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五十四,喊破喉咙也没用

九百五十四,喊破喉咙也没用

  这一晚,王老实没怎么睡,按照习俗,也不该让他睡。

  几个货打牌很上瘾,王老实跟着玩了前半夜,输光口袋里的钱,躺在沙发上眯了一会儿。

  凌晨三点多钟,天还黑着,前苏就热闹起来。

  半夜接媳妇,是本地区的传统。

  王老实不需要去,他的任务就是等在院门口儿,等新娘子到了,在娘家人的刁难中,把唐唯请下轿,然后背着媳妇进洞房。

  劳拉同志早早的就起来,车队里多了几辆美帝的车,都已经换上了美帝大使馆的号牌,这也算外交规矩。

  前苏的接亲车队又庞大了不少。

  路人看在眼里,那个纳闷儿啊!

  怎么解释都不科学。

  本来呢,这位美帝娘们儿什么都新鲜,尤其是给新娘子穿鞋那个活儿,她就愣抢到手里,弄得好些人都措手不及。

  幸亏这喜事儿一经华西合璧,变通了不少,加上多年来,国际接轨这个词儿挺时髦,要不接受起来可不容易。

  洋婆子,还是个美帝皇后,来给接亲,传出去,那得多爆炸啊!

  其实,王老实和唐唯并不是多喜欢,他们又不想吸引什么眼球,当什么红人,巴不得安安静静的过自己小日子呢。

  可没办法,人活在世,有着无数身不由己。

  反正,唐唯一经成了华夏都一个让美帝第一夫人穿鞋的新娘子。

  接亲的车队并非统一,各种品牌皆有,全是前苏王家自有的车,头车倒是王老实自己的,车队庞大,却没有那种土豪的味道。

  没成想,歪打正着,唐家的小辈儿们,可是没少准备,不折腾足了,甭打算把人接走,可是劳拉这么一打头阵,土崩瓦解。

  顺利的有些不像话。

  六点钟左右,在家里按照老咧哭了一会儿,告别了父母,唐唯终于坐上了婚车。

  期间,她堂弟挨了唐唯的打,从唐唯床上到车里,她的脚是不能挨着地面儿的,得是弟弟给背到车上去。

  唐唯没有弟弟,就堂弟上。

  她堂弟嘴欠,说了句,‘姐,你可够沉的。’

  十七八的小伙子,正是欠揍的年龄,啥也不懂,活该啊!

  六点三十五分,车队停在前苏村入口,换乘八抬大轿。

  这事儿是林之清组织的,王老实也去看了,没说啥,不能说不对,就那么个意思,较真就没意思了。

  王老实背媳妇下轿。

  迈火盆。

  射三箭。

  双方认亲。

  夫妻拜堂。

  敬茶改口。

  到祖宗牌位那儿上香磕头。

  送新娘入洞房。

  全和人铺被撒喜子儿。

  坐帐。

  -------反正林之清给准备了不少程序,甭管是那个时代的,什么民族的,只要看起来上档次,那老货全给弄了过来。

  大热天的,王老实跟唐唯都穿的挺严实,两人累到能忍受,就是那个热让人受不了,若再折腾一会儿,非中暑脱水不成。

  还有个好消息,大领导并没有过来,美帝那个货也没来,嘏夫人陪着劳拉看完拜堂也悄然离去。

  这跟王老实预计的不大一样。

  其实也是他不懂,无论如何,这么乱哄哄的婚礼,实在不适合那种地位的人参加,再说了,他们在,这个婚礼根本就没办法进行。

  尤其是林之清弄得不少玩意儿,根本就难登大雅,不是封建迷信,也得是糟粕级别的。

  拿到台面儿上,可以往有辱国格上靠。

  不过,人家搞新式外交,来到前苏地面儿,办事儿还是很大气的,嘏总写了一幅字,托他的夫人给带过来,也是破了大例,百年好合,不是多精奇,却胜在喜庆,关键是写字的人牛掰。

  到了人家这份儿上,提词写字是很重大的事情,绝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必须局会半数以上同意才行。

