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六十一,工作的事儿

九百六十一,工作的事儿

  一山出虎,百家猪死。

  老包头儿没接茬儿说项,他跟王老板可没那个交情,讲道理,他今天就不该张这个嘴,若不是真求到他面前,不好推脱,谁有那个闲工夫。

  也确实是思维作怪。

  做生意,到了一定层次,讲究的是合作,多赢,一起把蛋糕做大,大伙儿都多吃。

  石井提出的也是合作,要跟前苏食品一起攻略倭国市场。

  稍微换个主儿,必欣然同意。

  论优良程度,倭国市场相当厉害,利润率其实比美帝要优厚的多,很多人都挖空心思要把自己的产品打入倭国。

  进倭国,无比艰难。

  别看倭国是发达国家,可他们的开放程度非常有限,哪怕是西方国家,想要在倭国做点什么事业,也是枉费心机。

  鬼子主动出来找,基本上就是奔着原始资源来,岛国就这个德行。

  前苏食品出产的东西,不光是在华夏受老百姓信赖和追捧,鬼子也眼馋的厉害。

  第一,品质好。

  第二,规模大。

  第三,服务优。

  第四,渠道全。

  第五,实力强。

  倭国有崇拜强者的瘾,前苏食品一直是鬼子想要攻破的堡垒级企业。

  为了保护本国的农业,倭国鬼子设置了极高的门槛儿,想要把农产品拿到鬼子那里卖,非常难。

  一般情况下,都是极其苛刻的条件,才有机会进入倭国的市场,标价还得比倭国自产的低,绝不是为了冲击倭国鬼子自己,相反,倭国鬼子基本上只要条件允许,一定是先购买自产的,最后才是进口来的。

  原因就在于宣传和认知。

  倭国从上到下,都在宣言一种思想,甭管什么东西,最优秀的产品一定是倭国自己生产的,他们要把最好的留给自己国民,差的才出口给其他国家。

  进口来的东西,其实都是别的国家最好的,却被宣传成次品。

  一般供货商都装没看见,却不知道,打一开始,就落入了倭国整体的算计中。

  这就导致全世界都有了误解,倭国的产品好,其他国家的都不行。

  应该说,小鬼子真挺脏心烂肺的。

  岛国出产有限,为了获得稳定的食品供应来源,华夏就是他们无法绕开的国家。

  而前苏食品,华夏实力最强的食品供应生产商,自然是倭国认为最佳选择。

  可他们遇到一个非常特别的王老实。

  严格算起来,王老实跟他们一个套路:

  前苏食品的出产是最好的。

  最好的前苏产品只供应本国百姓使用。

  前苏在海外的生产基地,出产也是绝大多数供应华夏。

  上一次,倭国集体当二傻子,恐怕也是看到如此,极度不舒服的缘故。

  老包讪讪的结束与王大老板谈话,顺势邀请老王一起吃饭。

  “有机会一定叨扰。”王老实嘴上客气,其实等于是拒绝了。

  ※※※

  京城。

  郑婕躺在院里藤椅上,脸上敷着面膜,倒是她女儿唐唯一脸清爽,端着一杯蔬菜汁陪着她母亲说话儿。

  “落实去港岛有什么事儿?没跟你说?”

  唐唯喝了一口,若无其事的说,“没说,大概是有事儿吧。”

  心里略叹口气,当妈的郑婕觉得自己女儿实在不提气,“你应该问问的。”

  一口气喝光,把杯子放到旁边儿,唐唯眼睛向窗外看了一眼,轻声说,“干嘛要问,他知道自己该干嘛。”

  “我听人说------”

  唐唯赶紧起身,轻轻的把手放在自己母亲肩头,她故意娇笑着说,“妈~~,那可是谣言啊!”

  “好吧,我不问了还不成。”郑婕无奈,只好打住,她其实也不想这样,可一想起来就觉得替女儿憋屈。

  “那你工作的事儿呢,他没说?”

