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二十五,普遍性的事儿

九百二十五,普遍性的事儿

  正经的丈母娘疼女婿是没问题,王老实差了点,查芷蕊老妈看见王老实的时候,脸色不大好看,哼了一声,直接转身出了卧室。

  老丈母娘反应让王老实略觉尴尬,打一开始,人家就瞧不上自己,如今,闺女肚子都大了,还这样?

  查芷蕊刚才还像一头发怒的母狮子,一看见王老实呆了好一会儿。

  好久未见,身心俱疲的查妞儿扑到老王怀里,抽泣了老半天。

  事情很悲伤。

  查芷蕊有个表姐,叫顾晓楠,大姨是章惠,大姨夫顾建林,两个人退休了。

  没别的事儿,就剩下游山玩水。

  顾建林喜好读书,总喜欢到那些史书或者诗词中点过名的名胜去。

  鄂东有些个地方很值得去转转。

  顾建林带着老婆子就去了鄂东,一座不太知名的山下,住进了一个家庭旅馆,俗称农家院。

  这地方呢,正在搞旅游开发项目,按县里的规划,整座山,方圆多少里都纳入了景区中。

  鄂东省城的一家公司争到了开发权,价格就不说了,数目很考验人的认知。

  靠山吃山,临水吃水,华夏自古就这样。

  大青山平时游客并不少,多是散客,也支撑着周边形成了一个小产业链。

  山民们对那些官老爷下的布告不是多重视,他们的战斗能力也颇强,双方僵持了很久。

  官方采取了不少常规做法。

  断电,效用不大,人家驴友们玩儿的就是纯天然,略有不便,问题不大。

  断水,开玩笑了,本来就没水管,有也没人用,到处都是山泉,用得着?

  路,就别说了,那是国道,有本事断一个试试,谁动手,谁挨板子,打不出屎来算他夹得紧。

  再断,没的断了。

  在顾建林带着章惠入住的第二晚,他们遭遇了开发商反击。

  代表性的几家都遭到了突如其来的打击。

  把老板一家三口拽出卧室,其他一概不管,直接推土机上,推平。

  情报一直影响人类的进程,因为情报不准确,造成了很多历史性的后果。

  对方压根就不知道还有人住在二楼上,住在农家院的顾建林和章惠,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埋在瓦砾之内。

  等挖出来,已经好几天之后。

  开发商已经消失了踪影,按照规矩,当地政府出面,解决问题。

  顾晓楠闻知噩耗,整个人差点疯了,在朋友的陪伴下,赶赴鄂东。

  到了鄂东之后,基本上失去了自由,必须按照当地政府的要求,签署一系列的协议。

  到了顾晓楠家的条件,钱真的不大重要,小顾同志根本无法接受。

  僵持了才两天,她就败退了,人家直接送了两个骨灰盒过来,那意思是,你同意不同意,就这样了。

  小顾同志还是硬气的,在朋友的帮助下,带着骨灰盒偷着跑回京城。

  甭管什么事儿,先让老爹老妈入土为安,这是正经儿女该做的。

  就为了这个事儿,章敏接到了电话通知,才有了查芷蕊后边儿的事。

  王老实是让查芷蕊说痛快了,才安抚着让她睡下。

  本来打算也跟着一块躺下,想了下,又没敢,编外丈母娘在呢。

  蹑手蹑脚的退出查芷蕊的卧室,他是心里暗叫一声幸运,顾敏就在门口儿呢。

  老顾同志面无表情的说,“跟我来吧。”

  本来呢,王老实是心虚的,还以为顾敏得说些什么,完全没有。

  老顾大娘的意思很简单,她需要回国去,自己大姐和大姐夫的事儿,她必须去,至于查芷蕊,就没必要了,正好王老实到了,让他劝住查妞儿。

  王老实硬着头皮答应了,他心里真没底,这查妞儿比不得一般姑娘,主意太正,别人的意见听得进去是因为跟她相同,不然,谁说了也没用。

  接下来,他也没好意思溜进查芷蕊的卧室,在书房里将就了一晚。

  转天,母女俩再次为了回国的问题争执。

  王老实无奈,眼不见心不乱,躲在一旁不参与。

  到了九点左右,老邱过来。

  王老实问他那架飞机如何了?

