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五十五,‘钟灵毓秀’

九百五十五,‘钟灵毓秀’

  国事无大小,更没轻重。

  来之前,前苏折腾了好几十天,真的到了前苏,前后不过三天。

  美帝的老大不远万里跑来华夏,只不过是卸任前的一次宣扬,说白了,美帝总统这是正常的标榜其政治遗产。

  因为反恐的问题,美帝迫切需要几个大国的支持,当然,世界人民未必就认同美帝在全球耍留忙的事实。

  即使如此,美帝人也不在乎,他们的脸皮之厚,早已被世人所熟知。

  没什么是真的,只有醒来呼吸的空气才是最现实的。

  包括劳拉参加王老实的婚礼,作秀搞亲民,也是她唯一的目的,非要说她喜欢华夏传统文化,那是搁在台面儿上,糊弄老百姓的,他们也未必就信了别人会相信,只要说的时候好听,就足够了。

  嘏总要见自己,王老实准备不足。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说,“我去换件衣服。”

  刚结婚,王老实这一身还略显喜庆,穿着去见家里人没事儿,嘏总那儿就显得不合适。

  对方点头,说,“请抓紧时间。”

  王老实扭头刚要进去,老邱就远远过来。

  迟疑了下,王老实没等,直接进了屋。

  新媳妇正收拾卧室,昨晚战况还是比较激烈的,不好留着,万一谁进来,多难为情,看到王老实去而复返,她问,“怎么又回来啦?”

  王老实说,“我去见嘏总,给我找件衬衫。”

  “哦。”

  唐唯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到衣橱给王老实拿衣服。

  帮着换好衣服,唐唯轻声说,“小心些。”

  王老实本来要走的,返身揽住媳妇的腰,不管不顾的在唐唯脸上啃了一口,笑嘻嘻的说,“瞎琢磨什么呢,没事儿,一会儿就回来。”

  “讨厌!”

  唐唯还没褪去羞涩感,轻捶了王老实胸口一下,推着他赶紧走人。

  门口儿,老邱也站在那儿,看老板出来,正要开口,王老实拦住他说,“等我一会儿,马上回来。”

  距离没多远,步行十分钟。

  来的路上,王老实猜了个遍,这嘏总见自己有什么大事儿?

  百思不得。

  等见了面儿,人家嘏总也是一身休闲打扮,看来真是度假来的。

  三天里,嘏总跟美帝老大见面几次,也许说了点正经事儿,也联合召开了一个发布会,但并没有什么大动作。

  恐怕华夏跟美帝有什么事情,事先早就讨价还价完了,来前苏,不过就是换个新鲜的形势。

  王老实也听说了,发布会就在小河边儿,那里是前苏景色的精华所在。

  两个老大,各自发表了一些,不外乎就是什么战略合作,互信机制,对过去两国间合作的总结,对未来的憧憬。

  大体上,就是美帝老大要回家抱孩子了,华夏在自己地面儿上,给那货撑撑场面。

  皆大欢喜的事儿,总归华夏盛世,人家美帝老大也给面子跑来了不是。

  华夏在前苏的事儿,确实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开天辟地头一遭。

  各种评论不一,但总体上,都是惊艳于华夏的开放性转变,赞大于贬。

  至于华夏跟美帝达成的那一些列合作协议,其实并没有多少人看重,粉饰性的玩意儿,实际意义不大。

  最大利益收获者就是前苏村,名扬地球是必须的,根据现在网络和电话预约情况,几天后,游客又会挤爆村里。

  能不能控制住游客数量,保证最好体验,是摆在前苏村眼前一道现实的问题,哪怕之前做了很多工作,热情高涨的游客会不会配合,很难说。

  嘏总住的院子,就是王老实曾经那个院,就因为这个,王老实不得不重建了一座。

  大抵是因为休假状态,嘏总也很随意,就在后院的树荫下见了王老实,基本上没啥正事,就是拉拉家常。

  也略谈及了一些关于王老实的事情,嘏总对王老实这两年事业线的停滞表达了关心。

  王大老板当然不能装逼的去跟嘏总胡吹,说自己其实早就赚够了,弄再多钱是负担之类的,谦虚总是让人舒服的。

  “实在是我感觉自己能力有限,前些年扩张太快,有掌控不住的困境,现在呢,一是提高自己,另外就是夯实基础,免得跟狗熊一样,掰了一个却丢一个。”

