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四十五,就特么来找抽的

九百四十五,就特么来找抽的

  事不可为,莫强求。

  鉴于吴楠悦与钱四儿之间难以调和,王老实做出了重大调整。

  拆分了美誉国际,将其中一部分业务,单独成立美誉国际的子公司,总经理是钱四儿,权属上,还是美誉国际管理,不过吴楠悦恐怕不会去搭理,她专注于自己的足可以。

  根据美帝安尔逊公司的进展,吕建成将会在王老实婚礼前回到国内,接任钱四儿的副总职务,这个人选,吴楠悦是满意的。

  人的懒不可捉摸,越闲着就会越懒,所以,不逼到份上,恐怕难以治愈。

  确实因为懒,像美誉国际这样大的公司,拆分不是个小事儿,至少应该召开高层的会议,统一认识,避免出现混乱。

  会是开了,王大老板压根就没回京城,让吴楠悦带着人到滨城来开会。

  这个决定差点没把吴楠悦鼻子气歪了,却又无可奈何,人家是老板。

  电话沟通时,吴妞儿是反对的,态度还相当的强硬,意思是到滨城开会不合适,还是王老板移驾京城的好。

  王老板是板着脸的,吴楠悦的话有道理,但不舒服,忠言逆耳的道理很正确,于是,王老实冷冷的告诉吴楠悦,“这是我的决定。”

  听到这话儿,吴楠悦再没言语,直接说,“好的。”

  接下来的联络中,吴楠悦都没有给王老实打电话,要不就找邱宏伟,要么是张嫣。

  不痛快是肯定的,王老实也点破,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以吴楠悦的人品,不找人抱怨太不符合她的人品。

  俨然就是她和王老实间有了重大矛盾。

  有人就不远百里来到前苏,跟王老实谈这个事儿。

  魏云芳,这老大姐做人方面还是很坚挺的,看上去像个热心肠的。

  大老远来,王老实当然热情招待,就在他的新房子里,自己摆弄,手艺一般,但做法很粗犷,也不用多精细,吃起来还是有特色的。

  吃饱了饭,落座喝茶谈心,自古以来的顺序。

  魏大姐很直接,问“你跟楠悦算怎么一回事儿啊?”

  “没什么事儿啊?”王老实故作轻松,一脸讶然,跟真的一样。

  来都来了,哪儿能那么好打,魏大姐苦口婆心的,一点都不含糊。

  听得出来,吴妞儿没少跟魏云芳说,都挺详细的,王老实放下茶杯,笑呵呵的,“我倒没注意,楠悦心思还这么重,其实也没啥,过一阵子就好了。”

  如此的轻描淡写,魏大姐看在眼里,那个着急,她怎怕惹翻了那位小姑奶奶,到时候不仅王老实不好收场,大家伙儿也顺心,耐着性子劝王老实,“你就不能让着点她?”

  拿起魏云芳的杯子,把冷茶倒掉,换上热的,王老实颇装的说,“魏姐,朋友之间呢,我怎么都可以让,公事就不同了,那是原则,她是打工的,我是老板,要是体会不到,还有什么意思?”

  沉思半响,魏云芳才勉强说,“你说你们这是何必呢。”

  笑了笑,王老实很有信心的说,“放心吧,那丫头心大着呢,过不了多少日子,她自己就能想明白。”

  好歹大老远的过来,王老实也没忒坚持,总算给魏云芳留了台阶,算是没白跑一趟。

  听到这儿,魏大姐多聪明,明白此事就别提了,她抬头仔细看这个院落,打一来,她还没细看呢。

  “要说你这房子还真是不赖,搁在京城,没几千万可下不来。”

  王老实脸上顿时带出些许的骄傲和遗憾。

  骄傲呢是有的,房子确实好,除了赶工造成的小瑕疵,但不能掩盖整座院子是那么的舒服。

  遗憾就是价格了,不是魏大姐说得跟京城比,确实比不过,但前苏这地方,已经邪性了,房价和低价都那么让人扯着疼。

  他小声的跟魏云芳说了说前苏目前的行情:

  前苏不仅仅是有自己的企业,目前村民们最大的收入来源其实已经是旅游项目,规划和主意是王老实帮着弄的,他自己却没参与投资,主要还是以村里为主。

  经济地位很大程度上会决定资源价格,土地也是资源。

  前苏村不小,可也有限制,统共就那么大点,各项开起来,那地价说坐火箭都算委屈。

  一听前苏临街铺面的均价,魏大姐第一反应是不是王老实说反话呢?

