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三十四,总算有了准信儿

九百三十四,总算有了准信儿

  前苏,俨然就是个世外桃源。

  绿意葱葱是她的名片,骄阳似火的时候,进入村里,都能感觉到一丝凉意。

  来自大自然的意愿,村里多年来的规划都是遵循自然随意的原则,与那些动辄统一相比,更增添些许来自原始的诗意。

  游客的眼光是最准确的,哪儿好才去哪儿。

  不爽的地方,宣传再好,也没有口碑和回头客。

  到处都是绿树成荫,还有数条小河从村里蜿蜒穿过。

  科学的吹牛,气温的数值,前苏村里就是比别的地方低好几度。

  工作组的规模越发庞大,他们的任务就是确保度假而来的领导们可以安全舒适的在前苏住着,能够用最代表华夏农村特色来款待外国友人。

  别的都很好,村里条件实在太好,基础都不用动,只要稍微调整一下,一切都没问题。

  关键就是王落实那货太缺德,恶心人不带眨眼儿的。

  恬静和谐中,偌大的工地平添了嘈杂。

  村北边儿,到处都是人头攒动。

  好些个村级建筑队都挤在那里,当然,还有前苏本村的人过去帮忙。

  王家就是有钱,王家的媳妇还会得瑟。

  李梅同志现在就是现场总指挥,掐着腰一站,很有老太君的意思,真正做到说啥都好使,没人忤逆她的意思。

  没辙啊,人家舍得。

  钱给的足绷。

  饭好,还管够,随便吃。

  为了防暑降温,冰糕之类的,弄了好几个大冰柜搁那儿。

  绿豆汤熬出多少锅来,就当水喝。

  遮阳伞一片片的,从天上看,还以为到了海边儿浴场。

  同时,为防止下雨影响施工进度,特意建了一个大遮雨棚。

  生活理论家救火匠告诉大家,怎么建房子才能冬暖夏凉呢?

  今儿小得瑟下,必须得砖****,绝不是土鳖,真的好。

  太细节的就不说了,主要就是里边儿那层是土坯,外边儿是红砖。

  保温效果比那些科技产品强老了去,房顶再弄的传统些。

  甭管多热的天,屋里总是透着凉意,空调就无用武之地,热到头儿,吹个电风扇就足可以。

  上房梁,在农村盖房子是个值得庆祝的大事儿,不光要放鞭炮清楚,还得摆席面儿谢邻里。

  这种事儿,李梅绝对忘不了,可劲儿的招呼,呼啦一下,摆了好几十桌。

  她还没忘了一件大事儿,那就是招呼了十来个流动要饭的过来吃。

  凡事正经的农村里,总有一种人,他们也有自己的家,却喜好另一种自由自在生活方式,其实也是传统的一种。

  他们穿的破烂,可能几年都不洗澡,身上会有一种复杂的味道,像孜然,又像其他的发酵味儿。

  只要谁家有喜事儿,比如娶媳妇,嫁姑娘,或者上房梁、房顶落成之类的。

  都算好事儿。

  他们必然回到,上门儿唱喜歌,艺术点的叫法是数来宝。

  谁家办事儿都图个喜庆吉利。

  这类人其实一点也不讨厌。

  唱几段后,一般主人家都会给十块二十块的,塞几包烟,给瓶酒,包个烧鸡什么的。

  如果再讲究的,会单独开个小桌,弄几个菜,让他们吃饱喝足再离开。

  老辈人说,招待这样的人是给后辈积德祈福,来得越多其实越好。

  但很多年前,大家条件都有限,办事儿得精打细算,多了也招待不起。

  那些人也挺自觉的,每家最多去两个人,数来宝还是对唱才热闹。

  李梅不同,她可是问了明白人,多叫些人来,不碍事儿,不会反着。

  十来个数来宝的往这儿一站,本身就是一种气势,哪一个没点看家的本事,要不没法吃这口饭。

  前苏多少年都没这么热闹过,小半个前苏村都惊动了。

  工作组的同志们脸都黑了,泥煤啊,要不要这么折腾,都是不安定因素啊!

  有几个美帝的鬼子,他们在前苏住着,目标和工作组的一人一样,就是为了确保过些日子的顺利。

  就算各国到处走,也没见过这个。

  和工作组那些人的严肃不同,鬼子还属于未曾教化那种。

  一看有新鲜看,巴巴的跑过来凑热闹。

  他们赶过来的时候,正开流水席,几个人也馋了,他们都对华夏多少有些了解,商量了一下,选出一个华夏语凑合的,拉住一人问,“账房在哪儿?”

