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17章 四百一十七,有必要么?

第417章 四百一十七,有必要么?

  各个公司开始年终总结。【】

  总的盈利能力还是喜人的,各级员工年终奖金令其他公司眼红的要命。

  无论是京城的浩宇系,还是滨城的华夏系,一直被折腾的员工们瞅见自己的红包都喜滋滋的,前些日子的抱怨都没了。

  说别的都没用,王老实认定一个理儿,实实在在的现金摆在面前,比什么话都管用。

  尤其是每个公司的抽奖这一项,属于意外的惊喜,极大的活跃了气氛,这次王老实没让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什么汽车、京香都没有,就是电脑、手机、相机之类的。

  仅这样儿,已经足够让别人嘴里流出哈喇子。

  那新的工作进展不慢,整出了不少线索,也拿出了一些处理意见。

  王老实没同意他在春节前大动干戈的计划,也没有认可那新由他直接动手的提议。

  名单里,有不少都是最开始跟着王东云起家打天下的元老级人物,王老实认为要慎之又慎。

  那新也成熟了,对王老实的决定他选择了默认。

  他同意王老实说的,动荡中的企业,无论这样做对还是错,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王老实对应急预案的重视程度,引起了一些有心人的关注。

  他们对王老实太熟悉,过去几年里,王老实几乎没有胡闹,都是有的放矢。

  “是不是你认为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你的预测能力太妖孽,跟哥说点实话成不?”关海军之流终于忍不住来跟王老实探消息。

  那事儿确实重大,王老实却无法明说,他引用了一句恶心人的混账话打发了大家伙儿,“很多事儿就像是拉屎,很可能是你努力了半天,最后挤出来的只是个屁!”

  靳玉玲头一个气得不行,骂着街走了,扬言瞅准了机会说啥得把王老实的屁挤出来。

  王老实说出这个话来,也是因为无奈的感慨。

  因为家里关于到林家的事儿上,王老实被边缘化。

  他的决定被直接无视。

  因为上次林家老头寿宴的诸多微妙处,他是打算暂时搁置王家到京城与林家会面,等那场典型过去了再说。

  甚至他王老实都想好了如何安慰林子琪。

  偏偏这个事儿做主的不能是他,也不是林子琪。

  李梅来京城不是来看儿子的,而是忍不住提前来的。

  王嘉起也在数日后进京。

  王老实就知道事情已经不再是自己掌控中,他跟林子琪商量,会面的地点与人员,他的打算就是自己一家和林子琪一家,她爸妈就够了,其他人哪儿凉快哪儿歇着去,那些厚重的破脸就甭拿出来恶心人。

  林子琪听了,低头不语。

  夹在中间的感觉真是不好受,王老实不是没有体会,他又后悔自己这么不顾林子琪的感受,没等他跟林子琪妥协,王老爸开口了。

  老爷子坐在正屋的椅子上,很正式的跟王老实说,“按规矩来,注意一个原则,客随主便!”

  王老实听了之后,真揪心。

  不为别的,林子琪家里的混账人忒多,万一弄出点什么幺蛾子来,自己倒没什么,最多当没看见,没听见就过去了。

  可自己老爸老妈的性格就说不准了,尤其是老爷子,外圆内刚的,肯定受不了那些鸟人。

  林子琪目前两个心思,王家人来了,她心里有这个小期盼,前一段日子,王老实避而不谈时,林子琪承受的压力不小。

  另一个小心思就是担心,林家某些人对待王老实的态度她都看在眼里,前些年,她能洒脱的不当回事儿,如今不行。

  商量的结果是王家到林家老院子里去。

  林家老头设宴款待。

  瞅着林子琪长出一口气的模样,王老实心里翻腾了半天,自己是不是忒矫情了,想得也忒复杂啦?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王老实根本没功夫去瞎琢磨什么,订的时间是中午。

  早上的时候,前苏的车就到了王老实的院门口。

  王老实都看傻了。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爹妈暗自做足了准备,六十四样儿的小礼盒,虽不是完全按照古礼,可是数字一点都不少。

  再瞧见老妈包里出来的三金一翠,一看老妈和老爸的劲头儿,王老实啥想法都没了,心里盼着今儿可别出什么岔子,否则这个罪过就大了。

  林家院子里,林老头亲自圈定了参加的人员名单。

  老头儿难得不糊涂了,一些个邵丽认为碍眼的人一个没让来。

  大清早的,林老头就喊人起来,要打扫庭院。

  林子琪看在眼里,总算是放了心,别看之前闹得不好看,关键时刻,没整出丢人事儿来。

  几个近亲的人脸色没多难看,忙里忙外的准备,,茶具、烟具、饮料、水果、糖、咖啡等等。

  林老头还跟他儿子儿媳说,你们一会儿到胡同口去迎着。

  林子琪听了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说,“不用了吧,我去就成。”

  老头说,“咱家头一次立规矩,别失了礼数。”

  一大家子人心里都觉得老头过了,犯得着么?

