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五十一,可劲儿的折腾

九百五十一,可劲儿的折腾

  七月十二,安床。

  所谓安床,就是找个全和人,这得父母健在、兄弟姐妹齐全、婚姻和睦、儿女成双,并且是王老实的亲戚。

  运气不错,真有,也就是王家家族大,不然还真费劲。

  王老实去看了一眼,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顺序有些讲究。

  铺被褥。

  床单。

  大红的龙凤被。

  挂双喜字的帐子。

  最后撒上花生、红枣、桂圆、莲子等。

  这一天开始,王家的流水席正式待客。

  村里人来吃也就罢了,图个喜庆。

  偏工作组那帮没溜儿的也来蹭饭,让王大老板颇有心疼的赶脚,心里想他们一定是故意的。

  大伯家也不开火,全都吃席,王老实自然也是跟着。

  流水席,凑够八个人就开席,王老实这一桌,好几个不认识的,不过,人家都认识他就够了,辈分上,王老实还不错,这一桌除了二个同辈儿,剩下都小辈。

  也有好处,拿馒头、端汤、倒酒之类的活儿不用王老实自己动手,算是饭来张口了。

  乡里乡亲的,坐在一起胡吃海塞,心情好了不少。

  吃这样的饭,不太讲究,用不着等着,谁吃饱喝足,抬腿就能走。

  王老实走出大饭棚时,正好碰上林之清,这货正拿着牙签剔牙,打着饱嗝,跟地主老财似地。

  猛然间,王老实想起个事儿来,拉着林之清问,“我怎么听说七月不适合娶亲呢?你这日子有说法?”

  三月、六月、七月不适合喜事儿,老早就有讲究的,王老实不信这货会不知道。

  林老头倒是不慌不忙的,嘴里吐出点什么后,慢条斯理的说,“王董是二婚。”

  这也算理由?王老实肯定是不懂啊,看着林老头等下文。

  果然,这货又说,“你福太盛,得压一压,不然对新娘不好。”

  一听这个,王老实脸都黑了,这货也忒特么能瞎掰扯了,哪儿跟哪儿啊都是。

  接下来,林之清这货扯开嘴叉子,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通,基本上都是正常人不明白的。

  最后的结论就是,七月娶亲对别人恐怕不好,但对王老实,没有再好的日子了。

  得,你特么的牛掰,会说,反正都这样了,王老实赶紧扯呼!

  他一走,林之清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累够呛。

  回到院里,没多大功夫,王老实见到了刘彬跟关海军,还有钱四儿跟着,其他人都没来。

  婚礼期间,王老实已经确定了一个想法,甭管是什么朋友,一概不用来。

  让他们来,也不方便来。

  前苏村已经成为奥运赛场之外的焦点,很多人希望自己能过来蹭光,也有很多人想办法避开。

  这三个货就是提前过来庆贺的,同时也是代表,钱四儿背着个大包,搁在桌子上,“三哥,这是咱这些哥们儿凑的,都在这儿,回头你自己看吧。”

  王老实一扒拉了下,都是现金红包,估计都没少包,给几个人散了烟说,“背回去,三哥还用这个?回头到京城,我大请三天,没看我家都没设账房?”

  这事儿早就定了下来,婚礼不收礼金,账房都没有。

  不是王家个别,类似的情况多的是。

  关海军插话说,“落实,都知道你不缺钱,可这哥几个心意,多少是个意思。”

  “就是,三哥,大伙儿没少跟着你发财,都是朋友,别弄那没意思的。”刘彬也跟着敲边鼓。

  “多大点事儿。”王老实不愿意为这点钱撕扯,既然刘彬提到了钱,那就直接接了过去,放到书桌上,“回头儿我再数,你们今天晚上别走,咱喝个痛快。”

  略带遗憾的看了看王老实,关海军摊开手说,“不了,过会儿我们就回去,你这儿我们可待不住。”

  唉,王老实也是没脾气,事儿赶事儿的,成了今天的局面,村里倒是风光了,可自己这婚事儿实在让人说不出的别扭来。

  “算了,三哥,你就擎好吧,等回了京城,四儿给张罗,肯定热闹。”

