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一十七,偶遇

九百一十七,偶遇

  京郊,其实在京城说郊区有些对不住感官了。

  城市扩张的速度太快,正在消灭原有的生活习惯,市区高昂的生活费用,倒逼更多人选择到京城外围居住。

  水库这儿应该算为数不多的清净之地。

  也不是完全清净,因为水源的问题,水库已经不再承担城市供水任务,搞起了承包。

  靠近水库的一片湿地,也就是一些通连的水洼,成为很多钓鱼爱好者的圣地。

  水库里也有钓鱼的地方,不过那是养殖的,真正的钓友并不喜欢。

  王老实纯粹是兴致高,约了司家瑞跟丁震源到那儿去钓鱼。

  当然,主要还是想谈些事情,张书俞带来的信息量太大,王老实认为自己需要有人在一旁协助。

  身边儿上档次,又可以信任的,司家瑞和丁震源无疑是领军人物。

  谁成想,水库附近竟然吸引了不少人来。

  遇上的第一个熟人就是周兴甫,老周同志也是陪着别人来的,何方神圣,王老实也不认识。

  周兴甫碰见王老实也很惊讶,他神情略恍惚后,还是虚伪的笑着跟王老实打招呼。

  搁以前,王老实不会搭理他。

  现在不啦,王老实层次又有提升,同样笑呵呵的跟周兴甫握手问候,甚至还跟那个不认识的老家伙点了点头,对方也是如此。

  各自选了一水洼,开钓。

  王老实跟两人简略说了说事情的大概。

  老司和丁震源都比较有兴趣,这事儿大有可为啊!

  最近几年,王老实向前冲的劲头儿小了太多,甚至有些可以控制,司家瑞和丁震源都觉得过了,他们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跟王老实说。

  没辙,王老板过去做的事情,都是那种稳妥,却又独领风骚的买卖,如今经济发展到今天,想要继续找那样的好事儿,难如登天。

  智慧城项目明显就是。

  两人都知道些关于智慧城的事儿,那是王老板在那次会议上提出来的概念,从那以后,一直是各国都在研究的课题,几个世界级的智囊研究机构也在之后发表了一些成果,不过跟王老板的相比,远远不够。

  打心眼儿里,两位都佩服老板,一出手就是独家的生意,这个活儿可用不到什么招标,谁要是有本事,可以随便来,咱不跟你争。

  没人。

  眼下,华夏,乃至世界上,可以干这个活儿的只有王落实,谁也不行。

  司家瑞哪儿有心思钓鱼,他一直在盘算,这个项目能给本方带来多大利益。

  至于丁震源,他更在意技术团队的方向,往王老实身边儿凑了凑,开始探讨组团计划。

  论技术实力,王老实是肯定不如丁震源,但技术力量再强,也得有方向。

  这个方向自然就是王老实的脑袋想出来的。

  和张书俞谈的时候,王老实可以忽悠,同自己人谈,甚至是具体执行人说王老实就谈的很细致。

  大方向没问题,眼下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城市都已经患上了大城市病,已经严重不适应人类发展的需要,“智慧型城市已经是人类社会前进的必然选择。”

  “第一阶段,我个人认为应该侧重于民生基础的东西,比如,水、电、油、气、交通、公共服务等城市公共资源,使之产生智能响应------”

  丁震源再一次对老板产生了崇拜心理,这特么的脑袋瓜真是令人着迷,他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第二阶段呢?”司家瑞也跟了过来,他听了王老实刚才的话,也同样按捺不住。

  王老实收了竿,空空如也的钩子,挂上鱼饵,又甩了出去,说,“完成第一阶段,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大工程,将来的事儿,谁说得准。”

  想想也是。

  司家瑞跟丁震源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马上就眼睛放光。

  如果能够在新城建设中获得某些成功,那么,华夏那么多城市,这得是多么庞大的市场,一想到这儿,老司同志心脏不可避免的狂跳。

  正要进行深入的谈话,旁边儿又来了人。

  全总带着草帽,轻车简从抵达这里。

  老家伙眼神儿不错,老远就瞅见了王老实,没别的,直接奔这儿过来。

  王老实赶紧起身相迎,“全总,您这儿是怎么话说的,也来这儿?”

