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三十,算无遗策

九百三十,算无遗策

  活得平安,就谨记一条,莫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儿。

  李璐听了胖姐的话,没任何表示,只说了句,“她也够倒霉的,碰上这么档子事儿。”

  没然后了,话题重新回到如何教育孩子的问题上。

  胖姐的聪明是伴随体重来的,很淳厚,她明白了,人家李璐没愿意插手的意思。

  她也能理解,人家凭啥,这种事儿又不稀奇,关键是看那姑娘自己个儿,想要什么。

  当明星不可怕,就是得知道回报需要付出,也该清楚自己有什么。

  哪个行业都不是温情的圣地,残酷的竞争无所不在。

  遇上坎儿的人多了,人家都是怎么过来的?

  优胜劣汰就这么的现实,别不服,谁也得那么面对。

  胖姐有些不好张嘴了,她鼓了半天勇气,也没办法说服自己。

  吃完饭,两人到外边儿遛弯儿,严格来说,这月份,不该随便溜达,可架不住人家李璐身体底子好,医生说了,适当是可以的。

  才走了没多远,胖姐脸色就难看了,她的朋友,带着那姑娘竟然就在前边儿等着。

  以后还有什么脸跟李璐交往。

  她可没让她们过来,李璐瞅见了,扭头看了看胖姐,问,“就是她们?”

  胖姐讪讪的点头,“小璐,我不知道她们会来这儿------”

  “来就来呗,又不是不让人来。”李璐倒不在意,脚下没停,靠近的时候,她还笑着点头示意,贵妇少奶奶的风范十足。

  慢慢的走了过去,宁倩跟经纪人傻傻的看着,不是该说几句吗?就算不帮忙,也挑明了啊,现在是几个意思?

  宁倩没发现什么,小姑娘愁眉苦脸的,观察力本身也不够,光注意人家李璐真漂亮,难怪有今天,却漏过了胖姐那恶狠狠的眼神。

  “咱怎么办啊?”

  经纪人叹口气说,“还能怎么办,走吧。”

  她跟胖姐算是朋友,眼神的交流内容很丰富,意思已经到了,本来还有点可能,现在门儿都没有。

  “啊?”宁倩很失望,她看了看远去的身影,攥紧了拳头,咬着嘴唇儿,眼睛里已经饱含了。

  拉了拉宁倩,经纪人特严肃的跟她说,“现在得自己拿主意了,要不就答应,要不就退出,还有一种可能,沉淀两年,等风声过去,再想办法复出。”

  都是没办法的办法。

  说白了,就是让她认命,随波逐流去学某些人,或者死了这份心。

  听了这个话,宁倩一直咬着嘴唇不说话,等上了车,她突然问,“这个李璐就是王落实包养的吧?”

  经纪人看了看她,冷声说,“别想那些,跟你没关系。”

  她很清楚自己手里这位小姑奶奶,性子拧得有些过,真疯起来,不管不顾的。

  “我就问问,确实挺漂亮的。”宁倩撅着嘴,似随口说说。

  林荫道上,李璐掏出手绢来,擦了擦头上的细汗,说,“胖姐,咱坐一会儿吧,今天有点累了。”

  胖姐赶紧扶着李璐,埋怨说,“你也得小心了,可不能大意,不能有万一的。”

  话里有话,也确实是关心李璐,她在提醒李璐,孩子就是她最大的倚仗,绝不能出任何问题。

  李璐哪儿能不知道,这个话,她妈也说过,比胖姐这话直白多了,她一辈子就指望这个孩子了。

  问题是,自己才多大啊,现在就进入养老阶段?

  总要干点什么吧。

  能做的工作不少,可喜欢的没几个,当演员是不需要想了,李璐自己都没信心,他不会同意的,虽然嘴上从来都是说得漂亮,可李璐相信,自己那想法一定在第一时间被镇压。

  她想坐会儿,是脑子里有了点灵感,经纪人,她突然想起来,要是自己当个经纪人行不行呢?

  “经纪人?”王老实接到李璐电话时,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转而问,“怎么想起这个来了?”

