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三十九,有民族气节

九百三十九,有民族气节

  什么样儿的秘书叫合格?

  胆大心细还得回见缝插针。

  张嫣刚到王老实身边儿的时候,表现糟糕的让人难以接受。

  也得亏王老实这货大大咧咧,不大在意,算是给张嫣同志巨大的成长空间和时间。

  她呢,也没看见老壬裤子是抹油,却发现自己老板手上油光发亮。

  甭问了,刚才大饼卷肉的杰作,她擦的是脸和嘴,却忘了手。

  她没顾得上乐,赶紧从包里抽出一张湿纸巾,趁着没人注意,塞到老板手里。

  一会儿,要握手的人可不少,这油难不成还均沾点?

  没那么样做的,将来没准儿还流行成京都笑话。

  某某家救火匠提醒诸位看官,不拘小节并非褒义词,很多时候,有损形象,非常厉害的。

  宴会已然变成了名利场,王老实真是硬着头皮在里边儿待着,不时跟过来打招呼的人应付。

  有些苦恼啊,可没办法,谁让你大老板牛掰放光芒呢。

  人心这东西,忒邪性,恐怕一个人也不搭理他,这心态又是另一种模样了。

  结实新人这事儿,他属狗熊的,基本上撂爪就忘,没记住哪个人。

  反正有刚才的大饼卷肉垫巴了肚子,桌子上的吃食他也没啥心思,端着一杯红酒,到处装样儿。

  王大老板今天是人家老壬请来的主宾,不能提前退场,否则主人那脸算是丢尽了。

  第一波总算熬了过去,张嫣也回到王老实身边儿,痛苦的说,“老板,我的包块撑破了,都是名片。”

  “好事儿!”王老实也从口袋里掏出不少,一并塞到张嫣那儿,“回头凑凑,能当扑克用。”

  “啊!”张嫣哪儿听过这玩意儿,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整座大厅里,到处都是一堆堆的人,看他们的模样,亲兄弟都比不上。

  大概是下意识的,张嫣反着问,“老板,看他们这感情,好得都吓人。”

  扭头诧异的看了一眼,王老实撇了下嘴说,“世界上最真挚的感情是动物之间,人就数不上了。”

  张嫣整个人都呆住,竟然是这样?

  耐着性子,王老实还在坚持,不过这会儿壬江华已经基本上就留在王老实身边儿,两人总算可以说点什么了。

  别人也都是明白的,不再过来打扰,时间段已经过去。

  偏就有不懂规矩的。

  “王董好。”

  声音很甜,一看是她,王老实略显不悦,点头致意后,还是问了句,“你怎么来了?”

  没等这姑娘说话,老壬身边儿的一位解释说,“宁倩小姐是大为科技请的代言人。”

  这就代言啦?

  太儿戏了吧,王老实顿时满满的都是对大为科技的不信任,请人代言产品,国际流行,培养品牌,就该舍得花钱,多种方式一个也不能少。

  问题是请也得请个有名气的吧,宁倩是谁?

  连小明星都算不上,眼下跟新人差不多。

  宁倩内心可挣扎的够呛,她真感觉到,王大老板似乎不大高兴。

  当着那么多人,王老板还是很会做人的,笑着跟老壬说,“壬总这是抄潜力股来啦?不厚道吧?”

  壬江华哈哈大笑,指着宁倩说,“王董可能还不知道吧,宁小姐已经确定两部戏的重要角色,美誉国际的手段,我可是佩服,要不是钱总帮忙,大为科技还真没那个运道。”

  王老实不由得转身看了看不远处的钱四儿,心里是明白怎么回事儿的,转而笑着跟老壬说,“行,我算是服气壬总的,难怪大为科技发展这么快,就凭这一点,不服不行。”

  宁倩总算明白了,自己过来的有多孟浪,起反作用了。

  她离开王老实那里,直接去找李璐。

  签约一点都不难,很顺利。

  李璐呢,自己也没上手,直接把人交给胖姐,让胖姐带着去找叶姐,她知道自己眼下的任务,那就是顺利的把孩子生下来,其他的都是枝节末叶。

  可这美誉国际的所有艺人里,也没这么硬可的关系。

  就宁倩这人,半天功夫,她的来历和底细,就差不多传遍了美誉国际。

  钱四儿这货呢,但求无过,不求有功。

  他是没搞清楚宁倩跟三哥到底什么关系,宁可错给,还是别缺失。

  正好赶上公司有几个戏要投,给角色不是大问题。

  代言呢?