  瞥了钱四儿一眼,刘彬直接打击他说,“快拉倒吧,还用你张罗,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对啦,估计一会儿云芳和玉玲也过来,本来楠悦也要来,临时有事儿来不成了。”

  王老实点点头,大伙儿心意他是必须领的。

  闲聊了一会儿,还问了问结婚的一些事儿,几个人悄悄的来,又无声息的走,没带走一丝云彩。

  他们刚走,魏云芳跟靳玉玲到了,意外的是,吴楠悦还是来了。

  她们跟刘彬他们一个意思,提前来祝贺,送来贺礼,跟那帮老爷们儿不一样,没直接给钱,全是买的东西,比他们有心。

  参观了新房后,她们也走了。

  临上车前,吴楠悦落后了一步,带着某些复杂说,“祝你幸福!”

  待着颤音儿,王老实怔了下,扭头看了看已经上车的那两位,人家恐怕是故意的,给他们留下说话的空,到现在,王老实也没敢说其他的,只好点头,挤出笑容来说,“谢谢你!”

  本来还有几句话要说,琢磨了一番,王老实没张嘴,说什么都算扯蛋。

  到了晚上,小艾又过来了。

  王老实招呼她一块儿吃饭。

  没成想这位艾总还挺实在,一点也没有嫌弃卫生的意思,抄起筷子就吃。

  不管真假,就冲这个,有培养前途。

  吃完饭,小艾同志送上自己的礼物,不是礼金,王老实当然欣然收下,心意不能寒了。

  “到家里坐坐吧。”其实王老实就这么一让,天都黑了,该回家得回家。

  人家艾总实在,点头说,“好,正好有点事儿跟老板汇报。”

  盯着小艾看了好几秒钟,王老实终于确定,这丫头不是开玩笑,挥了下手说,“那就到家再说。”

  饭棚距离王老实家只有几步路,院子里人来人往的不少,不过,后院没什么人。

  两人穿过堂屋,直接在后院坐下,小艾同志记性不错,别看头一次来,可格局没变,麻利儿的泡了一壶茶。

  接过茶杯,放在石桌上,王老实故作轻松的问,“说吧,艾总有什么事情要说?”

  小艾同志脸色变了变,明显在给自己鼓劲儿,王老实也不催,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眼神瞟了一眼。

  她很聪明,学习成长的也非常快,整理好思路,说,“王董,最近冀北黄边的税务找了我,说了一些事儿,我认为有必要跟您汇报一下。”

  说完,她紧张的看着王老实,她很清楚,说出这个,意味着什么。

  王老实手顿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问,“找你谈了什么?”

  两只手使劲儿的搓了搓,艾碧菡咬着牙说,“他们希望我跟以前一样,把一部分税收挪到黄边去,按照规矩免我的个人所得税,还奖励一套房。”

  跟以前一样,王老实自然知道她在说什么,以前,有权力这么做的只能是唐建兴。

  各个地方上,收税什么的都是有任务的,没完成的后果挺严重,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很多地方都讲究灵活政策,争取税源。

  华夏时代是大企业,全国性的大企业,到那儿都是利税大户,因为各地都有项目,去哪儿交税,却是可以操作。

  王老实又问,“还有吗?”

  “还有。”既然开口说了,艾碧菡肯定是下了决心,“我查了些情况,过去这几年,类似的情况有好多次。”

  “都是唐总做的?”

  艾碧菡重重的点头。

  王老实问,“你知道他和我的关系。”

  “我知道,所以,我才来跟老板说。”

  看了她一眼,王老实故意说,“所以,你挑这个时候跟我说。”

  艾碧菡,“------”

  好半天,艾总还是坚持说,“我觉得我必须让您知道。”

  对小艾,王老实是满意的,尤其是这件事儿,她的表现,更让人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喝茶!”王老实冲着艾碧菡伸了下手,他看得出,小艾姑娘非常忐忑不安。

  看着小艾同志端起茶杯,小心翼翼的样子,王老实不免摇头笑笑,等她喝了一口放下,才问,“这样做,公司有多大损失?”

  损失?

