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四十七,冲动确实是魔鬼

九百四十七,冲动确实是魔鬼

  上位者,天然优势在身,不怒自威。

  跟陈总这样的人谈话,心理压力还是非常之大,轻易难得平常心,除非此人没心没肺。

  王老实,此货未达到那种境界,依仗的不过是为数不多的超前见识,在真正有本事人面前,他能得瑟的东西不多。

  上一辈子就一普通人,这辈子王老实算是涨了不少本事,却没脱胎换骨,当然,科学理论家救火匠认为,他其实做的还不错,运气也还行,不是全顺,些许坎坷还算符合人类发展大纲。

  高层见多了,不足之处就得到了弥补。

  跟老陈同志聊天,还是按照那种朋友见面的形势,换另个时空,非常之难得。

  就是现在,电视里经常播放谁谁到老百姓家走访,坐在客厅里,跟主人聊家常,犹如平常人一般,其实那是错觉。

  每一个那样的家庭,其实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真随机走进去,最大可能就是主人走路都走不好,更张不开嘴说话,没办法,华夏几千年来对上位者的敬畏与生俱来。

  谈话的过程中,王老实非常之难受。

  对陈总此人,王老实并没有明确的概念,那需要历史去印证,得留给后人说。

  可今天谈的话题,王老实是真不赞同,来之前请教过老全,却没有预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要是普通的话题,含糊点过去,也就算了,但陈总这个想法,实在让王老实有一种不吐不快的冲动。

  几次要张嘴,却又被他自己强行压下去。

  冲动确实是魔鬼。

  老陈还兴致盎然,可王老实却煎熬。

  不得已,王老实故意看了几次手表,时间真的不早了,那憋着的脸好像就在告诉老陈同志,这么晚了,您是不是该休息啦?

  他琢磨着,老陈这么有能耐的,还看不出来?

  嘿!

  邪门儿!

  陈总就还跟没看懂一样,已然和颜悦色的说,“我觉得呢,成功几率不会很高,可我坚信一定会有人成功,那就是旗帜,吸引其他人学习,也给年青人积累经验和挫折------”

  讲道理,王老实不觉得想尽办法解决就业问题不对,可是也得稍微靠谱儿点,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和臆想,还是脚踏实地点更令人信服。

  关键的问题来了,那就是要实现减轻就业压力的这个目的,就必须要保证创业成功率很高。

  但跟大炼钢式的大学生创业靠谱吗?

  王老实敢站在珠峰上说有意愿和能力参与创业的人数,也仅占大学生总人数的小部分。

  而就要成为旗帜的那些少数成功者,恐怕没有来自家庭背后的支持,其成功概率到底有多少也是个笑话,这样的旗帜有学习和推广的价值?

  陈总还在憧憬中畅谈。

  他越说,王老实那模糊的记忆就越清晰。

  就算真想不起来,他也能猜到,将来那些所谓大学生创业的成功新闻无非是:

  某名牌大学生创业卖牛肉米线;

  某海归大学生回国开火锅店;

  某美女大学生利用社交网络代购化妆品;

  等等、等等!

  从实质上讲,媒体为公众塑造的大学生创业案例,多为鸡鸣狗盗的项目,甚至连项目二字也谈不上。

  不就是出来自己单干、做个体工商户吗?

  如果这也算创业,还有什么不是创业?

  想的多,王老实总归还是深沉不够,脸上带出了些许。

  陈总大概也说了不少,他很直接、坦诚,一阵见血的说,“我看得出,你并不以为然,别假意附和,我想听真话,有人说你是咱华夏青年中头脑最清醒,也是思路超前清晰的人,我不反对,可如果你能当面表现出来,我会浮一大白。”

  此态度让王老实复杂了,是哭笑不得呢?还是受宠若惊?

  不过人家老陈这个意思,多少出乎意料,值得说点什么吗?

  算啦,大概自己不说点,这位陈总恐怕不会放过自己,也会瞧不起自己,就当直面进谏吧!

