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五十,接亲的得多一个

九百五十,接亲的得多一个

  价值产生信心,信心产生热忱,而热忱则征服世界。し

  京城用一个炫彩的夜,征服了全世界。

  王老实本不想看,但老爷子的情怀是阻挡不了的,所以,他认真的陪着爸妈从头到尾的看。

  还没结束,老头子就拿出一瓶酒来,在老妈犀利的眼神中,毫无滞塞的打开,跟王老实说,“陪我喝一点。”

  值此盛世,王老实没给老头子添堵,麻利儿的去拿酒杯,还带来一小袋子花生米,喝酒专用神菜。

  老妈鼓了鼓嘴儿,无奈的起身,拍了一盘黄瓜端了过来,警告说,“适可而止,别挑衅。”

  老头子嘿嘿的笑了,王老实赶紧保证说,“您老放心,我们就是高兴。”

  恐怕这一晚,全华夏大部分人都这么着做。

  无可厚非。

  饱经沧桑近百年,华夏人一直在忍辱负重,图得不就是这一刻。

  其实呢,深层次里,还是华夏人的不自信。

  甭管什么事儿,好也罢,差也行,就是特别在乎外界的说法。

  好像西方社会不点头称赞,华夏做出什么都不对一样。

  很少有人明着说出来,潜意识里,事实就是如此。

  只能说明,这个星球上,还是西方主导,华夏要重新崛起,就必须克服。

  就拿这个开幕式来说,王老实不想说什么不好,他就单纯讨厌那个导演,总是拿一些老故事咧来彰显什么,一个民族不能总是缅怀过去中生存。

  不是不能,那也是民族文化的东西,可别全是,当下的呢?

  华夏这几十年的发展,亮点是有的,重要的是要去发掘,敢于拿出来。

  这才是民族复兴应有的气度,不然那个华夏梦怎么实现?

  开幕式是个结点。

  之前是准备期,大家都紧绷着,一切都是为了各项目标去努力。

  开幕之后,就等着检验,之前的所有准备,结果如何,等着看。

  美誉国际就是,他们其实更早,好多项目都完事儿,至于评价却要看开幕式,一荣俱荣的模式。

  开幕式后,钱四儿给王老实打了电话,“三哥,我去你那儿歇一阵子吧。”

  “那行,你来吧。”王老板没拒绝。

  钱四儿的意思有两个,第一是交差,第二是态度,歇是借口,来前苏,主要奔着王三哥婚礼来的,帮不帮得上忙,先不说,他人在这儿,很重要。

  前苏村里也是一样,就在开幕式结束的那一刻,工作组就开始紧张起来,上级什么时候来,大体有个数,具体没有。

  他们必须保证随时有接待的状态,这就是华夏的办事风格。

  村民们生活应该是不大方便了,限制多了起来,很多以前自然的事儿,都要注意。

  比如车子开出去,再开回来,那个检查是相当严格的。

  甚至车子开出自己车库,去地里割点韭菜回来炒鸡蛋,对不住,这车也得检查。

  老李偷偷告诉王老实,现在前苏村里,属于工作组的人比村民都不少,基本上做到了每家都有人专门负责。

  王老实不意外,问,“咱的人呢?负责什么方面?”

  问到了老李尴尬处,他不敢大声说,小声没底气的说,“要求我们的人尽量待在驻地,不要出去。”

  说白了,还是不信任,王老实也能理解,人家信不着,他也不着急,安慰老李说,“你啊,也变通眼下,除了必要的,给大伙儿放假,哪好玩就去哪,别整天窝在家里。”

  头一次,老李反驳,“咱不能把安全寄托在他们手中。”

  信不过我们,我们还信不过你们呢,王老实一听,也是,没再管这个事儿。

  前苏食品的输出还在正常运转,不过,从前苏村里出去的少了很多,程志翔觉得不方便,直接把办公室临时换了地方。

  跟着麻烦的还有在前苏工作的一些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受到了严密的排查和控制。

  别的不说,效果是真有的,好几个在老家挂了号的人,被揪了出来,直接送进了局子。

  这下子,工作组的人更神气了。

  王老实是个嘴不饶人的,在某个人正得瑟的时候,有些看不惯,他直接一通话浇了凉水,“受通缉的人,能在前苏工作那么长时间,可见咱国内公安工作有多没效率。”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谁也反驳不了。

