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四十六,其实不想扯

九百四十六,其实不想扯

  医院不是休息最好的地方,还是家里最合适,王老实听从医生的建议,接李璐回到海边儿别墅里。

  有王老实陪在身边儿,李璐的情绪好了很多,至少睡觉的时候,不是经常惊醒。

  那位牛掰的马科长又来了一次,还是带着人来的,王老实就在阳台上看着。

  根本就不用他说话,小朱同志就直接下令动手。

  一通好打!

  看得周围邻居频频叫好,犹如大片的特写镜头,这么过瘾的戏,还那么真实,免费的,多难得。

  来了十几个人,其实都是黄边道上有名望的,平时可都是横着走路的。

  在这儿却如切菜砍瓜一般。

  马科长最倒霉,小朱主要就是冲他动手,就是奔着毁容去的,招呼在脸上的居多。

  对方开来了四辆车,经过一番努力,直接变成散件。

  市局的警察们终于听到了消息,赶了过来,这位马科长交际还是很广泛的,有用的人他都维护的挺好,也造成了他今天的无法无天,他自己可是说过,京城有人的。

  警方跟小朱他们一见面,哟,还是熟人呢!

  上次王老实同志在黄边闹那一次,小朱他们可是露脸的。

  当然,警方带队的那位心里边儿也自然算计好了,惹不起,真心惹不起,连市里的书记都跪了,自己算个毛啊!

  王老实也没出来,直接指派张嫣出面,递上她的名片,非常严肃的指着地上那些人,“首先,我妈属于正当防卫,他们这算是入室抢劫和绑架,动手行凶,纵狗伤人,威胁恐吓,勒索讹诈------”

  听着都冒汗,警察同志掰着手指头算,尼玛,这些罪名都算上,不枪毙谁都对不住。

  罪名挺多,其实真的说起来,都很勉强,真实的情况就是纠纷,仗势欺人可能有。

  但人家张秘书说了,不能白说吧?

  警察同志仅仅是个副职,这会儿他头一次觉得副职挺好,可以向上级汇报。

  反正惹了那位,估计这位马大科长悬啦!

  叫了几辆救护车,把人先弄到医院,好歹收拾一下,总要有个人模样。

  副局长立即跟上级报告情况。

  他的领导一听,脸若冰霜,拍着桌子吼了起来,“他姓马的****长大的?作死自己去啊!”

  言外之意呢?

  局长大人说话还是含蓄,可都听得懂。

  王大老板的态度已经出来了,这姓马的必须得办!

  局座的态度同样也是,从严从速。

  局长同志已经忘了马科长势力庞大那个传说,有毛用,眼前这位可是实实在在的。

  直奔市里领导那儿汇报。

  黄边的同志们还是很讲道理的,那位老马是个什么成色,其实都心理有数,浑身都是屎,与其给王大老板添堵,等着人家动手,不如自己挤脓包,还落个主动清理门户。

  啥都不用,光是关于马科长的举报材料都够用车拉的,关键就在想不想整。

  有王大老板在,京城那边儿就算有人,恐怕也未必敢冒头。

  办!

  该刑拘的拘,该规定的规定。

  稍微一查就可以,王老实第二天就听说了,马科长还真不含糊,家里现金就按吨算的,房产不计其数,各种贵重珠宝也都可以开店了。

  哟,人才啊!

  王老实今天心情是很好的,医生说了,李璐没什么问题,孩子也没事儿,李璐呢,也下地陪着他到海边钓鱼,虽然技术不行,连虾米都没钓到一只,可意境还是有的。

  张嫣过来汇报,可把王老实给乐得不善,收起鱼竿来,开玩笑说,“咱也算举报有功吧?黄边没说给点奖励啥的?”

  李璐和张嫣都让王大老板给逗乐了。

  没事儿就别找事儿,黄边处理的很到位,王老实也不至于闲得蛋疼去祸害谁,让张嫣表达一下满意就可以了。

  下午的时候,另一位狗主人来了,送来五万块钱,还有两箱子大螃蟹,看来也是不差钱儿的主,关键是人家会做人,打一开始就认头赔。

  伸手不打笑脸人,钱没要,螃蟹留下。

  李璐看着大螃蟹,馋的那个难受,螃蟹属寒,她这个孕妇是不能吃的,少吃都不行,别看检查着没问题,要是再吃出事儿来,那乐子可就大了。

  女人有时候就要哄的,王老实也是,他跟李璐说,“等将来吧------你得知道,螃蟹有的是!”

