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二十一,其他人,NO行!

九百二十一,其他人,NO行!

  急不可耐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面皮什么的都不会要。

  苹果公司与王老实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老乔也特别佩服那个王。

  甚至一度他将王落实当作苹果思维的奠基人。

  这话可不是捧,恰如其分是不过分的。

  王老板也不算厚道,利用苹果,赚足了钱,不但控制了华夏移动终端市场的最佳销售渠道,更捏住了苹果的脉门。

  实体店体系的布局加上电商两大巨头的配合,移动终端销售板块里,谁也不能忽视王落实的存在。

  普通人恐怕没有能看清局势的高度,苹果却一清二楚,尤其是老乔,眼光没得说。

  要打破这个垄断体系,只能去重建,指望人家自己废武功,还是洗洗睡吧。

  以老乔为首的苹果管理层早就意识到,苹果必然跟王落实来一场干脆的无赖式决斗!

  美帝的司法体系太纷繁复杂,一般人真玩不转,散发性思维早就了不少奇葩。

  苹果想要解除合同,可以有很多方法,最简单直接的就是美帝政府出面,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理由,宣布安尔逊公司与苹果公司合同无效。

  优点是干净利落。

  缺点也明显,忒不要脸,影响企业形象,进而还导致品牌有瑕疵。

  为了达到目的,还得脸上无损,苹果必须先从一个正经的途径开始。

  那就是双方过去签署的合同。

  从合同中寻找破绽,扭转不利,这一手,美帝玩儿的溜溜顺。

  当初双方签署的合同,可不是就几页的简单玩意儿,写上甲乙双方,把诉求写清楚,签字盖章,齐活。

  似乎为了显摆美帝律师的本事,苹果跟安尔逊的合同,上百页,内容齐全的丧心病狂。

  就如同华夏俗语所说,做的越多、错误也越多。苹果的律师团眼里,这合同里可以利用的条款多如牛毛。

  刚刚组建的安尔逊律师团有同样的感觉,安尔逊需要的结果,在他们眼里并不难。

  苹果的声明函件第一时间送到了王老实这里,吕建成已经遵循了王老板新的命令,除非必要查芷蕊过目或者签字,就不要打扰她。

  看着对方近乎可笑的口吻,王老实也精神一振,这大概就是战争的开始吧!

  苹果方面倒是遵循了先礼后兵的原则,没特直接说节约的事儿,提出了双方原有合同中的一些条款有悖公平原则,想进行修改合同的谈判。

  那就谈啊,好像谁着急似地。

  王老实在电话里跟吕建成说,“组织点人,那种说瞎话当吃饭的货都给我塞进去,跟他们去瞎掰扯。”

  吕建成太知道自己这王三哥啥意思,笑称,“三哥,万一谈成了咋办?”

  “万一?”

  是呀,万一谈成了呢?

  打一开始,王老实就没准备能在谈判桌上取得啥成绩,都是奔着打官司,拖延时间去的。

  苹果方面啥心思,他觉得是明白的,可鬼知道他们是不是会有变数。

  想了好一会儿,王老实才咬着牙说,“那你的律师费不是白花了,养着他们吃干饭的?”

  明白啦,吕建成知道底限,自然就会去如何做,在美帝这长时间,总算有点事儿干了。

  美帝那边儿,王老实没打算有什么作为,不过就是拖延下时间,他心里特清楚,一旦苹果方面获得足够的信心,就会甩开安尔逊,开启单干的形式,跟倔驴一样,一切形式都会变得毫无掩饰。

  眼下,他们还顾忌些,恐怕很快就会看穿自己的把戏。

  那就该早做准备,美帝应该已经和国内合流了。

  监视的效果并不好,没有掌握郑仝和哪一方接触上,这让王老实非常的不爽利。

  苹果之争,关键是国内,说白了,如果能在苹果彻底翻脸之前搞定国内的不安定因素,那么接下来,苹果自然会老老实实的回到原有轨道中。

  这次跟老乔过招儿,王老实认为最有利的结果是让老乔跟他的人知道,在华夏,合作的对象只能是王落实,其他人,no行!