  奥运圣火点燃后,各项赛事逐渐展开。

  正经事儿开始提上日程。

  前苏有两件大事儿。

  第一,是王老实的婚礼,基本上确定了客人名单,按照老家的习惯来,王老实和唐唯可单独邀请朋友来。

  另外,娘家戚定了人数,三十八个,由唐家自行决定。

  王家这里,就是按照喜事儿的习惯,王家族人,几个主要亲戚村里的,其他人一概不邀请。

  第二,就是大领导在前苏的活动。

  各项接待工作基本就绪,就等具体日子。

  林之清俨然就是婚礼委员会的大拿,有他在,各项事项紧锣密鼓,也井井有条。

  王老实基本上不用废什么脑子。

  他主要就是接电话,都是一些场面上的朋友,知道他大婚的消息后,打探消息。

  谁让他们没接到喜函呢。

  王大老板也没办法,满嘴跑火车,告诉人家,这次谁也不请,理由呢,他很自然的栽赃给工作组,说了前苏面临的情况。

  那件事儿全华厦只要关注新闻的都知道,当然,就必须理解王老实的苦衷。

  愣是没一个人抱怨,当然,也没谁敢抱怨。

  ※※※

  唐家。

  因为婚礼的事儿,家里早就没了以往的清静,长年在外读书,唐唯对家里的亲戚不是很熟悉。

  猛然出来那么多亲戚,小唐同学有些应接不暇。

  就是介绍过,因为人多,她也记不住。

  叫错了几次后,尴尬难当的唐唯只有装傻一条路,冲谁都是傻笑。

  也幸亏她家地方大,还有地方藏,不然,小唐真得想办法逃。

  当然,她好几次都听到亲戚们说她命好之类的话,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阴历七月十一那天,唐唯忍不住给王老实打了电话,说起自己这些日子过得不好,失眠,“我都有黑眼圈儿了。”

  结婚前,他们两人是不能见面的,到底有多不好,王老实和唐唯都不信,却都不敢提出来偷跑出来见一见。

  不想给唐唯过多压力,王老实也只好说,“熬吧,就几天了,过去咱就舒坦了。”

  唐唯还想说点其他的,忍住了没说。

  她烦,还有个原因,每天家里都在讨论,跟吵架一样,谁跟着去前苏送亲,当这个娘家戚。

  要是换别的,大家都会谦让,没人争竞这个。

  去了也就是吃一顿饭,喝点酒。

  不去,在唐家也会办酒宴,同样是吃顿饭,喝点酒。

  相差不大。

  问题是,王家这婚礼动静实在不小,竟然有观礼的领导人来,谁不想过去蹭个光?

  争抢的厉害。

  这事儿啊,还是赖郑婕同志办事儿没规矩。

  本来就是唐家的喜事。

  郑家不该跟着凑热闹的。

  可郑婕呢,忒大意,两家掐了起来,规矩道理都扔到了一边儿。

  呵呵。

  王大老板也觉得没意思,其实王家也面临这个事儿,好在呢,自己家办事儿,没有名额限制,随便来,流水席,不是吹的,真随便来,吃得管够。

  真不是撒娇,唐唯却是想解决事情,就问王老实,“你说怎么办啊?”

  正经的建议呢,应该是让唐家找个说话好使的,站出来搞一言堂,按照规矩,男客女客按照名额来排列,该谁是谁,有不去的,才递补。

  按照家谱捋,根本就没架打。

  可王老实这厮,没正形,竟然说,“实在不行就抓阄吧。”

  没办法,他真不好说什么,牵扯到了郑家,他怎么说都是得罪人,还不如胡闹的好。

  人家小唐姑娘也是聪明的,直接撂下了,说,“我是不管了,他们闹去吧。”

  王老实立马跟上说,“对,没错儿,你就等着嫁过来吧,那事儿你别掺乎。”

  气得唐唯懒得搭理他,通话结束。

  本以为没自己事儿了,结果不成。

  工作组又来烦他。

  这回又是美帝闹幺蛾子。

  美帝总统倒没什么,他是卸任前,就图个顺心。

  他媳妇不成,一听说要参加传统的华夏婚礼,兴奋的好几天睡不着,高血压都犯了。

  不光是找人弄了一身红旗袍,还打听婚礼是什么样儿的。

  要是找个糊涂蛋也就算了,没成想,接待方呢,还有个明白的,给美帝第一夫人说了个通透。

  别的呢,那位夫人没怎么,就是觉得接亲太有意思了,就问她也跟着接亲去行不行。

  外事办的人呢,也糊涂,不明白的就别瞎答应,满以为就是个外事婚礼,纯粹为接待而凑起来的,满口答应,还跟人家说,她去接亲,会特吉利,是新郎新娘梦寐以求的好事儿。

  好你个妹儿啊!