  李璐不知道,王老实没想禁锢她,只要不是太过分,李璐想干点什么,他还是支持的。

  理由呢,也简单,李璐毕竟是娱乐圈里的,虽然还没正式进去,也得算。

  第二,她最熟悉的还是娱乐行业,做起来,也顺手。

  另外,她以前的经纪人叶姐,很有能耐,跟着学,不至于太差劲。

  最重要的一点,李璐说,“就算生完孩子,带到上小学,我都不到三十啊。”

  倒也对,王老实一想,可不是呗,让李璐一辈子啥也不干,确实不容易,“不对啊,小璐,你这是偷换概念,我什么时候说不让你工作啦?”

  李璐笑了半天才正经的说,“我这不是问你经纪人这个行不行嘛?”

  不是多大的事儿,王老实也轻松的答应,“这个事儿,你自己拿主意,我没意见。”

  放下电话,王老实还得继续面对程志翔,这货过来就是诉苦来的。

  休耕这个事儿,确实站在了民族利益制高点上,谁也不能明着指责。

  可是利益却没有了,美帝鬼子也好,部里也罢,都在骂街,泥煤啊,给钱的时候,拿的那个利索,出了事儿,啥也不管,凭什么。

  按照王老实的要求,程志翔就跟对方磨,甭管谁来,就是玩儿太极,推不动就撤一步,然后换个角度重新来。

  说也就几句话的事儿,做起来非常难,人家也不是二傻子,个顶个的精明,程志翔直接摊牌,“在这么下去,我啥也别干了。”

  回忆了一下,王老实皱着眉说,“不是让你组织人吗,非得自己上?”

  “没用啊,开始还行,后边儿人家学精了,玩儿对等。”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程志翔已经有明显的熊猫眼儿了,估计实在熬得厉害,他略沉吟下说,“那就这样吧,评估完可以的,就开放,凑够了美帝要出口的份额,各地方公司,严密监测,美帝转基种子的情况。”

  犹豫,半响,程志翔只能无奈的实话实说,“已经有漫延的趋势,尤其是北三省,很厉害。”

  蹭!

  王老实直接站了起来,不是他不够沉稳,主要是这事儿好恶心人。

  华夏正式同意种植的只有两种作物,但现实就是,某些利益熏心的人,背着全国人民,玩儿了一把掩耳盗铃,实际上,摆上国人餐桌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那种不确定的东西。

  到后来,老百姓为了让自己吃一口正经的东西,得花高价。

  如今又是这样,王老实只能感叹,哪怕自己知道的再多,也不能阻挡这个事儿的发生,颇有一种无力感。

  低头看了一眼疲惫的程志翔,他知道,非战之最,老程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不容易。

  重新坐下后,王老板缓缓的说,“让下边盯紧点,尽量收集资料,其他的不要管。”

  老程松了一口气,这个事儿,他真是身心疲惫,再这么耗下去,他觉得英年早逝是必须的。

  送走程志翔,王老实没继续留在家里,去找查芷蕊,查妞儿还在顾晓楠那里。

  她的想法就是带顾晓楠去美帝,省得留她一个人在这儿,不放心。

  王老实没反对,从关系上说,他没必要发表意见,第二,去美帝也好,换个环境,心情没那么压抑,查芷蕊身边儿多一个亲人,对她也有好处。

  至于后事,王老实答应下来,尽量帮衬着。

  说这个话的时候,他真没一点底气,汪学翰那厮,会不会按照自己的预想那样做,不好说。

  鄂东,不是简单的地方。

  何况,王老实不大想接着管这事儿。

  ※※※

  宁倩把自己关在公寓里整整一天,都没出屋。

  未来何去何从,她茫然不知所措。

  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饭,也没喝水。

  本来没那么糟,她早上起来,还打算吃完早餐去上形体课,结果经纪人来了,直接通知了她。

  公司已经宣布跟她解约,经纪人还很煽情的跟她商量,“其实公司也是为了你好,你也算是解除了束缚,反正公司是没本事帮你,你年青有冲劲儿,还不如放手,去闯闯,也许有什么机会呢。”

  听上去很有道理,宁倩却明白,公司在甩包袱,她还算能理解,毕竟整个公司都跟着倒霉,她真没觉得公司老板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她没提解约金的事儿,经纪人也没说。

  都是圈里人,明白着呢。

  除了跟她解约,其实公司还有另一种选择,那就是雪藏,高调雪藏她,也能交代过去,那样的话,比直接解约更损。

  只能说,宁倩到了这一步,还得念公司老板的好。

  看着经纪人那张略带愧疚和解脱的脸,宁倩话到嘴边儿,还是没说,咽了回去。

  她昨天就有一种冲动式的想法,如果成功了,一切都迎刃而解,不成功,那么她就打算彻底离开这个看似光鲜实则肮脏不堪的圈子,回老家,过普通人的生活,也许自己就没那当明星的命。

  想法很现实,又不靠谱儿,普通人就那么好当吗?

