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三十六,为什么帮你?

九百三十六,为什么帮你?

  漩涡之上的水面大都是平静的,一眼看不透。

  社会同样如此,多少故事发生后,却留不下一丝水花儿。

  历史这玩意儿,值得记下来的不多,或者说,人类还没到事无巨细都留下痕迹的程度。

  宁倩几天的功夫就开始成熟起来,她真没想到,事情发展的好快。

  郑仝同志还真就上了心,就要宁倩。

  麻子已经示警,宁倩开始没当回事儿。

  等她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没了什么退路。

  人家实力果然在,京城偌大,人口数千万,想要找一个人有多难?

  但某些人眼里,容易。

  有个词儿叫公器私用。

  真花了心思,宁倩根本就没办法躲藏。

  多亏这丫头脑瓜还不算笨,知道找地方寻求安全。

  她直接跑到李璐这边儿来,想的就是威慑那帮人。

  其实她还是输了,要不是正好赶上王老板,估计她下场很惨。

  “你叫宁倩?”王老实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问。

  好些天了,宁倩一直都在努力的要见王老实,目的啥的都想好了,见到真人后,没来由的就紧张了,特别是王老实看了她那一眼,宁大姑娘心里就一紧,嘴里说不出话来,只点头承认。

  “你可以走了。”王老实没啥想法,这事儿跟自己扯上,算起来眼前这丫头是罪魁,他懒得追究了。

  宁倩傻了眼,这就走,那还有活路吗,她倒是很有闯劲儿,愣愣的说,“我不走。”

  王老实摇上车窗,轻声说,“随便。”

  车子启动,开进小区大门儿。

  宁倩很想拦着,她又没办法,说话,人家都听不见,再回头,地上躺着一片,王老板的人倒是没走,留了几个处理。

  她壮了壮胆子,走过去,冲着刚才叫嚣最厉害的,抡起手里的包儿,又是一下,那哥们儿其实才坐起来,还没回过味儿呢,再次倒下。

  相比王老板的人,眼下宁倩在地上这帮孙子眼里简直就是恶魔,泥煤的,全照着命根子下脚,她就在逼问,“到底哪个孙子让你们来的?”

  留下的几个安保,真不忍心再看了,那玩意儿挺脆弱的,经不住这么摧残。

  实在看不下去了,一个过来劝解,“差不多了吧,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宁倩喘着粗气,扭头看了一眼,说,“他们还没说实话呢。”

  “那你也得给他们说话的时间吧,踹起来没完------”

  首先,宁倩并不知道轻重,她是听说用力踢那里,男的最疼,短时间失去反抗能力。

  她这几脚很用力的,重点是用力。

  第二,她根本就不会审问,那也是技术活儿,威胁的基础上还得给人希望,像她这么不管不顾的用暴力,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世界主流还是和平的,哪怕嘴上说说。

  几个安保接过手,很快就问了出来,那几个货并没有打算咬死不说,真是宁倩就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宁倩也都听见了,主使是谁,她不认识,抓住她之后,要送到一个地方去,具体是哪儿,他们也不知道,等通知。

  里边儿。

  王老实坐在沙发上,李璐满脸幸福的坐在旁边儿给王老实削苹果。

  王老实也从李璐身上看到了慵懒样儿。

  他问起宁倩的事儿,钱四儿也说过,没问李璐,主要是不合适问。

  不光是钱四儿,王老实周围的朋友,基本上都不提李璐,谁也不知道给她什么位置,王大老板也不说,那就都装傻呗。

  “宁倩?”李璐怔了下,马上就把事情的由来说了一遍,还笑着问,“事儿都传到你那儿啦?我可没跟她说一句话,又不认识,干嘛去惹事儿。”

  欣慰吧,王老实总算放下了心,他真担心宁倩跟李璐有什么交情,然后李璐又去给宁倩撑腰,事儿倒不是说有多大,主要是传出去,不好听。

  ※※※

  某医院里,急诊楼外,一堆人挤在一块儿,脸色都不大好看。

  他们接到消息就着急忙慌赶过来,都是替他们办事儿的,于情于理都该来,要不下边儿人谁还敢出去办事儿。

  里边儿那些人里,大都是皮外伤,没啥。

  倒霉的有两个,按照医生的说法,估计这辈子是没机会传宗接代了。

  尼玛,腿折了,接吧上可以继续使唤,哪儿打坏了,现在医疗技术高,也能治,那儿一旦坏了,可就真没办法。

  这玩意儿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事儿!