  晚饭,自然就是吃螃蟹,王老实为人还算良善,一边儿吃,一边儿点评,“味道真一般,早知道就不吃了,破玩意儿!”

  李璐鼓着嘴儿看着王老实,都气乐了,不好吃、那你桌子上的四个螃蟹盖怎么说?

  遛弯儿消化食儿的时候,张嫣一溜儿小跑追了过来,手里举着电话,上气不接下气的,根本说不出话来,直接给了王老实。

  王老实接通,是全总。

  “你在黄边?”

  王老实说,“是啊。”

  马上,王老实反应过来,“那事儿传到您耳朵里啦?不能吧,您认识他?”

  “扯什么呢,那也算事儿?”老全不承认,其实这两天,老马同志已经是华夏红人,到处都是关于他的报道,只不过隐去了王老实,说是黄边自查自纠的功劳。

  那么屁大点官儿,贪了那么多,其表现太过惊艳,不红没道理。

  当然,老马同志还不到震动谁的程度,级别太低了,也就是公开讲话时,这货挺合适当典型的。

  “跟你说个事儿,陈总也在黄边呢,他要见你。”

  “陈总?去年刚上来那位?”王老实有些不大相信,自己跟那位没啥关联吧。

  陈先生,去年刚刚选出,直接挂了副总,公认下届老总。

  老全没透露什么,大体上说得也是猜测,“上次上完课,陈总碰见我时,聊过几句,他对你的预测很感兴趣,今天早上专门打电话跟我说的。”

  既然那位就在黄边,恐怕自己在黄边这档子破事儿人家一清二楚,没有直接找自己,而是通过老全,恐怕也跟吴二叔一个心思,玩儿低调呢,毕竟姬总还没退,有些事情,不能急的,姿态得端正。

  按照老全的意思,属于理论性探讨谈话。

  讲真心话,王老实就怕这样的,要说吹牛逼、瞎忽悠,王老实还是有一手的,属于上档次的那种,可要是真较劲儿,说理论,他是纯粹的二把刀,根本就不成。

  再说了,王老实多少知道,老陈同志妥妥的理论派出身,知识水平那是相当的硬,自己那不是给自己找丢脸吗?

  为难啊,王老实只好尝试着问,“我这儿正打算回滨城,等下次不行吗?”

  故意推脱,人家老全听得明白,别说有什么安排是不是真的,就算真的,也得换,人家那是副总,让你过去,废什么乱话?

  于是,全总呵呵的笑了,淡淡的味道,说,“我负责转达,主意你自己拿。”

  嘶,还是不是朋友啦?

  没办法,地位层次相差太远,吹点牛逼呢,王大老板也算名满天下,可真论及社会实质,他还真没资格摔脸子说不去。

  没辙了,王老实低头,问,“您总得嘱咐几句吧?”

  到时候,说错了话,算谁的?

  这就是王老实奸诈之处,强拉着人家老全给他背书,很无耻,也很符合他的立场。

  话筒那边儿,老全一点都意外,说,“探讨吗,可以随便说,核心立场不出错儿,其他的没什么。”

  得嘞,王老实听得明白,人家全总看透了自己,可以在战术层面发表意见,正统的思想就别讨论,没有了正确的思想,其他细枝末节都是毫无意义的。

  长长呼出一口气,王老实没精神的说,“好吧,我明白了,我是自己找上门儿去,还是等着?”

