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四十八,匡扶天下

九百四十八,匡扶天下

  天热,人就烦躁。

  滨城到了最热的时候,俗称桑拿天。

  前苏环境好,也不至于脱离大环境,热是避免不了的。

  很多人都躲在空调屋里,确实舒服。

  不过住在前苏,专门保障王老实爹妈的医疗保健小组有不同的意见,他的说法得到了很多老人的赞同。

  其实不用劝,王老实也认同,人是大自然的产物,该热的时候就出汗,冷的日子就稍微冻一冻,就如同日落而息一样,都是自然规律。

  违反规律,就是对人本身最大的伤害。

  进入七月中旬后,天气热上来,王老实一般也就摇着蒲扇,找个阴凉地儿待着,空调就没开过。

  过了正午,找个树荫一坐,从井里吊着的西瓜宰一个,凉丝丝的,绝对的舒爽。

  大概也是受不得热,从京城休假回来的张嫣也顾不上什么形象,大t恤,短裤,脚上凉拖,长发扎起,一看就是是奔着避暑来的。

  最近各个公司的半年总结陆续出炉,还有各种报表纷纷上传过来。

  王老实根本闲不下来。

  眼下呢,就是前苏食品与美誉国际最让王老实关注,华夏时代也不大省心。

  随着唐建兴淡出,那新不时发现一些情况,缘由就是老唐同志心慈手软的时候过多。

  不时多严重的问题,王老实直接交给艾总去恩威并施,有些不像话的,就直接转给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唐建兴,还是让他来做个善始善终的好人吧。

  那总是明白王老板心思的,自然配合着,所以,华夏时代在动荡,却控制得当。

  美誉国际就有点让人揪心了,拆分之后,吴楠悦这位大小姐终于露出獠牙,大动作频频,把从开始就不健康的根子毛病一扫而空。

  下手快而狠,少留有余地。

  王老实拿到详细汇总后,很是意外,惊讶的跟老邱说,“吴总当刮目相看。”

  老板都这么说了,不牵扯自己什么老邱自然也附和,“是啊,吴总准备的很充分。”

  都是熟人,稍微提一句,就都明白了,老邱的意思是说,王老实的拆分,等于就是发令枪,人家吴总早就等着了。

  不能说不对。

  当年呢,王老实确实没把美誉国际当回事儿,就当玩儿的,主要是打算应付张亮的,谁知张亮撒手人寰,赵宏进和钱四儿递补,造成美誉国际基因就不好。

  如今的美誉国际,已经不是小公司,否则也容不下吴楠悦这座大神。

  深层次的念头里,王老实是有想法的,他从来不跟任何人说,美誉国际可以随便折腾,赔钱也不怕,但必须保证规模,这个公司最大的作用,就是一个让吴妞儿施展的平台,赔钱是不行的。

  背地里,王老实可是安插了一个财务人员过去,他的作用就是随时监控财务状况,一旦经营出现问题,就要及时调整,哪怕做假,也得确保美誉国际是赚钱的。

  吴妞儿这次动手的时机不是很好,她还是太急了,想着把赵宏进的痕迹彻底抹去,太异想天开。

  王老实不看好,不过,也没觉得会有多少问题,采取了默许。

  人家吴总可是厚道的,你王老实送来的吕建成,不涉及,要保护的钱四儿已经单过。

  好吧,随你折腾,王老实看看直接就放下。

  另一个真头疼的就是前苏食品,真是一失足啊!

  当初肯定是猪油蒙了心,竟然做出那么愚蠢至极的决策!

  对方实力过于强大,凭程志翔,狠勉强。

  张嫣走过来汇报说,“司总来了。”

  王老实起身就往外走,还大声埋怨张嫣,“不是跟你说了提前告诉我吗,怎么都到门口儿才------”

  正说到这儿,司家瑞笑呵呵的从门外进来。

  “落实,你还这样我就走啦?”嗔怪的像真的。

  此桥段非常适合放到什么君臣斗或者什么帝王心术里边儿去。

  甭管是王老实,还是司家瑞,都是纯演技派。

  把司家瑞从京城请到滨城前苏,王大老板的目的就是希望说动他去给程志翔做坚定的智囊后盾,相比起来,程志翔还是略显稚嫩,跟老狐狸们斗,他实在谈不上合格。

  既然对方老辣,那就派一个同样不弱的司家瑞过去,也许能把劣势拉平一些。

  老司来之前,大抵上也知道了一些王老实的想法,他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了,所以,一上来,他就问,“如果我和程总意见相左,怎么办?”