  恐怕未必,有时候,美也是一种被掠夺性的资源,不是你想清静就能躲开的。

  打开灯,宁倩看了看时间,二十一点整。

  转过身来,对着梳妆镜,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憔悴,光彩全无,嘴唇干裂,黑眼圈特别明显,这才一天啊!

  她抓起身边儿的枕头,用尽全身力气,砸向镜子材料科学决定了一件事儿,普通枕头,对镜子之类的东西威胁不大,晃一下已经了不起。

  电话突然响起。

  一个陌生的号。

  她看着手机没动,终于,电话不响了。

  不过,很快,电话又开始响。

  她接听,声音有些沙哑,“你哪位,找谁?”

  “是我,我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现在,我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对你更加的喜欢,条件翻倍,我能给你更多,只要你点头。”是那姓关的,声音更加令人讨厌,他那高高在上的意味,令宁倩恨不得一脚把他基本功能废掉!

  “做梦!”宁倩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嘶吼,挂断,关机。

  从床上找出头绳,胡乱把自己的长发扎起,宁倩直扑厨房。

  她要喝水。

  吃东西。

  人被逼到一定程度,要么屈服,要不就迸发出一种超能凉,做出某些事后自己都害怕的举动来。

  她决定反抗,不惜一切代价。

  ※※※

  为了迎接奥运,是个行业或者部门都要举办些活动,相关不相关放一边儿,态度得端正。

  同样是九点左右,王老实的车队已经进入位于四三环的一家酒店里。

  华影集团出面,代表国家部门举办了一个招待酒会,顺带着还有个募捐活动。

  体育很大程度上,应该跟娱乐掰扯不清楚,跨界的说法很流行。

  无论如何,像王老实这样的人,必须的把请柬送到。

  原本呢,王老实压根就没打算去,挺无聊的个事儿,一大帮子傻不拉叽的的货,装扮的乱七八糟,到一个地方,故意装高雅,听着恶心的话,还得自己也照着想吐了说。

  王大老板的想法就是,去那儿就是找病。

  张嫣自己已经大体知道了老板喜好,这种请柬都是要销毁的。

  没想到,王老实突然要去,张嫣好一阵忙乱,才把请柬给找出来。

  陪着王老实一同前往的,有吴楠悦和钱四儿。

  四爷是个场面儿人,这种场合还是比较对他胃口的,自然乐得跟着。

  吴大总裁就不一样了,一路上,就抱怨了好几次,“凑那个热闹干啥?没意思。”

  有没有意思,王老实没说,他随意笑笑,“该给面子的时候,咱得舍得下脸。”

  华影毕竟属于半官方机构,美誉国际很多业务都跟华影有联系,不能因为美誉国际牛掰,就不给人家面儿,做事儿不是那样的。

  做思想工作,王老实不专业,摆道理还是没问题的,吴楠悦听着,也无话可说。

  倒是钱四儿,撇了好几次嘴,就是没敢言声。

  王老实参加,就一个目的,他赌甄晓轩一定不会错过如此规模的活动,不要问理由,他就认定甄晓轩肯定会来。

  偶遇甄晓轩,说一句话,把压力带给那位老兄,王老实兴师动众的过来,就为了这个。

  王大老板带着吴楠悦跟钱四儿联袂而来,主办方感动的都快哭了。

  他们真没想到,王董这么给面子,过去那么多年,能把王大老板请出来的,凤毛麟角。

  酒店大门口儿,但凡觉得自己够身份的,全跟那儿等候着王老板的到来。

  甄晓轩真来了,他正端着酒杯,坐在里边儿,脸上表情不是多丰富,眼神复杂的要命,事儿他都看在眼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