  老全现在一点官威也没带,脸上笑眯眯的,“别瞎扯,这地方以前我就来过。”

  眼睛四处打量后,老全略带遗憾的说,“你小子行啊,钓鱼不行,占地方倒是行家,最好的地儿你先占了。”

  王老实笑了,真是蒙的,他就觉得这儿荫凉多,待着舒坦,“要不我给您挪地儿?”

  “扯吧你,没事儿你甭管,我在这儿打个窝,也不挤。”

  不是多大的事儿,王老实笑着说,“成,听您的。”

  司家瑞和丁震源都认识老全,也知道这老家伙的脾气秉性,他们也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再没别的。

  看了看地方,老全冲王老实努了努嘴儿,“你往西边儿靠靠,就你这个地儿,一辈子也钓不上鱼来。”

  本来就没觉得自己能钓上来,王老实也不嫌害臊,依言挪了下地方。

  屁股还没坐稳,周兴甫跟之前那个老头儿一溜儿小跑过来,“全总,您也上这儿来钓鱼,早知道您是高手,今儿可不能藏拙,露两手给我瞧瞧。”

  老全抬了下头,换了个正经脸,说,“是老马啊,没想到你也喜欢这一口,我可不是什么高手,就是打发时间的。”

  周兴甫站在后边儿,一脸的茫然。

  他也不是不着调的,完全没想到王老实跟全总如此熟悉,他刚才没听见说什么,可瞧的清楚,关系绝不一般。

  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最近老周同志可没少跟各级领导打交道,以前那种闲云野鹤的日子再也没有。

  今天,他邀请了这位马姓领导过来钓鱼,也是投其所好来的,打打底子。

  真论关系,还没到这个份上。

  正愣神儿,老马已经跟全总说完了废话,满脸堆笑的过来,捅了周兴甫一下,低声说,“走吧,回去钓鱼。”

  “哦。”周兴甫临走不忘冲着老全那边儿笑笑,其实人家都没往他这儿瞅。

  回到自己的地儿,老马问,“全总身边儿那个年轻人是谁,你熟悉吗?”

  “他叫王落实。”周兴甫略有尴尬,思量了下说,“不算熟悉,就认识。”

  “他就是王落实啊!”老马有些失望,不再问,开始专心钓鱼。

  见这位领导有些意思,周兴甫试探着问,“马部长,要不中午约上全总一起?”

  就在附近,有几个农家院,都是开发水库时建起来的,大锅炖鱼是招牌菜,偶尔过来吃一顿,还是很有特色的,周兴甫已经预定了一家。

  老马想了几秒钟,摆手低声说,“不合适。”

  周兴甫其实也知道会这样,但他必须得说出来,否则显得太不会来事儿。

  小心伺候着领导,周兴甫同志也在思量今天看到的,他对王老实有了更深的认识,那么之前所做的某些举动,就不合适了。

  同样的,王老实也在做和周兴甫同样的事儿,“全总,一会儿一块吧,没外人。”

  老全拍了下他提着的袋子说,“钓鱼也是有精神的,哪儿像你,还安排,那叫钓鱼?我带着干粮呢。”

  王老实忍着笑说,“我没带啊。”

  老全看着不争气的王老实,恨恨的说,“你小子别算计我那点东西,你自己该干嘛干嘛去。”

  “哟,上鱼啦!”

  老全还真是有两把刷子,王老实那儿一直没动静,他这儿已经有了收获,只是鱼太小,没什么意思,老全又把鱼放回水里。

  时间过得快,王老实一行三人,钓了几条鲫鱼,也算有点收获,倒是老全,没少钓,其中还有一条二斤多的大鱼。

  ※※※

  与此同时,美帝这边儿安尔逊公司正在连夜召开紧急会议,甚至连在家保胎,几乎不过问公司事物的查芷蕊也参加了。

  “消息准确?”查芷蕊一进门儿,就问吕建成。

  吕建成一脸凝重,点头说,“刚刚得到的消息,还没有确认,不过,我个人认为,应该是真的。”

