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25章 四百二十五,这个可以有

第425章 四百二十五,这个可以有

  

  就那么一瞬间。

  吴楠悦心里冒出一个词儿,‘清洗’。

  旋即又有一个,‘过河拆桥’。

  可又不像啊。

  她说话带着颤音了,“你的打算是?”

  王老实转过身来,看着吴楠悦说,“我没有打算,只是给你建议,怎么做?怎么想?还是你自己来拿主意,别忘了,你是大股东。”

  “我?”吴楠悦愣在那儿,半天没缓过气来。

  最后她是怎么离开王老实办公室的,她后来都想不起来了。

  反正吴楠悦在自己办公室里坐了好久,天黑了,她都没反应,要不是家里来电话问,吴楠悦没准儿就直接这儿过夜了。

  也逮亏吴楠悦有司机,不然她自己开车真够呛,指不定开哪儿去。

  反正她脑子被王老实搅和的一团糟。

  吴家。

  难得吴妞儿她爸,她哥都在家,甚至还有她嫂子。

  瞅着吴楠悦不对劲儿的是她嫂子,“楠悦,你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

  吴楠悦有个好习惯,公司里的事儿想不明白,就回家来问,因为这个,小妮子练就了场景描述的好本领,说的那叫一顺畅。

  家里的人都静静的听着,没人打断吴楠悦。

  时间不长,吴楠悦她哥问,“他真是这么说的?”

  吴楠悦没犹豫,说,“就是这么说的。”

  吴家老头儿眯着眼想了一会儿,然后脸上露出点微笑来,他没问吴楠悦,而是问他儿子,“这小子的心思你读懂了没有?”

  吴楠悦她哥点点头。

  “你给楠悦说道说道吧。”

  “王落实急于撤离浩宇,却又心有不舍。”

  “第二,他还惦记着报复沪海那帮小子。”

  “三,王落实在拿楠悦当刀使唤,我觉得他还是没有放下之前那些事儿。”

  吴老头闭着的眼睁开了,问,“说完啦?”

  “没有,我觉得王落实似乎还在布局,可又无迹可寻。”

  吴楠悦瞪圆了眼睛,瞅着自己的老爹,等他的答案,她想知道,她哥说的有谱儿没有。

  吴老爹瞅了自己闺女一眼,呵呵一笑,说,“当刀使唤不至于,至多是互相支持,他也是在真心培养楠悦。”

  “他?”吴楠悦忍不住嘟囔。

  老吴忍不住挠了挠头,“我就是看不透啊,这小子有时候布局天马行空,波澜壮阔,可又时不时透着小家子气,邪门啊!”

  小吴倒乐了,能让自己老爹这么评价,这王老实也是少有的妙人。

  “他这个‘有些人’说的好,楠悦那里确实有些杂了,老混在一块儿也不好,该清理的就清理,他的办法是按照商业规则来的,咱不用,太复杂,回头你打个招呼,该走的自己走,想来,有些人也不想待着了。”

  吴楠悦没听懂,不得不问,“那我干什么?”

  老吴头说,“准备钱。”

  “干什么用啊?”

  也要钱?吴楠悦现在一提钱就头疼,明面上浩宇真有钱,可真禁不住到处花,各项预算一出来,立马变穷光蛋。

  吴老爹没回答。

  他儿子在一边儿说,“打发要饭的,还得掏点零钱呢,让人家撤,不给点说不过去。”

  “我没钱。”

  小吴同志摇摇头,扭头看自己老婆,吴楠悦她嫂子点点头。

  ——————

  程志翔的餐厅里。

  王老实又来了,这次不同,他没带着林子琪,林丫头这几天不知忙什么,就说借调,要忙一段日子,人影儿都没见着。

  这让王老实牙疼,他有些话想跟林子琪私下里说,年前那一次,林家人的表现让王老实心里嘀咕,总觉得里面儿有事儿,偏又猜不出。

  他心里纳闷,憋得难受。

  王老实给谢钰打了电话,问林子琪到底干什么去了。

  谢钰也语焉不详。

  这时候他心情要好才怪了。

  直愣愣的冲进了程志翔的店里。

  服务员上来问,“先生您好,请问有没有预订座位?”

  王老实正满肚子烦躁,呛着说,“有。”

  服务员依然笑眯眯的问,“请问先生贵姓,我查下单子。”

  王老实挥了下手说,“不用查了,今晚我包场。”

  “啊————”服务员不会回答了,这是找茬儿来的,黑涩会?看模样不大像啊。

  她很艰难的保持镇定,“先生,您稍等,我去————”

  “不用请示,告诉程志翔,今儿三爷包场包定啦!”

