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六十三,历历在目

九百六十三,历历在目

  华夏的文明进程并非一帆风顺,途中坎坷颇多。

  跟国外那种挂羊皮卖狗肉的形式相比,华夏的虽说少了些程序,却又多了点辩证的合理性。

  很长时间里,美帝的选举一直被颂扬成世界民主的集大成,没了解真相的人很容易被美帝欺骗。

  掰开了、揉碎了,美帝的所谓民主选举,也就那样,跑到前边儿竞争的,都是上档次的演员,他们把一场充满肮脏和欺骗的选举大戏,从头演到尾,好像就是选民们把他们推到总统宝座一样。

  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真正控制美帝的还是华尔街那些传统的财团,真正美帝的主人。

  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因为各种因素,或者历史缘故,分成两派,各自鼓动代言人去亮相,最后,确实分享权力带来的利益。

  演的很逼真,也确实迷惑了大多数人的眼睛,就是有人不甘寂寞,捅了出来,却没有渠道和平台让大多数人知道。

  网络就不同了,新生的事务,管控上滞后似乎附和科学轨迹。

  美帝和西方很多国家都面临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老百姓参与程度越来越低。

  华夏不同,民主是个形式,集中是手段。

  老关家的事儿,王老实算是破例,给了极大的支持。

  搁在以前,他绝不会有任何动作,除非有人威胁到自身。

  宫二表达了怀疑,被说服。

  其他人的意见,王大老板可以忽略,但有个人不成。

  吴楠悦她二叔。

  作死也是讲层次、分境界的,王大老板已经把自己从市井推到高层。

  危险系数自然和以前大不同。

  分析品论家救火匠提示,王大老板总是玩儿抽疯,他根本没有战略可言,偏偏这货却大体知道点,在最关键的节点上推一把,是王老实刷比格的惯用手法。

  老关的事儿,王老实希望更多人联合起来,展现实力,让对手们有个直观的认识。

  成功与否,无所谓。

  只要有一部人动了,那就是成功。

  老关头结局如何,王老实表示,无关紧要。

  就算人家不动他,恐怕未来吴二叔也不会坐视不管。

  推一推,给自己标榜点什么,王老实一点也不觉得过分。

  成,名利双收。

  败,毫发无损。

  ※※※

  接到老冯电话,王老实特别纳闷儿,这两天,他倒是神清气爽,吴楠悦找过到,很有恼羞的意思,说他瞎胡闹。

  肯定是老关头整出了破釜沉舟的戏码,带动了大局。

  些许的埋怨,并不足以让老王觉得亏,看戏,也是技术含量相当高的活儿,尤其是当背后的推动者。

  王大老板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公司,脸上得意的笑,装得很有格调。

  张嫣过来说冯金璞要见他,王老实差点都忘了这货是哪位。

  好一会儿才想起来。

  恶感是没有的,见也没问题。

  约时间吧。

  三环外,有个不错的酒店,主营是南菜,价格很上档次。

  老冯设宴就在这儿。

  王大老板没爽约,径直来到。

  没有作陪的,偌大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人。

  王老实赶紧假客气,摆着手说,“就咱俩,太浪费了吧。”

  最低消费肯定得有,还少不了,王老实大体知道点,倒不是没钱,实在没必要,更何况,老大的桌子,摆上菜,吃起来也不方便,王大老板正在处于境界的返璞归真中。

  要真说王老板对冯金璞有啥交情,那是胡扯,至多当年,老冯做事儿干脆,王老实觉得这货还算有点人味儿。

  这货突然现身,老王还真没多想。

  本着浪费金钱换交情的态度,冯金璞狠狠的点了一大桌子菜,王老实都做好了打包准备。

  上了四个菜时,老冯开始端起酒杯来,谈感情,王老实觉得这饭吃得可能会舒坦,爽快的陪着。

  三杯酒下肚,这俩货还真喝出来点老友来访的意思来。

  等吃喝差不多,过去也回忆了不少,老冯开口求人,王老实拍着胸脯说,“能帮的我肯定伸手,有啥为难的你先说,我听听。”

