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二十八,不比以前了

九百二十八,不比以前了

  人善被欺、马善被骑,似乎有无数故事可以印证这道理,还有句话,善恶有报。

  真的有报吗?

  不大一定,史书上记载的不全是真实,却也反应了不少情况,很多作恶多端的,并没有恶报当头。

  总结起来,善良的老百姓给自己编织了一个美好的愿望。

  所以,作恶还得恶人磨,以牙还牙、以暴制暴就成了人们出气的方式。

  汪学翰以前,绝没有思考过那么有人生哲学道理的事儿,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哪儿做错了,因为太多的前辈做榜样。

  如何以暴制暴,关键还是硬实力,强,就能制暴,没那个实力,过于理想化的某些方式,还是洗洗睡吧。

  顾家这事儿,若没有特别给力的人出面,就凭他们家,到鄂东去伸张正义,结果显而易见,除了受辱,遭到报复,啥也得不到。

  王大老板出面儿,利用自己的方式来竖起战旗,那就是另一个事儿。

  汪学翰被震得不赖,自己的遭遇从他的角度来说,很委屈。

  对方根本就不讲道理,用最暴力的方式殴打、羞辱自己,公权力也视而不见,有能力的人徒呼奈何。

  他汪学翰根本无力反抗。

  王老板临走的时候,还特意说,“我这号的,就不怕麻烦,你呢,好好修养,在京城,算我欺负人,鄂东吧,下个月我去鄂东,给你个机会,好好把握吧。”

  出了房间,王老实特意在过道里站了好一会儿,没再去刺激田珺,十五分钟,足够田珺决断是不是下来掰手腕儿啦!

  没看见人。

  也没其他人来带话儿。

  王老实摇头笑笑,在众人簇拥下,向外走。

  田珺同志又打了个电话,这次其实求安慰的,要不她得疯。

  背后那人实在没办法,好好安慰了她,又许下不少,为了让田珺消气,他还特意跟她说了点未来的谋划。

  原来如此,田珺很期待。

  得到手下人报告,田珺知道,那是人家在示威,你来不来?

  她不是个能隐忍的,之前的那种女中豪杰都是包装起来的,当下,就冲下楼,在大门口等着。

  双方见面了。

  王老实倒有些意外,真没想到这娘们儿败起家来如此豪放,“怎么着,有想法?”

  田珺冷着脸,说话时,眼睛死盯着王老实,“今天的事儿,我记着,总有一天,我会让王先生知道,什么叫规矩!”

  “也是,三十年河东河西的,谁都有个鸡犬升天的时候,但我不看好你,基础薄弱啊!”王老实真不是成心寒碜人,田珺确实不行。

  这话谁听了也受不了,所以说,忠言逆耳,几乎是脱口而出,“我行不行的你不用管,我就等甄总成功那天,你还能这样跟我说话!”

  甄总?

  王老实多会编故事,也更会联系实际,他马上就把一些事儿串了起来。

  苹果在美帝闹得欢实。

  郑仝回国后,窝在家里哪儿都不去。

  疑点太多,今天,碰上一可爱的傻娘们儿,似乎事情可以解释的通了。

  甄晓轩,京城也就他有实力让田珺觉得甄总很牛比,可以替她出气。

  王老实面带真诚的说,“好,祝你成功!”

  他真再懒得搭理这货,万一傻缺这玩意儿能传染呢?

  停车场里,王老实老远就看见钱四儿带着一帮子二货在。

  走过去问,“都杵这儿干嘛,没进去?”

  钱四儿嬉皮笑脸的说,“怕三哥生气呢。”

  其他人都嘿嘿的乐。

  不能老是高冷范儿,大伙儿都这么多年了,除了几个可心的,别人也没对不住自己,笑了笑,王老实说,“拉倒吧你,要是都这么听我话,你丫还不上了天?看你那模样,就正憋什么坏水呢。”

  众人哈哈大笑。

  他们没进去,但耽误不了同步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

  从他们的角度来说,王三哥展现了超可爱的一面,只有这样才对啊,要不我们咋跟三哥往一块儿混呢?

  稍微琢磨了下,王老实说,“四儿,领着大伙儿出去乐呵乐呵,算我的。”

  一听这个,几个货有些急眼,“别介,三哥,你不去啊?那我们哥几个有什么意思?”