  其实王老实知道前苏价格后,也是傻了半天。

  “没这么邪乎吧?我还惦记着也来前苏弄个院子呢。”魏云芳立即抱怨起来。

  没办法的事儿,前苏这边儿已经收紧了政策,除了村里人正常的宅基地之外,外人再想来买地盖房子,别说不卖,就是卖,能买得起的人真心不多,光是地价儿就已经突破了六百万/亩,还是有价无市。

  王老实摊开手无奈的说,“没辙啊,过了那村,再也没店了。”

  说起来还真是幸运,唐家那栋院子,就是赶了个尾巴,算是捡了个大便宜。

  两人又聊了结婚的事儿,王老实大概把婚礼的程序念叨了一遍,听得魏大姐两眼放光,羡慕的要死要活,一个劲儿的说,“这样结婚,一辈子都值了!”

  她的态度让王老实一度怀疑自己的脑子可能坏掉了,咋人家的想法和自己差距那么老大?

  ※※※

  来给王老实做思想工作是个力气活儿。

  先得先见到人,这可不容易,王老实这货,自己diy了一辆自行车,没事儿就到处去晃荡。

  找到人还得想办法讲道理,问题是王老实这货不那么好说话,无论怎么说,他就死不吐口。

  最后,这货还不着急,尤其是他还跟人家说,“时间紧?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初他可是为前苏考虑,盼着人家来,那时候这厮脸是啥样儿的?

  逼急了,什么都不叫新鲜,负责办这个事儿的人总算找到了门路,求到了全总头上。

  老全那人也不是多好说话,可还是答应帮着问问。

  于是,王老实本来在小河边儿的树荫下躺得好好的,老全电话就到了,让他去京城。

  王老实这货当然知道什么事儿,就试探着说,“全总,您就别掺呼这事儿啦吧?没意思。”

  大抵是早就明白王老实这货的尿性,老全根本不讲究,挂电话前撂下一句,“明儿早上九点,到我办公室来,过时不候。”

  嘶,这老货真不厚道。

  算了,王老实也知道差不多就行,再绷着,容易断了,耍点小性子可以,太多就容易坑了自己,不能真的把上边儿想太和谐,真恼了,吃不了兜着走。

  京城之行还是很顺利的。

  老全也知道了王老实的底线,他不反对,他算是知道下边儿人是如何办事儿的,在赶走王老实之前,老全说,“这个事儿我会过问,你就别瞎闹腾了。”

  过家门儿不入,王老实此次进京就是到了老全那儿谈话一小时不到,然后直接回撤,半路上又接到电话,直接换路去了黄边。

  一路上,王老实电话就没断,黄边那边儿实时传递情况。

  李璐进了医院。

  本来呢,她住到黄边,用了曹的房子,环境什么的肯定都是顶尖的,黄边可是北方最顶级的海边度假城市。

  甭管是为了什么,黄边专门有一大片区域,都开了,像老曹那样的房子,有很多。

  住进来度假的人,当然也都算是非富即贵的。

  李璐呢,每天都喜欢在黄昏和早上到海边儿遛弯儿,空气好,景色不错,又有人伺候着,日子过得真舒坦。

  当然,她很希望王老实能陪着自己,想法不错,也就能在心里想想,说出来是不行的。

  她住的这一片儿,是规划的私家海滩,人很少,平时她出来,只有一个保姆和两个安保跟着,李璐呢,挺喜欢自己走走,就不让跟那么紧。

  安保也现这里没什么危险,外人很少能进来,又是在视线之内,也就没坚持。

  事情也赶巧。

  就在老曹家附近,也住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平日里也经常到海边儿溜达,总喜欢牵一条狗,见面次数多了,两人还打招呼。