  很现实的问题,一山不容二虎,如果不能捋顺这一层关系,那就是王老实的臭棋。

  从企业未来发展情况着想,王老实只能硬着头皮说,“程志翔是总裁,您是顾问。”

  答案很明确,还是程志翔说了算,老司沉默。

  华夏人与人之间的文化非常有内涵,沉默代表了很多种意思,老司这时的沉默恐怕就是抗拒了。

  所以,王老实又补充说,“如果司总认为有必要,可以通过我来做一些工作,另外,我觉得司总在前苏食品任职时间不应该太长,我觉得凭您的能力,半年足以。”

  有拉还打,再捧着说,王老实拿捏的很到位。

  司总忍不住看着王老实苦笑,他是明白人。

  再加把劲儿,王老实又说,“现在前苏食品有困境,我想只有司总去,才能稳住大局。”

  轻轻叹口气后,司家瑞说,“好吧,我尽量去做。”

  成了,王老板听了这话,心花总算可以怒放了,脸色顿时有了笑模样,刚才不是没有,都是假的。

  前苏这边儿开始调整战略布局,周兴甫却兴致不高,哪怕他布局了半天,占据了主动和上风,也提不起精神来。

  主要还是王老实在高层的实力逐一显露后,老周同志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失去了一战定乾坤的可能。

  哪怕将来真的如他算计的那样,出了机会,他却找不到把握机会的人。

  谁敢去给王老实沉重一击呢?

  一想到这儿,周兴甫就想去老家坟地,把他老子挖出来,您老歇得也够了,出来活动活动吧!

  那么多人都看重王落实,他周兴甫能鼓动谁去作死玩儿?

  最大的可能就是高层采取某种态度,让爆出来的事儿,不了了之,根本就动不了王落实。

  那还折腾个屁?

  他想明白了,王老实没有,王大老板还没有尝试习惯利用那令人恐怖的关系网,或者说,他骨子里就不想用。

  某些高深的人眼里,那是王老实最大的智慧,从来不用,就等于一直拥有威慑力。

  此一节完全可以上升到哲学理论探讨那个层次上去。

  最后就看谁是胜者,历史总归是有胜利者书写的,至于真相那玩意儿,没毛的实际作用。

  ※※※

  怀着忐忑,老乔组织了一个投资商务访华团,通过美帝商务部联系了华夏。

  抵达华夏京城后,他们的代表团就开始四处活动,为苹果在华夏的商业目标努力。

  老乔自己,除了必须出席的之外,剩余时间果断脱离代表团,秘密奔滨城。

  到达滨城后,他联系了王老实,希望能够与王老实进行朋友间的拜访和会谈。

  看来王老实还是让老乔投鼠忌器了,也算他活明白了,难怪没几年了。

  他没让老乔来前苏,那是真朋友才可以来的,老乔不是。

  正好有足够的理由,前苏已经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原来是限制游客,现在完全禁止游客。

  当然,到了关键时刻,游客还是有的,来历就不用考虑了,大家都知道,看个乐子就是。

  王老实提出在滨城和京城之间的某地见面,那里有个隶属华夏时代的温泉度假村,按照华夏习惯,专门有几处比较隐秘的地方,可以供双方会面。

  七月十九日,下午。

  王老实以主人的身份,在二十一号院,接待了苹果公司总裁老乔一行四人。

  陪同王老板的有吕建成,张嫣。

  老乔同志进了会客室后,就有些懵圈,这是哪儿?

