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六十,三人或四人

九百六十,三人或四人

  港岛机场。

  九月初,天气晴好。

  王老实等的时间不是很长,机场方面就传来消息,他所等的飞机已经安全降落。

  查芷蕊一行,抵达。

  在港岛这地方,玩儿高调,没人搭理,王老实也没刻意去修饰。

  港岛机场,长期驻扎了一批号称是记者的人,他们也发现了一群人不同寻常,想要去看看,却没来得及。

  王老板一行,没耽搁,迅速离开机场。

  查妞儿一脸的疲倦,王老实握住姑娘的手说,“累了吧,咱回去好好休息。”

  “没关系。”查妞儿脸上很有焕彩,强撑着说没事儿。

  坐飞机是个辛苦活儿,关在狭小密闭空间里十几个小时,哪怕飞机上设施再好,也没用,照样不舒服。

  等飞机的时候,王老板突然觉得其实自己并不牛掰,要是真可以,修一条地铁,美帝到华夏的,那才可以到处显摆,是真的牛掰!

  老邱给买的房子不在中心,但不远,条件还不错。

  至于海景,推开任何一扇窗户也看不见,至少要步行十分钟以上才能看到。

  王老板没抱怨,环境确实不错,很有江南水乡的意境。

  可有点悲切,真正的江南,却难觅如此环境的地方,为了经济,华夏牺牲了太多。

  查妞儿转了一圈,没说不如美帝那边,她躺在楼上床上,慵懒之色尽显。

  王大老板在楼下指挥着一群人为女主人入住忙活。

  头一次,老邱发现自己办事很粗糙。

  老板提出了好几条本该他想到的问题。

  居住周围环境的考察。

  生活圈的熟悉。

  安保的要点。

  等等,王老实就是告诉驻扎港岛的工作人员,这里跟华夏内地不同,也与美帝有区别。

  这次王老实来港岛,没带着唐唯,正好,郑婕来京城,住到家里,王老实编了一个听上去靠谱的理由,离京奔港岛。

  老李深知这趟活儿的重要性,也跟着过来。

  四班三运转,老李也玩儿与时俱进,弄得王老实以为这货是劳动局出身的。

  一下子,查妞儿的安保团队扩大了一倍。

  当然,王老板的境界已经无需为费用着急,他从安全角度考虑,频繁的交接班是不是会导致安全衔接出问题?

  当老板就得这样,提出问题,下属去解决。

  港岛的实际情况跟电视剧有很大的差别,安全是大事儿,丝毫马虎不得。

  查芷蕊已经显怀,王老实自己都小心翼翼,不敢大意,倒是查妞儿,凭借身体素质强悍,浑然不在乎。

  坐在二楼的露台上,王老实问查妞儿,“我看还是再踅摸个地方,这儿不合适。”

  绝对是假话,人家查妞儿在美帝的时候,住那房子,比港岛可强了好些个。

  王老实必须表达这个意思,让查妞儿到港岛,条件还不如美帝,说出来实在脸红。

  查芷蕊并不多在乎,她笑嘻嘻的问,“我跟她比,谁好?”

  欠揍啊这是,王老实一听头疼的要死,根本就没有正确答案,咋回答,好像都不合适。

  好在,王老板这货也会耍无赖,很不要脸的说,“这得仔细分辨,得尝试。”

  “怎么尝试?”

  王老实继续无耻,说,“找个机会,你们俩一块儿,我安排个大床,试试就知道了。”

  非常难得,查芷蕊羞怒,伸手捶了王老实一把,说,“要死啦你,没正形。”

  王老板嘿嘿笑,其实他浑身直冒汗,三人或四人,羞臊他倒是没考虑,主要难点在于他的体力,根本撑不下来,一个稍有富裕,两个略显困难,三个,不如直接宰了他。

  ※※※

  王老板驾临港岛,完全隐瞒不住,人类大有本事,算是港岛商界的大事。

  他窝在家里陪着查妞儿适应这边的生活,没两天,人家就送了请柬过来,邀请他参加一场慈善酒会。

  讲道理说,王老实对港岛上流社会的了结基本上都来自电视剧和传说,他自己根本就没印象。

  港岛这边的请柬很有意思,不是简单的说明谁主办,请谁于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去,而是堂而皇之的著名都有那些牛掰的人参加。

  跟华夏内地大大不同。

  王老实心里挺腻歪,不是愤青,看着就是不舒服。

  华英文版本不是问题,主次得分清楚吧?

