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三十三,破繁就简

九百三十三,破繁就简

  从古至今,人类一直奉行:只有胜利才能生存,只有成功才有代价,只有耕耘才有收获。

  说得似乎好有道理,实则也是有道理,总有人指着某人鼻子说,他不劳而获。

  真的吗?

  如果细细的分析,其实不劳而获的人付出更多,和那些努力的人相比,他们失去了自我价值,那种货,根本没有机会去体验真正的人生。

  评论家救火匠告诉你们,从活一辈子的意义上,你要比那种人富有的多。

  大为科技眼下就被全世界认为是不劳而获,总裁壬江华对此不屑一顾。

  事情很突然。

  本来谈判进展缓慢,王老实当初是把大为当备选,先吊着,如果需要,随时加快节奏,把大为科技纳入美誉国际的销售体系里。

  歪果仁其实打心眼儿里看不惯华夏某些经营模式,比如苹果。

  苹果公司跟安尔逊签订了合同。

  然后安尔逊注资美誉国际。

  后边儿是美誉国际跟浩宇地产达成战略协议。

  美誉国际的手机事业部和浩宇共同建设了各浩宇中心品牌旗舰店。

  安尔逊负责的产品进入该渠道进行销售。

  关系有点乱,但脉络还算清楚。

  搁谁看,这几个公司都跟一个人有关系,王老板啊,最差也是股东,还基本上都说了算。

  通路建设,对任何品牌都是事关生死,这样玩儿才顺畅。

  华夏人理解起来很容易,洋鬼子就不乐意,法律关系根本不清楚。

  本来就是没打算清楚,王老实甭管什么事儿,都有个良好的无耻习惯,挖个坑搁在一边儿等着,用不用的看情况。

  浩宇地产与大为科技联合发表声明,表示大为科技的产品线将全面进入浩宇的移动端销售渠道。

  世界为之哗然!

  掩耳盗铃的经典事例,字面儿上没啥,实际上却是惊涛骇浪。

  浩宇的移动终端销售渠道,只是个名字,本质就是苹果的销售店。

  之前都是专卖来着,除了苹果的产品,啥也没有。

  根据大为科技与浩宇地产的协议,他们的产品将于苹果共享一个销售渠道。

  苹果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第一,这是对契约精神的背叛。

  第二,是对品牌的伤害。

  第三,将冲击分化苹果的终端客户群体。

  第四,影响苹果未来布局。

  最不可接受的一条是,此举将加速大为科技的发展,致使苹果更快的面对一个竞争对手强有力的挑战。

  分分钟,苹果的抗议函就到了安尔逊公司,不是邮寄,而是送达,也不是快递员,而是苹果的一个高层官员。

  接待他的是吕建成。

  高个子洋鬼子,当着吕建成的面儿,宣读了抗议函,指着安尔逊公司背信弃义,违反了一些列原则,反正就是罪大恶极、十恶不赦,要求安尔逊公司给予正面回应。

  啥叫正面回应呢?

  从字面儿理解就是,你得给个说法,还要解决问题,赔偿、罚款之类的,恐怕都是其中的条件。

  吕建成美帝话说得其实挺好,他站在那儿还是要求翻译先说。

  等翻译完事儿,他又用华夏语表示,“安尔逊公司不接受贵司的抗议,浩宇地产的移动端销售体系是浩宇地产的固有财产,拥有不可争辩的产权,安尔逊只拥有合作中的部分使用权,无权对浩宇地产自营范围内的事情指手画脚。”

  翻译差点笑喷,强忍着才没丢人。

  苹果的那位高管听得瞠目结舌,泥煤啊,摘得着干净,合着就没安尔逊什么事儿?

  那儿可能就这么简单,苹果也是有备而来,拿着当初备案的协议,上边儿可是有每个店的面积来着,比如京城旗舰店,营业面积写得很清楚,三百六十二平方米。

  吕建成终于能理解当初三哥为啥那么干了,他还纳闷儿,三哥咋还学仁义啦,玩儿深藏功与名?