  说着还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子红票儿出来。

  被拉住那人问,“你要干嘛?”

  美帝鬼子满脸堆笑的说,“随礼啊!”

  “你们随礼?为什么啊?”礼仪之邦出来的人,就是人性好,不明白就问,省得乱指点,糟践人。

  当然是为了吃啊,美帝鬼子难得羞涩,不过,他们不害臊的本事天生就有,少了些理直气壮,却说得正儿八经,“我们也想跟着吃。”

  咱华夏人绝比干不出那么不着调的事儿,组织纪律性在哪儿?

  你们这些白皮猪知不知道自己肩扛重任?

  几个美帝逗比终于闹明白了啥叫流水席,原来就是可以随便吃啊!

  眼下呢,美帝还在其他地方儿胡作非为,大叔没找到,美帝也就没怎么过来恶心华夏。

  乍一帮鬼子坐那儿胡吃海塞的,村民们还挺新鲜,就当看西洋镜儿吧。

  这时候,王老实的车子已经悄然开进了前苏。

  他送走了查芷蕊。

  京城那边儿事儿没那么急,他也知道今天上房梁,得回来看一眼。

  进了村,他才知道,自己老娘事儿办的多豪气,本来按照他性格,不能这样干,话却没办法说,忤逆老娘,搁在古代要送官的。

  到了自己家门口儿,王老实脸颊抽了抽,已经不让进了,正在进行内部的重新布置。

  想想都觉得心疼,特么的,还改,知不知道原先那个档次最有文化?

  非得改成不伦不类!

  一帮没文化的窝囊废。

  王老实心里骂了个痛快,直接离开。

  他家已经搬到大伯家里,那边儿地方也宽敞,完全住得下,就是安保人员要辛苦点,他们原先的据点也在征用范围内。

  进了院子,大伯和自己老爹都在,大伯躺在藤椅上,老爷子在院子里收拾菜地。

  还别说,相比摆弄花儿,王嘉起同志种菜的手艺更显得高出一筹。

  打了招呼,王老实找了个小板凳坐在大伯身边儿,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大碗水,咕嘟咕嘟喝下去,真爽。

  大伯眼睛里带着慈爱,笑着问,“小四儿,这回住几天?”

  抹了抹嘴角儿,王老实回答说,“三两天吧,估摸着咱村这的那个事儿就该公布了。”

  大伯点点头,“老悬着也不好,是该挑明了。”

  村里边儿原先的怨气早就没了,还是咱华夏老百姓朴实,该大气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只要觉得应该,损失点钱财,压根就不放在心上。

  “其他几个村的人可眼红着呢。”大伯的话若有所指,说完,看着王老实。

  日头毒,老爷子也禁不住晒,放下锄头,迈着步子回到树荫下,这边儿爷俩儿说的话,他也听见了,拿着茶缸子,深有感触的说,“人与人交好,是为了互相帮助,兄弟间肝胆相照,那是图个有难同当,前苏日子好了,不能忘本。”

  没来由啊,王老实脑子半天转不过弯儿来,前苏没少帮着周围的村子发财啊,咋听两位老爷子的话,有什么说法?

  他疑惑的看看老头子,等着后边儿的。

  老头没理他,转头跟大伯讨论菜地的治虫子问题。

  嘿!

  我这暴脾气,王老实心里那个气啊,自己在外边儿撑起架子来,合着到了家里,老头子比自己还厉害。

  不说就不说,多大点事儿。

  无聊的坐了一会儿,又灌了一肚子水,王老实站起来说,“我出去溜达一圈儿。”

  大伯挥挥手说,“去吧,记着早点回来吃饭,今天给你贴饼子敖小鱼儿。”

