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五十六,我们该怎么办?

九百五十六,我们该怎么办?

  华夏地方领导,有一个共同的本事,接待能力超强,总能热情到令人无法拒绝。

  王老实后来才明白,人家为啥那么能耐,精准算到他来掖市。

  飞机啊!

  他王大老板的飞机,搁在全球范围内,都属于特风骚那种,完全不用宣扬,稍微一动,就知道去了哪儿。

  车队一动,掖市就摸到了消息。

  没难度,顺着地图、捋着高速一看,没别的地方,只能是掖市。

  眼下经济都在顶压力,西北其实不大,他们的经济增速一点都不慢,问题在于基数低,还有水分大。

  像王大老板这样的,随便投一个项目,掖市都受用不尽,不光是投资,还能带来带动作用,掖市就能到处拍着胸脯说,连王落实都看好掖市,在我们这里投资了,你还犹豫啥呢?

  当晚,掖市设宴欢迎王落实一行。

  得知是王落实带新婚妻子来度蜜月,更是热情高涨,派出了多名得力干部,任务就是陪着王董夫妇,好好领略西北风光。

  王老板偶尔是很没人性的,他不喜欢,就把程志翔和邱宏伟给扔了出去,当诱饵,吸引火力。

  老邱不好说什么,气得程志翔直数落王老实没义气。

  没办法,掖市的同志太多热情,甭管到哪儿,警车都在前边儿,喇叭一个劲儿的摁,还不是高呼,“9527靠边儿!”

  兴致都给弄没了。

  唐唯性子好,脸上也没有笑模样。

  整出个金蝉脱壳,也是无奈之举。

  没义气的还在后边儿,掖市转悠完,谁也没打招呼,王老实就带着唐唯偷偷离开掖市,直奔其他地方。

  为了过瘾,这货还搞野营,把几个安保给吓得不轻。

  没多少天,王老实就踏实了,安保们摸清了点规律,夫人很好说话,只要有道理,她会支持。

  排除危险性,是第一要素,唐唯也认可。

  王老实当然也不能太任性。

  快乐的日子总是觉得太少。

  程志翔同志谈妥了投资项目,打来电话,阴阳怪气的请老板回去主持。

  心虚的人说话很少硬气,加上唐唯已经有了疲色,王老板返回掖市。

  听完整个投资意向介绍,王老实不免有些惊讶,规模很庞大,绝不是当初他计划的那样。

  掖市确实很重视王大老板,专门在一个旅游景区里,给了三栋度假别墅。

  王老实住的这栋更是整个景区最大的那个,也许是掖市领导使用的缘故,还专门有个小型会议室。

  投影幕布上,PPT已经放完,王老实沉吟不语。

  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很久,王老实看向程志翔,问,“说说你们的考虑。”

  之所以说‘你们’,是因为程志翔调来不少前苏食品的人,已经形成了一个专业的团队。

  王老实是丢骨头的打算。

  可程志翔明显是打算玩儿大的。

  门开了,唐唯带着两个工作人员,端来好几盘水果,她也不言语,就是放在桌子上,蹑手蹑脚的退出去。

  除了王老实,甚至是程志翔,满屋子人都站了起来。

  看来他们适应老板有夫人的过程很顺利,老板太太亲自端来水果,受宠若惊。

  也不好拂了老婆好意,王老实伸手拿了一串葡萄,笑着说,“先吃点,一会儿再说,西边的水果就是好吃。”

  打开笔记本的老程,干脆合上本子,招呼众人吃了起来。

  “------更主要的原因,我们在海外的种植比例已经大大超过国内,我和司总都认为有必要提升国内比例,而西北地区,已经天然的成为我们前苏食品的选择。”