  很快,老邱咨询归来,提前计划,在美帝不是多流行,可以在制定计划前利用加价促使生产方加速,过了那个时候,就别想了。

  按照计划,王老实最快也得十八天后才能正式拥有自己的空中宫殿,想要自由飞行,时间还不好说。

  王老实看了看查芷蕊,她是铁了心要回去的,章敏也是那个意思,她已经订好了机票,根据对查芷蕊的了解,王老实敢说,查妞儿也订了。

  真想找个谁狠狠的揍一顿,出出心中郁气,他又不能。

  “建成,去包机吧。”王老实也不想这样,却只能如此选择。

  老吕呢,也想趁着三哥过来,好好说道一下苹果的事儿,电话里,终归说得不够清楚。

  忍了忍,吕建成出去安排。

  他选择的是商务包机,不是太大,却舒服的多,很适合查芷蕊这样的孕妇乘坐,王老实没挑,也没心思去想很多,跟在母女俩身后登上飞机。

  在美帝,就待了不足二十四小时,王老实踏上归程。

  他的这个动作,本来就是无意的,却又给老乔增添了一些神秘因素,都跑到美帝来了,竟然一点跟自己接触的意思都没有?

  十二个小时。

  飞机在京城降落,事先得到通知的车队在机场接走一行人。

  第一站就是顾晓楠家,时间还是凌晨,王老实跟着查芷蕊拜祭上香。

  王老实也看到了顾晓楠,整个人处于一种预想中的状态,也是,遇到这样的事儿,还能露面儿接待亲朋,也算她厉害。

  顾家主持丧事,章敏没过多说什么,她更多的是缅怀自己大姐。

  王老实呢,也是安静的待着,跟着去了陵园。

  入土为安,几乎是每个华夏人最后的要求。

  查芷蕊一直黑着脸,啥也没提,按照习俗,跟着走了全过程。

  在陵园回来,顾家选了一家饭店待客,真留下吃饭的没几个,原定十六桌,其实就开了十桌。

  王老实心思不在吃上,他担心查芷蕊身体,不比之前,她可是怀着孩子。

  吃完这顿让人腌心的饭,差不多的人都走了,剩下的都到了顾家。

  丧事处理完,并不代表事情完结,鄂东的事儿其实还没有结果。

  王老实呢,心里大概是有数儿的,顾建林和章惠纯属于倒霉催那种,整个事儿,除了他们不小心住进那家店,跟他毛关系都没有。

  要解决事情,其实非常难。

  各种不合法都凑到了一块。

  那农家院按照华夏法律,没有接待资格,资质这东西,平时没人管,真到了较真儿的时候,这玩意儿就突然身价倍增。

  顾家夫妇,住进农家院,谁犯了错儿,谁承担责任,不光有那些不知道是谁的人,还得带上农家院老板。

  这就反而复杂了。

  能说上话的人,各执一词,谁也没说服哪个。

  坐在查芷蕊身边儿,王老实心思主要还是担忧查妞儿的身体,至于顾家人说的那些没用的激昂话,他都没往心里去。

  王老实真没往心里去,这帮家伙说了那么多,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鄂东那里,根本不会以他们的意志为导向去处理问题,恐怕到了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

  华夏办事儿,必须遵循时效性,当时不赶紧落定,拖到后边儿,越有理的,越倒霉。

  查芷蕊也没心思听那些废话,她不说话,是因为她没资格,包括她妈妈章敏也只是躺在卧室里去伤心,并不能发表什么意见。

  这是顾家的事儿!

  顾晓楠说了份量才有,只是,快步入中年的顾大姐,根本不知道从哪儿入手。

  听了好半天,查芷蕊算是明白了,这帮人不能指望了,她扭头看了王老实一眼,站起身来,拽了王老实一把。

  两人开门出了顾家,不一会儿就到了小区花园里,太阳已经西斜,日头不那么毒了,温度还是不低,王老实已经开始冒汗。

  房间里,顾建林的弟弟问自己的侄女顾晓楠,“刚才那个小伙子是谁?”