  王老实哪儿能那样办事儿,要真如此,他算把所有人都看低了,人家可是冲着交情来的,说句难听的,花点乐呵钱,谁也不差,犯得着大晚上跑这儿跟蚊子讨论血型吸引力问题?

  不就是图个哥们义气,涨得那是脸面,王老实要是这么请客,就没以后了。

  “扯犊子,家里还有个人得摆平,要是一把火给我院子烧了,你们赔?”

  一帮二货坏坏的笑了。

  扭头跟钱四儿接着说,“你们先过去,回头儿告诉地方,我再过去。”

  “得嘞!三哥就瞧好吧!”这样一说,是个人都乐了,就说吧,三哥办不出糙心事儿来。

  道理摆明,也不用浪费时间,王老实一行上车先走,王老实在车子动的时候说了声,“慢点开。”

  果不其然,在拐入这里的道口儿,王老实看到了刘彬。

  那货正站在那儿抽烟,看脚底下烟头儿成堆,估摸着没少在这儿蹲着。

  刹那间,王老实心里很感动,这才是真兄弟。

  放下车窗,王老实冲刘彬喊,“行啦,别耗着了,钱四儿正带着人出去热闹儿,你去不去?”

  刘彬把烟头儿扔地上,走过来问,“三哥你去吗?”

  “我过会儿再过去。”

  略一想,刘彬说,“这么吧,我跟你走,一会儿咱一块去。”

  “行。”

  走了一会儿,王老实才想起来问,“拦了几波?”

  刘彬笑了笑,不大在意的说,“就一辆。”

  “才一辆?不能够吧!”少得有些过分,王老实以为得闹成什么样儿呐。

  翻了翻白眼儿,刘彬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拧开,灌了半瓶子进去,爽痛快了才说,“就这事儿,得多不要脸的才找警察,回头不得让人笑话死。”

  好像是真的,这生存规则还是很有点道理的,王老实不再问了。

  ※※※

  王老实今天此举,落入很多人眼里。

  必须说,实力强大,很多不可思议的事儿在他们手里就不叫个难度。

  郑仝也知道了,现在关于王老实的一切消息,他都要第一时间知道,然后仔细分析,找出其中蕴含的意义来。

  说句糙话,王老实拉点什么出来,他都恨不得弄来,研究下头天晚上吃的啥。

  在blk闹出这么一出来,郑仝百思不得其解,太出乎意料,根本就不是王落实的作风。

  当然,他也很遗憾,没闹出人命来,若王老实直接把那小子玩儿死,那才遂意。

  岁数积累,也能给人带来些强加的阅历和经验,郑仝不小了,也能通过某些事儿做出分析判断。

  王老实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人,按律法来说,治安拘留可以,罚款也行。

  却没人会那么做,得不偿失。

  只有人命,才能关天。

  郑仝在家里待着,却没闲着,电话和邮件是他对外联络的主要工具,虽然不如面谈效果好,也能接受。

  他每次给美帝发邮件都忍不住想催问,时间太短,发了之后,会影响双方脆弱的关系。

  美帝方面发来的一些邮件,都是探讨一些未来合作框架的问题,绝口不提安尔逊的官司。

  那边儿正在热闹,郑仝才稍微安心点。

  这些日子,苹果与安尔逊的矛盾已经曝光,成为美帝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连累的苹果股票开始连续跳水。

  华夏市场已经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令人羡慕的购买力还在疯狂的增长,投资者担心苹果与安尔逊陷入长期官司,会导致苹果的销量出现断崖式下降,信心是促使股价狂跌的主要原因。

  短时间内,突发事件对股价的打击影响不是很大,苹果只需拿出强有力的接过来,一切都好说,资本市场里,任何大点的风吹草动,都可以制造出一个完美的财富童话。

  甄晓轩还是沉不住气,重大机遇面前,谁也不容易淡定,他比郑仝还清楚的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给郑仝打电话,就是来通知盟友,别被乱七八糟的说法蒙蔽,弄出个错误的判断来。

  郑仝倒不太在意细节,让他满意的是,甄晓轩表现出了盟友的态度。

  接下来,甄晓轩才触及真实目的,“美帝那边儿就不能利索点?都已经开始了,那脸还有必要保留?”