  抵达京城后,华夏高层可是接见了他一次,怎么也是世界著名企业家,正式的来华夏,接见一下是必须的。

  才几天的功夫,老乔记忆不错,王老板这个会客室除了面积略小,整个布局跟京城那个大会堂没啥两样儿。

  说白了,新闻画面儿上的,这个会客室,学得像极。

  一圈儿沙发,厚厚的地毯,宏伟的背景画儿,老乔同志脸颊不免使劲儿抽了抽,瞬间,他多了一丝预感,今儿不会顺利。

  会谈时间也不算短。

  两人回顾了过去愉快的合作。

  畅谈了两人的友谊。

  王老板很大方的表示,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合作的结束。

  关于苹果在华夏的业务开展,王老板也认真聆听了老乔的介绍,他很客气的给出了几条建议,同时表达了祝愿,希望苹果在华夏取得更大成功。

  除了王老实一个人看上去挺好,其他人都有些受不了,他这是上了哪门子的瘾?

  就老乔那人的脾气秉性,没马上掀桌子走人,真让他的随行人员诧异。

  会谈在友好的气氛中结束,王大老板设宴款待了苹果公司的朋友。

  当晚,乔总表示京城还有重要的工作,婉拒了王大老板的邀请,没有留宿度假村。

  送走了人,王老实吩咐说,“收拾一下,咱也走,另外,通知一下他们,这个会客室保留着,有的是人喜欢用。”

  吕建成伸出大拇指来,笑嘻嘻的说,“三哥,高,真高,实在是高!”

  “滚蛋!赶紧走人。”

  张嫣再也憋不住,乐得前仰后合。

  车里的老乔,面沉似水。

  今天的结局,他倒是早有预料,他老乔可是非常纯正无耻的美帝人,没天真到凭三寸不烂之舌就能把不安定因素消弭与无形。

  他此番前来,就是想试探一下王老板的态度,会不会针对苹果在华夏业务有所举动。

  现在,谈完,吃饱喝足,老乔已经肯定了,王落实此人为真小人,绝不会轻易放过苹果。

  和美帝不同,主场翻转,到了人家的地盘上,苹果恐怕要学习安尔逊了。

  途中,老乔也接到代表团的汇报,一切顺利,各方面都没有刁难的意思在。

  但有一点,几个预想中的合作伙伴人选,都没有得到正面的回应。

  愈发印证了老乔的判断,那位王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不知道人家发动的节点在哪里而已。

  捏着自己的太阳穴,老乔颇为无力的跟助手说,“通知国内,联系白宫,我想总统先生在华夏期间,参加苹果京城开业酒会是可以的。”

  现在美帝那位即将卸任回家种地的总统大人,跟苹果关系其实一般,可人家老乔当初没少出钱,想来确实不难。

  抬出总统来,有没有实际效果,老乔也没指望什么,就像很多情况一样,在无法确定的时候,做任何稍微有益的事情,都不算多。

  ※※※

  黄边,陈总再也住不下去,他整理了一份跟王老实谈话时的内容,并不是完全照搬王老实的话,他没那么强悍的记忆力。

  但主要意思是不会记错的。

  秘书进来汇报,“陈总,京城那边儿已经准备好了,初步定在明天下午。”

  老陈点点头,扶了扶眼镜,说,“就这样吧,明天一早,我们回京城,另外,跟全办联系一下,看看全总有没有时间参见。”

  秘书同志拿着小本子记下来,迟疑了一下,终归没张嘴。

  按照原定计划,陈总要在黄边再停留四天才回京城的。

  虽工作照样不少,可这里确实能让领导好好调整一下。

  “夫人那边儿还没有通知,您看------”

  老陈略一思索,说,“你们不用管了,我跟她说。”

  转天一早。

  一行从黄边出发,返回京城。

  路上,陈夫人也被允许看了材料,陈夫人是个做学问的,颇有修养。

  没多少,很快就看完,交还给自己的丈夫,然后就没了下文。

  老陈没奇怪,每次都这样,绝不干政,不过这次他真的想从夫人那里得到一些点评,“你觉得如何?”

  夫人笑了笑说,“我没觉得如何啊,你不是想好了吗?”

  老陈默然不语,半响,跟半仙似地的说,“若他早生几百年,那就是匡扶天下的,换做今天,他如此做人做事,真叫人扼腕叹息。”

  夫人眼中闪过亮光,想说话,又压了回去,还是不说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