  郑仝老先生在国内有些不正常,跟谁也不接触,整天窝在家里,傻子都知道,这货可能玩儿什么高深,也在防备什么。

  一时半会儿的,也难打探出什么准确消息,王老实不打算干等着。

  反正甭管是谁,或者没有,主要的人里,郑仝是跑不了的。

  奔着郑仝下手,一准儿没错。

  如何动作是个技术活儿,王老实没打算蛮干,郑仝不比其他人,这货在国内线索太少,倒是有个公司,不值几个钱,折腾起来也没啥意思。

  ※※※

  任何事儿,按照道理来说都有根源,醋打儿酸、盐从哪儿咸总会慢慢闹明白。

  针对棒子娱乐产业的打击,一直还在持续,不是所有人都跟风,比例也不低了,至少有百分之六十以上。

  棒子发动一切力量寻求解决的办法。

  两国现在关系不错,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儿?

  王老实没打算可以隐瞒,钱四儿负责办的。

  没几天功夫,有些能耐的棒子们终于闹明白了,是那家美誉国际在搞事儿。

  思密达!这样也行?

  身在棒子国的一些圈内大人物实在气得不行,纷纷叫嚣起来,必须给那个家伙足够深刻的教训,在他们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不光要认错,还得赔偿,各个公司因此遭受的损失都应该赔。

  棒子国也有个理事会,就是负责帮助本国娱乐产业抱团平事儿的。

  由他们负责出面交涉,当然,棒子也不都是糊涂蛋,他们也有一些人专门在华夏待着,但大都是具体办事人员,鲜有高层。

  这些对华夏情况了解比较深刻的棒子们向上级反映情况,告诉老大们,美誉国际不简单,咱去招惹不划算,建议公司低调行事,和美誉国际方面心平气和的谈谈,化解一下双方不知从何而来的矛盾就好。

  一切还是向前看,闹僵了不合适。

  自然,棒子心里扭曲的时候,不是能够用常人的思维理解。

  意见基本上都没有得到重视,更别提认可或者采纳,有脾气暴躁的,还把那些外派人员暴骂一通,简直丢尽了大棒子民族的脸。

  好的给个反省的机会。

  遇上倒霉的,直接召回国内,下场就不那么欢乐喽!

  不是棒子智商忒差劲儿,美誉国际发起的限制棒子之事,实在没来由,就算真的在传,他们也不愿意相信。

  更何况,眼下正是华夏大奥运时期,谁也不能冒着风险去搞乱七八糟的事儿。

  他们更愿意认为一定是美誉国际跟那个棒子会社发生了矛盾,以至于迁怒其他人。

  总得算起来,还是美誉国际不对,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措辞强硬的信函送达到了美誉国际,派专人来的,不是邮件,也不是邮递,还带着棒子记者,他们也邀请了一些华夏记者,没人跟着来。

  华夏记者才不傻,跟着棒子去犯二,没那个瘾。

  棒子办事儿也是讲究的,先电话预约。

  但美誉国际的答复是没时间接待。

  再问,“什么时候方便?”

  美誉国际的公关部职员表示,“年内恐怕没有机会安排。”

  那好吧,只能硬闯。

  美誉国际不是那么好闯的,安保力量体现了京城奥运特色,严密、力量强大。

  棒子方代表很无奈,哪怕身后一堆摄像机、照相机之类的举着,人家美誉国际的安保就是不让进,用华夏语和英文反复强调,“没有预约不能进入,如果确实有事儿,请电话联系公司人员,由他们引荐进去。”

  电话可以打,人家也接,就是不见,很言简意骇的说,“我们与贵方没有任何业务来往,近期也不打算有什么关联,恕不接待!”

  棒子代表愤怒的冲着跟他来的摄像机大喊,“这就是华夏礼仪之邦的表现?”

  上纲上线谁不会?

  安保小组的头头反驳说,“我们实在没时间接待不认识的人。”

  棒子记者们也是民族自豪感的,他们来之前已经知道了怎么回事儿,同样被气得够呛。

  前台接待的妹纸终于露了面,瞅了瞅,冲安保撂下一句话,“再不走就报警吧。”

  棒子们能来华夏,自然都得懂华夏语,听得清楚。

  报警?