  程志翔没有过多罗列数字,王老实也不大感兴趣,他当初设置战略规划时,就反复强调,前苏食品,必须两条腿走路,保持平衡。

  刚才老程已经坦言,华夏土地产出成本在日益升高,尤其是中东部地区,前苏食品再坚持地域性的扩张,并不是理想选择。

  华夏国土之大,却并没有给华夏人民提供多少可利用的土地。

  向西走,别无选择。

  “我初步同意你们的计划,资金呢?”考虑良久,王老实没反对,提出自己的疑问来。

  不单单是指掖市,按照整个西北的投资规模,前苏食品这些年的积累,恐怕也力有所不逮。

  指望贷款,王老实不看好。

  有钱的地区贷款,容易,却用不到这边儿来,地方保护从来就没有打破过,王大老板也不相信短期内有打破的可能。

  剩下的就是融资。

  和其他企业一样,风投们都快盼疯了,只要前苏食品敞开口子,根本不用去找谁,哭着喊着一堆堆的涌进来。

  对外融资,不符合王老实规划。

  内部集资跟不要说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抬头看了一眼程志翔,王老实突然感到有些心悸,每次被这货打劫的时候,都这样的感觉。

  程志翔还一本正经的冒坏水,他一脸迷茫的看着王老实说,“不是吧,王董,可是你带我来掖市的------”

  果然又耍无赖,王老实相当没好气的瞥了一眼程志翔,他已经非常知道这货打得什么主意,奔着自己来的。

  问题不是没有。

  前苏食品里,王老实仅仅是第一大股东,并不是百分之百控股,前苏村民们手里有,前苏村也有,高管们也有,包括各地的分公司里,也有其他投资者的钱,股权关系相当复杂。

  如果要掰扯清楚,实在不容易。

  王老实拿出钱来,投入到西北计划中,那么其他股东呢,跟着投,不投的话,他们愿意被稀释?

  屋里没外人,再说也不是见不得人的话,王老实简单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老程丝毫不在意,他难得给王老实挖坑,如何不思虑周全,他可是有终极顾问司家瑞的。

  “不用那么麻烦,单独成立西北公司,由前苏食品派出团队托管。”

  这也是个办法,简单,易与操作,不至于有纷争。

  更关键的是,没有与前苏食品搅在一起,算是风险管控的好办法。

  王老实分析了一会儿,就觉得这主意肯定不是程志翔能想出来的,另有高人,估摸着是老司,或者是那新。

  “行吧,回头具体的问题,你跟傅颖联系,我会知会她的。”

  “傅颖?”

  马上就轮到程志翔不明白了,主要还是这货太专注于前苏食品,当然,王老实没公开傅颖那边儿的事项,弄得挺神秘。

  按照大家的了解,老板自己手头的资产,基本上都在老邱那里控制,傅颖的信托,是个将来的后路。

  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自从傅颖接手王老实的部分资产后,其他的都没动,主要还是GS持有的那些股份。

  IT行业有了长足的进步,各种企业涌现,尤其是美帝股市,来自该行业的不少企业都在争相去敲钟,正如美帝很多评论家说的,王落实是世界IT行业的教父,因为他几乎拥有绝大部分公司的股份。