  程志翔来的时候,简直就是气急败坏,没见过那么丧心病狂的无耻之徒。

  这回,王老实真把程志翔给气着了。

  到了门口,老程一看那个架势,又好气又好笑,四个彪形大汉把守着门口,他的厨师和服务员都一脸无奈和茫然的堆在那儿。

  周围不少人指指点点。

  绝不是开玩笑了,程志翔往里面走,也没人拦着。

  餐厅里不是没人,有两个穿白大褂的小工,还有两个服务员在里面。

  一瞅见程志翔,个个都是脸色古怪,完全是看见救星的感觉。

  程志翔真是鼻子都气歪了。

  王老实这货,把厨房搬出来了,自己不知道从哪个厨师身上扒了一身工作服,还带着高筒帽子,正一脸认真的跟那儿忙活,俨然是彭祖转世的范儿。

  没等程志翔发飙,王老实就一脸成就感的说,“志翔来了,今儿尝尝我的手艺,洋玩意儿这火候真不好掌握————”

  程志翔懊恼的说,“王董,今儿你要是没有个说法,我跟你没完!!”

  哟,王老实乐了,根本就不搭茬儿,自顾自的脱了工作服,指了指不远处的餐桌说,“先吃饭,又是什么事儿吃了饭再说。”

  程志翔站那儿没动,那眼神嗖嗖的瞪着王老实,看着那货慢条斯理的开吃,一边儿吃,还嘚瑟说自己这手艺好。

  大概是真气坏了,程志翔一睹气,拉开椅子也坐下,噼里啪啦的也开吃,也是一边儿吃,一边儿埋汰王老实做的什么玩意儿。

  几个服务员都忍不住,个个捂着嘴遛了。

  程志翔冷静下来时,对面儿的王老实早就停了下来,很安静的坐那儿看着他吃东西。

  “你这个店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程志翔没回答。

  王老实也没指望他说出来,“满打满算二十万,估计都没有,不赔都算好的。”

  程志翔哼了一声,“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

  王老实附身从包里取出一沓子文件扔到程志翔面前,“先看,看完了再说。”

  程志翔没接,他问,“你就说吧。”

  当年南~霸~天估计都没王老实干这么不是人的事儿,“跟我干吧,年薪多少你自己去决定,我不管,公司管理也是你说了算,股份要多少你自己开口。”

  程志翔张了张嘴,他是想直接说‘不干’的,话到嘴边儿,出不来。

  好半天,他拿过文件,看了起来。

  足足半个小时,他放下文件,问王老实,“我要是不干,你接下来会怎么办?”

  王老实端起红酒杯,四下打量了下这个别致的餐厅,用很认真的语气说,“第一件事儿,你的房东会遇到麻烦,第二个事儿,你的餐厅会更麻烦,第三,没有了。”

  “麻烦?”程志翔愕然的问。

  王老实戏谑的看着程志翔说,“别跟我说,你不懂,要是真这样,我特么的吃饱了撑的找你?”

  程志翔嘿嘿的乐了。

  反正就是房东毁约,大不了赔你点钱。

  然后就是卫生啊,工商啊,消防啊,反正是能管你的都来管一管,挑错又没多难,今儿罚款,明儿整改的,反正你就别想再开门营业。

  程志翔斟酌了下说,“给我一个月时间考虑————”

  “考虑个屁,五分钟。”王老实哪儿有耐心等一个月。

  这个话把程志翔差点没气死,瞪着眼说,“我就算给你卖命,也得容我把这个店处理掉吧?你不能不讲理!”

  王老实就没正眼儿看他,撇着嘴说,“这个破店啊?有什么好处理的,开着吧,没事儿过来吃个高雅,你也没糊弄我,这个店,你丫就没怎么管过吧。”

  得,程志翔算看明白了,跟眼前这位爷就没办法正常沟通了,也是,连那么不要脸的主意都想出来了,还要讲道理?

  他拿起一份资料来,说,“你的想法实现起来会非常困难,以现在的基础,完全没有做到的可能性。”

  王老实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我才找你,什么都具备了,还轮得到你?”

  程志翔想生气都生不出来,什么事儿都得经得起推敲,可不呗,人家费那么大功夫,多没羞没臊的事儿都干了,难不成请个大爷回去?

  而且,程志翔也是个聪明的,他觉察出今儿王老实气不大顺,就算有话也不能在今儿说。

  “行,我跟你干了,待遇的事儿以后再说,我的原则是先做事儿,再说话。”

  王老实听了忍不住笑了,拍着手说,“我就喜欢这样的,行,就这么定了,给你一周时间准备,先说好了,除了提供启动资金,其他的我什么都没有,都得你自己来。”

  程志翔苦着脸说,“我得先考察摸底,带路的你总该给我一个吧,回头再让人家当流氓抓起来。”

  王老实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连忙说,“这个可以有,可以有————”

  出差在外,尽量保证不断更,还请大家体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