  不赖,王老实脑袋没发热把话说死。

  冯金璞呢,心里是有愧的,说话当然底气不足,磕磕巴巴的提出自己的要求,请王大老板帮忙介绍一些相关人认识,他没敢提苹果,怕王老实直接拎起酒瓶子开了他的瓢。

  外资公司,走关系,这事儿王老实门清儿,他略一寻思,就把这事儿应了下来,不过他自己不会出马,老邱能办,钱四儿也能办,或者说,他手下稍微够级别的人都能办。

  多年来的潜意识自我保护,促使王老实说,“这个事儿我记着了,回头看看让谁领着走一圈儿。”

  仗义。

  一般情况下,类似冯金璞这事儿,就是打个电话,介绍一下老冯,能不能走通,得看老冯自己的本事,让人领着去,可是真心实意了。

  送走了王老实,老冯自己不自在了,他又不是傻子,将来会有啥后果,不难猜。

  确实,周兴甫给他准备了说辞,不清楚,不了解其中情况,问题是,解释有用吗?

  后悔。

  喝酒也能喝明白道理,冯金璞突然觉得自己这事儿办得相当不靠谱儿。

  他打车回到酒店,立即给周兴甫打电话,说了担忧。

  周兴甫明着告诉他,“一条道走到黑还是及时回头,还得你自己掂量,别人怎么出主意也没用。”

  应该说,自打进入本书当配角开始,周老大头一次这么说人话,仁义的有些假。

  冯金璞也就算了,王老实之流听了,指定是不信,还得反着想。

  老周冤,他确实是好心来着。

  ※※※

  王大老板急着回家,而不是跟老冯去喝茶聊天,主要就是他在聊天时,受了老冯启发,打算赶紧跟唐唯商量下她工作的事儿。

  打工是不行的,没得商量,也没哪家公司请的起唐唯。

  到自己公司去,更不行,王老实一直认为,事业就是事业,家庭不能掺和,到时候,唐唯这个老板娘进了公司,听谁的?

  容易出乱子。

  让唐唯自己开个店,这就是王老实的主意。

  开什么店更是个学问,得符合唐唯的爱好和专业。

  什么是唐唯的专业?

  读书!

  千万别小看了读书,严格算起来,绝对是世界上最大的产业。

  打一出生开始,只要稍微有那条件,家长们都会给孩子买书,很多人把书一直读到进小盒子之前。

  “书店?”

  唐唯一听王老实说,立马来了兴致,开个书店似乎也不错。

  王老实甚至顾不上美人在侧好沾便宜的机会,很得意的说,“光是书店有什么意思,你得让自己大脑再开放些。”

  论做生意,唐唯知道自己比不上老公,差得很远,她想象的就是环境好,地方大,服务周到,再其他的,她只能想到不亏钱恐怕不容易。

  到了这个时候,老婆还能想着不亏钱,王老板特满意,直接伸出大拇指来,表示赞赏。

  接下来就是得瑟时刻,王老实本着糟践钱的思路帮着唐唯设计她的书店。

  “首先得是文化氛围好的地方,我看京大东南边儿就不错。”

  秉承了王老实做地产时的口号,地段,开店不去考虑地点,那得二到啥程度。

  唐唯想了想,点头,跟小学生一样,拿笔在本子上记下,这方面,她也就小学生的水准。

  “地方要大,交通方便,生活设施还得齐全。”

  说得好有道理,唐唯眼睛中散发出来的都是景仰,其实这实在不是多高端的说法,任何商业模式,都是基础。

  想要那么好的条件,不容易,首先就得有钱,租金什么的,都必须考虑进去,当然,有钱的可以任性,王老板没考虑那么多。

  “得有公共阅览区,电子读书区,按照咖啡厅那种模式布置,咱不怕成本高,做就弄得全世界最棒。”

  任性的王大老板思路渐开,越说越没边际。

  唐唯听着也开始皱眉头,得多少钱啊?

  别急,还没完呢?

  旧书展览区,这个可以有,怀旧是每个人内心深处的艺术格调。

  艺术品展区,王大老板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艺术家群体了?

  影视作品欣赏场馆,纯艺术的,商业大片免进,目的是啥?