  甚至连林子琪都觉得爷爷这是故意给王家人看的,心里又开始嘀咕,别弄巧成拙,她可是明白王老实对林家人有多不待见。

  等王家的车队到了,林家人这才恍然,姜是老的辣啊!

  幸亏老头儿坚持,要不然真丢大人了。

  几个人不免都埋怨林子琪,死丫头,王家这么大动静,也不说一声,嫁过去的是你,你就真不在意?

  其实真冤枉林妞儿,她和王老实通话的时候,王老实根本就没说,而王老实自己也是早上才知道,根本来不及通知。

  十事九难全!

  双方落座上了茶,互相客气的功夫,王老实和林子琪都抹了额头上的汗,似乎今儿没啥了。

  最敏感的王老实,也感受到林家某些人的真实来。

  这个感觉和之前寿宴时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

  那时候是厌恶,生怕和王老实沾上点什么关系。

  现在呢?

  似乎王老实这个乘龙快婿妥妥当定了。

  他心里在琢磨,是什么促使林家某些人这么大的转变,虽然很多人脸上都透着假,可林老头绝不是装出来的。

  王家认定林子琪就是王老实中意选定的。

  林家人突然认可了王老实这个人。

  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林家收下了王家很讲究的礼物,也做了回礼。

  吃饭的时候,更讲究。

  王老实坐在那儿浑身不得劲儿,尼玛,就没见过这么规矩的。

  连上菜都有说法,他观察到了,每道菜都是林老头儿身边端上来,老头必然伸手碰一下盘子,然后林大姑这个碎嘴上手摆正。

  平日里的碎嘴讨厌鬼林大姑估计这辈子都没如此乖巧过。

  酒过三巡,王嘉起开口提亲,林国栋笑着应允,林子琪跟傻了一样,就被她妈给推了出来,手里被塞了茶壶。

  迷迷糊糊的林子琪给王嘉起和李梅敬了茶,王老实提心吊胆的,怕这丫头一激动把茶直接倒人身上。

  李梅笑着从随身包里又拿出一个镯子来,这和刚才的翠不是一回事儿啦,双礼啦!

  这时候林子琪开始犯错了,根本没给李梅机会,她跑王馨那儿敬茶去了。

  平辈儿就不用了,王老实不全懂,可也知道,他真想捂住脸。

  邵丽也顾不上了,凝眉瞪眼全没用,也只好起身把林子琪给拽李梅那儿。

  林子琪顿时满脸羞红,一屋子人会意的发出笑声来。

  王老实也得了一个玉坠儿,是邵丽给的,观音像。

  饭后,略坐了一会儿,王嘉起带着全家告辞,林家人都送出院门儿。

  坐上车,王老实突然想起来,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定下来啊。

  就是王嘉起提亲,林国栋答应,然后交换了礼物,完事儿。

  至于什么婚期、房子等大事儿没人提一句。

  回到院里,王老实没敢问,但他爹问他了,“你让你大哥修老宅,我和你妈回去住,跟你正在搞的那个什么应急预案有关系?”

  这得佩服,老爹敏锐的洞察力确实不凡,王老实说,“我得到的消息不容乐观,春运是通道,春天是基础,会爆发的。”

  王嘉起想了下说,“很严重么。”

  王老实搀着老爷子上台阶,说,“不好说,我担心。”

  “你在给政府支招儿,想法不错,但可以更直接些,你现在有这个资格了。”

  王老实真不相信老爷子会说出这个话来,一时他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按照老爷子的说法,自己那才是作死,他忍住不停下脚步,狐疑的看着老爸?

  老爸没停,继续向前走,说,“你考虑全面是对的,可有些事儿不犯禁,比如这件事儿,建议而已,不算什么。”

  第一次,王老实生出老爸确实退了的感觉。

  若不是没有自己知道的那些个所谓内幕,老爷子的话没错儿,可实际上,高层很多决策已经展开了,自己的建言完全是逆势而为。

  将来无论结果如何,自己都属于里外不是人的那种。

  王嘉起站在门口儿,回过身来问王老实,“万人羡慕时,心如止水,你到了那个层面儿了么?”

  王老实摇头,还差得远,自己全算上,也就一条鲫鱼,刚刚拜托小虾米的境界。

  “那你有必要这么小心谨慎?”

  王老实愣住了。

  新的一个月,火匠求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