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三十七,这个人不简单

九百三十七,这个人不简单

  老司机驰骋天下,靠的不是名声,而是真щww..lā

  王老实vs宁倩,胜负毫无悬念。

  这货甚至逼得宁倩说出,“付出我自己。”这样的话来。

  真是不害臊。

  直到这儿,王老实这厮才意识到,这位姑娘实在是被逼急了。

  他没生硬的拒绝,婉转的问她,“你觉得你比李璐漂亮?”

  其实这样问挺伤人的,每一个姑娘都会从潜意识里,认为自己魅力无穷,对比的时候,少有人会去服谁。

  只是宁倩不能说自己比李璐漂亮,摇头表示不如。

  王老实又说,“你还有个误解,不是每个男人都用下半身思考问题。”

  宁倩已经接不上话来。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帮助你,至于回报,以后再说吧,不过你可以安心,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这货不要脸,敢拍着胸脯大声公开说出来吗?

  不是那种人,李璐是怎么回事儿?

  王老实给宁倩一个选择,去找李璐,作为李璐签下的第一个人。

  当事人宁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这算直接跳龙门啦?

  李璐那是谁啊?

  用文雅点的称呼,那就是如夫人,她给自己当经纪人,好处还用说?

  别说整个美誉国际旗下的,就是整个华夏,自己想要个什么角色,还不手到擒来?

  演完事儿了,再说唱,只要声波杀不死人,唱多难听,也拦不住自己出单曲、出唱片。

  用不了多久,她相信,华夏娱乐圈里,妥妥个天后就出炉了。

  至于危险,开玩笑了,自己都这样了,哪个不开眼的还敢对自己窥伺?

  她不信哪位还敢作死!

  打发走迷迷瞪瞪的宁倩,王老实自己都奇怪,为啥心就硬不起来啦?

  难道非得说宁倩间接的帮了自己的忙?

  这话说出来,王老实自己都觉得有些单薄。

  钱四儿在门口儿碰到了宁倩,两人照面儿的时候,宁倩还没回过神儿来,只是傻傻的点了头,擦肩而过。

  四爷心里不淡定了,怎么个意思?难不成又一为姨太太?

  进了院子,钱四儿偷着瞄了一眼,三哥似乎也不大对,神游天外呢正。

  “三哥。”

  四爷轻轻喊了一声。

  “四儿来了,过来坐。”

  钱四儿小心翼翼的坐在王老实对面儿,壮着胆子问,“三哥,刚才我看见宁倩从这儿出去------”

  “哦,是刚走。”

  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个,您老给个明确定位好不好?钱四儿心里起急,脸上还不敢带出来。

  王大老板哪儿知道这货想那么复杂,问他,“这个点过来,有什么事儿?”

  得嘞,这事儿掺和不起,钱四儿决定不想了,捋清思路后说,“苹果那边儿要断供了,咱怎么办?”

  预料之中,事儿闹到现在的程度,甭管是安尔逊还是苹果都得咬牙顶着,谁也不至于为了这事儿决生死,如今,不光是利益,更是脸面,此刻的脸面还牵扯着未来的利益,放松不得。

  想了想,王老实问,“吴总干嘛呢?”

  从托盘里挑了一颗葡萄扔嘴里,钱四儿有些尴尬的汇报,“在开会。”

  有意思啊,严格算起来,钱四儿在美誉国际就是二把手,若不是特殊关系,甚至是暗地里的一把手都不为过,那边儿开会,这货跑到自己这儿?

  两眼一眯,王大老板若无其事的问,“她们研究苹果的事儿?”

  要是就好了,吴楠悦关注过一段苹果后,基本上就撒手不大参与了。

  苹果在美誉国际的体系里,很不合群。

  美帝那边儿有安尔逊,或者说,查芷蕊名义领导下的吕建成在做。

  这头儿,也有成熟的营销团队在干活。

  外联有钱四儿。

  渠道石锺干着。

  大主意是王老实在跟苹果玩儿的时候拿。

  吴楠悦发现,有没有自己其实没啥区别。

  于是,这位总裁大人,轻飘飘的跳过苹果的事儿,忙自己觉得重要的事儿。

  “公司里还有几场大型的演出要办,另外,两部电视剧已经提上日程,再有就是跟华艺合作电影也要开始了------”

  王老实不大了解内情,钱四儿这货本身就是二把刀,事情总是两拿着说。

  给王大老板的印象就是,吴楠悦没把苹果当回事儿。

  是,美誉国际挣钱的地方多,不依赖苹果,可没有了苹果这一块儿,也是一个大数字儿,作为总裁,必须全盘考虑。

  少了这一块儿,该从哪弥补,如何节流,必须得提前有个计划。

  像现在不闻不问,行吗?