  唐唯也在这一条上提出了疑问。

  脸上洋洋得意,王大老板很装的说,“目的很简单,提高整个店的格调。”

  直接赏了王老实白眼儿,作为人妻,还是淑女级别的,唐唯没说出来,其实不就是装逼吗?

  音乐交流区,唐唯听到这儿,根本都懒得再问,直接起身坐到王老实对面儿。

  让媳妇看得发毛,王大老板的口若悬河暂停,摸了摸自己的脸问,“咋啦这是?”

  “你说的真是书店?”当媳妇的很委婉的表达了不满。

  王大老板怔了怔,不大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应该说是艺术社区吧,咱这不是商量吗?”

  唐唯拿着自己的小本子给王老实看,很怀疑的问,“按照你说的,得投多少钱?”

  张了张嘴,王老实没把心里话说出来,他真没想过投资的事儿,钱不过就是个数字儿,所谓的社区,再怎么折腾,也不是多大事儿,但他得顾及老婆的感受。

  很快,唐唯显示了她其实挺会过日子的能力,“就算你说得对,艺术社区,赚钱也不想了,保本就好,问题是能保本儿?”

  完全没可能,王老实突然笑了,总算发现自己优势在哪儿,腿儿翘了起来,身体向后仰,特舒服的样子。

  麻利儿的挨了媳妇一个白眼,“你倒是说啊。”

  努了努嘴儿,王大老板媳妇聪明,叹口气给老公去倒茶来,跟伺候大爷一样,放在王老实跟前儿。

  “媳妇,我不是自夸,做生意到了一定高度,绝不是简单的赔赚问题,讲究的是创意和资本运作,我可没想按照传统商业模式去玩儿。”

  肃然起敬吧,唐唯脸上变色,重新庄重起来,拿起笔和本子,等着老公再说。

  其实王老实整出来这个东西,就是打算搞一个文艺青年们的圣地,做成一个大平台,盈利模式先放在一边儿,首先这将是细分领域里的老大,烧钱烧出概念来,吸引一波波的投资者,名气、地位啥的弄出动静来,想要盈利,随便来点范儿就可以。

  核心问题是,硬件解决好,软实力再跟上,没有不成的。

  有句话,王老实都不好意思说,哪怕最后弄成靠捐款养店都可以,玩儿公益不行吗?

  她唐唯都有振臂一呼的能耐,谁不给面子?

  再不济了,找找关系,包装一下,找国家要点补贴和扶持啥的,根本没难度。

  如果不嫌麻烦,几个方法都用上,也不是不可以,所以,唐唯担心的都不是问题。

  确实,王老实说完,美丽的唐唯姑娘目瞪口呆,按照王老板说得,其实根本不用自己投多少钱,扯起大旗,忽悠就可以,有的是人哭着喊着要投钱进来。

  好半天,憋得不行的唐唯红着脸说,“我怕我做不来------”

  声音很小,看来小唐同志底气真心不足,当然,坑货王老实也不对,现在还有点书店的影子吗?

  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再瞅瞅自己老婆,王老实心里痒痒,哪儿还有功夫讨论神马店的兴致,直接起身说,“有什么做不来的,努力做就得了呗。”

  “我------”唐唯还在思考,根本没注意到王老实这货已经悄悄凑了过来。

  整个人被横着抱起来,话自然就堵了回去,王老实一脸不正经的坏笑,“明天的事儿明儿再说,咱先办眼下着急的。”

  夫妻间,些许的默契必不可少,王老实这货一撅屁股,当老婆的自然知道要拉神马屎。

  习惯性的掐了王老实一把,唐唯没抗拒,仅为考虑安全,双手抱住老公脖子。

  小两口儿那点事儿,妙不可言。

  ※※※

  有利益就有纷争,谁也没有当圣人的瘾头,冯金璞回国,接受苹果的聘用,也是为了利益。

  得到就得付出,账要算明白,亏钱事儿小,但亏了人问题可就大了。

  老冯同志,一夜未眠,就是在衡量算计。

  某些人善忘,总不愿意记起那些曾经的苦楚。

  偏他老冯不行,当年的事儿历历在目,人家王老板的手段,层出不穷,他一点想要再来的心思都没有,实在瘆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