  人会好色,狗也情。

  就今天,李璐照例遛弯儿,那位也牵着狗出来,还没打招呼呢,突然跑过来一条狗,两条狗疯了起来,它们可不懂乎情、止乎礼。

  另一条狗是个中年男子的,就没拴着。

  可巧,李璐正好处在两狗之间,遭了秧。

  两条狗,疯狂的劲头儿,李璐被扑倒,她身子骨又没多强悍,连吓带摔的,直接进了医院。

  电话里,王老实也知道了一些细节,保镖出手,打死了其中一条狗,就是那位中年男子的,另一条其实就是命大,半死。

  眼下呢,李璐身体还成,就是受惊吓太大,情绪不稳定,还有就是孩子,医生也在紧张的会诊,不确定是不是该流掉。

  赶到医院,李璐还在监护室里,医生给用了药,勉强睡下。

  透过窗户,王老实看到她一直皱着眉头,不是多踏实。

  没多大功夫,主治医生过来了,她也看得出来,这位病人家属恐怕不简单,病房周围都跟戒严一样,她是医生,都被问了两遍,才过来。

  遇上这样的客人,医生想到的先是别牵扯倒自己。

  王老实很客气,询问李璐情况。

  “目前来看,其实还算不错,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孩子,我们医疗条件有限,经验上不足,不敢确定。”

  事实如此,医生的水平就是拿病人数量堆出来的,黄边距离京城太近,设备可能不缺,但医生的水准就不好说了,稍微有点本事的,都奔着大城市去,如京城,人才很难留住。

  王老实扭头问老邱,“京城的医生什么时候到?”

  老邱说,“刚才接到电话,已经快下高了,估计还要半个小时左右。”

  点了点头,王老实扭过身来,跟那位医生说,“谢谢你们了,我这边儿安排了京城的医生过来,还请您跟医院打个招呼。”

  规矩如此,病人自己请来医生,在哪家医院都不可能同意,主要是责任划分不好说,当然,规矩是人定的,某些情况下,就好办的多。

  女医生早就有心理准备,点头答应,转身离开。

  朱助理凑过来,小声问,“老板,小庞在呢,要不要叫她过来问问?”

  “还有什么情况?”

  小朱呲着牙说,“主要是那两家人,女的那一方还好,态度端正,认错也认赔,就是那个男的,不好说话,还叫着让咱赔狗,刚才他带着人去了别墅闹。”

  说真的,王老实这会儿没心思跟那种二货折腾,主要是李璐这边儿,人没事儿,其他的都好说,真要把刘家的血脉给弄没了,算总账的时候,可就不是简单的事儿。

  “先不搭理他,看看情况再说。”

  老板可以说,下边儿人未必就得那样办。

  那位嚣张牛掰的狗主人情况很快就搜集了上来。

  看得王老实这边儿几个人真觉得牙疼。

  这货也实在忒奇葩。

  级别不高,却颇有势力,也没少往自己口袋里搂。

  也许就是常年如此无人管束,养成了那位如今的无法无天。

  朱助理给李铁军打电话,询问如何处理自己人。

  老李问,“你觉得呢?”

  小朱略有迟疑的说,“我个人觉得是意外,可不处理又说不过去,毕竟出了意外。”

  “意外?”老李很不赞同,他很严肃的说,“疏忽大意才是意外的根源,你的想法很危险。”

  这样一说,朱助理再没余地,只能等最后的决定。

  京城的医生经验确实丰富,很快就确定了治疗方向,现在决定孩子去留为时过早,关键是用药,很多药是不能瞎用的,孕妇用药必须谨慎。

  王老实也问了京城来的医生,用不用转到京城的医院。

  那位医生摇头说,“我个人觉得没必要,现在病人最需要的是休息,当然,家属的意见我们也会尊重。”

  没坚持,王老实同意继续留在黄边治疗。

  李璐醒过来后,第一眼看到王老实,眼泪就止不住的流,王老实只能软语安慰她。

  “孩子没事儿吧?”李璐最关心的还是肚子里那位。

  王老实故作轻松,说,“没事儿,医生说你身体素质好,孩子一切都正常。”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