  完全没有,颠倒得厉害。

  以英文为主,华夏文字为辅,只要脑子不傻,就能明白港岛立场有些不正。

  慈善一直是世界范围内比格较高的活动,港岛的活动,就是把类似活动举办成毫无格调的糟心事儿。

  人家还不给你自由选择的空间,送请柬的人就在跟前儿等着,去还是不去,您给个准话。

  依着王大老板脾气,才懒得搭理这帮骨头软的货,甚至在王老板心里,这些所谓的上等人情操上实在不咋地,跟他们搅和到一起,很拉低自己的层次。

  可港岛就是港岛,他们被宠坏了。

  查妞儿凑过来,用眼神告诉王老板,还是去吧。

  若没有查妞儿在港岛这边儿,王老实真不想凑合。

  在人家地盘儿上,王老实也不能过分,相比内地,这边儿的安全保证其实远远不如,哪怕给查妞儿准备了相当的安保力量,真遇上事儿,未必来得及。

  犹豫间,查妞儿说话了。

  “还是去吧,就当去认识几个朋友。”

  王老实真没想在这地方交到朋友,不过,还是过去看看吧。

  港岛这边儿很讲究档次,做事儿、做人都得有。

  慈善酒会,不是说谁想办就能办的,光有钱还不行,人也得够层次,获得普遍认可,尤其是得到英国方面认可的最值钱。

  酒会在一个会议展览中心举行,也算是港岛方面的传统。

  王大老板没带着查妞儿,她这段日子不大愿意动弹,除了保健医生要求活动的,查妞儿很少主动去活动。

  去参加一个无聊扯蛋的酒会,查妞儿很难撑下来。

  时间是晚上八点三十分。

  王老实基本上掐着点来的,没想摆谱儿,就是单纯不想来,拖到不动不行了才动身。

  没想到,港岛这些富豪们个个都矜持讲身份,时间卡的更死。

  等在车里,王老实总算明白了主办方为啥要在会展中心举办,合着是怕堵在一起。

  眼看着不远处,一个个装逼犯,在闪光灯的照耀中,意气风发的走进会场,他不免鄙视这帮人的演技确实不错。

  跟其他地方一样,港岛这类活动,也是娱乐圈明星热衷的场合。

  除了在警戒线外拍照的记者,还有大批的所谓粉丝聚集在一起,等着他们喜欢的明星入场。

  王老板也下了车,他身旁跟着张嫣,在保护中走向会场。

  他们前边儿,是个挺眼熟的人,好像拍过不少影视剧。

  粉丝人群里不时发出阵阵尖叫声和喊声,至于他们喊什么,王老板也没大挺明白。

  几乎每个人走到入场幕布的时候,都会停下来让人拍照片,然后拿起笔,在背景幕布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入乡随俗是指大多数人,王老板没那个瘾头,带着张嫣,快步走过,根本不给记者群任何机会,也没去签字。

  “这是谁啊?”

  “看上去有些眼熟啊!”

  “他旁边的那个好靓。”

  有工作人员拦住王老实,非常客气的请他去签字留名。

  王老实说,“我就不写了,不习惯。”

  趁着对方愣神,王老实跟张嫣挤了过去。

  会场里很奢侈,真有点好笑,若真有心慈善,用得着如此?

  这帮孙子的套路就是出名,玩儿比格。

  内地也有很多酒会,基本上跟港岛接轨了,只不过王老实这样的土包子实在不知道,他几乎不碰这样的。

  自打进门儿开始,王老实身边儿就没断人,还好,素质挺高,没一拥而上,跟商量好了一样,排着队来。

  初次见面而已,没人傻不拉几的跑来说什么合作之类的不靠谱儿话,就单纯认识,递上名片,留下印象。

  见人说人话,遇鬼讲鬼话,王老实也算拿捏的住,既然打定了主意,也不用装二货。

  世界级大老板的范儿必须装出来。

  衣着打扮就不必说了,甭管王老实怎么穿,都是道理,哪怕他来一身地摊货,也是思想境界上的升华。

  脸上多点笑模样,给人看来,这是平易近人。

  说话再客气点,那就是为人不骄横,懂人情世故。

  一直呢,港岛这边儿的所谓富豪,打心眼里瞧不上内地那边儿的,觉得都是爆发户,没啥底蕴。

  可王老实不同,形式上,也得算爆发户,却是国际认证的。

  在港岛,国际就是范儿。

  大部分人心里,王大老板实在可以划入贵族圈儿里那种。

  热忱的让人有些受不了,王老实真心有些累,心说你们这帮货,啥时候折腾完?