  傅颖最大的工作就是,缓慢的,不影响大趋势的,慢慢放出王老实的股份,逐步套现。

  投资团队的建议被王老实否决,他选择了一个笨办法。

  一小部分,在欧洲市场购买黄金,作为风险储备。

  其他的部分,则以信托的名义,在华夏大部分地区,投资商业地产项目。

  还有一部分钱,王老实允许投资团队,投入到华夏股市中,却被王老实限制了投资对象,只选取了几十股票,不炒作,只持有。

  这个态度,让傅颖领导的团队多少有些不满,大大限制了他们的发挥余地。

  可王老实一直坚持,到了他现在的程度,尽量保值才是根本,增值,不在过多考虑范围内,增,总是伴随着风险。

  王老实厌倦了风险,这个世界越来越不规矩了,他没精力跟着去玩儿。

  举个例子来说,浩宇中心,遍布华夏各地的大中城市,其最大的买主,其实就是王老实。

  本来浩宇地产里,王老实没什么股份,只剩下了象征性的一些,可是如果把傅颖入手的那些算上,他又是不小的股东。

  投资的项目非常多,好处就是分担了所有的风险,王老实此举志在牢固根基。

  和傅颖那里相比,邱宏伟这边儿管理的资产就不够看了,王老实也没当回事儿,这是拿在明面儿上给大家看的,他糟践钱的时候,主要还是从老邱这边儿用。

  建立西北公司,原本就没想多,可程志翔和司家瑞打动了王老实。

  他自己也认为属于名利双收,且稳赚不赔,哪怕将来出现不测,投入早就收回来了,这行业,投资周期没多长。

  规模有些大,老邱那点钱,根本不够,再说最近,王老实糟蹋钱的速度有些快,邱宏伟拿不出足够的资金来。

  不得已,他只能把手伸向傅颖。

  会议结束,王老实没留人吃饭,都打发走,实在脑仁儿疼,也是他最近玩儿的有些野,突然做点正经事儿,他还有些不适应。

  出了会议室,转到客厅,没找到人,张嫣指了指楼上露台。

  看到唐唯的时候,她正在看报纸,脸上不大爽利。

  王老实伸手搭在她的肩上,从旁边儿小桌子上拿了片西瓜,几口吃干净,问,“怎么啦?看你不大高兴,累了?”

  唐唯合上报纸,摇摇头,露出点笑容来,“不累,这里真舒服啊!”

  这不是瞎话,掖市的领导们真会选地方,尤其是这栋搂,建在半山腰,在露台上,就能把美景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

  挤着唐唯坐下,蹭了蹭,这货就是奔着热乎来的,别看已经是夫妻,唐大姑娘羞涩感依然还在,王老实每每逗弄的时候,乐此不疲。

  搁在以前,必然是打闹一番,闺房之乐嘛,真会上瘾的。

  今儿不同,唐唯兴致不高,推了推王老实,又拿起报纸来给王老实,“你看看这份,好可怜啊!”

  “什么可怜?”

  王老实接过报纸来,看了看报头,忍不住赞了句,“不赖啊,还能看到京城的报纸。”

  一想也是,这是掖市市委定点地方,报纸不齐全可说不过去。

  “哪一个?”

  唐唯用手指了指其中一篇报道。

  光标题就足够让王老实皱眉头的。

  往下看,没多长,惹得王老实心情同样不爽,把报纸扔到一边儿,气呼呼的说,“现在的记者们,说一半藏一半,还不如不说,净想着给老百姓添堵,光挖坑不填,什么玩意儿!”

  唐唯站起来,把报纸建起来,忍不住劝他,“你也别光怪他们,有些话他们想说也不敢呀。”

  事情确实挺让人糟心的,掖市下边儿一个村里,有一户人家,母亲杀死了自己的几个孩子,然后自杀,转天,丈夫也跟着自杀了,一家六七口,就这么没了。

  报道上分析了,就是穷闹的,加上基层干部办事儿没原则,导致悲剧发生。

  华夏有贫困,这不新鲜,可唐唯坐在如此富丽堂皇的别墅露台上,看着这个报道,其中滋味儿实在复杂。

  “你说有什么难处还能比死更可怕?”

  王老实也笑不出来,他站起身来,走到栏杆那里,扶着栏杆远眺许久,才轻吐两个字,“绝望!”

  唐唯是个善良的姑娘,她忍不住说,“真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是该做点什么啊!”王老实忍不住叹口气说,原本他对投资西北公司的规模还有疑虑,就这么一件事儿,让他再无其他反复的念头,也许这里更需要这个改变命运的机会。

  ※※※

  掖市的机关大楼里,原本该举杯欢庆的时候,却看不到领导们有啥笑模样。

  前苏食品的投资意向非常振奋人心,规模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期望。

  只要这些项目能够落地,可以想象到,掖市用不了多久,就能让经济插上翅膀腾飞。

  偏偏就这个关键时刻,下边竟然发生了灭门惨案!

  如果没有报道出来,也就那样了,偏偏还就让人家爆了出去,更可恨的是,报道来自京城的大报。

  掖市出名了,还是臭名远扬!

  要命是,这个档口,正是前苏食品确定投资的时候。

  来自周边的兄弟城市已经嗅到了味儿,一旦被截胡,掖市损失不起,来自省里的电话,就足够说明问题。

  坐在正中间的那个,拍着桌子大声喊,“我们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