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五十七,社长说得对啊!

九百五十七,社长说得对啊!

  怎么办?

  相当恶心人。

  死人的事儿,有一定之规,找些客观原因,不是掖市没错儿,主观上还是好的,就是下边儿某些人念歪了经,没有把政策执行到位。

  如果不是事情闹到天下皆知,还有个套路,也是大部分地区习惯性的做法,捂盖子,不让人知道,私下里甭管是给工作还是给钱,解决了问题,都满意了就行。

  另外,还有个方式,拖着。

  媒体报道的并不一定是真相,官方需要调查,仔细负责任的查清楚事实,并根据结果处理。

  相当一部分事件就是这么处理的,调查其实不重要,都是什么事儿,大伙儿心里一清二楚,主要就是为了获得缓冲期。

  新闻热度是有保鲜期的,国家那么大,值得关注的事儿浩如烟海,没多少日子,老百姓就忘了,那时,随便拿出个调查结论,给个不痛不痒的处理意见,大事化小,小事还能化了。

  掖市没得选,正值关键时期,必须雷厉风行。

  主干不能有错误,责任都不行,枝节、尤其是副职的重要作用就体现了出来,该免职的不能手软,需要处分的都别跑。

  再找个职位份量合适的,公开搞一下自我批评,畅谈关于类似情况的整改,表达领导们的决心,再给一些抚慰,精神和物质都不能少。

  只能说,掖市这事儿办得干净利落、勉强是漂漂亮亮。

  明白人却知道,也,再碰上那样极端的主儿,事儿还会出来。

  人都死了,王老实也没别的想法,就算没死,他也不可能有,他可以给钱,却给不了命,命大多数时候,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绝望不是谁就能改变的。

  掖市周边的兄弟城市们,不知道在哪块料的忽悠下,统一杀奔掖市。

  王老实此刻就是一块超级喷香的大肥肉,路过宝山,不要一口,真对不住官字两张口。

  人家王大老板早没了继续游玩的兴致,扔下程志翔等人,呼啸而去。

  掖市方面自然知道别人来虎口夺食,严防死守是正道,他们也开了会,提条件,增主动,尽快签字,然后启动,落袋为安嘛。

  王老实人还在飞机上,老程电话就到了,还是自己飞机好,手机可以开着,“一共几个?”

  “现在是三个,我估计还得有。”

  掖市地方有限,肯定不能承载西北公司的计划,大半个省恐怕都要纳入到全盘中,还有周边的几个省,王老实胃口可不小。

  “那就都谈谈吧,条件差不多,咱就先定下来。”

  “是不是有些急了?”

  的确,按照正常的商业模式,像这样的投资,非一日之功,拉扯几个月太正常不过了。

  不过,王老实不无担忧的说,“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程志翔沉默几秒钟后说,“我明白了,尽快安排下去,资金呢?”

  轮到王老实说不出来话,他现在还没有跟傅颖谈,能抽出多少资金来,他心里没多少底气,只好说,“资金的问题你不用考虑,我安排。”

  解决资金,大问题就没了,前苏食品做这类活儿,轻车熟路,根本没难度。

  与此同时,省城里,领导们正开心的接待来自倭国的代表团,主力就是某个猪食会社,世界上名声不显,但在倭国那里,妥妥的前几名。

  他们也是没辙,华夏地方大,本来大有可为,却不料,人家本土有个前苏食品,牛掰的不讲道理,简直就是横扫。

  原想着动用些一直好使的手段,沾点便宜,却惹了一身骚。

  灰头土脸不说,大大拖累了喂猪食计划。

  小鬼子一般都傲气,来华夏甭管怎么着,都该算帮助落后来的,谁能跟咱大倭国比技术先进?

  被拒之门外,就是华夏某些人没开化,属于土包子,落后大大的。

  很多委屈的小鬼子,在家天天拿着手指头戳地图,当脊梁骨那么来。

  上次是组团,乱哄哄的,没个主心骨,说话办事不统一,有识之鬼子认为这是导致失败的重要原因,效率不高,决策慢,跟不上变化。

  于是,猪食会社就玩儿独的,可能是戳地图时,灵光一现,得到了启发,西北大有可为啊!