  至于钱四儿,刚才说了一大通事儿,听上去是给吴楠悦开脱,实则是火上浇油,这没点仇恨行?

  再说了,你钱四儿凭啥有底气跟吴妞儿结仇。

  这才几天啊,美誉国际跳过量直接就质变啦?

  换成别人,或许有可能。

  钱四儿这货?

  打死王老实都不信,他敢跟吴楠悦玩儿阴的,那么就一种可能,吴楠悦压根就不带钱四儿这货玩儿,让钱四儿觉得哪儿好,就哪边儿凉快去。

  一时间,王大老板有些脸红,算起来,引狼入室的可是他自己个儿,钱四儿是跟着吃挂落的。

  事到如今,再反悔也不成了,吴楠悦那丫头如此强悍,也是自己培养出来的。

  何况,至少吴楠悦不会对自己有二心,纯粹就是不待见钱四儿。

  四爷自己也不争气,时不时的犯迷糊,整出点跌份的事儿来。

  也罢,就先这么着,背地里补偿也就是了,四爷还有长处的,这厮脸皮足够厚,一般的打击也不至于让他消沉。

  念及如此,王老实故意做出随意的模样,说,“对了,四儿,跟你说个事儿,李璐想做经纪人,你呢,找几个合适的人帮衬下,那个宁倩,就签在李璐那里。”

  牛逼!

  四爷打心里佩服三哥,玩儿什么都是讲究人,李璐算三太太,那么宁倩大抵排行老四,让老三管老四,这个顺序忒明白!

  拍着胸脯,四爷下了保证,“三哥,你放心,这事儿出不了一点岔子。”

  他说的岔子,就是三太太跟四夫人一定都安排妥当。

  王大老板没理解到位,摆手说,“差不多就可以了,关键还是看她自己能耐。”

  刘宝瑞先生曾经说过一单口相声,叫连升三级,说得是张好古如何运气借势升官发财,讽刺意味十足。

  那种情况,听起来好像怎么都不可能,应该算说书人自己瞎琢磨的。

  事实上呢,艺术高于生活是真的,但也确实来源于生活。

  宁倩这丫头,眼下像极了张好古,而且她比张好古开的外挂更大。

  人家张大公子,除了几次巧合,大部分时间,都是凭着家财万贯才能继续玩儿下去。

  她宁倩不是,有李璐那样的经纪人,像输都不行。

  关于李璐和宁倩,毕竟还是小事儿,说过去就完。

  正经事儿是苹果。

  既然吴楠悦懒得插手,钱四儿正好闲着,王老实就打算交给他来操办国内的事儿。

  事情也不算难办,王老实觉得,四爷闲暇之余,能处理好。

  听了三哥的话,钱四儿张大了嘴,这事儿咱不专业啊!

  ※※※

  苹果股票暴跌,美帝经济界一片惊呼!

