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二十四,诸神保佑

九百二十四,诸神保佑

  人的竞争无所不在,其实在出生前就经历了更加残酷的斗争。

  每一个人的真正兄弟姐妹们大都归宿到了套套里或者墙上,真正能够进入那漫长行程的寥寥无几,而成功孕育出生的更是亿分之一的概率。

  绝不是故意瞎说,人活着实在不容易,一切的纷争,都源于活着。

  比如说老乔。

  眼下苹果的形势好得太多,比他当初车库创业时简直就一天一地。

  可他不满足,还想着更好,从人类生存的精神上分析,他没错,抓住每一分利益不放,是商人的基础素质。

  但挑选对手的时候,那就要看自己的眼光和运气了,也需要自身的底蕴做支撑。

  乔老板内心斗争的很激烈,他想跟王老实直接摊牌。

  却又拿不出那种破釜沉舟的勇气来。

  华夏的工商界领袖们远不如老乔对王落实实力的了解,他们根本不清楚在金融资本市场上,gs两个字母代表着什么。

  最简单易懂的一个词儿是风向标!

  这么多年来,gs每次有大动作,都有大批的人跟在身后去抢汤水喝。

  进两年来,gs突然消停了,没有特别的举动,更多的就是小打小闹,用同行来说,他们在消化,也在通过一些正常操作来保持状态。

  有些傻不拉叽的货还懵逼一般不知道gs到底怎么个意思。

  老乔知道,是王落实,gs是王落实在金融资本市场的执行工具。

  最让老乔佩服的还不止这些,仅仅凭借天才般的头脑,根本活不到今天,华尔街上的天才遍地都是。

  gs懂得分享,带着很多人一起玩儿,很少吃独食,哪怕有几次,也是因为小蛋糕,不值得。

  财富积累的慢,积少成多,老乔看透了gs才可以生存下去。

  打不打那个电话,主要就是他担心彻底激怒了对方,对苹果下手。

  万一得不偿失呢?

  苹果可以说服一些势力,用最直接的方式解决问题,还在联络阶段,老乔就发现了对方早有准备。

  当然,他确实多心了。

  王老实有着足够的自知之明。

  美帝那边儿,到了真正较真的时候,没gs的好果子吃。

  安尔逊属于边角料,根本不会为了这个,动用根本。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制造假象,迷惑对手,王老实把主战场选在了华夏。

  严格来说,是错误的。

  对手是郑仝和甄晓轩。

  郑仝在华夏有些产业,并不多,摆在明面儿上的公司都是空壳皮包,怎么打击也没啥损失,除非通过法纪来办。

  到了甄晓轩那头儿,同样是这个道理,王老实实力强没错儿,但对手没有可供攻击的目标。

  如果苹果最终成功把安尔逊踢出局,与郑仝、甄晓轩合作,王老实就会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打击目标。

  同样是玩儿阴的,华夏的大形势也不允许,郑璥可以轻视,人家甄晓轩却不好相与。

  美帝这边儿,老乔也在犯错,顾虑太多,拿不出不顾一切的霸气来。

  他要是有那种魄力,快刀斩下。

  把大华夏市场收入囊中的目标根本不难实现。

  吕建成还在做着重复性的工作,那就是不断充实律师团,并根据丁震源的建议,选择了一家比较靠谱儿的公关公司,游说某些大人物。

  架势摆的很足,要跟苹果血拼到底。

  他的这些举动,只是代表一个信号,并不足以吓阻对手。

  苹果的智囊团队目光都在gs似乎没什么举动,还在按照原来的节奏继续着那些无聊的操作。

  要说有哪些值得注意,那就是安尔逊的几个高管,还有一些不值得注意的人物最近抛售了苹果股票,不多,却值得怀疑。

  老乔被彻底搞晕了,他非常怀疑,gs在酝酿什么大举动,目标也只能是自己。

  谈判团队已经递交了报告,建议不再继续谈下去,意义已经不大,申请进入第二阶段,并开始第二套方案的准备。

  拿着报告,老乔同志终于鼓足了勇气,拿起电话,给王老实打了过去。

  “王,我觉得现在有必要心平气和的谈一谈了。”

  这会儿,老王同志正在李璐那里,最近时间有些紧,一直没过去,担心小姑娘心里不好受,所以抽空去住一晚,听到老乔的话,王老实有些疑神疑鬼的,吕建成并没有什么消息传递过来,这老家伙突然打电话来,有什么鬼心思?