  老全说,“等着吧。”

  结束了通话,王老实看了看时间,不早了,估摸着怎么也得转天了。

  是继续遛弯儿还是回去赶紧找几本书恶补一下?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转了一下,就赶紧扔掉,临阵磨枪不快也光,道理是有,可搁到现在这个事儿上,真心没用。

  王老实觉得还是期盼那位陈总要谈的问题正好自己多少知道点,活着两人都不懂,一块瞎掰扯,要真都不是,想想都觉得后果可怕,得多丢人哟,好不容易才积攒起来的比格,恐怕一遭都散光。

  身旁的李璐看得出王老实没心思再散步了,就提议说,“要不咱回吧,我也有点累了。”

  看了一眼李璐这丫头,王老实点点头,两人转身,向回走。

  才到家,门外就来了一辆车,下来两个人,跟安保亮了证件,说奉命来接人。

  牙疼啊,还真心急,王老实顾不上其他的,赶紧换了身衣服,好歹正式点,匆忙跟着走。

  距离其实没多远,不到十分钟,就进了一个大院子,再黄边,有很多这样透着神秘的地方,里面景色确实非常好,严格来说,黄边最好的沙滩或者海景,都已经被占用了,平时老百姓去的地方,实在那个啥的。

  检查还是很严格的,哪怕王老实是受邀请而来,措施一点都不少,心里再抗拒,王老实也得遵从,好在他见识多了,没什么紧张的。

  陈总呢,模样王老实依稀还记得,老陈同志还是很讲究的,竟然在门口等着王老实,他确实讲究,跟王老实握手打招呼,都很随意。

  他没让王老实跟他进里边儿,而是带着王老实去了另一个地方,算是露天的观海台。

  两人落座后,老陈表现的很平易近人,他问王老实这次在黄边的事儿,关心李璐的身体,他哪儿知道,王老实其实挺别扭这个事儿的,毕竟名分上,李璐是不合适讲的。

  工作人员端上来两杯咖啡。

  竟然不是茶,王老实直接给了差评,他真不喜欢那玩意儿。

  聊了一会儿家常,老陈总算拿出来干货,“小王啊,上次讲课时,你的分析判断,我也是赞同的,最近也一直在思考,我们华夏如何应对,特别是经济层面上该怎么做好准备。”

  “是应该提早考虑,以免应对不及时。”王老实很佩服人家陈总,不愧是理论专家,思维真是超前。

  不过越听,王老实越发诧异,这位陈总思维散发的有些邪性啊!

  从国际形势,跳着跳着就到了青年人就业问题上了,王老实只能含糊的点头答应着,装出多认真听一样,没反驳,不是不对,实在是华夏面临经济转型,每一个方面其实都是痛苦的过程,都有大问题。

  老陈同志随便说哪一样,都能对得上。

  当然,老陈能看到的数据,王老实是无法得到的,人家坐到那个位置,自然而然就能推算出华夏经济未来的走势。

  也许是因为今天谈话的是王老实,所以老陈才特意挑了一个很细的点来闲聊,更是一种对上的姿态。

  想及如此,王老实不是滋味儿,觉得没劲透了,不过也松了一口气,不至于露馅儿,丢了自己的比格。

  那咱就扯吧!

  老陈同志又铺垫了一会儿,突然抛出来一个想法,他还特意指出这是其他专家学者的说法,他也仅仅是拿来讨论。

  王老实笑着回应说,“陈总,我也想知道几位专家的想法,对未来的经济走势,到目前,我还是一片混沌。”

  这货又开始奸诈,早早的把自己摘出去,陈总微微一笑,没点破,轻言慢语的讲述那所谓的想法。

  没多久,王老实大抵就听懂了,这应该就是后来大学生创业、民众创新那一整套的理论,只不过还比较粗糙,不成体系而已。

  关于那东西,王老实持保留观点,并不是多认同,他也曾今帮着鼓吹过,大体也知道些,后来很多胆肥的学者提出了质疑,却并没有引起重视,不是故意看不见,实在是已经收不住脚步。

  某些观点,王老实觉得比较实在,应该属于查漏补缺的,也有很激烈的,火力全开,驳斥得让人汗颜。

  以前呢,王老实层次不够,属于墙头草,看谁说得对,他就听谁的,再后来,他确实看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比如遍地都是的众创空间,大多数都奔着国家补贴去的,说他们骗补不为过,可人家手续齐全。

  真正的创业者反而没办法享受,见多了之后,王老实才逐渐打心里赞同那些反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