  闹了半天,在这儿等着呢,他昂起头来,郑重其事的得瑟说,“贵公司可以到任何一家苹果店里丈量面积,少一个英尺,都算安尔逊违约。”

  想当初,浩宇装修的时候,都是超面积的,还没少超,苹果方面也是知道的,只觉得华夏人实在,苹果沾了大便宜。

  站在吕建成对面儿的洋鬼子,终于想起来那回事儿,心里再也淡定不来,脸上也复杂的有些猥琐。

  华夏人说过,吃亏就是福,原来是这样理解的。

  老乔当然也要有所举动,他算准了时间,给王老实打电话,态度也是抗议什么的,并且表示,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挽回影响,苹果公司将到巡回法庭起诉。

  对于这种威胁,王老实已经想到,他当即表示,“此事与安尔逊公司无关,那是皓宇地产和大为科技之间的事儿,对于苹果公司的诉讼,我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

  乔帮主这会儿身体还挺好,精神头儿十足,几句话差点没给气死,憋得那个难受。

  被无耻恶心坏的老乔终于忍不住,说了大实话,“王先生,事实真相你和我都清楚,面对现实才是绅士应具备的品质。”

  绅士算个屁,王老实从骨子里就不觉得绅士那玩意儿跟自己沾边儿,他完全不在乎,说,“事实就是,我方不接受的理由充分,而且合法、合情、合理。正是立足于充分的理由----------”

  巴拉巴拉,王老实难得有时间,摆事实讲道理,给老乔好好的说了一大通,也不管那边儿是不是懵圈儿,他最后总结说,“我方与苹果公司由着良好的合作经历,希望贵司能够尊重法律,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不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应该相向而行,通过平等协商,搁置争议,共同进步。”

  乔帮主确实彻底懵了,这话说的咋就那么别扭呢?

  当然,老乔平时很少能看到华夏的某些新闻,并不了解这已经成为华夏套路性的说话方式。

  美帝可不讲究这个,人家从来都不觉得面子有多重要,打建国开始,就一直那么不要脸,华夏的正统儒家方式,鬼子哪里能理解透彻。

  通话不欢而散,主要是老乔没大明白,王老实到底是什么立场。

  大抵上,他认为王老实在推卸责任。

  错的没边儿,压根就不是推卸,而是正宗的耍无赖跟扯皮。

  反正吧,苹果想从合同上抠字眼儿,找出毛病来,不大容易,说白了,就是王老实当初不讲究,挖好了坑预备着。

  沟通不成,那就得见真渣儿。

  苹果方面会有啥动作,王老实大抵上能猜得到,估计耍横的可能性比较大。

  死活不论,这个事儿总要有个说法,苹果赚大钱的日子就要一去不复返,提前一两年动手,最符合王老实的习惯。

  唯一让王老实感到底气不足的就是大为科技,眼下他们热情是有,资金也充足,主营业务却和苹果有巨大差别。

  单指面向终端的产品线,大为单一的有些令人汗颜。

  ※※※

  天上不是掉,而是砸了一个大馅饼下来。

  大为科技的总部大楼里,大晚上也是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加班儿。

  协议已经达成,现在就看大为科技自己是不是有能耐。

  壬江华是个讲究效率的,他在吃过晚饭后,在楼里转了一圈儿,很不满。

  员工脸上都是喜悦,这没问题,可他们光高兴了,却没有紧迫感,天真的以为有了这一纸协议,就能如何如何?

  老壬太清楚,大为在王落实手里,也就是个棋子儿,用上,跟着沾光,是个机遇。

  大为科技之所以现在乱,就是准备不足,他是打算看看的。

  苹果与王落实的争斗还没有结束的苗头,大为科技绝大多数人都判断,这恐怕将旷日持久,包括老壬在内。

  任谁也没想到,王大老板枪头突然调转,来了个直接的。

  整个公司的人力和其他资源都被调动起来,他们需要抢时间。

  秘书一溜儿小跑过来,在壬江华耳边小声说,“韩书记来了,就在您办公室里。”

  本来老壬还打算去别的部门去看看,现在不成了,只能叹口气说,“那行,先回办公室吧。”

  和那些大公司大集团老板的办公室不同,老壬的很简朴,并没有多大。

  门儿是玻璃的,可以从外边儿看到里面,壬江华没进去,他看到韩书记在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电话打完,壬江华才推门进去,跟那位韩书记问好。