  屋里都是安尔逊的高管,他们听闻消息后,都比较焦急。

  反倒是查芷蕊,很快稳定了心神,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密切关注就是了。”

  吕建成看着查芷蕊说,“我认为应该立即把这个消息报告国内。”

  他所说的国内,其实就是王老实,这么说,更官方一些。

  查芷蕊没反对,不过她还是小心的说,“这样吧,尽量搜集信息,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报告,光凭一个不确定的消息,就急着报告,我认为不妥。”

  吕建成看了一圈其他人,发现都在看他,只好说,“那行,我尽快安排调查。”

  回家的路上,查芷蕊手里拿着电话,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他。

  这个事儿太大。

  根据苹果内部传来的消息,有几个来自华夏的客人拜访了苹果总部,并得到了苹果公司老乔的接待,双方谈的很多,主要就是涉及到大华夏区的销售权问题。

  安尔逊抢到了苹果产品的销售权,六年。

  这在当时属于苹果可以接受。

  换做今天,苹果已经无法忍受,他们期望能够解除合同约定,哪怕多承担一些违约金,也要把渠道抓在自己手里。

  一直以来,美誉国际代表安尔逊公司,把苹果在华夏大区的销售渠道死死的抓在自己手里,苹果根本插不上手,就别说什么心思了。

  重建在其他地方容易,华夏却难。

  首先是合同,当初签约的时候,某些条款是非常艰难的,苹果想要达成目的,需要付出的代价过于昂贵。

  他们倒是有实力在美帝的司法体系下,把合同给糟践了。

  可不敢。

  因为他们撕毁合同后,还是要到华夏去。

  人家王落实在华夏有着庞大的实力,老乔也清楚,若走到那一天,苹果在华夏恐怕寸步难行。

  他们需要一个足以抗衡王落实的合作伙伴,以合作的形式,重新在华夏布局市场。

  天可怜见的,老乔透过多层关系,总算捞了几条靠谱儿的。

  根据某些机构的透露,他们都是在华夏有非凡影响力的大人物,苹果认为时机已到,开始了行动。

  查芷蕊和吕建成都还没有查到特别准确的信息。

  苹果看重的那个大商人叫郑仝,化名龙江。

  此货别看在华夏声明不显,实际上,他手中控制着庞大的财富,当然,来源都不大正当,不过洗白的过程很有传奇性。

  为了避免某些不可预知的威胁,他化名龙江,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美帝,除非必要才回华夏去。

  中间人传来了某些消息,令龙江欢喜雀跃。

  苹果是美帝有数的大公司,如果能够达成合作,他不仅仅是赚钱那么简单,而是把自己转变成为非常正经的商人,无论哪个方面,都有龙江必须全力以赴拿下的理由。

  首次拜访了苹果公司后,龙江或者是叫郑仝心里也不轻松,他现在终于闹明白了对手到底是谁。

  王落实。

  别人不清楚,郑仝可明白的紧,那家伙不好对付。

  回到住处后,郑仝就迫不及待的跟国内联系,寻求支持。

  电话打给他大哥,首先,他历数了成功之后的好处。

  他大哥沉思良久后问,“后果呢?”

  郑仝沉默不语,好半天,电话那边儿也不说话,逼的郑仝说,“先后关系上是这样的,苹果复杂解除他们的合同,我们只是和苹果在华夏的合作,明面儿上,与我们并没有太大关系------”

  电话那头儿,华语冰冷,“这些话你可以说给记者听,实际上没多用处,这一点,你得想明白。”

  大哥话里的意思郑仝听出来了,不支持,多年来,大哥在郑仝心目中很有地位,他几乎不违背大哥的意思,今天,实在是利益太大,关于整个家族的,不止是他郑仝自己,“大哥,他王落实就那么难缠,我们还怕他?”

  “没错儿,就那么难缠,我现在也真的不敢动他。”

  大哥的话让郑仝有些泄气,什么时候竟然变成这样儿啦?

  “我们放弃?”

  “也不是放弃,遇事儿多想想,办法总是有的。”

  郑仝心里厌恶,最近些年,大哥说话越发的高深,总是说一半儿藏一半儿,让别人猜。

  “好吧,我再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