  按理说,谁打的就找谁,可现在看,似乎也不成。

  宁倩那丫头倒没啥,问题在于出头的人,是王落实。

  搁谁心里都得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凑过去掰手腕?

  就医院里这些个,谁也不成。

  都是混街面儿的,眼睛不亮,脑袋不清楚,是活不下去的,尤其是在京城,这地方不是一般的邪性。

  “咱管不了这事儿,跟他们直说吧。”平时脑瓜儿最好使的那个扔掉烟头,踩灭,气呼呼的说。

  领头大哥一直没说话,抬头看了他一眼,无奈的叹气说,“咱认怂,老四,你去一趟。”

  张华宁一路风驰电掣,赶到郑仝那里。

  郑大老板格调很高,不会为了一个小丫头片子不干正事儿。

  不过,眼下他的正事儿也不顺,甄晓轩的态度突然有了转变,从过去的热情,变成现在的冷淡,说白了,人家就是无所谓,成就干着,不成,就当没有这事儿。

  绝不是好消息。

  拉上甄家一起干,是个综合考虑,突然变成这样儿的情况,老郑同志坐不住。

  哪儿不对呢?

  郑仝围着屋子转圈儿,就是理不顺。

  不光是他,甄晓轩家里同样有些拿不定主意。

  大领导突然宣布了前苏成为接待地,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政治精英,甄家老头可不敢真的认为就没有其他意思,那么简单思考的人都在享受清明祭祀大礼。

  甄老头告诉甄晓轩,“这个事儿,再放放,不要急。”

  也就是不敢明着说,甄晓轩其实早就没力气着急了。

  苹果在美帝那边儿也陷入了麻烦,谈判彻底崩了。

  华夏这边儿,大为科技入场,苹果自然不干,威胁了半天,并没有得到正面有效回应。

  苹果第一个反应就是停止供货。

  当然,做人要讲规矩,也得按照程序办。

  先发通知函。

  吕建成一丝犹豫都没有,宣布终止谈判,并在谈判地门口儿,很淡然的告诉记者,“事情已经失控,我想,法律将会给双方一个公平的交代。”

  苹果与安尔逊的事儿在美帝很受关注,本来老乔是打算隐秘进行的,谁知道安尔逊一点也不含糊,直接把事儿炒作起来。

  阳光之下,就算再不要脸,也得装出道貌岸然来,这是人与动物之间最大的区别。

  弱肉强食也得玩儿出道德范儿,王老实这一招儿,真的打了苹果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是有准备的。

  作为一群精英,他们有自己的计划,在谈判破裂前,会想办法控制舆情,不让事情成为美帝社会的热点。

  但安尔逊没按照常理出牌,直接捅了出去,不过就是花点钱,符合王大老板花小钱办大事儿的性格。

  安尔逊将起诉苹果违约,这个官司有得打了。

  受此事影响,美帝股市上,苹果股价暴跌,一天财富缩水达4%。

  郑仝知道了这些,险些没至于晕过去,他可把美帝鬼子骂了个痛快,一群二傻子吗?

  猥琐男张华宁来得就不是时候,赶上情绪不稳定的郑仝。

  这货还没眼力介儿,压根就没注意郑仝眼神不对,还在那儿巴拉巴拉诉说着委屈,把王老实的暴行描述的那叫精彩。

  气得郑仝摔了杯子,直接转身走人。

  他也算能忍,竟然没把张华宁直接踹出去。

  客厅里,张华宁有些不明白事儿,还没看出来啥意思。

  坐那儿跟傻子一样,半个多点后,这货才觉得自己可能应该先离开。

  出了门,还没上车,张华宁回头看着二楼窗户,迷惑不解的自问,“那这事儿该怎么着啊?”