  当然也得给,这就不好办了,谁找代言,也得找个老百姓眼熟的。

  宁倩按说百分之百的不行。

  架不住钱四儿在壬江华那儿份量重,别说是有可能要红的新人,哪怕是扫楼到的大妈,老壬也得接下。

  无关其他,跟时下双方的合作关系有着莫大因由。

  华夏终端电子消费市场,国外品牌占据大份额,国产货只能在低端层面拼杀,赚的钱可怜,对品牌帮助太少。

  不光是大为科技,任何一个企业,做梦都想杀到中高端去。

  可惜那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

  不仅仅是品牌的认知,还有历史上的原因,出口转内销就是一个最能说明问题的例子。

  华夏老百姓最理性,也最容易受骗,因为这个民族从骨子里还是太善良,好话是善良,恶心人的话呢,就不说了,免得笔者挨骂。

  把一个低端层面的品牌快速推向中高端,不光是产品得过得去,还有综合起来方方面面的因素,其中一个就是时间的沉淀和积累。

  恰恰就是时间,华夏人最等不得,回过头来看看,那些雄心壮志的老板们,在势头最盛时,总会讲一个事儿,比如‘三年内,打造一个世界级品牌。’

  说三年的,都算稍微理性了,甚至还有叫嚣一年、二年的。

  类似的挺多,都可以归类于逗比之流。

  历数起来,那些喊得热闹的企业,大都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不过,华夏企业已然前赴后继。

  他们总在期盼,突然有个大好契机摆在眼前,一把抓住,就上去了。

  大为科技就认为与美誉国际的合作,是大好契机。

  不为别的,人家美誉国际手里握着整个华夏最高端的销售渠道,没有之一,浩宇中心到今天,还是无法超越。

  老壬看得明白,双方的合作不平衡,大为科技需要美誉国际,而人家美誉,却有很多选择。

  苹果与安尔逊之争,典型的就是打翻狗食盆,谁也别想吃,找个不怕撑的,照死里赶紧往嘴里塞,能吃多少,看运气,凭福分。

  钱四儿的要求,再过分,也是件小事儿,一件可以影响心情的事儿就不是小事儿。

  宁倩就是这么拿到合同的。

  宴会接近尾声,壬江华请王老实到了一间单独的会客室里,两人略谈了些正事儿,都是涉及到双方合作的大原则问题。

  王大老板还是厚道的,很是指点了几处紧要的,壬江华颇有醍醐之醒。

  结束之后,王老实婉拒了老壬要去宵夜的邀请,这都累成孙子了,赶紧滚回去歇着。

  人家老壬却没有,立即召开高层会议,在会议上,少有的直接提出几个重大事项,要求执行推广。

  跟他以往做事风格大不同。

  ※※※

  路上,王老实给钱四儿打了个电话,有些话当着人不好说,“四儿,李璐就是打发时间,玩玩儿的,还有那个宁倩,你也想左了。”

  打完电话,看看时间,还早,拍了下前边儿,“找个地儿,吃点东西,又饿了。”

  好久没吃卤煮了,王老实又解了馋。

  就是吃完饭后,这货抱打不平了一次。

  结果还闹了乌龙,他那隐藏的英雄之心遭受了不小打击。

  搁在前清,就成国际纠纷了,没准儿还造成友邦惊诧。

  几个洋鬼子,尾追堵截一个华夏姑娘,那姑娘又踢又打的,还哭闹的厉害。

  竟然没有人上前帮忙!

  暴脾气总是说来就来的,王老实哪儿能忍,直接大手一挥,干丫挺的!

  胜利!

  然后,那姑娘怒了,指着王老实等人鼻子大骂不止,还报了警。

  等警察来了,一了解情况,那姑娘跟其中挨揍最狠那位真是亲两口子,人家就是吵架了,闹归闹,那是家务事儿,王老实横插一杠子,还真有点多事儿。

  警察同志也算明白人,没跟着胡闹,就象征性的批评了几句,想帮忙不能先报警?直接动手打人是不对的。

  赔了点医药费,也不多,千儿八百的。

  搁别人,得气死。

  可王老实没有,心里反而觉得太值了,痛快!