  不怕,咋就忘了呢,早想起来,咱报警多好。

  京城的警察还是很给力的,尤其是在奥运前夕,行动迅速的不像话,超出认知的快。

  平时一般案件出警,也就两个人,有事儿再呼叫支援。

  今天不介,直接来了个副所长,带了好几个人来。

  报警时说是闲杂人等围堵公司大门。

  就算没有奥运,也得重视,那可是美誉国际,老牛掰的公司,作为管片派出所,招子得亮,脑瓜得好使。

  现场警察说了算,副所询问美誉国际方面,什么情况?

  安保负责人如实回答,并再次重申,“我们领导没时间也没必要接待他们。所以,请他们离开,不好干扰正常办公。”

  那副所还想和稀泥,打商量说,“要不你们出来个干部,打发走他们算了,别闹得那么僵------”

  安保组长一翻白眼儿,斩钉截铁的说,“公司里不会接待他们。”

  得嘞,您是大爷,我想办法。

  了解美誉国际的意思,副所就开始忽悠。

  京城警察素质就是高,愣是会英语,说得还挺溜儿。

  尴尬的是,棒子不会,棒子代表只好讪讪的小声说,“我们懂华夏语。”

  副所心里懊恼,脸上却没表现什么,很讲大国风范的说,“根据我国的法律和法规,你们需要跟我到派出所做一个笔录。”

  棒子代表跟身后十来个人傻了半天才说,“我们就是想进去跟他们见个面儿,然后送达一封信而已。”

  事儿是简单,可副所同志已经知道了,这帮不着调的孙子惹恼了美誉国际,就忽悠说,“没办法,人家报警了,请配合警方的工作,至于你说的事情,还是有其他办法可以达到的。”

  有其他办法!

  那可太好了,棒子们欢天喜地的瞪了美誉国际安保好多眼,他们多希望眼神能杀人啊!

  笔录好做,双方都认为事实清楚,报警是要将结果上报的,双方签字,问题解决完,一切ok!

  按理说,警方算完事儿了。

  可副所同志知道不行,棒子还有事儿呢。

  那就接茬忽悠吧,反正这帮货看起来不大灵光。

  他给出的主意听起来特像一会儿事儿。

  第一,可以选择挂号信送达,如果对方收信,那就要签字,你们就能证明这份重要的信函送达了。

  棒子想了想,说,“要是他们不签收呢?”

  副所心里抽了抽,还特么没傻到份上,他麻利儿给出了第二招,“今天你们是上门送,人家不收,那就还有最后一个办法,登报送达!不管他们看没看到,华夏法律都视作他们收到了,具有法律效应。”

  棒子一听,心里佩服,还是华夏法律人性化,有这样的规定,实在太好了。

  那就登报吧,棒子满意的鞠躬致谢离开了派出所。

  送走了这帮傻玩意儿,派出所里的所有人都笑岔了气,副所同志太特么的损。

  刚才他说的那一套,适用于具有法律效率的公文,或者是政府重要文件才行。

  比如起诉书,被告拒绝接收,那么多少个工作日后,登报多少时间,就算送达,可以缺席审判。

  一个棒子的信函,特么的登了报又能咋地,根本就是糊弄人玩儿的。

  而且,关键是时间啊,得登报三个月后才行,副所同志刚才没说,他等着下一次棒子来的时候,用三个月时间来搪塞。

  吴楠悦在棒子闹的时候,一直都在公司里,辛勤的办公,批示各种文件,秘书也就进来通报一声,吴总颇不耐烦的说,“以后这种破事用不着告诉我!”

  钱四儿也在,他还偷偷去瞅了两眼,不到一分钟,就觉得没劲儿,回自己办公室给三哥打电话,他是当乐子来说的。

  人家王老板直接问他,“你觉得我特闲得没事儿?”

  四爷脑瓜有些跟不上,这也算个事儿吧?

  接着王老实又说,“你挺闲的?”

  钱四儿直接败退,“三哥,我这些日子太忙,就不上你那儿去啦!”

  “说得好像我盼着你来一样!”王老板也没给面子。

  老家有白事儿,作者回了趟老家,所以断更了一天,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