  ※※※

  王老实提交的大纲被摆在了好几个人的案头。

  其中就包括郑璥,他是大管家,事无巨细都得过问。

  尤其是涉及到局委的事儿,更是不能大意。

  讲课大纲他已经看了好几遍,内心里复杂的厉害。

  讲道理,郑璥个人能力是不错的,若不是心脏,控制不住老旧封建思想,他本不用这么艰难。

  所以,王老实的大纲,抛除个人恩怨,郑璥是欣赏的,至少不是那种危言耸听的垃圾,他见多了那些专家学者,为了迎合上意,精弄些胡乱鬼一样的东西。

  再看人家王老实的,那真是条理清楚,言之有物,真正做到了小心推理、大胆预测。

  文件级别那一栏还空着,郑璥手里拿着红笔,竟然有些下不去手。

  好久之后,郑璥写下了‘机密’二字,放在文件筐里,他方略松了一口气。

  一想起家里的事儿,郑璥就觉得头疼。

  就在刚刚,他夫人打来电话,说了一些事儿,虽然没明白的说,他也知道,不顺,自己那个弟弟沉不住气了。

  对策呢?

  老郑同志想不出来,这时候能有什么对策可以解决问题,对方实在不好对付,若没有什么根基,还可以冒险一试,如今,那种可能性都没有,等着王老实自己犯错儿?

  这样的人物会自己去犯愚蠢的错误?

  郑璥不信。

  ※※※

  宁倩站在大门前,刚才那股子勇气又没了。

  作为一个刚二十出头的姑娘,作死到这个程度,着实令人惊讶。

  能找到这里,完全是前边儿人放水。

  王老实的车队离开李璐那里,她就跟上了,一直都在紧跟,技术含量让人无颜。

  就一会儿功夫,王老实的人就知道她跟踪,都没用隐藏着的那一队人。

  王大老板的安保等级是最高的,除了明面儿这些,暗地里还有一组人,以各种形式保护。

  像宁倩这样的,完全上不了台面儿。

  也就是王老实没心思跟她玩儿,说了句,“随她。”

  犹豫了半天,是不是砸门的时候,门自己开了,出来个人,冷冷的跟她说,“进来吧。”

  迟钝了几秒,宁倩还是跟着那人走进了院子。

  这可救了她。

  她倒是打痛快了,别人也不是软柿子。

  张华宁还知道顾忌王老实,去问郑仝。

  再往下,自然就没尼玛那多顾虑,那些人就知道自己兄弟糟了毒脚,一辈子都毁了。

  谁对谁错,那个没啥意义。

  他们也跟上了宁倩,到了王老实这边儿。

  手里都拿着家伙,凭这里的安保等级,他们也就是挨收拾的命。

  里边儿也知道这回事儿,王老板才把这丫头叫了进来,他真是闲着没事儿,想知道宁倩脑子里到底长了什么玩意儿,把整件事儿折腾到这个地步,一般人还没如此本事。

  院子里,透着阴凉,这就是老建筑的好处,那些高楼大厦里,没这个功能,不吹空调,谁也待不住。

  王老实坐在葡萄架下,喝着茶,听着相声,眯着眼摇头晃脑,民国时期的寓公也就在听什么上比他层次高点。

  宁倩今天没可以收拾自己,牛仔短裤,t恤,长发扎了起来,脸上没抹什么,就素颜过来的。

  当然,这身打扮,也方便她那飞脚频出。

  扫了这胆肥的丫头一眼,王老实抬了抬下巴,动作不大礼貌,说,“坐吧。”

  宁倩还处于宕机中,大概像这样跟一个大人物相处还是头一回,上午那次应该不算,她没动。

  王老板看出来这妮子还紧张,也没过分,问,“喝点什么?”

  “水、白开水就可以了。”总算是张了嘴,没再哑巴下去。

  也没用别人,王老实直接从身边儿取了杯子,倒了一杯凉白开,放在桌子上,又说了一次,“坐下吧。”

  这回听懂了,宁倩坐下,很小心的样子。

  “你找我有事儿?”

  “嗯。”

  “说说看。”

  说不出口啊,宁倩原本在来之前都想好了怎么说,真到了跟前儿,特不争气的都想不起来了。

  没辙,王老实只能引导一下,“别急,从头儿说,好像你是个演员------”

  王大老板有时候还是很和蔼的,放心紧张,宁倩总算理清了点思路,有王老板给开头儿,再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她也就真别想其他的了。

  口齿清楚,思路还成,没多大功夫,宁倩就把事儿说了个明白。

  王老实笑了笑,跟他知道的差不多,他看着宁倩问,“我为什么要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