  唐唯自打从京城大学离开后,就一直没有正经的工作,她倒是不用去挣钱养家,就是不从王老实这里拿钱,她家里也有足够的能力供她花销,还别说,眼下,唐唯就是一小富婆。

  不说以前的,就是婚礼中,唐唯收到的红包,就数额惊人,改口费,王嘉起和李梅各自给了一张卡,里边儿各有一千万零一元,寓意自然就是唐唯是千万人里挑出来的。

  还有其他亲戚,林林总总的也有不少。

  可她读书那么多年,连博士都拿下来了,真在家里这么待着,也不是个事儿。

  郑婕也不希望自己女儿脱离社会,那样的女人别看整天在家,却正在失去家庭。

  当然,也不尽然,人类发展到今天,男女或者说夫妻之间的关系相当复杂,想琢磨清楚,得需要一个非常发达的脑域,一般人玩不转。

  就是郑婕自己,也没整明白她与唐建兴之间到底如何。

  唐唯呢?

  学问是足够有的,打小的超级学霸,读书就是她天生的本事,很多高级知识女性有一个优良传统,在感情上都比较弱。

  小唐算是不错了,遇上一个王老实。

  她自己有想法没有?

  肯定有,就是不说,自己心里憋着。

  如果是普通家庭,那没什么说的,唐唯可以轻松找一个薪酬高、福利好、还轻松的工作。

  博士啊,甭说在华夏,就是搁在任何国家,这都是掐尖儿的精英,能力先放一边儿,光有那个学历就齐活。

  很多华夏的国企里,招收员工时,碰上这样的高学历者,必然高薪养着,什么也不用干,当好形象大使就成。

  比如一个什么总,去参加个会议,带着一博士当助手,说出来的时候,那语气跟平时都不一样。

  社会就是这么个价值取向。

  唐唯自己有梦想吗?

  肯定有,恐怕小时候也跟老师说要当科学家之类的。

  内心里,王老实这媳妇,很想跟自己同学那样,到某单位去工作,那才是活着。

  她也相信,自己的新婚丈夫也会支持她。

  问题是,家庭呢?

  王家,虽然没有说那么直白,婆婆话里话外都带出来一个意思,她想当奶奶。

  比如,在前苏的时候,孝顺的儿媳妇陪着婆婆到街上逛,老太太嗞一要看见漂亮的孩子,也不管认识不认识,肯定拉着唐唯过去,使劲儿夸人家孩子长得好看,用老太太的话说,“真耐人!”

  什么意思,唐唯是清楚的。

  还有自己老妈郑婕,也是那个心思,动机不同,目标却一致,盼着唐唯赶紧怀孕生孩子。

  就因为这两妈的逼迫,结婚这些日子里,唐唯是真把脸扔一边儿去,每天晚上都拉着王老实使劲儿的折腾。

  她的本意就是趁着年轻,赶紧生一个,然后再想将来的事儿。

  生了孩子,两个妈也就不会管自己了。

  那么清纯一姑娘,为了这个,竟然背着人去网上偷偷学习体位,哪一种最容易受孕。

  真心不容易了,唐唯算是投入极大。

  可惜。

  所以,唐唯那几天反应那么的强烈。

  现在呢,她大概明白了,怀孕不光要两人努力,也确实讲究科学,可也实在需要运气,那玩意儿也是个碰巧的事儿。

  于是,唐姑娘特别憎恨某些文学作品,说某个姑娘,被强行了一次,然后就怀孕生子了,真瞎掰!

  那得多巧合呀!

  想想都脸红,正好赶上王老实去港岛,晚上她睡觉的时候,一想起这些日子自己变着花样儿的忧惑王老实做那事儿,脸上烧的不行。

  她真担心,王老实会认为她的品行不好,如果是真的,那她得多冤枉啊!

  出去工作,唐唯还面临一个特别现实的问题,安全。

  王老实对安全的重视程度她可都看在眼里,他绝不会放任自己到一家陌生的单位里,肯定要有严密的安保措施。

  一想起前呼后拥的那个场景,唐唯自己都没精神,忒可怕。

  没有可行的办法前,唐唯不想表达很明白。

  既然不想说,唐唯立即转移话题,“我爸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刚才还好好躺着的郑婕,蹭的坐起来,把唐唯都吓一跳,怎么了这是?