  斟酌了下语言,王老实拐着弯儿说,“陈总,我个人认为,创业是个九死一生的事情!”

  老陈没惊讶,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大概是因为凉了,又放下。

  远处的工作人员眼神真好,马上又端了两杯过来。

  王老实脸皮也豁出去不要了,说,“帮我沏一杯茶过来,谢谢!”

  “好的,马上就好。”工作人员素质真好。

  陈总喝了一口热乎的,马上说,“你继续说。”

  “创业要想成功,不但需要有合适的项目,更需要专注、专业,当然,少不了环境支持和运气。”

  “是的,我赞成你的观点。”老陈现在就专注了,王老实开始心虚,他觉得自己肚子里货快抖落干净了。

  虽然刚才老陈同志的道理他不认可,可老陈这个胸襟和态度很好,王老实多少又放开了些,“一边儿学习,一边创业,我想不出如何可以专注,没有专注,就不能专业,不专业的创业,没有生路。”

  他没继续说,已经如此明白的说,老陈同志刚才那思路基本上被判了死刑,还要继续聊?

  自认为没诡辩,而就是陈述了一个简单的事实,说服力应该是有的。

  王大老板觉得说到这个程度,实在超出了自己预期,真差不多了,他又看表。

  马上,王老实就像抽自己,工作人员端来一杯清茶,冒热气的。

  陈总很随意的伸手一让,“来,你喝茶。”

  喝茶?

  这就是还没完事儿呗!嘴贱,欠抽,王老实恨死自己刚才那个傻缺行为。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成功的创业者,必须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创业项目中,把自己逼到与创业项目生死与共的境地,才有可能成功?”

  好吧,您老真有学问,跳转得有些超人了,知道吗?

  话怎么接?

  顺着说,前边儿就白瞎了一半儿!

  文青劲头儿大抵又上来了些。

  王老实索性就撕开了那最后一层保护意识,直接略带少许反驳的说,“坚持再坚持,第一步先活着,老想着成功未必活得下去,运气好的话,也许能算成功。”

  老陈眉头紧锁,他说出来的那个创业思路,可是好多顾问一起弄出来的,很有操作性,同样,也附和华夏多年来做事情的习惯。

  华夏经济必须要转型,这是各阶层的共识,怎么转才能避免大阵痛?

  那就必须多管齐下,全国人民一盘棋,有劲儿一处使。

  大学生创业,既可以调动年青人的积极性,又能部分的解决就业难题,还可以让年轻思维融入到社会经济中,好处那么多,可现在呢?

  半响,老陈似乎想通了什么,脸色好看了不少,说,“你的想法很有警醒作用,不要有思想负担,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年纪轻轻,别顾忌那么多!”

  这可是你招我的,以后真要跟我掰扯,可就不跟你好了,王老实这货有时候挺二的。

  “咱华夏大学生创业素质和条件是个遭恨的硬伤,他们的成长之路并不支持。”

  “你呢?”老陈同志学坏了,直接反问。

  “呃------”愣了下,厚颜无耻的王老实说,“我算是无师自通,勉强归为天才之流吧。”

  陈总顿时笑了起来,指着王老实说,“你倒不客气,行,我当你是天才。”

  应景儿一样的跟着笑了笑,王老实继续显摆,“咱国家经济条件还没到那个程度。”

  “哪个程度?”陈总追问。

  王老实语气坚定的说,“营商环境,适合创业的营商环境。”

  推了推眼睛,老陈认真地看着王老实问,“那么你觉得哪个国家具备这个条件?”

  掰着手指数,王老实说了几个国家,然后补充了一句,“其实他们这些国家,也就比咱国内略强一些,并不太多。”

  同样的坐姿时间太长,老陈可能累了,向后倚了倚,语气沉重的说,“可华夏等不起。”

  一句等不起,王老实竟然无言以对,他可以以旁观者的高姿态去批评、去讥讽、去反驳、去嘲笑,却拿不出解决的办法来!

