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四十九,仇人相见

九百四十九,仇人相见

  湖畔。

  来美帝与查芷蕊会和的顾晓楠精神没那么糟糕,脸色偶尔也露出点笑模样来。

  她最喜欢的事儿就是跟着查芷蕊到湖边儿转转。

  姐俩儿是无话不谈的,微微隆起的小腹,脸色散出的光彩,顾晓楠很羡慕。

  自打离婚后,小顾同志很抗拒新的恋情,有人给介绍过,条件都那么的糟心,甚至连五十岁上下的都有。

  她自己也说,“我就那么不值钱?”

  现在没有母亲在耳边唠叨,她却高兴不起来。

  停下脚步,两人准备往回走,查芷蕊特没溜儿的说,“要不你也怀一个得了。”

  这话让顾晓楠哭笑不得,怀孕生子,女人是大都希望,可也没这么说的,“跟谁啊?我自己能行?”

  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查妞儿说,“要不我借你用用吧,用完就还。”

  噗!

  顾大姐差点没岔了气,没头没脑的来这么一句,什么意思?

  王落实那人她是见过几次的,以前呢,觉得配不上自己表妹,可人家混迹到了如此程度,或许就是命,要不是表妹魔怔似地跑到美帝来,恐怕现在早就王家夫人了。

  现在算怎么一回事儿呢,小顾老大姐也说不上来。

  关于借种,仅仅是姐俩儿之间的小玩笑,不能说给别人听的。

  回走了一段,有一长椅,查芷蕊和平常一样,坐那儿歇会儿。

  顾晓楠确实不懂事儿,离婚也是有原因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还跟上小学一样的问,“听说他下个月结婚?”

  你非要说查芷蕊能心静如水,那得脑子多二,查妞儿脸色表情明显一滞,咬着嘴唇点了下头,“七月十六。”

  还别说,顾晓楠知识够杂的,撇着嘴说,“怎么选了那个日子啊?”

  七月十五日,也就是中元节,俗称鬼节,这日子口儿娶媳妇,真的好吗?

  查芷蕊不是多懂,也不想明白,摆了下手说,“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不在意就得了呗。”

  “不在意?”顾晓楠不认可,撅着嘴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刚刚经历了人间惨痛,小顾很在意,眼圈儿又红了。

  查妞儿赶紧安慰她。

  “好啦,没事儿,这风怪凉的,咱回去吧。”顾晓楠趁机站起来。

  不远处,小李同志拿着手机走过来,她负责查芷蕊的饮食起居,甚至连电话也控制在她手里,当然,那点所谓辐射,其实就是信其有。

  到了跟前儿,小李低声说,“查小姐,老板刚打来电话,说他大概三个小时后到。”

  “三个小时后?”

  很突然,事先两人通电话时,王老实也没说来,怎么突然就过来啦?

  王老实到美帝来,缘由颇多。

  第一,不厌其烦。

  婚礼的事儿好说,可为了顺利让那些人观礼,复杂就来了,每一件事儿呢,还都要跟王老实沟通,本来就是打算婚前清静的,弄成这样儿,大老板脾气了,不开心就走。

  第二个事儿,他得亲自当面跟查芷蕊说结婚的事儿,不说不合适。

  最后,还有个缘由,丁震源已经组织完毕,他没有选择国内的市场,还是打算在美帝开始。

  正确与否,王老实不大愿意评论,他既然选择了,就得信任。

  三个小时时间很快,王老实看到查妞儿的时候,姑娘直接扑到他怀里,然后就没有再奔放的了,好多人瞅着呢。

  依偎在一起,查妞儿开玩笑问,“我用不用去呢?”

  一点都不好笑,王老实没回答,捏了下查妞儿的鼻子,算是个态度。

  转换个话题吧,王老实问她,“老太太哪儿去了,怎么没见着人?”

  查芷蕊立即鼓着嘴儿说,“又回国了,我小姑父出事儿了。”

  “什么事儿?”

