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三十五,太尼玛狠了吧!

九百三十五,太尼玛狠了吧!

  滨城,华夏重要且被低估的城市之一。

  京城奥运会部分比赛设置在滨城。

  这还不算什么,六月二十三日下午,发言人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一个消息,大领导会于奥运期间,在滨城前苏村,接待美帝总统。

  别说世界舆论,就是华夏人,都惊讶的有些心跳加速。

  到一个村里去?

  以前呢,美帝总统老是玩儿个把戏,就是找个牧场,整出点档次来,接待来访的外国元首,随意是一方面的,其实隐含着进行精神层面的侵略,展现一种贴近自然的美帝,让世界上恨过国家,看看美帝是多么的值得人文。

  崛起中的华夏,冷不丁来了这么一手,创意什么的切不说,代表着什么意义?

  必须得有。

  没有特殊涵义,实在对不住外界了解华夏的热情。

  多国那些闲着没屁事儿光剩下蛋疼的评论家就撰文瞎掰扯,述说这里边儿蕴含的巨大意义。

  华夏国内的,基本上都是以国家崛起为主题,说华夏的正在强大,这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新农村建设,正在沐浴在华夏阳光之下,云云。

  一个个说得那叫高深。

  西方的就不同了,他们大抵就是抹黑,实则是不愿意看到华夏的强大,也不大认同华夏的某些观点。

  前苏在他们眼里,就是用无数金钱堆砌出来的一个童话,根本经不起风雨。

  偏颇了。

  先解决最基本的问题,前苏村在哪儿?

  华夏众多村庄里,为什么华夏能够成为接待地?

  用不着实地去探索。

  稍微一打听,前苏是什么成色,立马出来。

  前苏是怎么成功的?

  与一个人扯不清关系,王落实。

  好多人都说,原来如此。

  怪不得这个村儿那么牛掰,闹了半天是出了个牛逼的人。

  ※※※

  王大老板在前苏待了一天半,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接到来自京城的电话,他心里再不愿意,也得捏着鼻子说没问题。

  临走的时候,李梅这个当娘的有些不高兴,好多事儿都得他知道呢。

  王老实自知理亏,表示一切当妈的做主。

  “那也的你们俩认同啊?”老太太还是不乐意。

  王老实没奈何,昧着良心说,“您这见识我还有不放心的?您走过的桥比我走的路还多,吃过的盐-----”

  李梅立马嫌弃的一挥手,跟轰苍蝇似地,“滚蛋,别在我跟前儿扯!”

  临走前,王老实去见了唐唯,这货鼓动唐唯跟他一起回京城。

  本来唐唯已经动心,结果被郑婕拦住。

  理由很强大,这都快结婚了,好多事儿得唐唯自己拿主意。

  面对未来丈母娘,王老实底气不足,只能含愤离开。

  还是唐唯会安慰人,嘴儿甜,她给王老实发了个短信,“又岂在朝朝暮暮!”

  车里,王老实只能重重叹气,就这么着吧。

  进京的过程有些缺,限号。

  一共四辆车,二分之一不行。

  以前呢,大不了认罚,强行往里边儿开就得了。

  如今不行,各个进京路口,检查站都开始全力运转,甭管你是哪个?

  门儿都没有。

  是不是合法,很多事儿在华夏并不重要,关键是不对上边儿意图,意图比法规有时候更管用。

  就拦住王老实车队的检查站来说,王老实分分钟就能搞定。

  他也不是圣人,却无意践踏什么。

  人家都等着,凭啥自己就不行?

  王大老板看了看时间,下令就在服务区里吃饭。

  饭菜质量有些坑爹,太对不住那个价钱。

  特色性的制度,巨大的利益集团,挑战有些不明智,也不划算,王老实心里骂了一会儿厨子,也就那样了。

  服务区面积都不小,吃了东西,溜溜弯儿,是个消化食儿的好方式。

  几个安保护着王老实,在服务区里转悠,景色什么的就别说,他就当操场来着。

  “特么的!”

  走到检查站附近时,正好看见两辆车经过检查站,呼啸而去。

  王老实也听见了骂声,好奇的问,“怎么啦?”