  脸上敷着东西,看不大出脸色如何,不过应该很接近咬牙切齿吧,“别跟我提那老东西,有跑出去疯了。”

  一听这口气,唐唯识趣儿的没再问,抬头看了看时间,“行了,到点了,揭了吧。”

  ※※※

  王老实一行回到京城。

  这一圈儿出去,挺折腾的。

  港岛就不说了,那边儿情况和内地大不一样,很多事儿都得去适应,为此,他特意在港岛当地雇了一个类似管家这样的人,有她在,查妞儿会舒服些。

  查妞儿也没粘着他,走的时候依依不舍有,再过分的没有。

  可她越是如此,王老实心里越那个啥。

  女人把自己当武器时,只要运用得到,威力不穷,好在查妞儿并非有意如此,纯粹就是她天性这样。

  黄边天气已经转凉,李璐那边儿也不适合再住下去了,王老实干脆就让老邱代劳,把李璐送到南岛那边儿,一事不烦二主,老曹同样有海景大豪斯,不住白不住,住了,人家老曹还高兴,这是不把他当外人。

  小李同志很会做人,换个姑娘试试,不跟你闹一通才怪。

  甭管心里真实情况如何,电话里,李璐是很开心的,一个劲儿的说这里环境真好,跟天堂一样美,空气比黄边新鲜好多倍。

  会说话,暖人心,小李同志成长速度真不赖。

  至少,王老实听了后,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回到家,丈母娘很泼辣的去寻老岳父的麻烦,家里就剩下唐唯同学在等下读书。

  进屋换了鞋,王老实一屁股坐到唐唯身边儿,揽住姑娘的嫩腰,笑着问,“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肯定是啊,他进门儿,唐唯都没动,就是冲着王老实笑了笑,“吃饭了没有?”

  王老实说,“路上吃了。”

  放下书,唐唯站起来说,“给你煲了粥,我去给你端一碗来。”

  刚想拉媳妇坐下说不吃,突然又觉得肚子里有点饿了,他就没拦着,说,“那好,正好灌灌缝儿。”

  顺手拿起那本书来,一眼就晕了,上边儿就没一个能认出来的字儿,想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哪国字儿来,媳妇这么高端,王老实觉得瞬间人就有些不好了。

  海鲜粥,王老实的最爱,他一边儿闻着味儿,嘴里夸着唐唯,“还得是亲媳妇,真知道疼人。”

  喝着粥,王老实硬着头皮问,“你看这是哪国书啊?”

  唐唯笑了,抿着嘴说,“西班牙的。”

  “哦,我说呢,看着眼生,这玩意儿咱国内有卖的?”

  唐唯放下书,坐到王老实身边儿说,“京大旁边儿的外文书店里有。”

  兴许是十来天没见,王老实顺口问,“写得什么啊?”

  用手托着下巴,看着王老实喝粥,唐唯轻声说,“是本女权小说,讲一个女人挣脱家庭束缚,自立的故事。”

  “呃------”王老实顿时没话说了,瞅了瞅唐唯,低头拿起勺子喝粥。

  艺术无处不在,说话更讲究艺术。

  王老实当然听得出,自己这老婆是在借这本书,表达一个意思,她想工作。

  不说话,是因为王老实在反思,自己是不是曾经错误的表达了某些意图,难不成自己真的让唐唯错以为不想她出去工作?

  好像没有吧,可他不大确定,人的记忆有限,说过的话能记住的不多。

  就算心里没有那个意思,说话的艺术未必不能导致老婆误会。

  这事儿闹的,王老实还真想不出该咋接话。

  吃完了粥,唐唯给王老实端来一杯温水,这才叫无微不至。

  他喝了几口,刚想躺下歇会儿,却又被唐唯拽了起来,“别就这么躺下,走,陪我出去走走。”

  “现在?”

  王老实略有迟疑,大晚上的,出门儿,就得劳动安保们跟着,他这人厚道,能避免的,他尽量就算了,都挺累的。

  唐唯自然聪明,哪儿还能不知道他的意思,“就在院里,别存了食儿。”

  越发的贤惠,王老实自己都不知道用啥词儿来夸她明白事理。

  院子挺大,虽说晚上有些凉,可还不至于说冷,初秋,正是京城最好的时候,走一走,也好。

  漫步在小院,两人说着一些闲话,自然是王老实讲述港岛参加慈善酒会的故事,添油加醋,把人家好一顿扒。

  唐唯挽着王老实胳膊,安静的听,偶尔笑几声配合气氛。

  在王老实没注意的时候,她突然说,“我找了个工作,明天去面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