  可这整个会社里,找了些模样还能像人的,组了团,到华夏西北来刷优越感。

  他们还是老套路,百试不爽,不值钱的小礼品开路,鞠躬表达态度,背后是大把的外汇当诱饵,谋求在西北种植符合倭国市场需求的产品。

  运输的问题,以前是,现在可以忍受,华夏这些年变化最大的就是交通,方便了太多,除了贵点,其他的完全可以支撑需求。

  西北省里果然是欣喜。

  一直叫喊着开发西部,现在终于见到实惠了,还是来自倭国的大公司,看看人家的条件,光是税收跟gdp就不老少,当然,要是能有合作就更好,大家一起发财的精神,已经算是普世价值观了。

  还得说人家倭国算计精细。

  投入是逐步的,要把流程做顺,才会加大投资力度。

  省里的领导认可,还在会上说,这太正常不过,商业就必须谨小慎微,才能做长久,出规模。

  书记同志更是在公开报道中畅谈,“绿色农业,科技农业,富民农业。”

  此口号相当有档次,大帽子戴得响亮,叫好声一片,期待者芸芸。

  事情如此顺利,省城里的鬼子们弹冠相庆,总算是成功了。

  华夏的体制不同,上级领导认可了的事儿,下边儿再不乐意,也得办,办不好就打板子,根本就没商量余地。

  必须得庆祝!

  鬼子们难得大方了一回,选了个地方宴请相关领导,还得吃倭国的猪食,这叫饮食文化交流。

  省城就是省城,服务行业是很发达的,哪怕是经济略显落后的西北,也能找到还算可以的倭国料理。

  包下整个餐厅,双方尽欢。

  吃饱喝足就思那个啥,某些领导觉得自己身份不合适,却也没想阻拦,没看人家鬼子朋友都喝多了,酒后失德,也是人之常情嘛。

  没参与,就没看见,没看见,就等于没发生。

  这理论,呵呵。

  掖市这边儿的领导们可就吃不下睡不着喽!

  七口之家的事儿还没完全过去,来自全国乃至某些国家的记者还在挖掘真相,省里就给出了大难题。

  新闻里,书记说了明确的话,小鬼子直指掖市,大谈掖市是最理想的投资地。

  要是早知道十来个小时,还有余地那时候没签字,可以再谈。

  这边儿签字仪式都搞完了,负责立项报备的材料也送到了省里。

  此时说欢迎倭国来,掖市手里可没有那么多资源供两家同时开展。

  论土地面积,掖市相当大。

  但是适合搞现代农业的地儿也就那些,人家前苏方面投资规模大,而且立项档次也高,现代农业科技园区,多高大上的,听着就比倭国那个顺耳。

  现在呢,掖市的同志们腻歪的要死。

  咋办?

  这就是华夏体制上的优势,遇事儿向上级汇报请示。

  电话汇报是不行了,连夜赶往省城。

  鬼子们折腾到半夜,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嘴还咧开合不上。

  带队的是社长,叫石井,另外份量重的有个部长,名字叫村田,几个课长就不提名字了。

  他们聚在社长的房间里,高谈阔论这次的成果,社长石井告诉他们,他已经向会长进行了汇报,会长大加赞赏。

  “村田,我们意向地块准备好了没有?抵达掖市后,我们要迅速敲定,我不能在华夏停留时间太长,就拜托你了。”

  村田立即躬身,抬起头来说,“是的,社长,请您过目,这是我们事先调查好的,这几块地条件非常合适,调查课那边儿的报告认为,其实我们可以在原定计划上,多拿一些,掖市的低价与成本比想象中还要低。”

  石井满意的点头,扭头跟身旁一个人说,“时间应该到了吧,再不走,恐怕来不及,华夏人的时间观念真实够呛啊!”

  “是的,社长,我现在去跟他们交涉。”

  石井摆摆手,“注意我们的礼节,非原则问题,就不要过于追究了,华夏这些年越发自信了,我们的观念也要转变,上次败于前苏食品,恐怕这方面我们也是有失误的。”

  “是的,社长说得对啊!”

  “上一次,那几个愚蠢的家伙真的很丢人,拖累了我们,要是由社长带队,恐怕结果就大不一样啊!”