  从葬礼前开始,王老实就一直在众人眼前晃荡,除了陪在查芷蕊跟前儿,基本上没干啥。

  这倒没什么,问题是,一家子人说事儿的时候,你还跟着进来,那就不合适了。

  顾晓楠脸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是我表妹的未婚夫。”

  她还算会说话,简单的那么一说而已。

  屋外,王老实也在劝查芷蕊,不过就是人死不能复生、节哀之类的。

  查妞儿把头靠在王老实肩膀上,一直没怎么言语。

  没多久,屋里似乎吵了起来,查芷蕊打算进去,被王老实抱住,冲她摇了摇头,“别进去了,去了就是火上浇油。”

  查芷蕊尝试着用力,没办法,她知道王老实很坚决。

  果然,没多大一会儿,章敏黑着脸走了出来,她看到查芷蕊跟王老实在这边儿,就没过来,转身奔其他地方走去。

  又过了好一会儿,顾晓楠哭着跑了出来。

  这次王老实没拦着,让查芷蕊去安慰她表姐。

  断断续续的,王老实也听了个大概。

  顾家的几个人意见比较统一,趁着现在鄂东当地政府还认账,收钱了事。

  也不能说他们不对,毕竟社会上出现的事儿越来越多,最后都是用钱来解决问题。

  他们呢,社会经验也丰富些,知道再怎么地,在鄂东那地方,闹不出什么来,毕竟不比京城。

  顾晓楠是不同意的,她宁可不要钱,也想给父母讨个说法!

  为人子女,也是对的。

  章敏也走了过来,娘三儿哭成一团。

  王老实皱了皱眉,他是真担心查芷蕊情绪上过于激动,动了胎气。

  想劝,却不能张嘴,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没大功夫,查芷蕊的父亲也走了过来,他是一直避免跟王老实碰头儿的,到了这会儿,也断然躲不过。

  看见编外老丈人,王老实也是不大自然,不过他还是机灵的给查洪强递了根烟儿,还点着火,老查同志犹豫了下,顺坡下驴。

  抽了几口,查洪强突然问,“这事儿你怎么看?”

  没丝毫考虑,王老实立即说,“我没看法。”

  老查同志扭头看了王老实一眼,心里明白,王老实是话有所指。

  他和王老实一样,事儿呢看的明白,若没有强有力的势力介入,鄂东方面恐怕已经没啥余地了,这么长时间,该做的准备,人家早就准备好了。

  想从正面儿去解决问题,连理论都没有。

  现在鄂东还肯赔钱,但是明目上,绝对跟事实搭不上关系,换个说法,事情的性质就变成另一会儿事儿。

  把半截香烟掐灭,没扔,还拿在手里,查洪强面带讥讽的说,“建林的表弟在鄂东工作。”

  原来如此,王老实刚才还纳闷儿呢,这顾家冷静的可以,一点都不带冲动的,实在费解,老查这么一说,那就说得通了。

  估摸着,鄂东那帮货也是吃准了这层关系,才如此的放肆。

  说不生气,有些假,王老实也是看不过眼儿,恨不得拽几个混蛋过来,照死里踹。

  又不成,人家顾家都没啥,他连个名分都没有的,蹦出来说三道四,也不合适。

  王老实没接话儿。

  瞅了瞅时间,王老实凑到查芷蕊身边儿,小声问,“你还是住到我那儿去吧。”

  查妞儿看了他一眼,拉着他往旁边儿走,同样是低声问,“这个事儿,你能办吗?”

  略有迟疑,王老实还是回答说,“走正常程序恐怕难了,你想到什么程度?”

  绝不是他谦虚,到了很多地方,京城方面的土豪们都要思量自己的能力,天高皇帝远,好些事儿,不是那么简单的,博弈的关系,实在让人拿捏不好。

  王老实不是没能力,但是,闹出乱子来,损失最大的还是他自己,不对等啊。

  对方属于那种不上台面儿的,扯出来暴揍,给顾晓楠伸冤,地方上的态度恐怕不那么乐观。

  京城这边儿,也未必都支持王老实,事情没那么容易。

  查芷蕊眼圈还红着,抽泣了一下说,“大姨他们太冤了。”

  指了下身后的楼,王老实问,“是你的意思,还是你表姐的,屋里那帮怎么说?”

  查妞儿抓住王老实的手,咬着牙说,“是我的意思!”

  就知道是这样,顾晓楠那边儿看上去根本就没了主意,至于屋里的那些,心思可不在伸冤报仇上,或者说,他们已经不想跟现实抗下去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