实也认真起来说,“老婆,我明儿跟我妈说,真不用查,哪儿有她那么着急的。”

  “查吧,查了都放心,省得咱妈天天睡不好。”

  王老实马上意识到,自己刚才没想全面,唐唯是儿媳妇,婆婆这么说了,她真不去,以后这关系没法处。

  “行,那明儿早点起,得空腹吧?”

  唐唯想了想,说,“应该吧,我哪儿去过呀?”

  两人探讨科学知识的热情不错,几点睡的都不知道,也得亏唐唯小心,定了闹钟。

  总医院距离前苏庭院,开车得一个半小时,那还的是不堵车。

  医学家救火匠告诉大伙儿,生殖方面的检查中,男人最磕碜,检测那亮晶晶的东西,得先弄出来才成。

  但,它不是那么好出来滴!

  千万别信某些不负责任的报道,医院里就一间普通的屋子,没有什么录像可以看,也没有美艳的画像供遐想。

  王老实差点没折腾死,脑子里把好些老师都想了一遍,也没得逞。

  低头一看,王大老板都想哭,秃噜了一层皮啊!

  最后,实在没办法,求援,让唐唯进来,其实她不好意思进来,是有经验的制服护士姐姐把她硬推进来的。

  她一见王老实那可怜样儿,没忍住,扑哧儿笑了出来。

  王老实无力的摆了下手,没好气的说,“赶紧吧媳妇,我快疯了。”

  “活该!”

  一双小手,也大有乾坤。

  结果要下午拿,其实一般要好几天才能拿,王老板没那个耐心,这破地方再不想来,翻了半天电话,找了个人过问,变成了下午。

  郁闷了,咋办?

  王大老板没别的办法,找地方使劲儿吃一顿。

  然后领着媳妇,又换了家商场,把卡直接刷爆。

  其实买来那些东西,他未必用得上,就是换个心情,今天的检查完全可以让他铭记半辈子。

  果不其然,结果拿到手,人家主任亲自来说明。

  唐唯基本没啥问题,主任建议多吃点鱼类。

  说得有道理,王老实也觉得唐唯饭量少,对素菜偏爱太多。

  至于王老实,主任同志说活力有些低。

  王老实紧张了,赶紧问,“低很多?”

  主任没想到王老实这么紧张,赶紧解释说,“并不是很低,只要休息好,频率少一些,很快就好,不需要吃药。”

  唐唯脸唰得红了,她听懂了,有些无度呗。

  王老实也理解了,等于是自己也没毛病,想想也是,太频繁了。

  回家路上,这货不要脸的还得瑟,“我就说了嘛,咱俩没问题,还得看运气。”

  气得唐唯掐他的时候,比以往多拧了一圈儿。

  到了前苏,先去跟老妈报告,唐唯脸皮薄儿,自然是王老实。

  把单据递给老妈,特没羞没臊的说,“大夫说了,都没问题,您也别着急了。”

  李梅剜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我去那院儿吃了啊。”

  他老妈赶紧追了出来,问,“你们明儿回京城?”

  是这么打算的,王老实点头说是。

  李梅说,“刚才接到消息,你四婶子刚过去,明天入殓,你要是没事儿,等出了殡再走吧,唯唯是新媳妇,不去穿孝不合适。”

  说近不近,但也不算远,老王家人多,没出五服的婶子,怎么说,王老实都得去,“那行,京城没什么事儿,等出了殡再走。”

  李梅着急当奶奶,郑婕还等着有人喊姥姥呢。

  一个样儿,拉着唐唯问了半天检查的事儿。

  王老实这姑爷当的很有大爷范儿,盘腿跟唐建兴在炕上喝酒,说一些不着调的破事儿。

  其实就是唐建兴抱怨,王老实装傻充愣。

  也不知道艾总是不是突然开窍,还是以前隐藏的好,最近一段时间,动作非常大,好些个唐建兴时代的老臣都靠边儿站。

  有人不服,艾总也没含糊,联手那新,直接拿下,凶狠的不像话。

  当然有人就找老领导诉苦求助,别看唐总退休,可人家是大老板的岳父。

  也许正是如此关系,才导致某些人上蹿下跳,惹得艾碧菡痛下杀手。

  当岳父的老唐呢,也不好意思明说,拐弯抹角的表达,想让王老实约束下小艾。

  不是他不懂,主要还是抹不开面儿,老唐同志自己心里清楚,不该张口,他更应该狠狠的教训那帮没规矩的东西。

  面子这玩意儿,有时候挺耽误事儿的。

  避实就虚跟胡说八道也是个技术活儿,得勤练,王老实大老板当顺了,很少再操持这个,今儿老费劲了。

  救驾的还是唐唯,端着菜进来时,小脸不大喜庆,数落王老实说,“大夫不是说了少喝酒吗,你就记不住?别喝了,赶紧吃饭。”

  王老实这厮心里窃喜,唐建兴摇头不再想其他的,他也看出来了,自己这女婿主意正,那事儿甭惦记了。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