  这话听着,石井心里非常舒坦,弄得他自己都觉得确实那样的。

  他们还在美,压根就不知道昨晚出了点小问题。

  掖市领导抵达省城,向主要领导汇报情况。

  首先,他们被批评了,原因就是这么重大的投资,为什么省里竟然最后才知道,你们跟省里保密吗?

  掖市人也不敢解释,事儿赶事儿的弄成今天的局面。

  王大老板来西北度蜜月,省里是知道的,掖市也捎带脚汇报了跟王老板的来龙去脉,说可能会有点投资。

  之所以没及时报告,还是因为兄弟城市在抢,不敢啊!

  第二,他们又被批评了,这是因为那家可怜人的事儿,省里无论什么原因,态度不能少。

  最后,他们被支招儿了,掖市那么大,前苏食品挑剩下的地区,也大有可为嘛。

  智慧啊!

  掖市来的这帮人,被批评了那么多,却喜笑颜开。

  被批评,说明领导是认可你的,否则哪儿会有精力去管你?

  还有就是领导的态度,他们也领会了,支持前苏食品。

  至于为什么不喜欢倭国的外资?

  明摆着,相比倭国小鬼子,王落实才是正经的投资商,必须区别对待。

  恐怕省里领导大体是知道那位能量的,这边儿祸害了人家,指不定哪儿就有人等着给点颜色看看,再说了,民族情绪也得照顾不是?

  ※※※

  时间上,只是略迟了一会儿。

  待遇上没咋变。

  还是警车开道,打着双闪,一路呼啸奔向掖市。

  小鬼子们昨晚折腾撒欢的有些过,大部分人都萎靡不振,不过,沿途壮丽景色还是让鬼子们惊叹不已。

  华夏的干部体系过于复杂,鬼子们善于钻研此类情报,也屡屡得益,这次他们真大意了,根本没注意到,原本的陪同人员,职务前边儿齐刷刷的添了个‘副’字。

  抵达掖市后,他们再次受到掖市的热烈欢迎,那个场面足以让他们相信,此行不虚,必有成果。

  会长同志还是拖延了回国行程,这在倭国很难想象,鬼子这算优点,他们大都会预先计划好未来多少天的工作日程,严格按照那个日程去执行,如果不是特殊的意外,绝不更改。

  但有道是,客随主便。

  掖市第一天是欢迎宴会,相当的盛大,不出席是不礼貌的。

  第二天呢,上午让客人休整,旅途劳顿嘛,人性化也要跟国际接轨。

  第三天,观光,鬼子本来不打算去的,可人家东道主说的有道理,观也是为了考察,于是,欣然前往。

  第四天,继续,不为别的,掖市太大了,一天可看不完。

  第五天,可以谈了,会长先生积极主动,掖市也郎情妾意,双方迅速达成合作意向。

  第六天,会长同志结束行程回国,双方代表一致到机场送行,一天又过去了,没办法,有国际航班最近的机场太远。

  第七天,开始进行正式的谈判。

  六天里,掖市另一套成员,争分夺秒,与前苏食品落实各项手续,人家前苏也大气,头一笔资金早早到位,搁谁也得挑起大拇指来说一句,‘王董实力就是强!’

  人这辈子混的好不好,关键还是靠演技。

  甭管那七口之家为啥没的,他们掖市该承担什么责任,在对待两个投资商的问题上,掖市方面演技到位,超乎寻常,自我感觉超好的鬼子们完全被玩弄与股掌之上。

  ※※※

  京城,繁华落幕后,并未归于沉静,她终归是华夏的心脏,世界目光聚焦的地方。

  王老实带着媳妇回到前苏,又住了些日子,回了一次门儿,两口子才返回京城。

  一连多少天,风景山庄里,王大老板宴请了诸多朋友,而唐唯,作为女主人,自然陪同出席。

  最后一宴,几个来自南边儿的朋友打破了王老板的规矩,席间谈了工作。

  服俊很坚决的跟王老实说,“刘健的大方向错了,会出大问题的。”

  脸上根本没有波动,王老实举着酒杯,淡淡的说,“我一直在思考你的方向,对错就在两可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