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一十九,跟亲的一样

九百一十九,跟亲的一样

  正所谓人心隔肚皮,鬼知道谁到底在想什么。

  吴楠悦快速离开,就是不想纠缠,免得生是非。

  她猜测,这几个见货恐怕有什么要跟自己说,还不是什么好事儿。

  到了王老实家,少有的,吴楠悦露出一脸疲态。

  “我跟你说个事儿。”

  “我找说点事儿。”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说了话。

  王老实反应快,伸手一让,“你先说。”

  已经讲规矩了,那就得到底,吴楠悦谦让,摇头说,“还是你说吧。”

  “大为科技还有联系吗?”

  吴楠悦脸上一愣,茫然的摇摇头,“我不清楚。”

  王老实扭头看向钱四儿,大为科技的事儿他记得很清楚。

  美誉国际依托浩宇打造了全华夏最顶级的销售体系,甭管哪一家同类产品的公司都想打入这个销售体系里。

  大为科技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花的心思最多,坚持不懈的努力着实令人唏嘘。

  鉴于与苹果的协议,美誉国际一直没有开口,哪怕不少领导打招呼过来,王老实也顶住了压力不松口。

  难道大为死心啦?

  王老实疑惑是有理由的。

  钱四儿尴尬了,这个事儿不说清楚了,他可把自己坑了,“最近一段时间,大为科技都没什么动作,我觉得他们可能是死心了吧,就没跟吴总提这个事儿。”

  吴楠悦认真的在听,刚才的疲倦一扫而光,她知道大为科技这家公司,却不知道和美誉国际有这种关系,她扭头问钱四儿,“他们希望进入我们的销售渠道?”

  还用问,明摆着的事儿,华夏人无论是做事儿还是做买卖,都喜欢追求第一,宁为鸡头、勿为凤尾的民族性格使然

  。

  什么事儿都要争,有利有弊,从个人角度来说,某些方面可以,也有一些没必要,王老实逢事好弄险,实则是个求稳的货。

  他早就忧心苹果在这个销售渠道中一家独大,苦于没有机会。

  按照眼下的情报分析,苹果没准儿就闹出点什么来,简直就等于是老乔那货傻不啦叽的往自己手里塞把柄,不用对不起人家。

  至于选择哪一个品牌填进去,大为科技是第一首选,他也知道还有些不着调的所谓国产品牌,但从做企业的态度上看,那些都不够格。

  有些话没必要说太清楚,解释起来顾忌太多,王老实板了板脸跟钱四儿说,“这个事儿你知道的详细些,回去整理下资料,转到楠悦那边儿。”

  没什么好说的,钱四儿巴不得,他真不适合干那个。

  吴楠悦若有所思的说,“你的意思是要跟大为科技正式接触?”

  “嗯,我是有这个想法。”

  吴楠悦不解,苹果在美誉国际占了很大比重,是主要盈利业务,正是有了这个,美誉国际才撑得起眼下的格局,而不需要王老实不断注资进来,“苹果公司呢?他们的态度不需要考虑?”

  再次拿起那个杯盏,王老实语气轻松的笑着说,“接触怕什么,谈谈嘛,又没有真的进来,至于苹果,有必要那么在乎?”

  吴楠悦翻了个白眼儿,耐着性子说,“真违约了,你看他们怎么让你在乎。”

  王老实还是那种不屑一顾的劲儿,砸吧了下嘴,说,“不就是扯皮打官司吗?打呗。”

  吴楠悦瞪大眼,跟看神经病似地。

  抬头看了一眼吴妞儿,王老实带着自信的说,“没事儿,美帝打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再跟咱国内打一场,看最后谁倒霉。”

  吴楠悦顿时没好气的说,“你倒霉!”

  这个结果王老实不反驳,他还是那副模样,“咱打个赌吗?”

  钱四儿这货一直不敢插话,一听赌,立即来了精神,巴巴的问,“赌什么?”

  吴楠悦脸一涩,冲着钱四儿挥舞了一下,“一边儿玩去。”

  很受伤的钱四儿苦着脸不言语了,最近是得意,可心里的怕永远抹不去。

  王老实看了马上一乐,愁了钱四儿一眼,回过头来说,“你也别找别人,就大为科技,跟他们说,咱要跟苹果打两年官司,他们一准儿的,把钱给咱送来,用多少送多少,就算赔的钱,照样一个字儿不少,你赌不赌?”