  从随身小包里拿出手绢来,给王老实擦了下汗,不在意的说,“还能什么事儿,拿回扣让人给告了。”

  “哦,那没多大事儿。”查芷蕊小姑父,王老实大体知道点,某医院药剂科的,肥差一个,被告了也属正常,拿回扣更是正常,没有那事儿才不正常。

  至于结局,王老实不认为会有多惨,别看他是药剂科科长,实际上,顶多就一过路财神,钱到了他那儿,会迅分流,真个医院都会牵扯进去。

  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不过如此。

  查芷蕊老妈回去,恐怕也就是站一边儿看着,提醒大伙儿,都拿过钱,看着办。

  应该也清楚内中关键,查芷蕊表现的并不担心。

  他停留美帝期间,哪儿都没去,就陪在查妞儿身边,住在湖畔。

  湖区的生活节奏很慢,尤其是像查芷蕊这样的,更恬适的厉害。

  两人之间默契的没有谈过多,例外的就是王老实问及查芷蕊将来的考虑,查妞儿沉默以对。

  眼下不适合深谈,王老实转移了话题,没逼问。

  王大名人,乘坐自己那架世界上少有豪华飞机来美帝,想不引起关注都难。

  查一个人在哪儿,干什么,并不难。

  美帝的政府应该很清楚王老实为什么来,他们装不知道而已。

  对于王老实有一个女人留在美帝,他们打心眼里欢迎,尤其是这个女人已经怀孕,令美帝一方更兴奋。

  无论如何,美帝方面是欢迎这种事情的,事实上,类似王老实这样的情况,非常多。

  多读史书的话,就能理解美帝鬼子如何看待查芷蕊在美帝。

  在双方没有尖锐矛盾的时候,都安静的过自己小日子。

  相反的情况,自然就有相对的办法。

  这也是王老实打心眼里不愿意让查芷蕊留在美帝,同时,又默许她在美帝任性,暂时情况下,还可以。

  不过,安保小组的人来汇报,有好几个记者试图接近这边儿,暂时被阻挡,但他们既然来了,未必肯罢休。

  关键是谁指使的呢?

  王老实必须得慎重考虑,绝不是一个好事情。

  世上人其实做了很多事情,如果都爆出来,天下自然会大乱,所以,统治阶层很有默契,大家都装看不见,好像从来没有生一样。

  可如果大规模的公开出来,那就是一个严重的信号,某人可能是到了被抛弃的时候,先就是从道德层面打击。

  各国其实都是一个套路。

  舆论先行,放之四海而皆准。

  记者来,肯定不是来采访王落实的,如果他们要采访,应该先从官方渠道联系,预约,提交采访提纲,绝不是冒然就闯入这里来。

  甭问,心怀鬼胎。

  王老实与查芷蕊之间的事儿,并不致命,可要是到了人人皆知,那就麻烦了。

  何况多年来,王老实经营的主要就是名望,对方打击的目标很准确。

  查芷蕊一脸关切的过来问,“生什么事儿啦?”

  握住查妞儿的手,轻轻拍了几下,他语气轻松的说,“几个记者,想要采访,我懒得搭理他们。”

  查妞儿果然没多想,笑嘻嘻的说,“哈哈,你这都快成明星了。”

  这没心没肺的样子好可爱啊,但愿她这辈子都不用烦心才好。

  王老实换了个心情,冲着小朱摆了摆手,让他先退出去,然后挽着查妞儿说,“要不你还是跟我回国吧,我不放心你在这边儿。”

  “怎么?”查妞儿不糊涂,眨巴着大眼睛问。

  实质是王老实在美帝力量过于羸弱,哪怕丁震源过来,也不行。

  一旦有人欲图谋不轨,根本来不及,也没有力量。

  此话却不能跟查妞儿说,只好换个说法,“咱孩子得是华夏人,就该生在华夏,另外,孩子出生,我要是不在身边儿,一辈子都无法原谅。”

  语气略有凝重,查芷蕊能听得出来,和以前轻描淡写不同了,他很认真。

  理由也同样让她无法忽视。

  沉默。

  王老实也没追,就是握着查妞儿的手。

  好半天,查妞儿摇摇头,“我不想回国。”

  无尽的失望,王老实还没决定怎么说,查妞儿又说,“美帝是有点远,嗯----港岛怎么样?要不我去那边儿?”

  港岛?