  嘶!郑仝明显感觉到,甄晓轩其实不耐烦了,时间很紧迫,国内要做的事儿同样不少,有些个能提前布局,但有些个就不行,必须等美帝落停才成。

  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郑仝耐心的劝解说,“晓轩,我们最不缺的就是耐心,跟王落实都心眼,咱不能大意,他是什么人,你我都清楚,快有快的玩法,慢有慢的好处,别忘了,咱可是黄雀。”

  道理好像真是这样的,甄晓轩就是有些不踏实,却又找不到什么话跟郑仝说,只能接受。

  忽悠完,郑仝也松了一口气,他就没意识到,刚才那些话表达的意思里,最核心的不是他们所处的位置有多好,而是给甄晓轩一个心里暗示,王落实太可怕了,咱得小心!

  典型的自己吓唬自己。

  ※※※

  一路上,王老实接了不少电话,都是觉得自己跟王老板关系还成的人。

  打电话的目的都差不多,表达支持,还有就是探口风。

  也就是个态度,混个脸熟,以后好见面。

  另外,真有些人瞎特么的琢磨,怎么个意思?

  今天玩儿这么艺术,是不是还有大动作?

  跟谁也不能说真心话,王老实也谱儿大,含糊其辞的应付过去。

  刘彬是知道了怎么回事儿,呲着牙摇了好几次头,等电话消停了,才问,“三哥还真打算跟那怂货接茬儿比活?”

  “我闲得啊!”王老实说话太多,也渴了,伸手在冰箱里拿了瓶水出来,“就看那孙子自己了,明白的呢,做点姿态,把事儿圆过去,不懂呢,就他那揍性,早早晚晚把自己坑死。”

  这样真的好?刘彬有些想不通,“三哥,家里那位怎么交代?”

  他这么说,就是怕汪学翰那货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回去什么都不做,那这事儿横在这儿,搁谁心里都不能痛快。

  是不成啊,王老实也明白,叹口气说,“现在不比以前了,有些事儿不能做喽!但愿,今天一顿打能管用吧。”

  刘彬听懂了,一时回忆起当年王三哥那些事儿,和现在就没法比。

  查芷蕊知道刘彬,所以表现的很合适,刘彬也知道她,当然也客气。

  回家就是为了安抚查芷蕊,让她放心,省得想太多。

  本来挺惨无人道的事儿,搁在王老实嘴里,就是一件小事儿,见了汪学翰,话不投机,打了几巴掌,然后讲道理,威胁了一番,那孙子服软等等。

  查芷蕊听得有些怀疑,她看向刘彬,那货当然得向着三哥,做伪证的事儿他干得很溜儿。

  临了,王老实拉着查芷蕊走到卧室说,“刚才钱四儿他们一帮兄弟过去站脚助威,我得谢谢人家,你先睡,我估计回来的得挺晚。”

  查芷蕊指了指墙上的挂钟,王老实顺着手指看过去,没注意,都快凌晨了。

  那也没办法,时间在某些人那儿,就知道是管干什么的,也许等他们要进炉子的时候才会想起来,我丫的一辈子都活到哪儿去啦?

  ※※※

  前苏村。

  别看都半夜了,工地上已然灯火通明,安保森严。

  王大老板的决定,获得了李梅的强烈支持,她就觉得自己儿子这件事儿办的最对心思,谁敢说不,她立马翻脸,比翻书都快。

  为了表达当妈的支持,李梅从自己口袋里掏钱,专门雇了一流动饭店,放出话来,啥好吃的就做啥,管够,随便吃,只要活儿干得厚道就成。

  别觉得农村流动饭店看着不成,菜色或者卫生好像多埋汰似地,实际上,流动饭店还是有优点的,那就是味道纯正,材料实在,真综合起来比,城里的星级饭店未必就比他们弄得好。

  有李梅的这个承诺,王嘉起跟王庆其都没在言语,基本上都装看不见。

  老李也知道这事儿啊,老太君抢权成功,还不赶紧的过去伺候着,调集了一批安保过去,除了确保安全和设计安保设施外,也有老夫人跟前讨好的意思在。

  人心永远最难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