  “不赌。”吴楠悦又不二,咋还听不出王老实的意思来,苹果打了这个官司,大华夏区的销售算是完了,他们没办法指望水货能占领华夏市场,大为科技就有了充分的时间布局跟占领市场,等苹果缓过气来,华夏已经跟他们说拜拜了。

  女人有时候特会算账,反问王老实,“咱可没好处啊,损失可不小

  。”

  放下杯盏儿,王老实站起来扭了下腰,“怎么没好处,第一,我高兴了,第二,苹果不高兴了,还不够吗?”

  第三点,他没说,凭吴楠悦的聪明,应该能想出来。

  觉悟上吴楠悦是没问题的,敏感度上也不差,秒懂了王老实的意思,真不容易,再瞅旁边儿的钱四儿,一脸欠抽的愁眉苦脸,绝比不懂,连装懂的机会都没有。

  吴楠悦斟酌了下,问,“我先接触着,等你说的时机?”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王老实扬了扬眉毛说,“不能光打雷不下雨,实质性的东西也能谈一谈,不妨给他们设个时间段,比如六个月。”

  六个月?

  吴楠悦顿时眉头微蹙,她无法理解为啥是六个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看向王老实。

  看到没有?

  当然,王大老板却如同没看见一般,反而问,“你找我什么事儿?”

  得,这是不想说,不说就不说,吴楠悦扭头看钱四儿,努了努嘴儿,意思是你丫是不是该避一避?

  其实四爷早就坐不住了,麻利儿起身说,“我去厨房转一圈儿,刚才三哥说吃锅贴,吴总您没问题吧?”

  吴楠悦很满意钱四儿的机灵,鲜有的好脸色赏了一个,说,“行,我有日子没吃了,去吧。”

  “得嘞!”钱四儿一溜烟儿就没了影儿。

  ※※※

  回到自己的家里,郑仝精神彻底放松了下来,到底也是人,他还能如正常人一样感受到家的安全。

  郑可爽在路上提了几个人的名字,说晚上会一起,欢迎三叔回国。

  “算了吧,咱自家的事儿,就别兴师动众了。”郑仝拒绝了,语气是不容置疑的。

  进了屋,不大高兴的郑可爽只略待了几分钟,就说还有事儿,先走了。

  等侄子走了,郑仝媳妇换好了居家衣服过来问,“可爽怎么走了?”

  郑仝摆摆手说,“他还有安排。”

  他媳妇心思缜密,坐到郑仝旁边儿,撇着嘴说,“怕是不高兴了呢。”

  郑仝眼睛眯起,不悦的说,“不知道的别瞎猜。”

  “哼!”夫人低头,拿起手机来,不知道鼓捣什么。

  保姆按照郑仝习惯,端了一杯咖啡进来,放在郑仝面前,转身安静的去了厨房。

  郑仝端起来,闻了一下,满意的舒展眉头,扫了自己老婆一眼,说,“这次回国,事关重大,你们如果没有必要,最好待在家里不要出去。”

  其夫人抬了下头,发现自己丈夫说话的时候非常认真,就没反问,略不情愿的点头说,“嗯,我知道了

  。”

  说完,她站起身,向楼上走去。

  多年夫妻,郑仝当然知道老婆心情如何。

  没办法,这次事儿真的很重要,他又预感,想要成功,不容易,阻力会很大。

  这也是他拒绝侄子晚上邀几个朋友热闹的原因。

  郑仝在外闯荡多年,也见多识广。

  他不相信自己那个侄子能够有什么朋友值得自己去结交。

  去了的结果就是浪费时间,暴露自己。

  咖啡喝了一半儿时,郑仝夫人快步从楼上跑下来,举着手机说,“是二嫂的电话。”

  郑仝抢上一步,从妻子手里拿过电话,语气恭敬的说,“二嫂,是我,小江。”

  时间不是很长,郑仝拿着电话愣了半天神儿。

  他妻子发觉出异样,过来轻轻推了推他,“你没事儿吧?”

  “没什么。”郑仝回过神儿来,很快,他跟自己妻子说,“过会儿你给可爽打电话,今天晚上那顿饭不去了,咱在家里吃。”

  郑仝老婆顿时惊愕的问,“出问题啦?二嫂说什么了?”