  王老实眼前顿时一亮,那也行啊,好歹是咱华夏的地方,还老惯着,暂时过去住几年,可以接受。

  不用想了,他赶紧点头说,“我觉得行,回去我就安排,准保不比这儿差。”

  这么多年了,查妞儿总算愿意离开,哪怕仅仅是到港岛去,王老实也高兴。

  回程的时候,王老实心情大不一样了,脸上多了不少笑模样。

  至于那几个记者,王老实不想过多重视,也许人家就等着他出手也说不定。

  回到国内,王老实就把前来接机的老邱喊上车来,很久没有这么着急做成一件事儿的冲动了。

  “港岛?”

  老邱一听,当时脑子转不过弯儿来,在他眼里,老板到哪儿置业-----其实用不着置业了。

  当然,老邱做事儿很讲究,一般不会问及不该知道的,至多委婉提供更好的选择。

  一路上,王老实就没说别的事儿,只顾着提自己大概的要求。

  第一,环境要幽静。

  第二,景色需宜人。

  第三,生活得方便。

  第四,面积不能小。

  满足这几条,港岛不难,只要花得起价钱而已。

  不过,王老实说要尽快,最好一个月之内搞定,老邱头疼了。

  在港岛置业与内地不同,很麻烦。

  不光是挑选的问题,资金出入就是一个事儿,现在监管愈严密,任性是很难的。

  当然,在港岛,很多内地银行都有分行在那边儿,只要瞅准了路子,还是能想办法的。

  老邱难就难在时间和符合要求。

  美帝那边儿。

  围在查芷蕊居所周围的记者已经多达十几个,甚至还有来自华夏的几个记者在。

  可他们却不得其门而入。

  王老实在严密保护中悄然离去,人家乘坐自己的飞机走,根本没有太多信息可查。

  湖畔别墅这边儿,同样。

  查芷蕊是深居简出,几乎不出来,只在居所周围散步,保护的更加严密。

  想弄点什么情况可不容易,甚至是没机会。

  倒是有人聪明,向安尔逊公司递交采访申请。

  却没卵用,人家根本不搭理。

  安排这一切的人,就是回到美帝,气炸了肺那个郑仝。

  他可是在媒体干过很多年,深知其中滋味。

  能不动声色的给仇人添点恶心,何乐而不为。

  安保组的人自己根本就不动,每次观察到埋伏的记者,就直接报警。

  美帝因为反恐的缘故,对这类情况相当的敏感,一连抓了好几个,动静闹得都不小。

  找新闻重要,可也比失去自由轻。

  郑仝费劲心思弄出来的动静,连个水花都没瞧见,就被打散。

  月底了。

  整个华夏都进入一种亢奋状态,似乎为了奥运,全社会都处于凝结状态一样。

  当然,那是媒体营造出来的氛围,老百姓该怎么过日子,还是怎么过日子。

  包括王老实在内。

  老邱被派到港岛,他身边儿少了个能干事的,有些个就得他自己动手。

  以前呢,王老实都做好了去奥运现场观看开幕式的准备。

  现在,他根本就没一点那个心思。

  他若想拿到开幕式邀请函,没多难,很多关系都能办,甚至都不用他自己开口,主动来邀请的就不少。

  一概谢绝,自打那次跟开幕式导演的恶心事儿之后,王老实更没心思去。

  前苏这边儿,工作组的人还那么烦,屁大点的事儿,他们也来找王老实说。

  可把王大老板给腻歪得不轻,还说不得、骂不得。

  只能硬着头皮跟对方扯皮,不触碰底线的情况下,他懒得跟对方着针。

  八月一日,早上九点左右。

  钱四儿打来电话,问王老实,“三哥,晚上收官,你来不来?”

  美誉国际中标的各项活动,基本上都快完事儿了,八月一日晚,是个最大的活动,也是最后一项。

  举国瞩目不为过,当然,也是没办法,不看这个,就没得看,眼下国内跟中了奥运病一样。

  一想那热闹的劲头儿,王老实就没心思去,直接拒绝说,“我就不去了,好生弄,别出乱子,回头三哥给你庆功。”

  院门口儿,传来脚步声,王老实赶紧挂断电话,老妈过来,必须得小心伺候着,最近老妈火气有些大。

  跟在老妈身后的是林之清,王老实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若没有老妈在,他真想上去抽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