  事儿传到前苏工作组,桌子直接掀翻了,工作组的同志们那个愁眉苦脸。

  他们可是知道,那位王大老板有多难缠,这个婚礼可不是京城那帮货想象的那么简单。

  得,事儿出来了,就得重新布置。

  安全先不说了,可以根据情况调整,出了前苏,到新区没多远,路上会有滨城方面配合,不是多难的事儿,只要注意力集中,还是可以的。

  但把那位夫人塞到接亲队伍里,可不容易。

  他们都清楚的,接亲的人挑选有多讲究,不是谁都可以的,必须是全和人。

  还得是至亲。

  你个劳拉什么的,跟人家王家有毛的关系,总不能让王大老板管你喊嫂子或者婶子吧?

  那泥煤的不得闹出千古大笑话来。

  工作组的人把情况跟王老实说了之后,王大老板也傻了,想了半天,他终于承认自己错了,咬着牙说,“这个婚我不结了行不行?”

  当时那一刻,他想还不如自己偷偷跟唐唯,找个风景如画的地方,住上几天,免得这么折腾。

  以前的事儿,工作组的同志,基本上就是公事公办,这次,他们真没底气,为了给京城的同事擦屁股,只好低声下气的说,“王董,实在是没办法,人家连粉色旗袍都买好了,还盘了头------”

  准备的如此充分,王老实都惊得说不出话来,半响,他说,“到底是谁嘴里没把门儿的,你告诉我,保准不打死他。”

  七月十一,晚。

  王家,王老实大伯家院子里,负责办事儿的几个人都到齐了。

  商量怎么与时俱进。

  说真的,千百年来,都没遇到这样的事儿,没前例可循啊!

  大伯倒是没说啥,低头抽自己的烟袋锅子,其实就没点,他的身体早就不允许抽了,就干拿着烟袋,拿着当个事儿玩。

  王嘉起可是亲爹,觉悟真有,思路也清晰,他是先说的,“咱先不说别的了,反正,听那意思,人家是肯定要去的,对吧?”

  说完,扭头看自己的儿子,那脸色,都是他儿子不争气。

  跟王嘉起不一样,李梅同志压根就没明白其中的关窍,还以为多好的事儿,自己儿子争气啊!

  “大概就这个意思,今天下午,大领导办公室特意打了个电话给我。”

  王嘉起扭头问林之清,“老林,你觉得安排她干什么?”

  不能不说话,林老杂毛明白,这事儿圆不好,他没好果子吃,他太知道那位爷什么脾气秉性,回头一准儿拿他撒气,斟酌了半天才说,“我看就让她给送花吧。”

  众人一听,忍不住翻白眼儿。

  滨城传统里,接新娘子那天,得有婆家人,给新娘子送上喜花,戴上后,才出门儿。

  挺重要的,一般来说,都是姑奶奶来办,比如,这个事儿,就得由王老实堂姐来负责。

  王老实差点乐了出来,尼玛,老林果然是个欠抽的,按照他这说法,美帝总统成了堂姐夫?

  最后,还是王嘉起拍板,“就让她跟着,送红包。”

  立即有人反对说,“那人数就多了啊!”

  农村接亲,对人数要求很严格,多一个出来,那算闹笑话的。

  王嘉起心里已经有决断了,没得选,说,“再加一个人,跟着一块送,这个讲的过去吧?”

  扭头,老王同志看林之清,这就是请专家给结论了。

  林之清那个叫苦哟,规矩就是规矩,他算明白了,人家就是让他杜撰个规矩出来,还得讲得通顺、吉利。

  这不是难为人吗?

  如此大专家,让这事儿挤兑成孙子,老林真恨不得自己来的路上撞死算拉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