  不光华夏有不靠谱儿的专家学者,美帝其实更多,不着调的程度有过之无不及。

  分析评论铺天盖地,除了一小部分苹果公司公关下来的文章,其他都是针对苹果的批评之声。

  千万不要以为谁谁有多正义,完全就是因为吕建成舍得花钱,当然,小吕自己出面是不行的,得找专业的人。

  职业公关公司,在美帝存在历史悠久,他们确实对得起富兰克林,只要钱到位,舆论就一定不差。

  苹果是大公司,不假,可真要说苹果多有钱,请莫天真。

  这时候,苹果能够拿出来的闲散资金,确实挺有限的,整个公司复苏才开始没几年。

  另外,作为上市公司,花钱没那么任性。

  安尔逊不同,只要在法律范畴之内,他们的钱随便花。

  舆论战,苹果大败亏输。

  媒体给安尔逊站脚助威难度也不大,怎么说,都是苹果法律上亏,就是道德上,也未必站在高处,那玩意儿,谁的嗓门大谁才是对的。

  安尔逊正式向巡回法庭递交了诉状,当日,苹果股价应声下落。

  美帝也不是没有明白人,他们当然看得出,安尔逊在不惜代价跟苹果死拼。

  表面儿上,安尔逊实在维护自己的利益,其实有些说不过去。

  这种官司没哪一方可以轻易打赢,最重结果就两败俱伤,苹果不好受,却好过安尔逊。

  单纯从业务上分析,安尔逊赢了官司也是完蛋,主营业务就是苹果在大华夏区的销售。

  到了这个地步,谁也不会天真的认为,苹果还能把销售权给安尔逊。

  哪怕苹果赔再多的钱,只要拿回销售权,所有的损失,都可以在短期内从销售市场上拿回来。

  这么一算,安尔逊其实已经输了。

  吕建成也看到这样的报道,他只是撇撇嘴,太小看三哥了,要真按照这样,何必这么费劲折腾。

  断货根本就不会让王老实感到难受。

  库存上,早有准备,几个月之内,问题不大。

  如果大为科技不能迅速拿出他们的效率来,其他品牌也不是没有。

  再说了,又没谁特意规定,安尔逊必须就卖电子产品,有这样高端的销售网络,随便玩儿什么,都能在华夏市场上当老大。

  可没有了美誉国际,苹果想要自己在华夏玩儿,一帆风顺就别惦记了,坑人害人上,王三哥本事敢叫天下第一。

  吕建成心里也多少有了点清晰的认识,三哥想法似乎就不是在乎苹果,而是时间。

  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他还没摸透,不过查芷蕊回来后,捎话儿说,‘可劲儿闹腾,其他的别管。’

  ※※※

  讲课前一天,韩和壬江华抵京。

  全总安排了会面,本来王老实觉得不合适的,这个时候,突然和地方大员见面,容易惹非议。

  老全直接没好气的说,“你想的倒周全,没事儿,有问题,我也不管这个事儿。”

  “那成。”王老实也没坚持,政治智商上,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行就别乱说。

  会面地址是壬江华安排的,本来王老实打算带着钱四儿一起的。

  被老全给否决了,理由挺欺负人的,“他管的住自己的嘴?”

  得,看来钱四儿一时半会儿也不容易被主流人士所接受。

  王老实抵达时,壬江华在外迎候。

  两人都很客气,互相寒暄几句后,进入茶室。

  有全总在,谈话的气氛稍微紧了些,王老实也没似以往那样没大没小。

  倒是韩,谈笑风生,好像他跟王老实多熟悉一样。

  对韩这个人,王老实还在观察,老全让他注意他,还希望交好,王老实也切实的接触了,给了面子,却总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

  但今天再见,似乎有了那么点意思。

  说了一会儿闲话,韩突然说,“明天有幸听王董讲课,还真得感谢全总在吴总那里美言。”

  老全笑笑摆手,“过啦、过啦!”

  合着明天还有插班蹭课的,王老实还真不知道,以前这种课规矩大,都是卡着级别的,候补的可以听,其他的,门儿都没有。

  壬江华岁数比王老实大,论资历也深,大为科技如今也是大公司,直奔五百强而去。

  他却很会端正自己的态度,很少说话,专心伺候茶局。

  像今天这样的会面,不会谈及大为科技与美誉国际的事儿,见个面儿,聊聊天,认识了就好。

  有什么想谈的,再约时间就可以了。

  老壬还是明白事理的。

  按照今天的计划,喝了茶,还会安排晚饭。

  事情却被打乱。

  韩的秘书走了进来,把手机递给他。

  告了罪,韩起身,到旁边儿屋里接电话。

  没多大功夫,他神色古怪的出来,跟老全说,“全总,明天的课调级了。”

  “调级?”老全脸色凝重,他扭头看门口,他的秘书没进来。

  王老实不懂啊,看的迷迷糊糊,壬江华却略知道些,他扭头看了看王老实,比起刚才的佩服,现在只剩下惊骇了。

  能到局委去讲课,在华夏本身就足以说明问题,至于调级,其间有什么,老壬层次还不够,不懂其中有什么奥秘,脸上也是疑惑。

  没多久,老全的秘书也敲门进来,在老全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出去。

  王老实两眼一眯,其实他脑袋里已惊讶万分,同样的消息,韩竟然先于老全知道,哈,原来是真有点老全说的那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