  大概是应激反应吧,王老实淡淡的说,“不是在谈吗?你希望心平气和,那我就通知他们一声。”

  根本没等老乔再说话,他就又说,“谈一谈也好的。”

  说实话,这个比装的可以打九十分。

  本来就高度怀疑的老乔更拿不准儿了,‘他底气就那么足?’。

  电话就非常没礼貌的挂断,连再见都没说。

  李璐英语一般,半懂不懂的,她就发现王老实脸色不大好看,就放低了声音说,“有烦心的事儿?不用惦记我这里,我挺好的。”

  收回心神来,王老实笑着拍了拍李璐的手说,“我能有什么烦心事儿,正在美帝欺负人呢,这不,那边儿有些受不了,来讨饶了。”

  这牛吹的,实在够艺术,李璐竟然信了,展颜一笑,愣是让久不知肉味儿的王老实呆了半天。

  为了肚子里的那坚韧幸运儿,王老实还是强行忍住。

  给吕建成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些情况,还是没闹太清楚到底怎么个意思,索性就放在一边儿不管,陪着李璐休息。

  事儿有时候就是那么凑巧,半夜的时候,门外有人敲门。

  屋里的保姆开了门儿,悄悄来叫王老实。

  看了一眼熟睡的李璐,王老实尽量蹑手蹑脚的,下床时,李璐还是醒了,迷迷糊糊的问,“怎么啦”

  给了李璐一个继续睡的手势,轻声说,“我去趟厕所。”

  “噢。”李璐翻了个身。

  到了楼下,王老实看到是今晚值班的一个安保,手里拿着电话,才意识到有大事儿,快走几步,抢过电话来,“是我。”

  “三哥,查芷蕊这边儿出了点情况,眼下正在治疗中------”

  王老实听闻,身体一晃,差点站不住,情绪有些失控,“蕊蕊怎么啦?你给我说清楚。”

  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不妥,吕建成赶紧说,“大人没事儿,就是孩子有些危险,医生正在努力。”

  “怎么会这样?”王老实焦躁起来,扭头跟那个安保说,“安排下,我们马上走。”

  安保点了点头,转身跑了出去。

  保姆也很有眼色,赶紧去给王老实准备衣服。

  电话里,吕建成只能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叙述一遍,他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听在王老实耳朵里,就是不知道什么事儿,导致查芷蕊突然情绪失控,下楼梯的时候,拖鞋拌蒜,摔了下去。

  查芷蕊本人没事儿,王老实稍微放了点心,至于孩子,王老实也心疼,却不能排在大人之前,“我尽快赶过去。”

  他放下电话,开始换衣服。

  李璐站在楼梯口,担心的问,“出事儿啦?要不我也------”

  王老实很勉强的让自己脸上尽量显得没什么,说,“没关系的,你赶紧回去睡觉,注意休息,我得去趟美帝。”

  发现李璐站在那儿没动,王老实无奈,走上楼梯,揽住李璐还没粗起来的腰,控制自己的语气说,“听话,你可得注意,现在还是危险期,明天让那胖丫头过来陪你,知道了吗?”

  那边儿已经危险了,这个可别再来下子。

  “哦,我明天就打电话。”李璐还是听话的好姑娘,美帝那边儿的事儿,想来没什么吧。

  准备的非常快,王老实坐上车的时候,老邱已经打来电话,“老板,我会尽快安排。”

  王老实闭着眼,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烦躁和担忧,说,“好,尽快吧。”

  去美帝,不是想走就走。

  签证和航线都是问题,如果来不及,恐怕还得买机票,如果转天晚上能够成行,就已经算飞速。

  回到家里,王老实心神慌乱的收拾自己的行李,其实箱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

  点了根烟,坐到院里,抬头看了看略发白的天际,王大老板很有一种悲凉的感觉。

  电话响起。

  王老实看都没看,接听。

  声音带着狂喜,“三哥,好消息,佛祖玉帝还有圣母玛莉亚一块儿保佑,大人、胎儿都平安,医生说------”

  洋鬼子医生说什么,王老实已经听不见,他仰望星空,充满了对诸神的感谢!