  “也是。”嘏总没把王老实当奸诈小人,点头认可这个说法,再说王老实哪一个产业单拿出来,都不差的。

  也许觉得不过瘾,王老实这货口无遮拦的又吹了起来,“不瞒嘏总,我也是个人精力有限,也想在司教授的指导中,做些研究工作。”

  此逼装得非常上档次。

  不久之前,王老实还到局里讲了一堂课,忽悠了不少内容。

  王老板这么一提,嘏总当然满意,连连点头,表示,“你这样想也是对的,无论做什么,都要对国家有益,你年青,又有思想,好好努力,国家需要你们这样的年青人。”

  嘏总又勉励了几句,端起茶来。

  哦,这是该走了吧,王老实没敢去端,送谁?

  赶紧起身聆听,他可没资格说告辞的话。

  人家大领导是有讲究的。

  很快就有工作人员过来,嘏总也站起身来,跟王老实握手,然后侧过身来。

  王老实眼神儿不错,已经有两个人端着相机在捕捉镜头了。

  咧开嘴,尽量露出好看的笑容来。

  咔嚓了好几下。

  嘏总拍了王老实肩膀一下,笑着说,“这些日子给乡亲们添了不少麻烦,你帮我跟乡亲们道谢,前苏村很不错,希望你能帮着前苏继续走在美丽幸福的路上,今天我就回去,不打扰村里了。”

  王老实其实挺想客气几句的,想了想又忍住,这话不好说,只能点头说,“嘏总您放心,您的指示我一定转达给大家。”

  算是得体了。

  工作人员引领王老实离开,路过正堂屋的时候,工作人员特意停下脚步来,告诉王老实,“王落实同志,这是嘏总题词,是给村里的,等回来,你帮忙转交吧。”

  这也能转交?

  犹豫了一下,王老实说,“是不是让华办的同志给更好呢?”

  工作人员笑了笑,他能听懂,鉴于王老板如此懂事儿,他也没为难,低声解释说,“这是嘏总私人给的。”

  明白了,意义不同。

  然,并没有任何不同,只要嘏总不犯事儿,也犯不了事,私人与官方的界限就是零。

  等完事儿,在村口弄个大石头,百十吨那种,把字刻上,前苏就坐稳牛掰村的位置。

  想想都觉得可乐。

  抬头看了一眼,‘钟灵毓秀’。

  字儿写得是不是好就不评价了,词儿选得真好,王老实心里美滋滋的。

  挥手告别的时候,那位工作人员还小声告诉王老实,“合影会寄给你。”

  更不赖啦!

  走在回家路上,王大老板脚下都有种腾云驾雾的赶脚。

  前苏村的几个核心人物都在王老实大伯家里,他们实在不知道上边做事儿的规矩,也没地方去打听,都挤在这儿等。

  有些文学作品描写的时候,都说华夏农民有多实诚,其实是说傻,那可真是错了。

  不说别的,华夏政权是谁打下来的?

  千万别信是工人,根本就没争议,是农民。

  华夏民族的灵活聪明,也是从农民开始的。

  嘏总来了前苏,不留下点什么,肯定不合适,前苏村的几个人,认死理儿。

  愁云在酝酿中,王老实荣归。

  几个人立马围住王大老板,他们聚集在此,就是等王老实的消息。

  王老实直接给了定心丸,“有题词!”

  嚯,就几个人,愣是欢呼出大场面来,佩服啊!

  价值观取向很重要啊,搁在哪儿说,前苏这帮领导们不大气。

  临走的时候,人家美帝老大也给留言了,美帝不兴题词,玩儿留言。

  也就赠送的时候,大伙儿装装样子,好像多喜欢一样。

  实际上,前脚走,后脚,这帮人就把留言本儿扔橱子里吃灰去了。

  他们更期待的是美帝那洋婆子答应的一批医疗捐赠。

  倒不是前苏买不起,白来的,不要钱,谁不喜欢,前苏村就是靠着这种踏实的精神,让村里崛起。

  李梅不关心这帮大老爷们儿什么事儿,她就在乎自己儿子吃早餐的问题。

  瞅机会,把王老实解救出来,带到饭堂。

  唐唯已经很懂事儿的在那里帮着收拾,她做饭的手艺很一般,露怯的事儿,暂时还用不上她。

  坐下之前,唐唯特乖巧的问婆婆,“妈,爸吃了没有?”