  很亲和的拍了拍自己老婆的后背,难得温柔的说,“是好事儿,一会儿你还得辛苦下,准备几个好菜,晚上有人过来。”

  ※※※

  吴楠悦谈的是棒子的事儿,由王老实授意,钱四儿具体办理的,风潮愈演愈烈,整个棒子国的娱乐产业风声鹤唳。

  华夏国内一些都立项的合作项目纷纷下马,引起了棒子国政府的强烈关注。

  王老实一听,忍不住拍了下桌子,不乐意的说,“嘿,真邪门儿啊,放个屁都砸脚后跟,按在我头上啦?”

  吴楠悦翻了个白眼儿,反驳说,“怎么叫按你头上,可不就是你干的。”

  “别!”王老实身体向后靠了靠,摇着手指说,“这锅我可不被,你去扫听扫听,有一句话说咱国家封杀吗?”

  “没有吗?”吴楠悦追问。

  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王老实反问,“你到底哪儿头的?”

  “你别说我,也没谁找你不是。”吴妞儿回避了问题。

  真是环境培养人,生在那样儿的家里,说话就是谨慎。

  王老实伸了伸胳膊,拿起烟盒说,“走,咱院里去,今儿好好给你上一堂政治课。”

  吴楠悦忍不住乐了,捶了几拳,“你可真无赖。”

  她完全没想到,王老实还真就给她上了一堂课,讲得还头头是道。

  王老实说华夏与棒子之间的关系,其实根本不能用眼下的亲密来看待,说白了,错位了

  。

  吴楠悦听着奇怪,忍不住问,“那应该怎么看?”

  “大国博弈!”

  王老实很好为人师的继续说,“甭管是棒子,还是倭子,其实都是美帝养的狗,现在美帝顾不上这边儿,那就由着华夏跟他们和睦呗,他美帝还落个好名声,得实惠,等他腾出手来,你看吧,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儿!”

  “不至于吧?现在可是”吴楠悦满脸的不相信。

  王老实嘿嘿一乐,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美美的吸了一口说,“举个例子说,你邻居不在,他家的狗特招人待见,你闲着没事儿又喂食还给洗澡的,没事儿逗着玩儿,关系处的跟亲的一样>

  话有点糙,吴妞儿脸微红,低声骂,“你怎么说话呢,什么亲的啊,真难听!”

  “就举个例子而已。”王老板浑然不觉有什么,接茬儿说,“它主人回来了,跟你闹翻了,那狗还得跟你呲牙,以前你对它多好都等于喂了白眼狼。”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吴楠悦竟然无言以对,没底气的说,“美帝会>

  王老实满脸担忧的样子,说,“同志哟,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一直都在,放松警惕可不应该,看吧,我才过不了多久,美帝鬼子就该来我们家门口恶心咱喽!”

  吴妞儿陷入沉思,她明显被王老实的话给说懵了,脑子跟不上节奏了。

  “所以啊,像棒子和倭子那样改不了****的国家,根本不用多在意,大势所趋,不信你回去问问你二叔,他们明白着呢。”

  吴楠悦点了点头,说,“你抽完了吧?”

  “什么?”

  “还什么,进屋儿啊,这都热死了。”

  王老实干笑两声,赶紧说,“是有点热,光顾着说了,走着吧。”

  还没进屋儿,钱四儿已经探头进来,“三哥,差不多可以吃了,是端进来,还是去餐厅?”

  看了一眼吴楠悦,王老实停住脚步说,“还是去餐厅吧。”

  饭还没开吃,就有人赶着饭口进了门儿。

  “哟,老邱,你最近倒是忙啊,连个人影儿都瞧不见,干嘛去了?”钱四儿碰见老邱,立即觉得自己有伴儿了,今儿算是把四爷给别扭死了,连递句话儿都觉得费劲。

  老邱还是那样,跟谁都乐呵呵的,“钱总,您也在呢,我说看着院外那车眼熟呢,这不是有点事儿,得跟老板说说,怎么样,老板今儿精气神儿还成吧?”

  钱四儿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大概---还可以吧,我说不准儿。”

  “钱总您这是逗我呐!”老邱一看,顿时明白了,钱四儿这是拿自己开心呢。

  他真冤枉人了,钱四儿是确实没个准谱儿,压根就没觉察出今天王大老板到底是高兴还是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