  恐怕大多数批判华夏的人,都跟王老实一样,站着说话不腰疼,真让他们进入局中,结果如何呢?

  不过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上,王老实还是充满忧心的说,“我担心,咱华夏的年青人会陷入一个非常尴尬的境遇。”

  陈总没反对,点头同意。

  心里暗自叹口气后,王老实说出了他最后的话,“如果失败,华夏不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我担心会很惨重。”

  端咖啡送客前,老陈说了一句让王老实觉得特别扯的话,“恐怕我们在别无选择的时候,只能义无反顾!”

  ※※※

  管接还管送,老陈做事儿相当厚道。

  坐在车里,王老实一点也不兴奋,他觉得今天自己发挥相当厉害,说得头头是道,结果却让他有些无奈。

  正如他那会儿想的,事情到了一定程度,结果已经无法阻止其发展轨迹。

  多少呢,有些意兴阑珊,王老实默默的看着车外的街景,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来。

  回到屋里,李璐发现王老实情绪不高,也不敢问,只好去给他泡了一杯茶过来,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他。

  好久,王老实才从中拔出来,扭头看了看李璐,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李璐摇头,“我不困呢。”

  摸了摸她的头,算是少有的亲昵,说,“去睡吧,我洗个澡也去。”

  转天,一早,王老实恢复了些,又陪着去散步,老全打来电话询问。

  没隐瞒什么,王老实大体说了说昨晚的谈话内容,不过没点评什么。

  老全听了之后,叹口气说,“你呀你,算了,就这样吧,有些话说过就说过,忘了吧。”

  可不呗,还想咋地?王老实想起来就头疼,类似的事儿他再也不想经历,赶紧保证说,“您放心,我已经忘了。”

  “老陈还是磊落的,你不用担心什么,再说了,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对了,你结婚的时候,我就不过去了,过几天,我派人给你拿点东西过去,别嫌寒酸。”

  华夏人就有个臭毛病,送东西的时候,谦虚的太过头,老全一转话题,王老实这货立马精神起来,“那哪儿能呢,我可就盼着啦?”

  黄边的事情基本上算是了结,那位马科长估计这辈子都未必能出来,李璐呢,还留在这里?

  王老实有心换个地方,不过李璐觉得这儿挺好,原因呢,就是那位女邻居,竟然带着李璐认识了好几个人。

  能有人一起聊天,一块儿玩,对李璐吸引力很大,王老实就没多言语。

  临走前,朱助理偷偷跟王老实汇报处理安保的打算。

  王老实摆摆手说,“处理就不要了,说说他们,总要经心点。”

  车子开出不远,王老实改了主意,停车让人买了些海鲜带上,奔京城而去。

  一份送到邵大妈那里,汇报了一下自己结婚的准备情况,邵大妈给了王老实一个挂件,说她就不过去了。

  一份儿送到刘彬家,张瑜也给了王老实一件东西,是个摆件儿,东西看着挺老的。

  一份儿给老全送了过去,全总拉着王老实又说道了不少,电话总归不如直接说话清楚,老头觉得没啥事儿,让王老实宽心,临走,给王老实一副字儿,是名家写的。

  路上王老实心情大好,没白跑这一趟,都是好东西,算是赚了。

  回到前苏,工作组的人又找上门儿来,说了下大致的计划,基本上按照王老实的设想办,不过还是加强了安保。

  这个王老实不能再矫情,谁敢保证真不出事儿。

  李梅同志很生气的,都这时候了,还到处乱跑,一出去还那么多天,直接给王老实掉了脸子看。

  哄老太太,必须得对症下药,王老实这货,很专业的,神秘的,拉着老妈到了背静地,压低声音说谁谁召见,跟领导谈话,我敢不去?能不去?

  老妈顿时气消了一大半儿,嘟囔着说,“那也不至于那么老多天啊?”

  欠抽的货就是说王老实,他理直气壮的反问,“您这话可就不讲道理了,人家那么大领导,不得日理万机,还能将就我的时间?”

  老妈彻底没了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