  这儿媳妇多懂事儿,李梅喜欢唐唯根本毫无遮掩,马上笑着回答,“他早吃了,甭管他,你们吃。”

  唉,老太太,您老这话暴露了一个问题哟,你们都吃了早餐,而本该勤快伺候您的新儿媳妇却没早早过来,不好吧?

  王老实这货,皮糙肉厚的,心思没往那儿想。

  人家唐唯可是正宗的新媳妇,敏感期,喝着粥都不敢抬头,脸上发烧,正暗暗下决心,明儿一定不让王老实得逞,非要温存,耽误起床了吧!

  还有,今晚上惩罚他,绝不许碰自己!

  院里,那帮人还在兴奋,正呼朋唤友的叫其他人过来分享快乐,王老实赶紧拉着媳妇回自己个儿院。

  老邱还在等着。

  王老实问了句特朴实的,“吃了吗?”

  邱总赶紧点头表示,“吃了、吃了。”

  王老实刚才已经跟自己老妈汇报了最近去向,说要到西北玩儿些天。

  度蜜月,这个很流星,当妈的自然不反对,相反,还怂恿王老实去。

  “老邱,抓紧安排,我打算去掖市玩几天,周围地方也看看,照着半个月来吧。”

  事儿不难,不过老邱还是略显为难,他瞅了一眼屋门儿,确认唐唯还在屋里,压低声音说,“老板,我打算去港岛啊。”

  “嗯?你去干啥?旅游?”

  老邱赶紧摆手,自己这些年咋就落了个这?

  “港岛的房子,还得让设计师看看,然后改装,没人盯着,我不大放心------”

  忠心可鉴,王老实当然喜欢老邱这姿态,语气和蔼了不少,“就那点事儿?别什么事儿都揽在自己身上,也给年轻人点机会,看谁合适,嘱咐好直接派过去,你呀,就是劳累的命,这次带上夫人,跟我一块儿去,放松放松。”

  老邱心里高兴,脸上诚惶诚恐的,“不是,老板,那房子------”

  不是不耐烦,王老实真有了决定,“别说了,就这么办,还有,问问老程,本来就欠人家掖市一个承诺,趁着这次,还了吧。”

  老邱多少知道这事儿,唐唯曾经跟那不着调的导师去掖市工作过,自己老板后来追了过去,人家掖市盛情款待,老板答应去考察投资,种种原因,拖到现在未能成行。

  “那成,我尽快安排好。”

  飞机航线申请很麻烦,老邱得尽心去办,另外,到了掖市后,住宿,用车,安保,一系列问题都要提前准备,凭借对老板的了解,邱总深知,自己时间紧、任务重。

  翌日,晚霞中,王老实的飞机降落在距离掖市最近的一个机场,此地距离掖市还有很长一段路。

  王老实飞机抵达钱,装载他那些车辆的货机已经地前抵达。

  一行人当晚就地解决了住宿。

  转天清晨,王老实叫醒了唐唯,慵懒的姑娘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问,“这么早干嘛去啊?”

  “跑步锻炼。”

  唐唯生活习惯哪儿都好,就是对锻炼身体不行,王老实决定听从保健大夫的话,一有机会,就带着媳妇锻炼。

  好处多多,不光对身体有好处,就是将来怀孕生了孩子,保持体型也有好处。

  可怜的小唐,哪儿知道王老实心里想那么多。

  新婚中,正处于腻乎阶段,她只当丈夫舍不得,咬牙起床,跟着王老实一起晨跑。

  西北景色粗犷,别有一番味道,众人保护中的小夫妻,跑了个舒畅。

  也是王老实自己作死,竟然忘了锻炼讲究循序渐进,不能上来就玩儿硬的。

  后果就是唐唯同志腰酸腿疼。

  去掖市的路上,王老实就没干别的,给媳妇揉腰捶腿,还得听着数落。

  坐在前边儿的朱助理,好几次都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下高速的时候,王老实自己都没想到,掖市的地方领导,竟然一大堆等在那里。

  他想了又想,似乎没让老邱通知人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