  不能说没有,但确实微乎其微,各地税务部门大抵都知道,也能互相理解和支持。

  艾碧菡摇头,“没有什么损失。”

  “好处有没有?”

  肯定有,至少很多人会认为华夏时代给面子,关键时刻靠得住,能当自己人对待。

  她不是能很明白的说清楚,却听得懂,王老板说的不含蓄,特直白。

  几句话说得艾总愣愣的,她无法确定老板到底什么意思了。

  王老实翘起二郎腿来,语气凝重的说,“水至清则无鱼,小艾,有些时候,该糊涂的就糊涂吧。”

  这下明白了,艾碧菡接受起来有些困难,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被王老实挥手打断,“很多事儿,约定俗成的,我们可以出淤泥而不染,却未必让人信服,这个社会,容忍度太高了。”

  艾碧菡走的时候,还有些迷糊,她坚持留下了调查资料。

  王老实坐在那里,半天不知道该想什么,最后呢,叹口气,拿起打火机,烧了那几张纸。

  他相信,唐建兴已经非常不错了,那点根本就不能算个事儿,自己那么多高官,王老实敢保证,比唐建兴清廉的寥寥无几。

  华夏自古就被一句话给糟践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自己谋利,几乎没机会挡得住,人性使然。

  当然,王老实分析到最后,差点乐了出来,辛辛苦苦积攒一辈子,恐怕也都是自己的,他跟郑婕就一个女儿,唐唯,马上就是自己老婆了,真有点瞎折腾的意思。

  还有个心思,王老实不认为艾碧菡这时候过来说这个是别有用心,大抵,这丫头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吧。

  翌日。

  王老实早有预料,根本没得闲。

  各方人都提前过来祝贺,跟商量好一样,连老曹他们几个,都是赶紧来,放下礼物或者礼金,喝口水就走人。

  王老实知道大伙儿心思,只能记上。

  到了下午四点钟。

  王老实接到消息,前苏村的路被封了,出不了村,也就进不来。

  很快,证实,修路。

  和村里人一样,王老实也迷惑了,这条路可是前苏自己出钱修的,等级相当高,绝不是糊弄人的。

  问了问,没人知道怎么回事儿。

  饭棚里,吃饭的人们总算有了共同的探讨内容,自然就是这条路,这时候修路,什么意思?

  也有人问王老实。

  他这会儿大体上猜到了些什么,“可能就是铺一层沥青,图个好看吧。”

  不能算华夏速度,得按特色说。

  果然,第二天一早,王老实特意去转了一圈,路已经修好,崭新的,连线都画好了。

  不过,路口还有人把着,不让上路。

  返回村子里,路过工作组驻地时,能够明显感觉到与平时不一样。

  人来人往的,都挺忙活。

  王老实心里有数,拍了下前边儿,说,“回吧,估计今天不来,明儿也会到。”

  吃过早饭,老妈喊他过去,“跟你哥他们去烧纸吧,今年都在祠堂那边儿,坟地不让去了。”

  甭问,有碍观瞻呗,王老实没吭声,起身去找三哥他们。

  “等等。”老妈又叫住他问,“明天晚上新房不能空人,你有人来吗?”

  滨城这边儿讲究一个事儿,新房头一天晚上不能空人,也不能关灯,一般都是小伙伴儿陪着闹整宿,等到清早去接亲。

  村里小伙伴儿没几个,不过王老实有同学,刘星已经打过电话,说他跟几个人一起过来,也好,王老实不是特别在意这个,总不至于混到没人来捧场,那乐子可大了去。

  “您就放心吧,明儿几个同学过来。”

  老妈还是有些不乐意,嘟囔着说,“你说彬子也是,咋还来不了呢------”

  刘彬来的时候,去看了老妈,特意解释说正日子不能来。

  当然,王老实最明白,老妈是不高兴姐夫,提前好几天,姐姐就说了,姐夫不能回来参加婚礼。

  王老实知道,不是工作忙得走不开,而是不敢,若没有那件事儿,他肯定回来,不然以后怎么进门儿?

  偏上遇上那件事儿,谁也不敢过来露头,万一一眼看到,他指不定落个什么,小心无大错。

  有句话,王老实没说,机遇永远在,勇气却难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