  那个安保撅着嘴指着依稀可见的尾灯说,“那辆车尾号也不行,放行了。”

  不算新鲜,特权一直存在,各色各样,要真为那个生气,就别活着,忒冤屈。

  王老实没心思管那么多,自己还没整明白,犯不上。

  没多久,王老实的车驶离服务区,奔京城的家而去。

  大概是十来公里左右,车开不动了,堵得厉害。

  王老实还跟小朱他们开玩笑,“就不该怪国家限号,你看看这路,堵起来多任性?”

  开车在路上,不怕慢,就怕站,慢点没关系,总会快起来。

  路没有堵死,车流缓缓的前行。

  大概二十分钟后,终于看到了原因,车祸。

  现场并不惨烈,三车相撞。

  巧的是,两辆轿车恰好就是刚才服务区检查站里安保看到的车。

  事故原因,外行人也看不出,不过,王老实却看到了熟人。

  倒霉催的张健,他正一脸阴沉的站在防护栏外边儿,拿着手机不知道跟谁说话。

  车子都完蛋了,王老实笑了,喜闻乐见,今儿出门儿时候应该不错。

  损失倒不算什么,张健没少搂黑钱,估摸着就是单纯不爽而已。

  另一方的人王老实没看见,不过看那车,想来也不是多困难的群众。

  当然,张健是不会吃亏的,这厮没什么人性,不会讲理,估摸着对方要吃亏的。

  过了这一段,车速立即提了上来。

  王老实掏出电话一看,是那个号儿。

  “你好,我是王落实。”

  对方也很客气,“王董,你大概什么时候回京?”

  真有事儿?王老实心里狐疑不已,嘴上利索的回答,“我马上就-------”看了一眼车外,接着说,“进五环了。”

  “那就好,吴总委托我转达他的意思,请王董这两天好好准备一下,具体时间,会另有人联系。”

  王老实说,“好的,我知道了。”

  通话结束。

  突然回京,王老实多少有些措手不及,事情也有些诡异。

  奥运马上就要开了,这帮人真有闲工夫,希望王老实能够就未来几年经济上的问题,谈一谈看法。

  当然,主要还得怪王老实自己,一旦遇到什么得意的时候,就喜欢装逼,讲一些个别人懵圈儿的话。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那些观点当然就传入了某些人耳朵里。

  如果王老实蛋疼的说白萝卜价格波动,肯定也没人搭理他。

  这货都是从世界经济未来走势上得瑟。

  说不重视,纯粹是自欺欺人。

  每次局委学习会,都有局委的人推荐,这玩意儿得非常慎重,讲好讲坏倒在其次,关键是立场不能差,弄个嘴炮儿上来,胡咧咧一通,推荐人没准儿就不正确了。

  这次学习会,推荐人是老吴,他也是从好几个人那里听说过王老实的只言片语。

  老吴同志很上心,又拿出小本本来,记录、分析、猜测,一通努力下来,他认定,王老板对未来世界经济走势很有研究。

  本来呢,他已经推荐了人选和主题,按理说,如此严肃的事儿,就不能随便更换。

  偏老吴就提出了更换。

  大领导办公室那边儿接到老吴的报告后,没有推诿,很快就批复回来,同意。

  局委里有那么几个对王老实是不怎么喜欢的,其实是恨之入骨的。

  但是,大领导痛快的同意,谁也不好说什么。

  正经的说,这种学习会,至少有一多半儿是在务虚,讲的东西有些飘渺。

  像王落实这样的社会人才过来,凤毛麟角,也很值得期待,总比那些枯燥的强。

  何况,人家王老实可是来讲过课的,当时评价很高的。

  能够当上局委,哪一个不是人精儿,大领导这是给王老实还人情呢。

  刚刚确定了前苏那边儿的事儿,这边儿老吴就提出换人。

  老狐狸们都看得明白,也对老吴同志暗自佩服,韬光养晦做到极致,难怪在这么激烈的斗争中,还占据着大义和主动,人家是真有能耐的。

  没人提出异议,提了也没用,更没有必要,华夏二十多个局委里,光跟王老实有联系的就五六个,不容忽视。

  当然,事情绝没有政治家救火匠说的那么简单容易,事实上,这是个非常严肃的事儿,也就是老吴,正好负责此事,有方便之门,加之他这是领会大领导意图,人家王老实确实有本事,才有这番调整。

  回到家的时候,院里已经有几个没羞没臊的货支起了摊子,迎接王大老板。

  估计都摸到了消息,今天来的人特全。

  甚至连宫二都到了。

  王老实悄声问宫二,“你大老远的跑来干啥?”