  终于,有个姓李的老头儿站在王老实跟前儿,想来是主角了。

  伸手握在一起,一脸和煦,带着相当浓厚的港味儿问,“王生此次来港,有什么重要安排没有,我想请王生到家里饮茶。”

  说话真讲究,其实就是问,你来港岛干啥?

  王老实听得出对方试探,也没隐瞒,直接说,“有个很重要的朋友到港岛暂居,我过来帮着安顿,小住些日子,李先生是港岛商界领袖,改日必然登门拜访。”

  这么说话,王大老板酸得牙疼。

  又不是多隐秘的事情,老李大概猜到了些,只不过从王老实自己嘴里说出来,更好一些。

  人家没想到港岛折腾,就是带着自己女人来安胎等着生孩子。

  那就不同了,得热情招待,还必须帮上忙,结个善缘。

  “王生不用客气,有事情可以帮忙的,直接打招呼,这里都是同胞,也是朋友啦!”

  皆大欢喜的局面,搁谁都心里踏实,不是过江强龙,那自然就是尊贵客人。

  有了这个会面,查妞儿在港岛会安稳太多,少了很多安全隐患。

  慈善酒会,就得捐款呗,形式呢,自然就是拍卖点东西。

  王老实也随大流,随便弄了个东西,其实就是下午才买来的,很像古董的手镯。

  按照大多数人一样,又自己花钱拍了回来,其他人象征性的举了几次,抬抬价格。

  捐款的程序算是完成了。

  后边儿活动自由些,大家各自找感兴趣的话题聊,没准儿能碰出火花来,做成一桩买卖也说不定。

  王老实身边儿也坐了几个货,都是岁数不大的,其中有几个也算认得出。

  他们都是玩娱乐产业的,看来呢,都惦记着王老实那美誉国际,华夏娱乐圈的顶级公司,能够合作的话,自然令人趋之若鹜。

  可惜,王老实真心看不上他们,档次稍显低了些。

  装傻充愣呗,王大老板就想着耗完时间走人。

  正无聊的时候,有个姓包的老头儿凑了过来,也是港岛有数的牛人,他一来就很委婉的表示想跟王老板聊几句。

  那几个货立即明白的,纷纷站起来,假模假样的去别处。

  “王生,很抱歉啦,受人之托,不得不来跟王生求个脸面。”包老头一脸憋着屎的模样。

  王老实心生警惕,装做很客气的说,“包先生不用这样,这是不拿我当朋友啊。”

  很快,王老实心里就腻歪坏了。

  包老头说的那个朋友,叫石井,就是那个猪食会社的会长,社长石井他爹。

  老包头儿还详细的给王老实回顾他如何认识老石井,怎么结下深厚的友谊,以证明他是真来替朋友说话,而不是来装样子的。

  猪食会社这次在西北弄了个夹生饭,与预期目标差之甚远。

  他们的企业也到了瓶颈,属于不进则退的阶段,华夏也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华夏地方大,但最佳的选择还是能够跟前苏食品合作,只要达成战略性合作,猪食会社就能一飞冲天。

  辗转到老包这里,鬼子也算煞费苦心。

  王老实没直接伤面子,很婉转的摊开手跟老包说,“包先生,我实在找不出跟他们合作的理由来啊!”

  资金不缺,顶着世界首富的名儿这是必须的。

  技术同样也有,这些年前苏食品可没睡大觉玩儿。

  渠道健全,这可是前苏食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市场自然也不缺,华夏人民是多庞大的族群,前苏食品的产出,根本不够华夏人民吃几天的。

  老包让王老实这么一说,还真愣住了,是啊,人家为啥要合作,犯不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