  也得亏是王老实,他算华夏挺独特的一号人物,而且就是一贺喜的字儿,代表意义不大,自然也就没人吃饱了撑的拦着。

  大伯和王嘉起很会办事儿。

  那幅字没当众挂起来,就连着盒子,还有很多别人送的礼物,都摆在正堂,私下里,让老李安排了人盯着,绝不能出了岔子。

  换个好显摆的,当时就挂上,属于特正宗的作死行为。

  坐席,本婚礼的重中之重。

  前苏的热闹到了极致。

  只有一点可惜,原来计划晚上要放焰火的,因为特殊情况,只能取消。

  从坐席开始,基本上没新娘子什么事儿,王老实则要到每桌敬酒。

  要不是有人拿扇子和绿豆汤一直给他顶着,他那小体格未必顶的下来。

  下午的时候,送戚,换了装束跟头型的唐唯和王老实一起,站在家胡同口,一一送走那些外村亲戚。

  婚礼算是圆满成功。

  回到家之后,就是小辈儿们闹洞房,农村里,闹起洞房,有的很邪乎,出什么幺蛾子的都有。

  王老实算是运气不错的,地位跟辈分都在,那帮小年轻们儿都有些含糊,不大敢。

  他们也没失望,王老实早有准备,一堆红包撒出去,又给了几条买不到的烟,众人欢呼着散去。

  卧房里就剩下了王老实跟唐唯,两人一脸疲惫。

  王老实关上门儿,不管不顾的就开始脱衣服,那叫一奔放利索。

  坐在床边儿的唐唯顿时满脸羞红,看着王老实如此猴急,不禁劝他说,“这、这、还大白天呢,你别那个啥------”

  被说愣了的王老实刚把衬衣脱掉,呆呆的看着唐唯,“你说什么?”

  唐唯那个羞啊,连羞带急的,“天还亮着呢!”

  其实还有点气,至于期待有没有,不好妄加揣测。

  哦!

  王老实顿时乐了,冲着唐唯挤了挤眼儿,“你别急,我就是热的,脱下来,擦擦汗。”

  “你------!”唐唯大怒,飞身起来,追着王老实揍,所以,安全专家奉劝没娶媳妇的,以后买房,一定要大卧室的,总得有点辗转腾挪的空间不是?

  两人这几天都没休息好,又折腾了大半天,又累又热的,唐唯还有些不习惯,趁机把王老实赶出屋,也换了一身衣服。

  王老实再挤进来时,唐唯已经和衣躺下,他也没再折腾,就躺在唐唯身边儿。

  没多久,两人就睡着了。

  要不是唐唯还算警醒,总归还是新媳妇,不能丢了门风,她推醒了王老实,否则,这货没准儿就一觉到天亮。

  晚上,还有事儿。

  一大家子人要吃一顿饭,这顿饭可是新媳妇领着几个嫂子伺候,她们也就是摆桌子上菜。

  还有没走的亲戚,忙活人,也要吃顿好的,饭棚里,喧嚣热闹,推杯换盏的。

  大伯院里,唐唯在几个嫂子的带领下,给长辈再奉茶,算是完成了她作为新媳妇这天的全部任务。

  按照规矩,几个嫂子还有那几个全和人,把唐唯送回到新房。

  王老实则跟着几个哥去饭棚感谢忙活人,又撒了一圈儿红包,说几句漂亮话。

  回到新房,嫂子们让王老实站在门口儿,她们在后边用力把王老实推进去,喊几句全和喜庆话,才大笑着离开。

  而王老实插上院门。

  当然,这算是改良了,本来还该有听墙根一事儿。

  今天就免了,王老实的墙根儿就那么好听?

  真没人胆子肥,其实也不是王老实不让,大伙儿终归还是有些顾忌。

  时间还早,王老实喊着满脸羞红的唐唯到了院里乘凉,这一天热的,头昏脑胀,沏了一大壶茶,躺在藤椅上,两人看着夜空。

  “可惜了啊!”

  唐唯闻听,好奇的问,“可惜什么?”

  又喝了一大口茶,王老实指着天空说,“要不是他们在,现在正是放焰火的时候,咱妈可买了不少,本来都堆在那院里了。”

  想想也觉得有些遗憾,不过唐唯想得开,小声说,“没事儿,等过年放也一样。”

  唉声叹气了一会儿,王老实痛心疾首的说,“没了,那东西说不安全,都给退了啊!”

  李梅真没少买,这次她娶儿媳妇,几乎把王老实孝敬她的零花钱都给掏空了,连王嘉起手里的那点也都给掏了出来。

  人家工作组的一来说,王嘉起劝着,李梅倒很配合,心里却惋惜的不行。

  就像唐唯说的,想留着过年用,人家还是不行,帮着给退了。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外边儿也安静了,大概都热闹完,各自休息去了。

  王老实偏过头来,冲着唐唯说,“**一刻值千金,咱是不是抓紧时间?”

