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412章 四百一十二,知道好歹

第412章 四百一十二,知道好歹

  在警察眼里,王老实面目可憎,这厮又说了一句话,“真是新鲜哟,就一个交通小事故,来这么多人,可该来的一个没有,啧啧!”

  话说的阴阳怪气,瞅着就恨不得使劲儿抽丫的。【】

  偏偏人家说到点子上了。

  这事儿真轮不到这帮人来掺乎。

  说白了,王老实他们要是不搭理他们,来的这帮警察也没话说。

  剧本错了。

  今天是真安排好的。

  不要问他们是怎么知道王老实要来这个地方的。

  有的是办法,盯梢啥的不行?

  动用点监听技术不可以么?

  千万莫要以为自己的手机就是自己的,别人想知道点什么太容易了,有些私密话还是用水写到桌子上比较保险。

  谁是主谋,王老实还不确定,但大概是哪个货,他也有点谱儿啦。

  刘彬还提醒过他,那货差不多该回来了,让王老实多少注意点,倒不是怕他,麻烦。

  明的不敢来,就玩儿阴的。

  今天的碰瓷儿大概就是出自那货手笔。

  开始是顺利的。

  问题就出在王老实没有得意忘形,也没有仗势欺人,更没有嚣张啥的。

  要是搁在一些人身上,遇到如此碰瓷儿讹钱的,怒从心头起完全可以预期。

  王老实同样也是。

  说势力,在京城王十三也算一号人物,官面儿的道上的谁不知道钻石王老三?

  讲本钱,王老实说富可敌国那是吹牛掰,可说财力雄厚,有两糟钱儿绝不是夸张。

  论狠辣,折在王老实手底下的还少,什么手段有他王老实不敢的?养着那么多保镖,难不成是看画儿使的?

  有这么多底气在,王老实纠集一帮人,把碰瓷儿的臭揍一顿有啥新鲜的?

  当然,双方人都不少,难保有个手轻脚重的,不小心弄死一个也不是不可能。

  到时候有图有真相,安排好了人录像,就算你王老实自己不动手,也得有个交代不是?

  警察拿眼一个劲儿的扫那个碰瓷儿的货,心里在骂废物。

  那个货其实也在自己分析,今儿为啥没打起来呢

  好像很多预想的事儿没发生就跳过去了。

  怎么跳的呢?

  他也想不起来了。

  对啦!

  他想抽自己,忘了给弟兄们发信号了,被那混蛋给气的!!

  按照计划,他会选择个时机,往地上一趟,干嚎几声,弟兄们就冲上来动手。

  稀里糊涂跟着王老实说了几句话,让人家给带沟里去了,那茬儿忘啦。

  警察同志不能继续问了,把身份证掏出来扔地下,冷着脸说,“既然没事儿,你们找交警处理吧。”

  王老实一看要散场子,那儿哪儿成啊!

  跟自己叫号儿,说不玩儿就不玩儿了,真当自己是摆设?

  “别急啊,同志,按您这一行的规矩,自打您一来,我们就配合,怎么也得告诉我们您是干吗的吧?”

  警察一瞪眼,“你什么意思?”

  王老实说,“请您出示下证件,我们送个锦旗啥的也不知道往哪儿送啊!”

  噗!

  周围好几个人忍不住了。

  警察用卫生球瞅着王老实,这货果然像别人说的,比尼玛混混儿还难缠,特别不好惹。

  绝对是咬着牙说,“不用客气,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职责————”

  还打算说两句漂亮话,可他嘴合不上了,眼睛也直了,心里拔凉!

  是个警察都不乐意看到对面那几个货——警务督察。

  用更直白的叫法是警察里的宪兵,栽他们手里的人就没得好的。

  平时倒还好,今儿不成,一开始来的这一波警察心里发虚。

  从各种程序上,他们都经不起问。

  督察走近了一看,就满脸鄙夷的说,“经侦局真出息,为了过年,连交警的活儿都抢,想要流动红旗是怎么着?”

  “————”

  什么都不用问了,督察同志一扭头,跟自己同来的两个人说,“把他们证件都收了,警衔先下了,带回市局。”

  先开始来的那个,紧闭着嘴儿,一句话也不敢说了,此事一出,到哪儿都说不出理来。

  督察又扭头看了看王老实,“你们这是交通事故?”

  王老实连连点头,“没错儿,我已经同意赔偿了,数额都谈好了,就是付款方式还要协商。”

  督察对这样的回答特满意,说,“这样吧,我做个笔录,麻烦你们签个字。”

  “配合警察同志工作,是每个公民的义务。”王老实这货,坏起来,让人牙根痒痒。

  督察同志也会说话,“既然这样,你们就继续协商吧。”

  三个趾高气扬的督察,带着十几个垂头丧气的经警一溜烟儿走了。

  剩下的就是那个目瞪口呆的货。

  王老实扫了一眼小朱。

  小朱点点头,扬了扬手里的包儿,这是得手啦。

  王老实跟那货说,“咱说咱们的事儿吧,要不你再叫一批来?我等着,今儿时间富裕。”

  那人心说,还尼玛叫个屁啊,这趟活儿算赔了。

  夯货再傻也知道遇上什么了,赶紧服软,“这位爷,今儿老六认怂,认栽了。”

  王老实说,“按照你们自己的规矩,该怎么办?”

  “啊——?”那货说不上来了,不是不知道,是不能说。

  王老实又说,“我不是京城人,可得给京城百姓办件事儿,你还是走吧,再碰上,我下手狠了不合适。”

  那货拱拱手,低声说,“王爷仁义,六儿知道好歹。”

  说完,一帮傻缺灰溜溜的走了。

  王老实也说,“老江咱走。”

  王老实上车走了。

  刚才还围拢着一大堆人也呼啦的散开了,今儿算看了全本,啥新鲜的都有了,官面儿较劲,道上碰撞,别看没动手,却精彩纷呈。

  相信很快这事儿就得在京城大街胡同里传开喽,尤其是经过出租车司机的嘴,全国都得多了个谈资。

  车上,王老实跟小朱说,“通知下去,别大意了。”

  小朱点点头,掏出电话来,发了一条短信。

  闭上眼,王老实已经确定是**那个货又回来了,还不死心,也是,算是生死仇敌了。

  总不能老是人家用招数,自己防备着。

  这次说啥得让那货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人惹不起。

  见着林子琪后,王老实发现林之清也在,这老货倒会来事儿,让他找人,倒好,他自己个儿也来了。

  王老实问他,“你也懂这个?”

  林之清在王老实面前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装不了高人,但也自然,“王董有事儿相托,不敢大意。”

  ...