  没有丝毫遮掩,宫二一本正经的玩儿套路,“紧密团结在王大老板身边,与时俱进呗。”

  这个蛋扯的相当有水准儿,王老实竟无言以对,只好干笑着说,“真没什么事儿?”

  吃东西喝酒聊天,这一晚,王老实这个院里欢乐盛行。

  期间,王老实也说起路上看到张健那厮的车祸,大有幸灾乐祸的模样。

  其他人听了也就笑笑,没当多大事儿。

  吃饱喝足,就剩下更没溜儿的瞎扯,有人问王老实婚礼的事儿,大致的情况也知道,都觉得王三哥这事儿办得有些冒。

  尤其是刘彬,似有意无意的说,“三哥你跟着他们凑什么热闹,要我说,就找个好地方,亲近的人过去,安安静静的,多好。”

  大道理当然对,王老实认同,可事儿已经逼到份儿上,退无可退,他也只好逆事儿顺办。

  别人想说,也没刘彬那交情,自然也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

  钱四儿一如既往的活跃,还建议王老实下次再聚,允许带家属。

  众人一阵的哄笑,都知道这货如今跟媳妇甜蜜的不像话,恨不得粘在一起。

  关海军没笑,他支持钱四儿的说法,“我觉得挺好,以后落实结了婚,再到这儿来,怎么都算合适。”

  到了差不多的时候,钱四儿在王老实耳朵边儿说了几句话,听得王老实眉头微蹙。

  他看了看时间,没再多问。

  一夜无话。

  第二天,王老实在书房里好好做了一番功课,去学习会上讲,不准备光凭瞎忽悠,那真是丧心病狂的作死行径。

  大好人生,他还没够。

  中午的时候,王老实接到了电话,时间已经确定,二十八日上午十点钟。

  时间还算富裕,王老实也准备的差不多,知道自己该讲什么,按照要求,他列了一个提纲,给那边儿发了邮件。

  如果不认可,还会再跟他商讨。

  想起钱四儿昨天说的事儿,王老实换了衣服出门儿。

  脚还没跨过门槛儿,关海军打来电话,就告诉他一件事儿,京城发生一起灭门惨案,警方初步结论是入室。

  “重点是什么?”王老实才不信,为了这个事儿,关海军会专门打电话来,必有所指。

  “受害人就是高速上跟张健撞车的。”老关说话时,悲悯之意强烈。

  王老实特能理解老关,他家老头子病退,老关同志不踏实了,对很多情况敏感的厉害。

  坐进车里,王老实想了下说,“老天要收了那孙子去,就得让他花样儿作死,看吧,他不会有好下场。”

  破案和证据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啥意义,说了惹人笑话。

  是个人都知道,这就是张健那厮办的,错不了。

  ※※※

  车队就要进入李璐所住小区门口儿时,王老实喊了一声,“停!”

  然后指着车外说,“去看看。”

  路边儿,两辆车卡住了一辆车,六七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东西正围着车,看上去是要把车里人弄出来。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京城首善之地,竟然还有这么猖狂的玩意儿,王老实真不乐意看。

  不是他有侠义之风,主要就是这地方不该有此类事儿发生。

  说真的,那些货实在不禁打,就眨眼儿的功夫,都躺在地上打滚,谁也不起来,除了一个货,大声叫嚷着,他大哥有多牛逼,是给什么人办事儿的。

  反正挨了打,一点没挨打后的觉悟。

  本来呢,打完就完了,那辆车赶紧逃就算了,潶,没想到,车里跑出一姑娘来,啥话也没说,冲着那个呲牙叫嚣的货裤裆就是一下!

  惨叫声估计顶风能传出二里地去。

  看了个满眼儿的王老实忍不住眼角抽搐,太尼玛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