  唐唯大羞,瞪了王老实一眼。

  可惜,没等她说出什么义正言辞的大道理,人就被王老实横着抱起来,王老实这厮还挑衅,“你叫吧,喊破喉咙也没有人回来救你-------”

  “留忙!”唐唯此刻能想起来最难听的词儿恐怕也就这水平了。

  其实王老实更想把唐唯抗在肩头弄进屋里,刚才用力方式错了。

  两人在屋里打架的事儿就不消细说,从实力对比上,王老实占据了经验,而唐唯拥有天然的基础优势,胜败难定。

  第二天一早,唐唯起床的时候,龇牙咧嘴是必须的,她看起来不像赢家,王老实呢,也看不出胜利的意思,不时看着唐唯傻笑。

  唐唯强横的逼迫王老实换了一件衣服,紧领口的,没办法,她昨晚有些过分,王老实肩头到现在还有清晰的牙印。

  听老婆话换衣服的王老实不依不饶,抱怨说,“你怎么咬这么狠啊!这要让我妈看见,不得说你。”

  这话气得唐唯脸通红,反驳说,“都赖你,净糊弄我,说不疼,都疼死我了,让你停,你也不听,不咬你咬谁。”

  一幅理直气壮的样子,撅着嘴儿,倒是蛮耐人的,王老实偷笑。

  他绝对是故意的,装作很无辜的样子说,“到后来不就是不疼了嘛,你自己后来不都叫-------不要停------”

  “要死啦!不许说!”唐唯扑了过来,一把捂住王老实嘴。

  趁此良机,王老实上下其手,占尽便宜,差点没把持住,再来一发清晨运动。

  关键时刻,唐唯刹住车,叫停,方式很朴实,就是用两个手指,配合王老实腰间一点嫩肉,相互作用着拧一拧。

  效果相当好。

  不是她冷淡,其实疼就是个开头的过程,以唐唯的身体,恢复起来很快,更不是讨厌,相反,内心里,恐怕唐唯不比王老实差。

  她是新媳妇。

  传统上来说,今天她得进入状态,到公公婆婆那边儿请安,跟着嫂子做早饭,侍奉公婆吃早饭,必须的,不能短了规矩。

  还有个事儿。

  今天,她得跟着王老实到祖坟去烧纸,也是要紧事儿。

  要是等到太阳高高挂,这人就丢大发了,以后根本没脸见人,搁在旧社会,这样的媳妇要么投河,或者直接上吊,懒媳妇没人权的。

  也是她丈夫王老实忒没溜儿,什么事儿都不惦记,还净想着那事儿添乱,不拧他实在对不住王大老板。

  三天后,新媳妇回门儿。

  当然,也是王老实新姑爷上门儿。

  唐家自然也是一番大热闹。

  跟李梅一个心思,郑婕也是倾尽所有,怎么上档次怎么来,她把唐家能上桌的都喊了过来,陪新姑爷喝酒。

  王老实人单势孤,要不是唐建兴稍微护着点,差点溜到桌子地下去。

  转天,两人回到前苏,晚上睡觉的时候,游戏做了几遍后,王老实拥着媳妇问,“咱上哪儿度蜜月去?”

  人家唐唯特懂事儿,迟疑了一会儿问,“你不得回京城,别耽误了正事儿。”

  啧啧,不愧是过日子的,王老实笑了笑说,“不管那个,有别人管着呢。”

  “要不咱就去黄边?”唐唯想起来,她自己可是在黄边买了一套房子,就是度假用的,装修好了,还没住过。

  正好这大热天的,去住些日子,挺合适。

  黄边啊,还是算了吧,王老实摇摇头反对说,“那边儿是奥运分赛场,管得那么严,咱干嘛去凑热闹,换个地方吧。”

  “也是啊。”唐唯一想还真是的,就没再说。

  两人在商量中,相拥而眠。

  第二天早起,王老实说了去西北转转,看油菜花,唐唯连连点头,那边儿她去过一次,确实景色不一样。

  王老实拥有说走就走的实力,正要去跟老爸老妈说一声就开溜。

  刚出门儿,就被两个人拦住,“王落实同志,嘏总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