  “得嘞!”王老实顿时高兴起来,这一口儿他也得意。

  在家里,他没啥地位,出了门儿,这是王家老四,主心骨一样的人物,也是前苏村里的核心。

  打听事儿,根本不费力,屁大的孩子不管用,可随便找个四五十岁的,麻利儿清楚了。

  倒没有什么具体的事儿,这些年前苏属于暴发户,虽然带着其他村儿也赚钱,总归得利最大的还是前苏。

  几百年来,宗族制度才是社会的统治基础,相互间竞争是一直持续的。

  别看上边儿还没正式宣布,其实周围的人早就知道前苏这次又攀上了好事儿。

  眼红了。

  怪话自然少不了,人之常情。

  盼着好可以,那得是自己比别人强,反过来,当然没好的。

  王老实走到村委会门口儿,才闹明白两位老爷子啥意思,那是提醒居安思危呢,不是有句话,盛极必衰嘛。

  道理是对的,王老实不想去迎合,自己把自己这辈子活明白了就不容易,还管后辈儿,有本事就接茬儿牛掰,没本事就去养儿子再等几代,规划后辈儿?真没个瘾,更没必要。

  见着大哥王庆其,这家伙黑的,跟去了非洲一样,吓了王老实一大跳,赶紧问他,“怎么了这是?都这样啦?”

  看得出,大哥人心里装这事儿,把王老实按在椅子上,生怕他跑了一样,压低声音问,“京城怎么还没个信儿啊?我这心里不踏实。”

  王老实忍不住呛了他一句,“还不踏实,周围村里还有几个人不知道这回事儿的?”

  “瞒不住啊,工作组动静太大了。”

  从桌子上抓了把花生,剥了一个扔嘴里,嚼了嚼,说,“知道就知道呗,你不能慌,你以为跟你一样,人家那是国家法人,出行都是讲究的,要不要我给数数得多少部门管这个事儿?”

  王庆其皱着眉摇摇头。

  他不见得比王老实知道的少,可他现在就是心里虚,万一不来了,村里老少爷们损失点钱倒没什么,就怕十里八乡的话难听,脸面没地方搁。

  “算了,爱咋地咋地吧。”

  又剥了一个,王老实笑着说,“早该这么想,工作组又没撤,那几个院子还在收拾,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了,就算真不来,我也给你拉几个够份量的过来住几天。”

  “真的啊!四儿,你可别逗我玩儿。”大哥同志顿时眼前一亮,他是知道自己这个兄弟的,关系网很远,他要是能邀请几个来,也说得过去,村里的老百姓,毕竟见识还差点。

  王老实撇撇嘴,没搭话。

  晚上,王老实在大伯家里吃的,香甜可口,还喝了两瓶冰镇的啤酒,用井水冰的,跟冰箱里出来的就不是一个味儿。

  老娘总算回来了,拖着疲惫,却满脸兴奋。

  王老实才说了一句,“您就别跟那儿盯着了,怪累的,交给他们干就是了------”

  “这事儿你别管,要不就你自己个儿去。”老娘霸气一说,王老实不敢言语。

  王嘉起手里转着小酒盅,就跟没听见一样,当着这么多人面儿,李梅也没说别的,她主要还是跟王老实大娘说点什么。

  反正也听不懂,还是别问的好。

  本来打算睡下,大哥过来,叫王老实跟他走。

  折腾了一天,王老实其实挺想早点睡的,“到底什么事儿,还得出去说?”

  王庆其无奈的站住说,“我也不知道什么事儿,镇里来了人,让我喊着你过去。”

  镇里?

  恐怕未必吧,王老实心里大抵有了谱儿,哥俩没多大功夫就到了村委会,他们可以进,跟着的安保不成。

  王老实没猜错。

  不光是镇里的,新区里,还有市里的,当然,主角还是京城那边儿来的。

  能在前苏算一号人物的几乎都在,包括老李也在。

  前苏村委会会议室里,京城来的那位中年人,宣布了上级的决定,大领导要在前苏小住几天,并在这里招待外国领导。

  王老实心说,总算落停了,还算够快。

  紧接着,就是宣读各项文件,其中有一条,竟然是保密事项,把王老实心里腻歪的,真这样啦,有必要吗?

  不过,他也没扫别人的兴致,都听的那个认真,其中几个捧臭脚的还拿着笔记本在记录。

  大体上,都是各种注意事项,把大伙儿叫来,就是让他们下去做村民的工作,遵守各种规矩。

  京城来这位挺能讲,尤其是重大意义那一段,说得文采飞扬。

  按照他的说法,华夏民族复兴的伟大功勋里,前苏村老百姓要占老大的份额,前提是顺利完成这次接待任务。

  真特么的能忽悠,全是嘴炮儿,将来谁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