  两人也是熟人,加之韩并没有带什么人来,相处久随便了许多。

  韩来大为科技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来道贺的,大为科技,在这座城市里,有与众不同的贡献,甭管是谁主政,都无法忽视大为科技。

  “恭喜啊,老壬,战略性的新机遇!”不愧是当大书记的,韩说起事儿来,就能找到一个代表性的形容词儿。

  听上去很是那么回事儿,壬江华却一脸苦笑,摇着头说,“韩书记,你是不知道我的苦哟。”

  韩不是太了解,疑惑的问,“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有苦自知,梦寐以求的机遇,来的太早,就变成了累赘。

  不充分的情况下,就必然有取舍,也预示着,将来的发展将因为此次的仓促付出代价。

  听完壬江华的诉苦,韩乐了,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冲着壬晃了晃,“人家王老板可不是这么说的?”

  “王老板?王落实?韩书记跟他认识?”壬江华有些惊讶,他可是知道,那位王大老板有多难打交道,看上去平易近人,实则难以结交。

  这位韩书记点头说,“打过交道,有些交情。”

  壬江华没说话,等着韩书记继续。

  韩也没张嘴。

  门外有人,是大为科技的接待人员,端着托盘,是端茶进来了。

  端起茶杯,吹了吹,又放下,韩说,“我跟王董交流过,也问过他,王董的意思是破繁就简。”

  “怎么说?”老壬同志眉头微蹙,他没理解到什么。

  眉宇间舒展了一些,韩笑着说,“王董的意思是,要成事儿,就一个,速度,抢时间,用最快的方式铺开。”

  唉,壬江华摇头,这个是他最不喜欢的方式,为他人做嫁衣,没准儿还影响企业未来,不划算。

  看了一眼壬江华,韩当然懂他的意思,继续不紧不慢的说,“王董说了几句话,我倒是挺认同的。”

  “他还说什么啦?”

  “大为科技也许其他方面的业务没问题,但移动电话和终端上,太弱小,也没个底蕴,看上去不是好事儿,换个思路,没准儿还是好事儿,既然不成熟,那就简单来,慢慢在成长中修炼。”

  老壬突然没来由的脸一红。

  人家说的还是太隐晦了,实际上,翻译成通俗的,就是说,你大为科技的那点破玩意儿有啥舍不得的,出来救个急而已,开放苹果渠道,就老老实实当孙子学习,涨了本事,再说其他的。

  好半天,老壬才讪讪的说,“韩书记,我还是太小家子气了,王董果然了得。”

  韩当然高兴,一拍桌子说,“老壬你能这么想,我就没打那个电话,过几天,我去京城,你跟着吧,我带你去见见他。”

  说真的,王老实谱儿摆的很大,老壬买卖算干得不小,国际上也算号人物,跟美誉国际谈了那么长时间,却没见着人家真正老板,哪儿都说不过去。

  换华夏其他人,条件再成熟,就冲这点,啥也办不成。

  壬江华顿时高兴起来,高声说,“好,那就等书记安排,我随时有时间。”

  ※※※

  京城,新航站楼。

  国际出发不远处,是新航站楼里餐厅集中的地方,华夏特色,这里的东西难吃还得贵,吃的东西不着调,不然也没办法体现华夏的幸福感。

  查芷蕊要去美帝,王老实到机场送。

  时间赶得有些不对,错过了饭点。

  主要是查妞儿是从顾家出发的,那边儿可没心思照顾她。

  现在京城的交通越发不靠谱儿,不多提前点,还真就够呛。

  王大老板现在正学着当有钱人,早有准备。

  包下一家餐厅两个小时,别说人家情操有多高尚,不同意就是钱没给到位。

  人家王大老板一谈,痛快儿的就答应了,拿着支票躲一边儿歇着,看有钱人如何任性。

  查妞儿心里那叫一美,嘴上嗔怪王老实瞎糟践钱,说自己没那么金贵。

  李小冉在厨房里做饭,东西都是王老板这边儿自己带的。

  说真的,本人高度怀疑,这货出发点就不是为了什么食品安全,实打实的装庸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