  一上车,这货就笑得收不住,把其他人给吓坏了,老板别不是癔症啦?

  其实不然,王老实这货,心里憋着的事儿太多,原本可以找某些关系密切的人谈谈,却永远不会有人合适。

  在新西兰那一年是他状态最好的时候,每天坐在墓前,对着林子琪墓说道,什么都说,心里没啥郁结。

  回到华夏后,这种机会再也没有,跟唐唯面对面的时候,他也说不出那些憋在心里的话。

  上一次暴打汪学翰,痛快淋漓的舒爽感觉太棒了。

  今天揍洋鬼子,同样舒坦。

  至于赔点钱,让警察数落两句,不算个事儿。

  第二天上午,王老实懵逼般的应约去跟张书俞打兵乓球。

  兵乓这玩意儿他压根就不会,让老张狠狠的找了次爽点。

  打完球,洗过澡,两人在露台遮阳伞下聊天。

  说的内容让王老三惊诧不已。

  张书俞竟然是说客。

  说客也没啥,关键是替郑璥来的。

  张书俞说话很艺术,他的话得仔细琢磨,然后猜想、推理、印证。

  等吃完饭了,王老实才咂摸出味道来,郑璥来讲和了。

  不是认输,王老实也没狂妄到让郑璥低头。

  根据他的分析,郑璥的意思很简单,之前呢,有些事儿,其实都算不上事儿,不用在心里结疙瘩,过去就过去了。

  从张书俞说话的程序来看,也是这个意思,他老张只传话,没有带话儿回去的意思,另外,王老实还听出来老张对郑璥并不看好,这得夸,好眼光。

  不带回话说明什么?

  郑璥认为就这么完了。

  狗屁!

  王老实都气乐了,神马玩意儿,真当自己千秋万代啦?

  还是那句话,开头可以是你,结束得我说了算。

  历史车流滚滚,王老实坚信,郑璥之流终归要被扫进耻辱堆儿里。

  第二层意思,恐怕老张也不愿意给带话,多少有瞧不上的意思在。

  既然不用回话儿,王老实当然也懒得回,就是要,他也不会回,有没有郑璥作祟,王大老板也不在乎,现在的他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

  和张书俞会面后的第三天,王老实正式授权吕建成,同意庭外调解。

  苹果公司在安尔逊抢先起诉后,也算计到了自己并不轻松,按照惯例,提出了庭外和解条件。

  吕建成没有立即同意,也没拒绝。

  他还是在玩儿拖字诀。

  说起来呢,老乔做人还可以,给的条件不赖,光是钱就赔不少,还帮着消化库存什么的。

  以前呢,国内搞不定,王老实只能拖着。

  现在局面大不同。

  没有了内部带路强援,苹果进入华夏市场之路,会遍布荆棘,而王老实是苹果迈不过去的坎儿。

  这简直就是送上门儿来的买卖,此坑不挖,对不住日月,坑不埋人,枉费良心。

  欺负人第一步,就是同意庭外和解,拿到赔偿,弥补下过去一段时间的花销。

  在美帝办事儿,没有充足的资金做支撑,啥也别想,就这点时间,吕建成简直就跟冤大头一样,可劲儿的造,花钱如流水。

  这个钱总要收回来点,苹果不是财大气粗吗,那点来,不算你不会过日子。

  第二步,那自然就是等着苹果自己跳进来。

  还不是上来就一棍子打懵,得等你欲罢不能之时,让苹果危害了国家安全。

  不危害也得危害,咱王老板是有民族气节的,眼里不揉沙子,也见不得鬼魅魍魉。

  ※※※

  下午,燥热过去。

  老白等几个货联袂前来。

  多日不见,其实根本没有丝毫想念,买卖都做大了,各自领域都是忙,能凑到一块儿没溜儿的开心,机会越发的少了。

  为啥今天突然来,这是老牛的事儿。

  牛总有个习惯,那就是看新闻,总认为,要跟上步伐,就不能不看,不能说他不对,总归有些好处,也不全对,那就是看的时候,得有自己的分析辨识能力,要不呢,还不如不看。

  他倒没去分析什么,就是又看到王老板做了牛比事儿,一想好些日子没见,拉着院线大佬和地产大亨,跑王老实这儿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