  到了这个时候,他真的就剩下感谢神灵一个心思了。

  好半天,他又把话筒凑近,那边儿当然不敢挂断,“你没查到什么?”

  他现在就想知道,什么导致查芷蕊情绪失控,如果没什么事儿,她不会如此。

  吕建成特无力的回答说,“还不知道,阿姨一直在流泪,也不说话,我也不敢过于------”

  看来是真有点什么事儿,查芷蕊母亲一直在的,她哭,未必都是因为闺女的,“行吧,你多操持着点,我尽快过去。”

  天亮之后,王老实让自己一直处于工作中,方方面面都要打好招呼,按照道理,这个关键时期,他离不开。

  公司都还好,没多少他必须在的事儿,就算有,他也能不在乎。

  唐唯是个懂事儿的,没问什么,就嘱咐他小心,注意安全。

  老娘那边儿当然不乐意,问了好几句,“非去不可?”

  弄得王老实都不知道该如何说。

  只是这种事儿一出,他自己那关都过不去,其实从得到查芷蕊怀孕那天起,他就该过去的。

  下午两点钟,王老实一行的签证到手,美帝方面还是很给他面子,没刁难什么,连面签都没用。

  包机的事儿来不及了,王老实只能坐航班过去。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老王同志算是享受了什么叫煎熬,他真想睡一觉,睁眼就到,偏生没那个命。

  抵达美帝的时候,查芷蕊已经离开医院,回家休息。

  吕建成在机场迎接。

  坐上车,王老实又问,“还没消息?”

  老吕一脸愁苦的摇摇头,他倒是尝试过,不敢问查芷蕊,去试探查芷蕊母亲,结果人家啥也不说,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查芷蕊妈妈好像要回国,娘俩正顶牛儿,查芷蕊也要回去,她妈妈不让。”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啥时候,小的不懂,老的也糊涂,王老实那个气啊,有天大的事儿,您就不能先忍着点?

  没好气的瞪了吕建成一眼,“你就干看着?”其实他也是撒那股子邪火!

  那母女俩之间的事儿,别说是吕建成,就是他王老实,也别打算怎么着。

  所以,吕建成张了张嘴,还是闭上嘴,没解释,生受了。

  很快,王老实也知道这事儿不怨吕建成,换了个口气问,“谁在那儿盯着了?小冬?”

  除了她还有谁,吕建成点了点头,他宽慰王老实说,“三嫂身体素质好,楼梯也不高,算是有惊无险。”

  美帝公路上,有一些快餐销售点,不大,也简单,就那么几样东西,买了些,王老实没心思吃,可一帮人都跟着呢,他不吃,别人也不好,只能强迫自己往下咽,幸亏还有可乐帮着往下送。

  埃文斯顿,还是那样的幽静。

  推门进入房子,查芷蕊没在客厅,两个保健医生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小李,怎么啦?”王老实能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包括开门儿的魏小冬。

  小李姑娘为难的看了看王老实,又低下头。

  王老实扭头看魏小冬。

  魏小冬躲不过,只好小声说,“两人情绪比较激动------”

  明白了,王老实忍不住捂着脸,真不叫人省心,什么事儿啊!

  他没上楼,转身看了看门外的,老邱等人都一脸疲倦,不光他王大老板累,别人也不轻省。

  冲着老邱招了下手,等老邱走近,他说,“你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好好休息,我这边儿暂时用不上你们。”

  老邱还待说些什么,王老板摆摆手,“就这么说了,去吧。”

  查芷蕊这里配备的安保力量一点也不差,他们留在这儿也没事儿。

  楼上,查芷蕊的大嗓门儿又起来了,“不行,我就回去,谁也拦不住我,你前脚走,我后边就跟上。”

  脑仁疼,王老实无奈,跟吕建成说,“你和小冬也先回去歇着,有事儿我给你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